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754 詭異的天罪神劍

“……永夜王族核心之地周圍的幾個小城忽然一夜之間被黑霧籠罩,城中所有人,無論強大玄者,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孺,全部在黑霧中橫死……很快,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永夜王族。因為永夜王族的核心玄功‘永夜幻神錄’運轉之時,便是黑霧繞身。死在‘永夜幻神錄’之下的人,也是全身發黑,黑霧纏繞,甚至好幾天都不消散。”
  “……隨后,天威劍域首先發難,稱‘永夜王族’為罪惡的魔族,為增強魔力而屠殺無辜之人,然后以守護天玄大陸,除魔衛道的名義,聯合其他三圣地,對永夜王族進行了圍剿……”
  這是封千悔當年向他說起永夜王族之事,所描述的天威劍域對永夜王族所施加的嫁禍。
  “永夜幻魔典”的名字可以更改,但其“黑暗”屬性無法更改,所以,永夜王族的玄氣顏色是黑色……
  用卑劣的手段,天威劍域陷害永夜王族為“罪惡的魔族”。
  但,天威劍域一定做夢都想不到,承載著魔魂或者魔血,修煉“永夜幻魔典”的永夜王族,的的確確可以稱之為魔族!
  而且,還是上古魔族!
  “茉莉,你先前說焚絕塵的力量暴增,是因為融合了一個魔魂,難道那個魔魂,就是被封鎖在封魂棺的夜沐風殘魂?”在心中逐漸理清著茉莉的講述,對于她沒有提及的事,云澈的心中也大概有了一個輪廓。
  “當年,封魂棺被焚絕塵開啟之后,夜沐風的殘魂本想奪舍焚絕塵的身體,因為焚絕塵的身上當時帶著極深的怨恨,負面情緒可謂重到極致,簡直就是天賜的完美宿體。但焚絕塵的意志力太強,他在試圖吞噬焚絕塵靈魂時反而遭到反噬,同時,他也發現了焚絕塵赫然就是輪回重生后的夜荒,于是他放棄掙扎,任由焚絕塵將他的魔魂反吞噬,同時以最后的意志力,將拼命鎖在魔魂中的源力轉移到了焚絕塵的身體之中,讓他可以慢慢的吸收融合。”
  “這種‘吸收融合’,也是永夜魔族,或者‘永夜幻魔典’所擁有的特性么?”云澈緊隨著問道。因為茉莉清楚的說過,玄力的直接轉移、傳承,要實現比登天還難。
  但焚絕塵吸收融合魔源,顯然就是一種玄力的直接轉移或傳承。讓短短幾年時間,從靈玄境跨越到了君玄境。神話般的連跨五個大境界!
  “當然不是!否則在上古時代,魔族又怎么可能被神族潰敗。這件事之所以能夠實現,說起來,不過是輪回禁術所造就的一個很特殊,也有些詭異的巧合而已。”茉莉淡淡的道。她先前也對焚絕塵可以直接吸收身體里潛藏的那個魔源而極為吃驚不解,而此時卻說的格外平靜平淡,很顯然,事實的真相并沒有脫離她的認知。
  “巧合?”
  “我剛才說過,一千年前,永夜王族為了禁錮夜荒的靈魂,并對其施展輪回禁術,由夜沐風分出兩成的靈魂融入到了夜荒的靈魂之中,讓焚絕塵的靈魂本質上是夜荒與夜沐風靈魂的結合體,并以夜荒的為主。而這絲來自夜沐風的靈魂和他在封魂棺前所吞噬的夜沐風殘魂雖都是來自同一個人,本質上卻截然不同,后者,是后天吞噬的獵物,而前者,卻是他的根源之魂!”
