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16)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16)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16)     

逆天邪神747 完勝

萬里晴空不見點云,但從流云城看去,東方的天空卻蒙著一層厚重的暗色,陰沉的仿佛要塌陷下來,讓人僅僅是看一眼,心口便一陣長久的壓抑。
  轟!轟!轟!
  沒有停歇的轟鳴聲再次從東方傳來,而且要比先前更加的沉重……甚至可以感覺到一股強烈無比的狂暴氣息。
  “又開始了。”天下第一低喃一聲,臉上再度浮現驚容。
  “雪!”蕭泠汐的內心始終無法平靜,再度響起的轟鳴聲讓她再也無法忍耐下去,雙手緊緊抓住了鳳雪的雪衣:“快帶我過去!他們真的不能再打下去了。他們兩人的恩怨,究其根源都是因為我,他們一個是小澈,一個是救過我兩次的人,他們任何一個出事,我這輩子都無法安心!雪……求你帶我過去,求你!”
  “可是……可是……”鳳雪的內心同樣一直處在焦急不安中,甚至早已生出十幾次沖過去的沖動。
  “雪,小澈不想讓我靠近,是怕不小心傷害到我。可是,有雪保護我的話,我就算靠的再近,也不會有任何事情的。而且……雪你也很擔心小澈對不對?他們已經打了這么久,真的已經足夠了,再打下去,萬一……萬一……”
  鳳雪本就搖搖欲墜的堅持頓時土崩瓦解,以她現在的實力,不要說保護蕭泠汐不被余波給傷到,就算是在云澈和焚絕塵兩人的聯合攻擊下都能保護好蕭泠汐:“我……我知道了。小姑媽,你一定要牢牢抓緊我。”
  鳳雪雪手輕拂,帶起蕭泠汐的身體,在一陣香風中以極快的速度飛向東方那一片陰暗的天空。
  “他的氣息忽然變得這么亂,而且似乎有些失控。看來在短時間內強行融合太強魔玄力的后遺癥要遠比我預料的還要嚴重……還是,我先前過于高估他了?”
  云澈拖著劫天劍,快速逼近向被遠遠轟飛的焚絕塵。本以為和他開始正面交手時必然是一場苦戰,沒想到卻是從一開始就大占上風,之后的交鋒,焚絕塵不但被全面壓制,而且玄力氣息也越來越亂,越來越弱,在他連轟幾十劍下,已是讓他內外皆傷……而且傷的絕對不輕。
  這樣的過程和結果,事前他絕未曾想到過。讓他甚至開始有些感覺到自己先前的謹慎和設計似乎都有些多余。
  “不要懈怠,他的力量絕不止于此,全力廢了他!”茉莉低聲道。
  云澈在這時也已是迫近到焚絕塵二十丈之內,劫天劍帶著覆天之勢向焚絕塵砸下。
  焚絕塵的目光一如之前般的兇狠,臉上、全身散落的猩黑血跡讓他更添數分駭人的暴戾。面對云澈恐怖絕倫的重劍轟擊,這次,焚絕塵卻沒有強行正面相抗,身上黑光一閃,向斜后方驟閃而去。
  焚絕塵的速度本就不及云澈,再加上他現在玄氣大亂,又身受重創,速度更是大打折扣,又豈是那么容易避開云澈的攻擊。他剛剛勉強錯開了云澈的第一劍,第二劍便已轟至了他的胸前,讓他不得不運轉全身玄力,橫起黑劍抵擋。
  轟!!
  焚絕塵的身體隨著空間的戰栗而劇烈震蕩,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他傾注在黑劍上的玄氣在與劫天劍相撞之后,便如受到巨大驚嚇的魂靈般快速逸散,讓本可以抵御住的重劍之力轟然壓下……巨響聲中,他的身體如炮彈一般飛出,狠狠砸入海水之中。
  “呃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息,焚絕塵已帶著一道粗壯的水柱沖天而起,他的目光變得更加暴戾,兩只手臂大半的血管都已被震裂,在劇烈顫動幾乎已握不住手中黑劍。染血的面孔在扭曲,身上釋放的黑色玄光也在扭曲……他此時的氣息,就如一頭被徹底激怒,完全失去理智,只剩徹骨之恨的惡魔。
  “我……竟然……如此狼狽……”
  “我怎么……可能……會敗給……你!!”
