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756 問罪

“這片連環山脈在一千年前,被蒼風皇室賜給了天劍山莊,從此更名為天劍山脈。山脈之中最高的那座山峰,名為‘一劍穿云峰’,也是蒼風國最高的山峰了。”
  高空俯視,云澈詳細的向鳳雪介紹著。當年,第一次來到天劍山莊時,天劍山脈、一劍穿云峰、還有漫天激蕩的劍氣都對他造成了頗大的震撼,再加上天劍山莊的盛名,讓他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些許敬畏。
  而此時再次面對天劍山莊,他的神情間卻唯有蔑視。而這種蔑視絕非是自己身為強者對弱者的俯視,而是對整個天劍山莊發自內心的鄙夷!
  六年前初來天劍山莊時,他絕不曾想到在蒼風勢力遮天,氣勢恢宏磅礴的天劍山莊,在面對蒼風國難、冰云之危時竟是如此不堪。
  “云哥哥,我想知道,你這次來,是準備怎么對待天劍山莊呢?”鳳雪輕輕的問道,話語里透著擔心:“是給予他們小教訓,還是要……要……”
  當初,他把鳳凰城都毀的一片狼藉。而天劍山莊……對現在的云澈來說,他就算是想徹底毀掉,也不需要耗費太大的力氣。
  鳳雪的問題讓云澈微微一怔,他抬目看向視線中被群山環繞的山莊,悵然的道:“或許,我只是單純的想來發泄吧。天劍山莊雖然背信棄義,在道義上讓人不齒,但卻可以保全天劍山莊千年基業。自私是人之本性,這段時間,我也不斷的從人性角度上向自己為天劍山莊開脫,但結果卻是……我依然無法原諒天劍山莊。他們既然選擇背信棄義,那自然也要承擔背信棄義的后果。當年,蒼風皇室和天劍山莊可是共諾同存共亡,蒼風遭此劫難,他天劍山莊豈有資格在背信棄義后還安然無恙!!”
  “而……縱然我胸懷博大到可以原諒天劍山莊,小仙女的事……也絕不可原諒!”
  想到楚月嬋之事,云澈本是平靜的心魂中瞬間涌上一股戾氣……這股戾氣剛一生出,便暴躁到無法壓制。自從紫極“免費”告知了他當年楚月嬋之事的罪魁禍首,“軒轅玉鳳”這個他幾乎都要淡忘的名字,便被一股切齒之恨狠狠的釘在他的心魂之中。
  “云哥哥……”身側的鳳雪頓時感受到了云澈情緒的變化,轉過臉頰,目光楚楚的看著他。每次提起“小仙女”,他的呼吸、氣息都會變得動蕩不安,而到了這天劍山莊,他忽然涌動的氣息更是狂躁的嚇人,眼神,也變得格外可怕。
  這三個月朝夕相伴,她從最初的驚訝擔心,到逐漸的理解……云澈對于楚月嬋有著太深的愛憐、擔心、牽掛、愧疚……還有再也見不到她的恐懼,所以每次提到她,想到她,他的情緒都會陷入長久的躁動。
  云澈抓起鳳雪的手,向下方的天劍山莊俯沖而去,同時,低沉的聲音也帶著一股陰森的戾氣籠罩向了整個天劍山莊,乃至整座天劍山脈。
  “軒轅玉鳳,給我滾出來!!”
