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759 狼狽不堪

在云澈出手拿下軒轅玉鳳之前,他便已傳音鳳雪小心。面對軒轅九鼎的忽然攻擊,鳳雪毫不驚亂,雪手微抬,白袖輕拂間,一道赤紅色的火焰之箭在她身前凝現,然后以相當之緩慢的速度飛射向了軒轅九鼎。
  赤紅色的低等玄火,就算是一個地玄境的玄者都會嗤之以鼻。軒轅九鼎直接無視,一手抓向鳳雪的脖頸……但下一個瞬間,他就臉色驟變,因為迎面而來的,竟是讓他在剎那間窒息的灼熱壓迫力。
  軒轅九鼎大驚之下,毫不遲疑的雙手齊出,玄力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暴增數倍,玄氣涌動之下,兩只灰色的長袖高高鼓起。
  砰!!!
  兩股帝君級別的玄力碰撞之下,一環巨大的能量漣漪向周圍輻射而去。凌月楓和凌天逆雖離著幾十丈之遠,但在這道能量漣漪之下,依然如被重錘轟擊,橫飛而去,停住時已在數里之外,全身氣血沸騰,幾欲吐血。
  鳳雪的火焰箭在軒轅九鼎的身前停滯……但也僅僅是停滯,而沒有被軒轅九鼎的力量所擊散,就連衰弱的跡象都沒有。這一幕,讓軒轅九鼎瞳孔微縮,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頓時猛一咬牙,身上玄力再度涌動,這次,直接毫無保留的調動十成力量,猛然推向前方。
  一聲悶響,赤紅的火焰箭頓時被撞后數尺。鳳雪白紗之下的明眸微微一閃,長袖再拂,白玉般的纖指輕描淡寫的向前一推。
  鳳凰箭上火箭瞬間暴漲,威勢更是暴增數倍,并不龐大的火光,卻映照的整個天空都赤紅一片。
  軒轅九鼎就收縮的眼瞳再度緊縮一分,口中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吟,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方才居然不是對方力量的極限……而且轉瞬之間,僅僅一個隨意的動作,便將力量提升了近一倍多!
  威力暴漲的鳳凰箭下,他的身形被逼的步步倒退,他緊咬牙齒,把所有玄力灌于雙臂,兩只手臂已暴漲到平時兩倍粗細,幾欲爆裂,卻依然無濟于事。而一股越來越恐怖的灼熱感開始襲向他的全身,讓他感覺自己在一步步走向將他徹底焚滅的火焰煉獄。
  呼!!
  軒轅九鼎的兩只長袖開始劇烈的燃燒起來,臉色也越來越痛苦……因為他在火光映照下的雙手呈現的不是赤紅色,而是已經變成了觸目驚心的焦黑色。
  “十……十三長老!!”穆淵之驚喊一聲。目睹這一切的所有人,除了云澈之外,全部都是瞠目結舌,震驚的如在夢中。軒轅九鼎可是天威劍域的十三長老,在整個天玄大陸都是一手遮天的人物!他為了逼云澈就范,屈尊攻擊一個應該是冰云仙宮弟子的小姑娘,還是突襲,本該是隨手拈來……卻非但沒有拿下對方,卻反而被對手一擊逼開,并且在對方的反擊之下,轉眼之間落入了下風。
  軒轅九鼎的玄力高達君玄境六級……在凌月楓和凌天逆這等人的眼中,都是宛若神明一般的存在。
  “淵之……幫忙!!”軒轅九鼎暴吼一聲,聲音帶著顫抖的痛苦……他已經可以清楚的聞到自己身上散發的焦糊味道。
  穆淵之如夢方醒,身上氣浪爆開,背后的長劍飛鞘而出,落入他的手中,然后一劍刺出……他刺向的不是鳳雪,而是壓迫著軒轅九鼎的赤紅火焰。這才短短幾息的時間,軒轅九鼎的身體已被灼傷多處,不先幫他擺脫這道火焰,他被廢了雙手都不是沒有可能。
  他們兩人先前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云澈身上,雖然云澈的玄力氣息出奇的低微,但他們也絲毫不敢大意,畢竟關于他的傳聞一個比一個驚人。
  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與他一同而來的小姑娘,竟是恐怖如斯!分明比云澈還要可怕的多!!