  焚絕塵在低吟,聲音沙啞陰沉的如同地獄惡鬼。
  “啊啊啊啊……夜魔葬天!!”
  焚絕塵凄厲的咆哮,身上的黑光玄光忽然炸開,一排滔天巨浪重沖天而起,帶著一股彌漫天地的黑暗撲向了云澈。
  這招夜魔葬天,是一個特殊的黑暗吞噬領域,焚絕塵最初釋放時,都被云澈強行掙脫,如今焚絕塵玄力大耗加上玄力紊亂,同樣的夜魔葬天,威力下降了何止數倍。
  云澈周圍的世界瞬間變得漆黑一片,但他毫無驚亂,手中劫天劍燃燒起灼目的金烏火焰,然后猛然揮出,隨著劫天劍的肆意揮舞,剛剛生成的黑暗領域便被輕易鑿出一道又一道的赤紅溝壑,轉眼間已是千瘡百孔。
  灼熱的金烏炎光雖然將領域層層撕裂,但并沒有壓下遮天蔽日的黑暗。這時,一道仿佛來自九幽的冰寒氣息從云澈的背后驟然射來……
  黑暗領域的掩護,再加上氣息與領域渾然一體,但依然沒有逃開云澈的靈覺。不過他卻沒有選擇遠遠避開,只是稍稍偏移了一下要害,任由那道寒光臨近……
  砰!!
  一把籠罩著黑光的黑劍切在了云澈的右肩上,劍身輕易穿過他的皮肉,碰觸到他的骨頭時,發出的,卻是沉悶到極點的撞擊聲……反饋給焚絕塵的感覺,就像是斬在一塊比精鋼還要強橫千萬倍的磐石上。本以為可以將云澈的一只手臂直接切下的一劍,竟再無法前進半分。
  云澈灌注著龍神之髓,承受了十八個月空間淬煉的骨骼,可以說是整個天玄大陸最強橫的存在。
  而劫天劍也在這時撕開黑暗,結結實實的轟在了焚絕塵的身上……朱紅的劍身上,一抹云澈沒有注意到的奇異紅光也隨著狂暴的玄力轟入了焚絕塵的軀體上。
  轟!!!!
  就算是全盛狀態下的焚絕塵,正面挨云澈以劫天劍全力轟出的一劍也必受重創。讓海面激蕩的巨響聲中,焚絕塵十幾根胸骨齊齊碎斷,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出,口中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吼。
  “呃啊啊!!”
  焚絕塵胸口飆血,短暫游離意識恢復之時,一股極致痛苦的感覺淹沒了他的神經和靈魂,讓他幾乎痛不欲生。
  為什么……他的劍……會有這么可怕的威力……
  我只是挨了一劍……為什么會這么痛苦……就像是連靈魂都被撕碎了一樣……
  極致的痛苦撕裂著焚絕塵的靈魂,也狠狠的刺激著他的獸性,他硬生生的止住已近乎殘破的身軀,絲毫不去顧及胸口極重的傷勢,全身黑光涌動,周圍的黑暗氣息頓時全部瘋狂的向他涌來,他的身前凝成一個黑洞一般幽暗深邃的黑暗漩渦。
  “云……澈!”焚絕塵的聲音,已痛苦嘶啞的不像是人類的聲音:“我要將你……撕成……碎片!!”
  帶著黑暗的漩渦,焚絕塵狂吼著撲向云澈,勢要傾盡一切,將云澈永遠埋葬在這無情的黑暗之中。
  云澈沒有后退,雙臂緩慢抬起,劫天劍上的火焰一下子變得熾烈,從赤紅之色,化作了耀眼到無法凝視的純金色!