  云澈如今的玄力何其雄厚,單單是吼出的聲音,便讓環繞著天劍山莊的凌然劍氣一陣激蕩,御劍臺上飛舞的數千把劍更是一片混亂,本是安靜肅穆的天劍山莊也頓時一片混亂,幾乎所有弟子、閣主、劍侍、長老全部傾巢而出,滿面憤怒,如臨大敵。
  畢竟,建莊千年,還從未有人膽敢挑釁天劍山莊。
  “今天這天劍山莊似乎來了兩個不得了的客人啊。”茉莉忽然出聲道。
  “不得了的……客人?”云澈眉頭一動。
  “兩個六級帝君,一個中期,一個后期。看來今天你想在這里為所欲為的話,并不會那么順利。”茉莉的音調輕描淡寫。
  “六級帝君?”云澈神色稍變,但卻沒有露出擔心的神情,反而一聲冷笑:“難道是天威劍域的人?呵,看來我今天來的不那么是時候。天劍山莊這靠山真是抓的越來越牢了。”
  云澈頓時想起了三年前在鳳凰城,七國排位戰結束后意外遇到凌杰后他所說的一段話……
  “母親當年在父親和外公之間,選擇了父親,惹的外公大怒。前些日子,父親母親,帶著大哥和我,一起去了天威劍域,見到了外公,母親和外公的矛盾才終于化解。額……外公好像還蠻喜歡我的,還說會親自教我完整的天威絕劍,嘿嘿……”
  “……”云澈的眼神微微變得復雜起來。
  云澈沒有隱匿身形,大喇喇的現身在天劍山莊的上空,目光冷冷的看著下方。
  天劍山莊人影攢動。云澈的正下方,一個人影伴著一道冷凝的劍氣呼嘯而起,轉眼來到了云澈的身前……正是凌月楓。同時,大量玄力在地玄境以上的天劍閣主、長老也緊隨其后,并快速的結成陣勢,將云澈和鳳雪合圍在中間。
  “云澈,果然是你。”看到云澈,凌月楓的神情變得格外復雜,隨之淡笑一聲:“你來的時間,要比我預想的晚上許多。”
  的確,他早預知到這一天的到來。
  當初,為在神凰之亂中保住天劍山莊的千年基業,他們選擇了違背先祖之諾,也同時違背了道義信義,封閉山莊,漠視了蒼風皇室的求助,也無視了冰云仙宮的求救。那時,他們全然沒有想過蒼風皇室還能幸存,更不可能想過結局竟是如此的天翻地覆。
  而這個變數,便是云澈的歸來。
  云澈的睚眥必報是出了名的。當年焚天門的滅門慘劇無人敢忘。而云澈活著回來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比當年將焚天門滅門更要驚天動地無數倍……竟是把在天玄七國一手遮天的鳳凰神宗搞得人仰馬翻、雞犬不寧,最終不得不撤軍,還想要向蒼風國賠罪和大量的賠償……而且,據說這個結局還是因為蒼月女皇的寬恕,否則,鳳凰神宗付出的代價將更為慘烈。
  在戰亂休止后,以云澈的性格,又怎么會忘卻他天劍山莊的“漠視之罪”。畢竟,他天劍山莊和其他修玄勢力不同……同時,聽聞他又救了下遭遇滅頂之難的冰云仙宮,并成為冰云仙宮的新任宮主,而先宮主宮煜仙和太宮主封千悔全部遇難殞命……
  鳳凰神宗在云澈的手下結局尚且凄慘無比,何況他天劍山莊。
  如今的云澈,和三年前的云澈,是處在截然不同兩個層面的人啊。
  凌月楓的目光看向云澈的身側,目光頓時微怔。他身邊的少女一身純白雪衣,腰束纖纖玉綾,一身皆是冰云仙宮的裝束。一層雪紗完全遮住了她的容顏,只能隱約看到一抹綺秀無比的眸光。
  雖不見容顏,但她全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如夢如仙的氣息,讓人僅僅目光觸之,便自慚形穢,不敢褻瀆……
  這種感覺,一如他當年初見楚月嬋……那時那幕,那一瞬間的心靈顫蕩,到死都無法淡忘。
  “呵……”云澈一聲刺耳的冷笑,將他從短暫的失神中喚醒:“這不是號稱蒼風國第一宗門的天劍山莊聲名赫赫、威風八面的凌月楓凌莊主么,我未提前告知,貿然來訪,還勞得大名鼎鼎的凌莊主親自出來迎接,讓我這個當小輩的實在是惶恐至極啊。”
  只要不是聾子,都聽得出云澈話中那冰冷、輕蔑到極點的嘲諷。離的最近的一個天劍長老大聲怒斥道:“云澈!別忘了你的身份!我天劍山莊,還輪不到你來撒野!!”
  “退下!”凌月楓胸口劇烈起伏,重重的說道。
  “莊主……”圍繞四周,神色無比凝重的眾天劍長老、閣主都是一怔,有些驚疑失措的看著凌月楓。
  “全部退下!”凌月楓的語氣再度加重:“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靠近這里!”
  “是!”