  看了一眼沖向鳳雪的穆淵之,云澈臉上沒有半點擔憂的神情。這兩個劍域長老雖然極強,但以鳳雪的玄力,要敗他們根本是輕而易舉。而趁著所有人精神分散,他左臂青光一閃,玄罡瞬間轟入了軒轅玉鳳的心魂之中。
  穆淵之的劍通體漆黑,刺出之時,周身蕩動起水波一般的波紋。
  錚!!
  劍尖刺在了鳳凰箭上,剎那爆發的劍意攪動的空間劇烈嘶鳴,頓時,赤紅火焰的氣勢被稍稍壓下。軒轅九鼎總算得到了緩和之機,他顧不得全身劇痛,猛一提氣,背后的劍也飛落到他的手上……和穆淵之一樣,劍身都是漆黑一片,樸實無華,但卻激蕩著非凡的威勢。
  “天威劍陣……刺星!!”
  嘶啦!!
  空間如布匹一般被撕開一道數丈長的裂痕,這一劍劍意之澎湃,威勢之龐大,讓遠處的凌天逆與凌月楓在瞠目中猶如目睹著劍道中的神之領域。
  兩個劍域長老的雙劍之下,鳳凰箭被強行撞開,就連火焰威勢也稍稍減弱。軒轅九鼎和穆淵之同時咬緊牙齒,玄氣和劍意全力釋放,不敢有絲毫怠慢,雖然總算占據了上風,但他們心里沒有半點如釋重負……他們兩個堂堂劍域長老,居然要聯手對付一個小姑娘……
  這對他們任何一個人而言,都是以前無法想象之事,也是無法接受之恥。
  但,他們此刻已拼盡了全力,卻不代表鳳雪已用了全力。
  鳳雪第三次抬起手臂,眉心間金色的鳳凰印記微微一閃,雪袖依然是輕輕拂動……隱約間,天地之間響起一聲不知來自何處的鳳鳴。
  鳳凰箭火焰暴漲,轉眼之間從一株火焰之箭化作一只火焰鳳凰,赤紅的光芒和仿佛來自煉獄底層的灼熱輕而易舉的穿過兩個劍域長老的劍陣,無情的籠罩在他們的身上。
  “唔!!”
  軒轅九鼎和穆淵之臉色再變,喉嚨中同時溢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兩人幾乎將牙齒咬碎,低吼一聲,堪稱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劍意和劍勢瘋狂的涌出,想要粉碎火焰,但他們拼了命的竭力之下,卻非但沒有將赤炎避開,反而是他們的劍意被快速的吞噬,就連刺出的劍陣,也被壓制的快速崩潰。
  兩把原始漆黑色的長劍開始快速的染成紅色,宛若兩塊被燒紅了的普通烙鐵。而能成為劍域長老的佩劍,這兩把劍又豈是尋常之劍。而能將它們灼燒到如此境地的,根本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高溫。
  軒轅九鼎和穆淵之的手掌都開始冒出縷縷黑煙,一簇簇火苗從他們的身上、頭發上竄出,他們拼命的壓下,馬上又會更多的竄起……兩人此時的感覺,就如同在被架在煉獄之火上干燒,痛不欲生,卻又無法脫離……因為身前的火焰太過可怕,他們一旦稍稍卸力,后退哪怕半步,眼前的火焰就會猛撲而至,將他們完全吞噬。
  “姑娘……手下……留情……”軒轅九鼎的胡須都已開始燃燒起來,全身上下都如同貼著一層通紅的烙鐵。被逼到這種境地,他哪還顧得及劍域長老的尊嚴,向鳳雪發出著痛苦的哀求。
  鳳雪沒有收起火焰,而是看向了云澈,卻發現云澈的臉色竟是一片鐵青,眼神更是透著一股可怕的低沉。
  慘叫聲從下方傳來。天劍山莊的數十個角落都已開始燒起了大火,大量的天劍弟子在地上痛苦的翻滾著……雖然來自鳳雪的鳳凰炎是在數百丈的高空,但這是帝君……還是高等帝君層面的鳳凰炎,縱然是余威,又豈是天劍山莊所能承受。
  天劍山莊的異狀讓鳳雪檀口一張,心中微亂,連忙抬起玉臂,長袖一擺,頓時,鳳凰箭去勢一變,帶著一道長長的炎影和鳳鳴飛向了天劍山脈的西方。
  轟!!!