  云澈:“~!@#¥%……”
  “由于這兩成的根源之魂本是夜沐風的靈魂,所以和夜沐風的魔源有著完美的契合。也從而讓焚絕塵的整個靈魂都與夜沐風的魔源有了一定程度的契合,再加上魔源的完全順從,因而,焚絕塵便可以直接吸收融合魔源中的力量成為自己的力量。”
  “只不過,這種‘契合’畢竟只是小部分,所以,焚絕塵雖然可以直接吸收魔源,但速度依然相對緩慢,如今數年的時間,也才吸收了不到一半而已,并且吸收的過程……尤其是最初的過程無比痛苦,而且由于‘不契合性’的存在,他在承載這股力量時,身體、靈魂也無時無刻不再承受著撕裂般的痛苦……那種痛苦,怕是普通人連忍受都不能。”
  “……”云澈默然,這應該,就是焚絕塵所說的“地獄”吧。
  “同時,不完全契合的外來力量也會讓他壽元大幅度縮減,他若是保持如今的狀態不再繼續吸收,最多也只可再活三年的時間。而如果他依然繼續吸收魔源的話,剩余的壽命只會再度縮短。”茉莉冷笑了一聲:“哼,力量的直接轉移與傳承,哪是這么容易的事!若是換做他人,面對這種代價,就算是再強十倍的力量,也絕然不可能接受。也只有焚絕塵這種人生灰暗的人,才會選擇這條絕望之道。”
  “所以,同樣有著兩世人生,你是受輪回鏡庇佑,氣運簡直好到可以遭天譴!而焚絕塵……他甚至可以稱之為整個天玄大陸最悲哀的存在。拖著殘破的生命,殘破的靈魂,背負著兩族兩世的仇恨,還要承受著每一息都生不如死的痛苦。”
  “用如此的代價換來的力量,卻依然被你挫敗,還被你又一次饒了性命……哼,怕是那種不甘、屈辱和怨恨,要刻骨到你無法想象。”
  “我之前的確想過要隨手殺了他,但他既然可憐到這種程度,那還是讓他活著好了。反正他本來也活不了幾年了,而且有我在,他再怎么也殺不了你。”茉莉的音調微微一轉,似有深意的道:“就算沒有我,他應該也殺不了你。就留著他的殘命,去殺其他他想殺的人吧。畢竟,他最想殺的那些人中,你反而是相對靠后的一個。”
  “他另外想殺的人……莫非是四大圣地的人?”云澈道。
  “當然!畢竟,是四大圣地滅了無辜的永夜王族,也是造就他兩生悲劇的根源。他如今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復仇’了!”
  “復仇”這兩個字,讓云澈不禁想到了自己在滄云大陸的最后七年……
  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復仇……這句話,不就是那七年,幾乎每一天、每一夜、每一息、甚至每一個剎那都灌滿靈魂的那個聲音么……
  或許,這世上,有一個人可以真正的了解焚絕塵此刻那完全扭曲的信念……那就是云澈。
  但不同的是,那時的他,除了復仇,還有苓兒……
  只是……
  “當復仇成為唯一信念的時候,任何勸告、任何阻力都不會有絲毫作用的。只是,以他所剩無幾的生命,就算成長速度再快,又怎么可能危及到圣地那個層面,更不要說復仇……”云澈的聲音一頓,忽然想到了什么,沉眉道:“千年前,夜沐風的實力不強過任何一個圣地之主,但在釋放魔血后,卻要四圣地之主聯手才能擊潰。焚絕塵也是王之一脈,他是不是也可以……”
  “當然可以!”茉莉很確定的回應道:“雖然血脈在輪回禁術下折損三成,但依然有著七成左右的保留。而且,焚絕塵也已經知道了解開血脈中魔血禁錮的方法。”
  “那就是……天罪神劍!”
  “……怪不得,他會去參加魔劍大會,并要得到天罪神劍。”云澈低聲道:“原來是為了解開被禁錮的魔血。既然釋放魔血的關鍵在天罪神劍,那么,之后是否就有了駕馭天罪神劍的能力?”
  “并不能!”茉莉搖頭:“當年的夜沐風無論玄力強度、還是魔血的濃度,都要遠勝焚絕塵,完全釋放魔血后,也依然沒有駕馭天罪神劍的能力。說起來……”茉莉看了云澈一眼:“你就不好奇為什么天罪神劍能釋放永夜王族的魔血嗎?”
  “我猜想……永夜王族的‘魔血’,就是來自那把天罪神劍吧?”云澈慎重的說道。
  “哼,你猜對了!”茉莉不知不覺間踱步到了為紅兒設下的隔音結界前,看著熟睡中的紅兒,她冰冷的眸光浮現出了剎那的柔和:“根據夜沐風的記憶,在一萬多年前,天罪神劍是創立永夜王族的先祖在大陸南方一處荒蕪之地無意間撿到。永夜先祖撿到它時,沒有感覺到劍的威凌,反而感覺到一股詭異陰森的氣息,在他準備將其丟棄時,無意間碰觸到了劍柄上一滴黑色的液體……碰觸的剎那,那滴黑色的液體便瞬間滲透入了他的體內。”
  “魔……血!?”云澈驚異道。
  “被魔血入體,其中包含的血脈之力雖然很微弱,但層面太高,導致他的玄力屬性在短時間內發生質變,就連靈魂也受到影響,讓他的性情大變。但,好在那個永夜先祖本身玄力就極強,雖然性情變得暴躁易怒,但遠不到六親不認、嗜殺成性的地步,而且基本保留著完整的理智,也清醒的知道自己的性情變化是源自那滴魔血。”
  “于是,他在創立永夜王族后設下嚴令,自己的直系后人在出生之后,都必須趁著血脈之力孱弱,將血脈中至少九成的魔血禁錮!除非遭遇滅頂之難,否則絕不可解開,整整萬年傳承,皆是如此。而那把天罪神劍,也成為全族的‘圣物’兼‘禁物’,世代看守,全族除了每一代的永夜之王,任何人不得靠近和碰觸,更不能讓它落入外人手中。‘天罪神劍’之名,也是永夜先祖所起,意喻著:妄動它的人,是在觸犯天譴之罪!”
