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755 天劍山莊的貴客

在流云城住了三天,云澈的傷勢和玄力也完全恢復。第四天清晨,云澈和鳳雪告別蕭泠汐等人,駕馭太古玄舟去往蒼風皇城,準備在蒼風皇城停留兩天后再回冰云仙宮。
  而天下第一則留在了流云城,每天全神貫注的盯著天下第七的安危,生怕她有一丁點閃失。
  太古玄舟穿梭空間,一瞬間便到了蒼風皇城的上空。
  三個月的時間,還不足以讓戰亂后的蒼風皇室完全恢復平靜,但氛圍上已是天差地別。在知道了云澈的背后有一個讓日月神宮都差點嚇破膽的“神秘師父”后,鳳橫空的舉動已不再是單純的賠償,而是有些示好,在兩個月的時間里,不但主動加派了助援蒼風國的神凰軍,還先后分三次送予了蒼風皇室整整八萬斤紫晶。
  雖然相比于他們從蒼風國“竊走”的百斤紫脈神晶,這八萬斤紫晶根本算不得什么,但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和資源,同時更是向所有人釋放著一個向蒼風國“示好”的信號,再加上先前神凰國將最雪公主留在蒼風國的傳聞,使得其他天玄五國更加惴惴不安,各路使臣、甚至國君三天兩頭的攜禮拜訪,姿態簡直如同面對神凰國那般卑謙。
  云澈和鳳雪到來蒼風皇城時,蒼月正在翻閱蒼風各地重建和國民安置情況,云澈回來,那自然所有的事都要推后。
  “夫君,你回來的正好,我正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說。”
  雖然口中說著“重要的事”,但美眸之中,分明閃動著一抹促狹:“神凰國要把雪妹妹嫁予夫君的事原本算是半個秘密,但這段時間不知為何傳的沸沸揚揚。另外五國都早已得到了消息。昨日,滄瀾國使臣萬里迢迢到來,提出要將他們的寒玉公主嫁于夫君,與我蒼風國永結秦晉之好。”
  (秦?晉?啥?)
  “啊?”鳳雪一聲輕吟,美目閃閃的看著云澈。
  “嗯?這個……月兒,看你的樣子,不會已經答應了吧?”云澈按了按鼻頭。
  蒼月笑吟吟的道:“‘寒玉公主’可不是一般的公主。她是如今滄瀾國君最小的女兒,今年尚不到雙十年華,卻早已美名遠揚。傳聞寒玉公主不但國色天香,而且天資在滄瀾國君所有兒女中無人可及,也是滄瀾國君所有兒女中最為寵愛的一個,在滄瀾國中還有‘滄寒玉姬’的美稱。此番他們主動提出將寒玉公主嫁過來,足見確有誠意哦。”
  “而且他們帶來了寒玉公主的畫像,我看了幾眼。想到夫君或許會喜歡,所以就沒有回絕。”
  蒼月……以及所有人都很清楚,天玄五國對蒼風國姿態的改變,一部分原因是神凰帝國,一大部分原因則是云澈……這個逼得神凰國都不得不就范的可怕男人。
  雖然,蒼萬壑在位時,他的身份只是蒼風駙馬,但如今,他在其國君眼中,無疑是真正的蒼風“國君”。
  蒼月一邊說著,將一張卷起來的精致畫卷放到了云澈身前,鳳眸中飽含笑意和溫暖……她沒有拒絕滄瀾,并留下這張畫卷并不是為了打趣云澈,而是想到他或許真的會喜歡。只要他稍稍表示出喜歡的樣子,那么這件事她就會應承下來,至于兩國邦交,那反而是次要的。
  唔,實力強大就是好,美女公主都自己送上門……云澈心中呻吟一番,接過畫卷,卻沒有打開,而是一臉認真的問道:“月兒,這個寒玉公主有沒有雪好看?”
  蒼月一怔,然后微笑搖頭:“雪是天仙化人,姿容可掩日月之輝,寒玉公主雖然國色天香,但又怎么能和雪妹妹相比呢。”
  “噢!”云澈重重點頭,然后把畫卷直接放下:“那還是算了,一個連面都沒見過的女人,我才不可能會對她感興趣,更不要說娶過來……除非是漂亮到雪這種程度。”
  “嘻……”鳳雪盈盈而笑:“云哥哥又哄我開心。”
  蒼月伸手把畫卷拿回,笑著道:“滄瀾使臣現在還在城內,夫君若不喜歡的話,我可真的要回絕了哦?”
  “嗯,一口回絕就好了,隨便什么理由都可以。”云澈頗有些無奈的道。稍有權勢家世的女子,所嫁男人想納妾都必定會萬般阻撓,而蒼月現在是蒼風國君,卻對他簡直寵上了天……
  云澈忽然注意到,蒼月的手邊放置的那些玉簡中,最上面的那個鑲嵌著一個青色的雄鷹印記。而這印記……分明是蕭宗獨有的“天鷹印”!
  “蕭宗的人最近來過?”云澈問道,但問的很是隨意,他們會來,簡直再正常不過。
  “嗯,”蒼月輕輕頷首:“從兩個月前,蕭宗就不斷來人求見,而且每次都是宗主蕭絕天親至,但我對他們余怨未消,從未接見過。前些天他們想方設法送了這封玉簡過來,聲稱蕭宗上下會永世效忠皇室,任憑差遣。”
  想到神凰入侵的那三年,蕭宗非但未有絲毫反抗,對神凰卑躬屈膝也就罷了,反而在物資之上給了神凰軍諸多的“孝敬”,以助神凰軍盡速拿下蒼風。此番形勢驟變,他們也自然是惶恐至極,每日惴惴不安,開始拼了命的賠罪表忠。
  “蕭宗。”云澈輕蔑的淡笑一聲,但馬上,他想到了什么,笑意迅速冷卻下來:“那么天劍山莊呢?這段時間有沒有來過?”
