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746 意料之外的戰局

“你要直接和他交手?”茉莉低低的道:“雖然他玄力已經耗了一大半,但應該并沒有達到你的預期,現在的你想要強行和他交手,還是太過勉強。”
  “沒關系。”云澈很是鎮定的道:“他的玄力雖然高的驚人,但是,他對這股力量并不能很好的駕馭,而且消耗的速度也明顯比正常的玄力要快的多。我之前都是只守不攻,他卻有好幾次險些反傷了自己……看來,他被仇恨迷心,急于求成,只專注于提升,卻并沒有太多時間去穩固。”
  焚絕塵暴漲的玄力是通過吸收融合茉莉口中的“魔源”,而非自己修煉得來,且時間尚短,所以和身體顯然沒有達到完全的契合,從而也就無法做到完美無缺的操控駕馭。
  “哦?原來你已經看出來了。”茉莉淡淡的道。
  “再加上我的武器優勢和他的性格弱點……就算他還有四成左右的力量,我要敗他,也不是沒有可能!!”
  云澈雙手抬起,劫天劍平平劃出,霎時間,云澈腳下的海面浪濤炸起,一股沉重到極點的氣場霸道無比的輻射出去,整整數百里區域,所有的海獸心神驚悸,全身瑟縮,如被定身一般一動不敢動。
  仿佛那一瞬間,一尊上古魔神忽然降世,將無上的威壓籠罩世間。
  焚絕塵冷漠的眼瞳有了剎那的瑟縮,目光被牢牢的吸附在了云澈手中的朱紅巨劍上。云澈的氣息沒有讓他感覺到絲毫壓力,但這把朱紅巨劍出現在云澈手中的那一刻,他分明有了一種沉重的窒息感。
  而且,在凝視著這把劍時,他胸腔中的氣息忽然變得有些動亂,全身泛起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沒有隨他玄氣的運轉而減緩,反而在莫名的加劇,直至難受到了仿佛有什么東西在狠狠的撕扯著他的五臟和靈魂。
  焚絕塵的面孔一陣扭曲,猛然移開了目光,頓時,那種難受的感覺才稍稍減輕但也只是稍稍減輕。
  比之在太古玄舟上初遇紅兒,在這段時間紅兒胡吃海喝之下,如今劫天劍的劍勢已是不可同日而語,已經隱隱有了一種“一現驚天地”的威勢。
  不過這種變化對云澈來說并不全是好事。因為劫天劍成長的幅度根本已經大大的超越了他成長的幅度,再加上他這段時間全力為冰云女子提升玄力,近三個月幾乎沒碰過劫天劍,此時將劫天劍抓在手中,卻頗有一種吃力……甚至要脫離掌控的感覺。
  紅兒這三個月到底偷吃了多少東西!!
  該不會……偷吃了某一把霸皇劍吧!!
  且不論劫天劍的無匹劍勢,單單那種沉重如岳的感覺……云澈保守估計,至少也要超過百萬斤!
  云澈的面孔一片平靜,甚至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焚絕塵在劫天劍出現后的異常神情他看在眼里,微微疑惑,但也并未放在心上:“此劍名為‘劫天誅魔劍’,讓我好好看看,你能在它面前支撐多久!!”
  云澈聲音剛落,一聲低吼,“煉獄”境關開啟,全身玄力暴漲,火焰燃起,劫天劍一劍轟下……他的玄力本就遠不及焚絕塵渾厚,而如今的劫天劍每持在手中一息,都會對他造成巨大的損耗,也讓他無法再耽擱下去。
  樸實無華的攻擊,沒有動用任何玄技,卻是牽動著云澈全身的力量。其威勢之龐大,仿佛有一座山岳在當空砸下。
  焚絕塵目光冷凝,全身釋放出比暗夜還要深邃的黑光,手中之劍更是完全被黑光包裹,狂暴到讓人驚悚的黑暗玄力在劍身上瘋狂爆發,帶著撕裂空間的刺耳尖鳴,迎向了橫空轟來的劫天劍。
  與重劍正面硬抗,絕不是明智之舉……甚至可以說是愚蠢的行為。
  但焚絕塵縱然明知,也一定會這么做。
  因為他強烈的自傲和自尊心!
  亦是云澈口中他的“性格弱點”。
  當!!!!
  雙劍相撞,金石交加的巨響驚天震地,穿云蕩海,兩人下方的海域瞬間化作了比颶風海嘯還要可怕的災難地獄,數百道巨大的海浪呼嘯而起,直沖天際。
  翻騰的滔天巨浪之中,碰撞在一起的赤紅與漆黑光芒依然醒目到刺眼。兩把劍在兩種光芒的交匯處死死相貼,燃火的劫天劍依舊神威如虹,而焚絕塵手中的黑劍卻已彎折成一枚漆黑的半月……卻沒有折斷,硬生生的擋下了劫天劍的攻擊。
  兩人的目光穿過劍身,死死的盯著彼此相距不到三尺的面孔,兩人的臉色一個平淡,一個冰寒……但心中,卻都充滿了震驚。
  云澈震驚于焚絕塵在玄力大耗的狀態下,竟以一把只有王玄氣息的黑劍,正面硬擋下了劫天劍的全力轟擊,且在他無比強大的玄力支撐下,劍身都沒有被砸斷。
  而焚絕塵更是震驚著云澈只有王玄境界的玄力氣息,居然在他的全力一劍下而不敗!!