  凌月楓嚴令之下,眾天劍長老、閣主以驚懼忌憚的目光盯著云澈緩緩后退,直到全部遠離。他們心里也很清楚,云澈若真要動手,以他能讓鳳凰神宗雞犬不寧的實力,他們的人就算再多上十倍,也無濟于事。
  所有人退開,凌月楓獨立面對云澈,重重的吸了一口氣。上次見到云澈,還是在五六年前,那時,云澈在他眼中,只是一個有些起眼的小輩。而如今,眼前的云澈相貌沒有太大的變化,唯有身材頎長的幾分,但面對他時,卻分明感受著一股如山般的重壓。
  而且對于云澈,他有著一種極為復雜的情緒……這種情緒或許可以理解為深深的羨慕和嫉妒,因為他苦苦鐘情的楚月嬋從未正眼看過他一次,卻和眼前這個只有二十來歲的男子……
  同時,還不可避免的有些怨恨,只是他很清楚,自己沒有資格去恨。
  “云澈,”凌月楓平緩著氣息:“這兩個月,我從未離開過山莊,便是等待著你,或者蒼風皇室前來。這些年閉莊之事,我天劍山莊雖為無奈之舉,但也一直甚為自愧。你如今前來問罪,我無話可說。”
  云澈眼眉一挑,剛要說話,一個蒼老厚重的聲音也從遠處傳來:“閉莊的決定,是由我所下。沒有出手相助冰云仙宮,也同樣是我做出的決定。”
  聲音傳至,一個穿著灰白劍袍的老者也已來到了凌月楓的身側,看了一眼云澈,雙目緩緩閉合:“你今日既然來了……我自然會給你一個交代。”
  “父親,這些明明都是我的決定……和你根本毫無關系!”凌天逆的到來,還有他說出的話讓凌月楓頓失方寸稍亂,他連忙向前一步道:“云澈!我父親之言不過是為了袒護于我,我身為天劍山莊現任莊主,一切自然皆由我定,我和父親毫無關系!你若心有仇怨,盡管沖著我來便是!”
  “呵呵,好一個父子相護,簡直感天動地啊!”云澈冷笑著,目光如刀子一般照射在凌天逆的臉上:“凌天逆,當年你我素未蒙面,而你為了殺我,萬里迢迢追到蒼風皇城,滿口的除魔衛道,滿口的仁義道德,滿口的為蒼風除害!我當時雖受到重創,還差點命喪你手,但心底對你還始終保留三分敬重,認為你之所以想殺我是誤解我為心腸歹毒的嗜殺之人,本性確是嫉惡如仇,剛正不阿,極重忠義信義!”
  “然而,面對真正的國危家難,就算沒有和蒼風玄府的先祖之諾,你們天劍山莊本該為最中堅的力量,結果卻在你凌天逆的引領下,做起了這蒼風國最大的縮頭烏龜!”云澈毫不留情的諷刺道:“蒼風國狼煙四起,遍地血流成河,而你天劍山莊三年未少一磚一瓦,未出半點人力物力,就連一個露面的人都沒有。現在回想你當初高喊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話,實在是讓人作嘔!”
  “……云澈!”凌月楓的面孔稍稍陰沉:“這件事,我天劍山莊自認有愧!但如此決定,自有我天劍山莊苦衷!你有什么仇怨,盡管沖著我凌月楓來……不得羞辱我父親!”
  “好了。月楓,不必為我開脫,他說的沒錯。”凌天逆抬起手,無力的說道,短短幾年不見,他的面孔竟是蒼老了許多,或許這些年,他的心中也是自我背負著沉重的罪責:“云澈,我說過,這件事,我自會給你,還有蒼風皇室一個交代。”
  “交代?”云澈別過臉去,冷冷的道:“呵,我說過要你們什么交代了嗎!”
  “我原本,的確有將你們天劍山莊直接踏平的打算。”云澈用冷漠的聲音,說著讓任何人聽到都會心驚肉跳的話:“不要以為你們有天威劍域做靠山,我就做不到!三個月前,我連鳳凰神宗的鳳凰城都差點完全毀去,要毀區區一個天劍山莊,不過是覆手之間,而且根本不會眨一下眼睛!”
  凌天逆和凌月楓的呼吸同時變得有些粗重,這些話,別人說出來,他們可以當成笑話。但從云澈口中說出,他們半點都笑不出來,唯有背脊一陣刺骨的冷意。
  “但,今天我從蒼風皇城出發來這里之前,我女皇老婆專門攔下我,告訴我說:天劍山莊可以做到忘祖棄義,但蒼風皇室做不到!因為當年,蒼風太祖和天劍始祖一掌蒼風權,一掌蒼風勢,是相互扶持,生死與共的兄弟,并告誡后人也要世代和天劍山莊唇齒相依!如今,縱然天劍山莊無情無義在先,身為蒼風太祖的后人,又怎能違背太祖之訓,毀去天劍始祖留下的基業。”
  “那三年,她承受亡父亡夫之痛,背負著整個蒼風國的國難,守護著蒼風國和皇室最后的尊嚴,卻將自己的所有尊嚴,都丟在了向你們的九次求援上!而得到的是什么……”云澈狠狠的吸一口氣,聲音更加的冷澈寒心:“所以,她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恨你們的人,也最有資格怨恨、仇視你們的人。卻也偏偏是她,要我寬恕你們,至少不要毀掉天劍山莊……只當天劍山莊從未曾存在過!”
  云澈的話,讓凌天逆和凌月楓同時眼神劇蕩……想到來自蒼月女皇那九封帶著血淚的絹書,他們一時間心魂酸澀,羞愧的無地自容。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