  提到“天劍山莊”,蒼月本是暖笑嫣然的鳳顏也微微的沉了下來,然后緩緩的搖頭:“并沒有。當年,父皇遇害,蒼風瀕臨絕境,天劍山莊的漠視曾讓我怒怨,并發出‘再無往恩,永為仇敵’的誓言。如今,蒼風擺脫劫難,重獲新生,天劍山莊……就當一切未曾發生過,他們也從未曾存在過吧。”
  蒼月的神情、語氣很平靜,似乎已經完全看淡這件事。但她消失的笑顏,依然表明著她并沒有對這件事釋懷。
  九次親筆求救,身為女皇,卻極盡乞求……天劍山莊哪怕回音解釋為求自白保,不得不背信棄義而拒絕,她甚至都可以稍稍接受,但她九次求救得到的,是九次徹底的漠然,連哪怕一絲一毫的回訊都沒有,仿佛根本已當蒼風皇室不復存在。
  那是一種或許終生都無法忘卻的憤怒與恥辱。
  三個月前神凰退軍,并向蒼風各種賠罪賠償,甚至在努力示好,天劍山莊也始終未曾到訪過皇室……
  “哼,也對,他們也根本沒有臉來。”云澈一聲冷笑,冷笑之中含著蒼月和鳳雪看不懂的陰森:“不來也好。反正我本來也要親自去一趟……那就今天好了!”
  蒼風國,天劍山莊。
  今日的天劍山莊氣氛格外凝重,因為山莊之中來了身份高的嚇人的貴客。
  這兩個人的到來,讓環繞著天劍山莊的劍氣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兩位長老竟親臨鄙山莊,月楓實在是惶恐之至。若早知兩位長老到來,月楓定帶全莊百里相迎。”
  凌月楓姿態恭謹中帶著惶然,親自為兩位貴客倒著茶……且是百年珍藏,他平時都不舍得喝的劍青茶。
  “兩位叔叔竟然來了,真的好生意外,也不早早通知玉鳳,好讓我夫妻去迎接一番。”
  相比于凌月楓,軒轅玉鳳則要自然的多。因為今日到來的兩個貴客,在輩分上的確是她的叔叔,而且在她年少時對她還頗為照顧寵愛。
  這兩人年紀看上去已過半白,但頭發胡須漆黑一片。左側那人一身青袍,身材中等,笑容可掬。右側那人一身灰袍,身材要高大上一分,濃密的黑須長至胸口,同樣一臉溫和。單看外表,他們不過是兩個面相溫和的中年人,而身為劍道高手的凌月楓從他們身上感到一股股懾人的寒意……他們雖只是端坐在那里,玄氣內斂,但一股無形的劍意卻籠罩于周圍,那股劍意之磅礴,竟如滄海一邊無邊無際,深不可見。
  他們的眉毛也是直起斜上,就如兩把欲插入蒼穹的利劍,讓人望之生畏。
  “呵呵,”青衣老者淡笑一聲,開口道:“我們二人本是奉劍主之命去往黑煞國一趟,臨行前又受九長老之托。處理完黑煞國之事,我們便折路而至。”
  軒轅玉鳳向前道:“劍主大人親口吩咐,又是二位叔叔親自前往,看來定然是事關重大的要事。處置如此要事,二位叔叔還為我夫妻折路,實在是折煞我們了。”
  灰衣老者手撫長須,淡笑道:“無妨。九長老親口所托,我們萬萬怠慢不得。月楓如今也算半個劍域之人,玉鳳更不必說,你們無需如此拘謹,呵呵呵呵。”
  “不知岳父大人托二位長老親臨,是有何吩咐,月楓定無所不從。”凌月楓恭謹的道。若是三年前,這聲“岳父大人”他定然不敢叫出口,而現在,他已是叫的頗為順口。
  “也并無要事。”青衣老者依然是一臉淡若死水的笑:“九長老對凌杰這孩子喜歡的緊,自上次離開劍域,回來這里,才是小半年的時間,九長老已是日夜記掛,囑咐我們處理完黑煞國之事歸來時,定要順路把凌杰這孩子也帶上。”
  “你們夫妻二人最近若無要事,一起回去的話更是再好不過。”灰衣老者接口道:“九長老平日里難得一笑,與你們團聚之時,倒總是笑顏大開。”
  凌月楓和軒轅玉鳳對視一笑,臉上都是露出歡欣。軒轅玉鳳和父親軒轅絕的關系本是“決裂”,但軒轅玉鳳畢竟是軒轅絕唯一的女兒,時間久了,消氣之后,他雖是掛念女兒,但又抹不開面子服軟。而自從三年前他們夫妻帶著凌云、凌杰重回劍域,原本僵化的關系開始緩和……而且軒轅絕對凌杰甚為喜愛,不但親自指導他修劍,還把大量的劍域資源毫不吝嗇的用在凌杰身上,讓他這些年的玄力和劍道修為都突飛猛進。
  他們夫妻和軒轅絕的關系能在短短三年緩和到如今地步,凌杰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原因。
  軒轅玉鳳臉上堆笑,剛要應答,忽而,一個低沉如悶雷的聲音從外面破空傳來。
  “軒轅玉鳳,給我滾出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