  焚絕塵手中的黑劍本是一把地玄劍,在焚絕塵快速成長的那幾年,這把地玄劍受他所釋放的黑暗玄力影響而質變,在短短幾年時間,因吸收了大量的黑暗玄氣,而成長為了一把低等王玄劍。
  王玄劍在蒼風國算的上的劍中之帝,在天玄大陸也是劍中極品,但若對上云澈的劫天劍……武器之上,將是毫無疑問的絕對劣勢!
  而即使如此,他依然正面完全擋下云澈的攻擊。很顯然,他的玄力縱然大耗,也絕對要超過云澈。
  焚絕塵雙目陰若喋血兇狼,身上的黑光猛然再度膨脹……但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身上的黑暗玄力一下子躁亂了起來,如同受到了什么驚嚇一般。而劍身上的黑光非但沒有隨之膨脹,反而驟然扭曲,然后在扭曲中小幅度消散,仿佛被一個看不見的黑洞無聲吞噬。
  來**絕塵的壓力忽然減弱,云澈眼神一凝,全身金烏炎暴漲,劫天劍全力前推。焚絕塵持劍的手臂被狠狠震開,一股巨力重重轟在他的胸前,讓他一聲悶哼,身體如暴風中的殘葉般遠遠飛出。
  “哦?”
  云澈一直凝聚心神,并沒有注意到焚絕塵黑暗玄力的變化,但茉莉卻是完整的看在眼中,眼眸深處頓時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
  原本勢均力敵的僵持只持續了短暫的時間,便以焚絕塵的“后力不繼”而打破,兩人正式交手的第一個照面,卻是玄力占據著絕對優勢的焚絕塵被武器占據著絕對優勢的云澈一劍震飛。
  如此輕易的就占據上風,云澈心中也是大感意外。他冷笑一聲,劫天橫起,身體如暴風般沖向前方:“焚絕塵,看來你也不過如此……我看你能撐過幾劍!!”
  焚絕塵一連后翻了幾十個跟頭,才終于在空中穩住身體。云澈轟出的重劍風暴豈同小可,雖然僅僅是被劍風震開,但卻讓他全身氣血翻騰,五臟六腑幾乎翻了過來……而這種程度對他而言本只能算是輕微的內創,平時就算受到十倍重創,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但此時不知為何,之前那股莫名的難受感再度襲來,讓他竟有些眩暈欲吐。
  咆哮聲中,云澈已襲近身前,劫天劍帶著山岳覆頂的氣勢再度轟下。焚絕塵的瞳孔里釋放出鮮血一般的光芒,全身黑暗玄力狂暴涌起……
  當!!!!
  巨大的能量風暴席卷向四面八方,一片足有覆蓋數十丈區域的空間漣漪出現在兩人的周圍。劫天劍與黑劍再次相撞,這次,黑劍幾乎折成了黑色的滿月,劍身在微顫,發出鬼哭般的嘶鳴。
  雙劍的碰撞依然沒有僵持,短短半息,黑劍的力量便迅速衰弱。
  轟!!
  炎光與黑光同時炸裂,兩人向相反的方向被遠遠帶飛出去。但云澈空中一個翻轉,便已控制住平衡,焚絕塵卻是遠遠倒飛出去,持劍的手臂更是被撞擊成一個驚人的角度,幾近折斷。
  而恢復平衡的云澈沒有給處在下風的焚絕塵一絲喘息的機會,幻光雷極發動,身體化作一道黑色雷光,劫天劍兇狠的轟下,帶起雷霆般的轟鳴。
  當!!
  轟!!
  轟!!
  如同蒼天之錘在狠狠的轟下,恐怖的聲浪席卷著海浪回蕩在天地之間,引得蒼穹震顫。
  云澈每一劍轟下,都會將焚絕塵遠遠震退,他手中的黑劍一次次劇烈的變形,雖然始終沒有碎斷,但幾乎每一次都被砸成滿月狀,焚絕塵的表情時而扭曲、時而痛苦、時而不甘、時而猙獰……
  轟轟轟……
  連續的震天巨響中,焚絕塵被轟退了數十里之遙,全身的氣血早已完全沸騰,口中不斷噴出赤黑色的血液。在云澈的劫天劍之下,從第一劍開始,他就完全處在劣勢,基本只有招架之力……甚至連招架,都越來越勉強。
  “鳳凰天狼斬!!”
  轟!!!
  天狼的咆哮與鳳凰的長鳴嘶空響起,焚絕塵如一道墜落的流星般飛射而去,狠狠的砸在數里之外的一片礁石群上,將碰觸到的礁石全部撞成粉末。他的身后,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橫在了海面上,且久久沒有消失……猶如將這大片的海域直接切成了兩半。
  “咳……咳咳……”
  焚絕塵踩著海水,踉蹌著起身,口中不斷咳出顏色明顯暗黑于常人的血液……
  怎么回事……我的力量到底怎么了……為什么會失去控制……為什么會忽然消失……
  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后,一股狂暴的風浪快速迫近。焚絕塵狠狠咽下口中的腥血,帶著沖天的煞氣轉過身來,他的目光首先碰觸的不是云澈,而是幾乎比云澈身體還要巨大的朱紅巨劍,頓時,他全身氣血的翻騰驟然加劇,靈魂被扎刺的難受感再度襲來。
  這一瞬間,他終于意識到了什么……
  是那把劍!!
  那場異常的難受感,都是出現在自己目光或力量接觸到那把劍時!!
  玄力忽然失控和被吞噬一樣的消失,也是在自己的劍碰觸到那把劍時!!
  那把劍……克制我的力量!?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