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738 逆子


  神凰國,鳳凰神宗。
  “父皇,這些……都是真的?”鳳橫空的臉上呈現著深深的震驚之色。
  “這是日月神宮的九長老夜孤影親口所述,而且,那日夜星寒所帶的四個日月長老,他便是其中之一,絕不單單只是聽聞。當日,若不是夜孤影急中生智,怕是當時死的就不止是夜石一人了。”鳳天威聲音平淡,但眉頭一直重重沉下。
  “現在,這件事在四大圣地已經不是秘密。我與夜孤影多年交情,他才透露我此事,叮囑我萬萬不可再激化與云澈的恩怨。”
  “難怪……難怪云澈竟敢一人獨闖我鳳凰神宗,且自始至終有恃無恐。也難怪以夜星寒毒辣的性格,在知道云澈還活著之后這么久都沒有對他下手。原來云澈的背后,居然存在著這等一手遮天的人物。”鳳橫空的震驚難以平息。
  “奪天老人,為父在年輕時曾聽祖宗提到過這個名字。如今還能知道這個名字的,普天之下,應該也只有可以傳承記憶的四大圣地以及我們鳳凰神宗了。他在萬年前冠絕天下,到了現在,更是冠絕古今,是天玄大6歷史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踏入半步神玄之境的人類,和先祖鳳神在同一階層……而且,那還是萬年之前!”
  “沒想到,他竟然還活著……到了那個境界,能擁有萬年壽元,應該是再正常不過。不,那個奪天老人如今的境界,說不定已經突破半步神玄,步入神玄境,成就傳說中至高無上的玄神!”鳳天威的聲音帶著驚嘆、沉重,還有敬仰和向往:“也難怪云澈不過王玄境的玄力,卻可以讓我鳳凰神宗灰頭土臉。為父這段時間無論如何都想不出天玄大6的哪號人物能調教出云澈這樣一個不符常理的怪胎……原來,竟是這等神一般的人!”
  “手指大小的火焰,將一個中期帝君焚燒成虛無……”鳳橫空不自禁的吸了一口冷氣,腦中甚至無法去描繪那是一副何等驚世駭俗的畫面。若非是鳳天威親口所言,且消息是來自四大圣地,他決計無法相信。
  “如此看來,目前也算是足夠好的結果了。給洛兒他們報仇的事……永遠不要再想了。”鳳天威低嘆一聲道。
  “父皇!父皇!!”
  在大喊聲中,鳳熙銘幾乎是跌跌撞撞的闖了進來,他來不及行禮,直接沖到了鳳橫空面前,一張臉呈現著從未有過的慌亂和扭曲:“父皇……孩兒聽說你在長老會上宣布要把雪嫁于云澈?這是怎么回事……這一定不可能是真的!!”
  “這是真的!”鳳橫空大皺眉頭,冷著臉道。
  “什……么?”得到鳳橫空的親口確認,本就驚慌失措的鳳熙銘如聞霹靂,全身一晃,忽然歇斯底里的吼道:“父皇,你瘋了嗎!!云澈他可是我們的大仇人,他殺了我的四個皇弟……也是父皇的四個兒子啊!還有眾位長老、兩位太長老、千名同族弟子……他還毀了鳳神像,鳳凰城現在還滿地瘡痍……是我們全族不共戴天的仇敵啊!你怎么可以把雪嫁給他!!”
  這時,他才終于看到鳳天威就在旁邊,連忙踉蹌一步沖過去:“爺爺,父皇他瘋了,他竟然要把雪嫁給云澈那個惡魔……爺爺你快阻止他啊!”
  “夠了!”鳳橫空轉身喝道:“這其中的緣由,朕過些時日自會告訴你,朕正和你爺爺商議要事,馬上退下。”
  鳳天威瞥了鳳熙銘一眼,一擺手:“我要說的話已然說完。橫空,接下來的時日,好好準備魔劍大會吧。此次魔劍大會不但四圣地核心人物全部親臨,還邀請了全大6所有擁有霸皇強者的勢力,盛況可為空前,噱頭也足夠駭人。到時,我會親自同你們前去……銘兒也一起吧。”
  “父皇,你要一起去?”鳳橫空驚喜的道。
  “神玄之秘……單單這四個字,天下玄者縱然知道九成九是只是虛渺,也無人可抗拒。就算毫無所獲,能看到四圣地之主親臨,天下群雄齊聚,也不會虛此一行。”
  鳳天威說完,長袖一拂,炎光一閃,便已消失在了那里。
  “你退下吧。”鳳橫空側目看著鳳熙銘:“你爺爺的話,剛才你也聽到了,這幾月,在重整鳳凰城的同時,也要全力籌備魔劍大會一事。雪的婚事,也有及早做準備。”
  “父皇!”鳳熙銘“噗通”一聲跪在鳳橫空面前,臉上滿是哀求,鳳天威的態度,分明表示他并沒有反對這件事,這讓他近乎絕望:“兒臣請求你……一定要收回成命。兒臣實在想不明白父皇為什么要這么做。那是雪啊……是父皇最疼愛的女兒,是我們鳳凰神宗的未來鳳神啊!!”