  “黃金斷滅!”
  在黑暗的籠罩之下,金色的炎光依舊灼然刺目,沒有受到哪怕一絲一毫的壓制。
  金色劍芒與黑色漩渦碰觸的那一刻,帶起的,只有一聲很輕微的轟鳴,霎時間,猙獰可怖如黑洞的黑暗漩渦幾乎是毫無阻隔的被金色炎光所切開,平平整整的一分為二,化成兩股黑暗洪流從云澈的身體兩側逸散而去,而金色劍芒繼續向前,撞擊在了焚絕塵的黑劍之上。
  這次,黑劍沒有被撞擊的彎折,而是在極其短暫的停滯后繼續向前,穿過劍身,狠狠的轟擊在焚絕塵的胸口,霎時,黃金之芒瘋狂釋放,重劍之力與金烏炎力毫不留情的轟入焚絕塵的身體之中。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厲無比的慘叫聲幾乎撕開天際。焚絕塵變成了一個被金炎燃身的火人,遠遠的飛了出去,大片的血跡在空中肆意飚撒,觸目驚心。
  哧……
  焚絕塵的身體墮入了海水之中,大片的水汽升空而起,百丈海域幾乎在一瞬間就沸騰了起來。而焚絕塵身上的火焰依然沒有熄滅……金烏之炎,又豈是區區海水所能熄滅。
  兩截斷劍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落入海域,轉眼間消失不見。
  痛苦……無法言喻的痛苦侵蝕著焚絕塵的全身。幾乎每一個細胞,都如同在被千刀萬剮。這種痛苦,甚至不亞于當年他強行吸收魔源的過程……
  即使如此,他的意志依然沒有崩潰,他拼命的釋放著力量,熄滅著身上的金烏炎。直至沉下了數百丈,金烏炎才終于完全熄滅,而他全身上下,已被灼傷的不成樣子。
  但軀體之痛,又怎么比得上靈魂痛苦之萬一。
  身體依然在海水中下沉,全身毫無動靜,如同僵化。而他的眼瞳,充斥著痛苦、怨恨、不甘、屈辱……
  我明明得到了那么強大的力量……
  為什么……依然殺不了他……
  為什么依然敗的這么屈辱難看……
  為什么會是這樣……
  復仇……我活著的唯一意義……為了復仇,我經歷了地獄……付出了最慘重的代價……
  難道我竟連這唯一的意義……都無法實現……
  不能……
  我怎么能……敗給他……怎能敗!
  焚絕塵的身體依然在下沉,但終于有了動作,他的右臂緩慢的抬起,指尖之上緩緩溢出一枚近乎完全漆黑色的血珠。他的目光凝視著血珠,口中發出一聲夢囈似的低念:“吞天噬日……永夜無光……”
  海面之上,云澈并沒有將沉入海中的焚絕塵給轟出來,而是默默看著海面,臉色一片鄭重。因為他已經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
  居然這么輕松就把焚絕塵重創到如此程度。
  就連自己右臂的傷,也是為了能重擊焚絕塵而故意受的。
  實在是輕易的有些不同尋常。
  冷靜想來,自己只躲避和防御時,焚絕塵的力量氣息和黑暗攻擊每一個瞬間都是恐怖絕倫。但與他正式交手之后……他的玄氣連續衰弱和混亂,黑暗攻擊的威力也是持續下降。
  就算是玄力再不穩固,也不至于在短時間內失控到這種程度。
  到底怎么回事?
  “小心!!”茉莉忽然冷冷出聲:“他可沒這么容易潰敗,雖然他受的傷相當之重,但還有不少的余力,而且似乎想要一下子全部釋放出來。”
  “嗯,我已經感覺到了。”云澈看向下方的目光越來越凝實,手中的劫天劍也已重新燃起火焰。
  (三七中文.)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