  鳳凰箭落在了山脈邊緣一座頗高的山巒之上,沉悶的爆裂聲中,整個山峰都燃燒了起來,并在燃燒中以快的可怕的速度快速下降,消失……化作片片翻滾的巖漿。
  籠罩天劍山莊的高溫快速散去,眾天劍山莊的長老、弟子們呆呆的看著西方似乎要將蒼穹都稍穿的火焰,靈魂瘋狂的戰栗著。
  對天劍山莊而言,鳳雪的層面,實在是過于夢幻、
  軒轅九鼎和穆淵之終于得以擺脫噩夢,鳳凰炎飛離的那一瞬間,他們就如兩個被嚇破膽的狼狗般怪叫著后撤,就連平時從不離開的劍也都從手中垂落,落在了下方的土地上,兩人瘋狂的喘著粗氣,運轉玄力壓制著全身上下的灼傷。
  他們握劍的雙手都是一片焦黑,尤其是軒轅九鼎的右手,手心部位直接被燒穿,露出的幾根森然手骨都焦黑了大半。身上的長袍更早已是千瘡百孔,頭發、胡須一片焦殘,看上去慘不堪言。
  他們兩人這輩子,都從未如此狼狽過。
  “鳳凰炎!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軒轅九鼎忍著全身劇痛,喊出的聲音明顯帶著顫抖。對于鳳凰神宗,他自認還算了解。他甚至還曾和鳳天威交手過……這個鳳凰神宗如今的太古宗主,玄力也才和他伯仲之間而已。
  而這個氣息分明無比年輕的小姑娘……怎么會擁有如此可怕的玄力!!鳳凰神宗,什么時候出了這樣一個人物!
  話剛說完,他忽然想到了三個月前關于鳳凰神宗的某個傳聞,瞳孔一縮,驚喊而出:“你是……鳳凰神宗的雪公主!?”
  “什么?”穆淵之猛的轉頭,大吃一驚。
  三個月前云澈禍亂鳳凰神宗的事,天玄大陸人盡皆知。那時四大圣地也都接到傳聞,讓那場禍亂終結的,是雪公主的出現。而且沉寂了三年的雪公主,玄力似乎有了很大程度的增長,并且在之后,隨云澈一起去往了蒼風國。
  能將他們兩人聯手壓制到如此地步,在修為上至少要超過他們兩個小境界才能做到!
  也就是說,至少要君玄境八級的修為!!
  而君玄境八級的玄力,縱然在任何一個圣地,都足以進入前十之列!!
  這個女孩用的是鳳凰炎,又在云澈的身邊,所燃燒的鳳凰炎又是如此恐怖……只有可能是雪公主!但他們雖聽聞了雪公主玄力極有可能大幅度提升,卻怎么都不可能想到竟是暴漲到如此地步。
  雪公主的年齡,今年應該只有十九歲……
  十九歲的八級帝君!!
  軒轅九鼎和穆淵之都同時狠狠吸了一口涼氣……這種事就算他們是劍域長老的身份說出去,也幾乎不可能有人會相信。
  遠處,被氣浪轟飛的凌天逆和凌月楓如同兩尊木雕般靜止在那里……軒轅九鼎和穆淵之,這兩個他們眼中神一般的存在,竟被一個小姑娘的手上如此狼狽的慘敗,他們的震驚,已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甚至都忘記了軒轅玉鳳的生死正被云澈捏在手中。
  鳳雪沒有答話,雪影微晃,閃身到了云澈的身側,擔憂的看著他陰沉下來的面孔:“云哥哥,怎么了?你現在的樣子好嚇人。”
  “……”云澈捏著軒轅玉鳳的那只手在無意識的收緊,方才,趁著軒轅九鼎和穆淵之被鳳雪壓制,他以玄罡侵入了軒轅玉鳳的心魂,掃了一部分她的記憶……畢竟,那些話,他都只是從紫極那里聽說,無法保證一定是真的,或許有可能是自己冤枉了軒轅玉鳳。
  在他潛意識里,他甚至還有些希望自己是真的冤枉了軒轅玉鳳,畢竟,她是凌杰的親生母親。
  但,以玄罡掃描記憶的結果,讓他目眥盡裂。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