  鳳橫空沉下眉頭,但沒有怒,而是緩聲道:“朕做這個決定,自然經過深思熟慮,何況現在又多了一個更重要的理由。熙銘,你可知,為什么云澈如此年紀,方才王玄境界的玄力,實力卻是這般驚人?你可知他的火焰為何要明顯過鳳凰炎?你可知他為什么能從太古玄舟中活著回來?你可知他當年觸怒夜星寒,為什么夜星寒始終沒有去找他麻煩?”
  “朕也是今日方才知道,云澈的背后,有著一個強大到空前絕后,可以破碎虛空的師父!他當年陷落太古玄舟,是被他的師父撕開空間,從太古玄舟中帶回!夜星寒并非沒有找過云澈的麻煩,相反,在云澈回來的第一日,他便帶了整整四個日月長老、十五個護法,不惜動用日月神舟去殺云澈,但結果,卻逼出了云澈的師父……”
  鳳橫空伸出食指:“他的師父僅僅只用了手指大小的一點火焰,便將一個日月長老在數息之間焚滅成虛無……別說尸體,連一根毛都沒有留下!若非他早已不問塵世,不愿妄動殺戒,再加上同去的九長老拼命立誓決不敢再招惹云澈,日月神宮前去的所有人都別想能活著回日月神宮。”
  鳳熙銘一臉怔然,如聞天書。
  “云澈的師父之強大,或許還要遠勝先祖鳳神,到了一種我們根本不可理解的境界。如今,即便是四大圣地,也斷然不敢再招惹云澈。我們鳳凰神宗雖因云澈而遭遇了一場劫難,但如今想來,反而要慶幸。若是被逼入絕境的是云澈,逼出了他的師父,后果……將是不堪設想!”
  “云澈的潛力無法估量,又身負鳳凰血脈,對雪也是真心相待,甘愿以命相護……還有一個如此強大的靠山。”鳳橫空閉上眼睛:“雖然朕對他恨之入骨,但雪的終身大事上,的確再沒有比他更合適之人。若能嫁于他,不但可以緩和與蒼風國之怨,我鳳凰神宗也可得一巨大靠山,縱然先祖鳳神逝去的真相在雪力量完全覺醒前被世人所知,四大圣地也斷然不敢輕易動我們分毫。”
  鳳熙銘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嘴唇一直在不斷的哆嗦著,鳳橫空耐著性子說出的緣由非但沒有讓他平靜一些,身上的氣息反而變得更加的混亂,他大吼道:“那又怎樣!那可是雪!對父皇,對兒臣來說,都是世上最重要的人。怎么可以利用她來……”
  “什么利用!?”鳳熙銘的這兩個字讓鳳橫空一直努力壓抑的怒火開始瀕臨爆:“那更是雪自己的意愿!如果雪不愿,朕就是豁出命也不會答應!她是被迫無奈還是心甘情愿……難道你自己心里真的不清楚嗎!!”
  鳳熙銘臉色再次一白,他跪癱在地,似乎在經歷著殘忍的絕望,聲音也變成了痛苦的哀求:“父皇……無論如何,你一定不要把雪嫁給云澈……你那么疼愛雪,一定也很舍不得她對不對?雪她……她可是未來的鳳神,她屬于我們鳳凰神宗,她不應該外嫁的……”
  “住口!”鳳橫空怒聲道:“雪是先祖鳳神的傳承者,背負著未來守護全宗的使命,但不代表她必須永遠屬于鳳凰神宗,也不屬于任何人!她只屬于她自己!再有半年,她就滿二十歲,她可以決定自己的任何事,就算是我們,也只有規勸和引導的權利,而沒有強行干涉和替她做決定的資格!這才是真正的為她好!而你……”鳳橫空的臉色變得無比陰沉:“你對雪抱著什么骯臟的心思,朕一直不愿點破,但你當真以為朕不清楚嗎!!”
  “父皇……”鳳橫空伸手抓住鳳橫空腳踝,顫聲哀求道:“兒臣真的不能失去雪,想到雪要嫁給他人……兒臣比死還要難受……求父皇收回成命。兒臣一定用盡一切去保護雪,兒臣可以給雪她想要的一切……兒臣可以不做太子,不要皇位……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
  “逆子!!”鳳橫空勃然大怒,一腳飛出,在鳳熙銘的慘叫聲中,將他一腳踢出到大殿之外。
  他大怒之下,這一腳踢的極重,一道長長的血痕從大殿門口向外傾灑而去。
  “不要說你是她的皇兄,就算你們非兄妹,你也永遠不可能配不上雪,雪也不會正眼看你一次!給朕滾到鳳心殿閉門思過百日!再敢妄言,朕親手廢了你!”
  鳳橫空氣的全身哆嗦,鳳熙銘的心思,他作為其父,又豈會看不清楚,再加上鳳雪魅力又確非常人所能抗拒,他縱然心知肚明,卻也從不覺得過于不可接受。
  但他沒想到,鳳熙銘對鳳雪的心思竟是重到如此程度,還說出這等膽大妄為,大逆不道的話來。
  大殿之外,鳳熙銘單手支地,連咳好幾大口鮮血,他劇烈的喘息,不一言的起身,然后跌跌撞撞的走離,但眼眸深處,卻蕩動著可怕的怨毒……
  “我可以什么都沒有……但不能沒有雪……”
  “我可以永遠得不到她……但也永遠不許別人得到!”
  “鳳橫空……這是你逼我的……”
  “是你們逼我的!!!”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