  “那么,永夜幻魔典呢?又究竟是來自哪里?”云澈問道。
  “同樣是天罪神劍!”茉莉的雙眉微微的沉下:“永夜幻魔典,便是撿到天罪神劍的永夜先祖從劍中所得,并去掉‘魔’之一字,更名為‘永夜幻神錄’。至于如何得到,在永夜王族的記憶傳承中并沒有提及,顯然并不想讓后人知道。也是借助著稀薄的魔之血脈和永夜幻魔典,永夜王族用了很短的時間,擁有了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實力。”
  “魔血……永夜幻魔典……都是來自天罪神劍!那天罪神劍又是來自哪里?它的上面為什么會有百萬年前就滅族的魔血和魔功?”云澈一臉凝重的問道,恐怕,這才是一切的關鍵。
  茉莉的小臉同樣是凝重一片:“這也正是我最為在意的東西。而永夜先祖撿到它之前,天玄大陸根本沒有絲毫關于天罪神劍的記載,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它的來歷,永夜王族不知道,也沒有任何人知道。不過,應該很快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兩個月后去往至尊海殿,你在調查那個弒月魔窟的同時,順便去參加那個魔劍大會吧!我倒要看看,那把天罪神劍里究竟隱藏了什么!只希望,里面的東西千萬不要在這萬年的時間里散盡了才好!”
  茉莉的聲音微微低沉,因為滅絕百萬年的魔血與魔功重現,這種事縱然發生在眾神之界,也必是轟動全界的大事。不過,她的神情很是篤定平靜,因為在天玄大陸這個位面,縱然她只能發揮極小的一部分力量,也沒有什么可以脫離她的掌控。
  “我知道了。”云澈點頭,然后微吸一口氣,一邊消化著茉莉今天告知他的所有東西,一邊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在想什么?是不是忽然覺得,自己這兩生所看到的世界根本是渺小不堪。”茉莉微仰精致如瓷娃娃般的臉頰,一副老氣橫秋的口吻和姿態。
  “我在想……焚絕塵的事。”云澈抬起頭,看著天毒珠白茫茫的世界:“他的確如你所說的那樣,無比的可憐與悲哀。而他最可憐的地方,在于……本以為一無所有,再無親人,只余仇恨的他,卻在命運安排下找到了他前世父親的靈魂,但這個父親給予他的不是親情的溫暖和活下去的依托,反而是將他,當成了復仇的寄托……甚至可以說是工具。”
  夜沐風的殘魂認出了焚絕塵就是夜荒,他也該清楚將自己的記憶還有魔源交給焚絕塵后,會讓他獲得強大的力量,但同時也會承受常人無法想象的痛苦,就連生命,也會驟減至只剩幾年,讓他變成一個意念里只剩“復仇”的行尸走肉……
  當年,他們不惜代價、不惜違背先祖之訓對死去的夜荒施加輪回禁術,只為能讓他活下去,能為永夜王族留下一絲血脈。但千年后的夜沐風殘魂,卻又親自將這一切都毀了,將好不容易保下的兒子徹底的毀了……
  這絕不該是一個父親所能做出來的事。
  “如今的焚絕塵,如果能報仇成功,怕是對人世不會再有一絲的留戀了吧。”云澈頗為感概的低語道。剛剛說完,他的眼前忽然晃過了蕭泠汐的身影……
  或許,還有……
  茉莉自然清楚云澈所指的是什么,冷笑一聲:“夜沐風千年前釋放魔血,靈魂隨之質變,性情也自然大變,殘魂又承受了千年折磨,在他那時的意志里,復仇,變得要比兒子重要的多!這就是‘魔’!會扭曲人性的‘魔’!”
  “魔……確是可怕的東西啊!焚絕塵那家伙……”云澈無奈的一嘆:“還是希望他能多活幾年吧。否則小姑媽那比棉花還要軟的心,一定會難過很長一段時間的。”
  “另外,他心中最恨的,應該是天威劍域。這一點上,我和他算是有著共同的敵人啊……還可以再加上個日月神宮。”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