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762 彌天之恨

流云城,蕭門。
  “爺爺,七妹已經懷胎三月,卻一直還未能告知爹娘。所以,我今天準備和七妹前去祭拜爹娘,他們在天之靈,一定會很高興的。”
  蕭云和天下第七站在蕭烈的面前,兩人的臉上都掛滿著喜悅。在流云城的這段時間,沒有兩個家族和其他亂七八糟的牽絆,是這新婚的二人最為輕松愉悅的一段時間……更何況還有七妹腹中的巨大驚喜。
  “呵呵,那當然再好不過。”蕭烈笑呵呵的點頭。
  “我也要去。”蕭泠汐走過來,笑吟吟的道:“哥哥和嫂子在天之靈,一定會保佑小寶寶的……”
  “五長老,泠……泠汐師叔……”
  這時,一個急促的叫喊聲從外面傳來。緊接著,一個年輕的蕭門弟子腳步匆忙,神色慌張的跑了進來。
  “什么事如何慌張?”蕭烈沉下眉頭。
  “是……是焚絕塵!”蕭門弟子停了下來,顧不上行禮,大口的喘著粗氣。
  “焚絕塵!?”
  這個名字,讓在場所有人心中一驚,天下第一迅速向前一步道:“難道是那焚絕塵心有不甘,回來尋仇了?”
  “不……不是。”蕭門弟子連忙搖頭,上下不接下氣的道:“有……有人發現他……他正躺在城東……渾身……是血……好像是……快要……死了,我們沒有人敢靠近……”
  焚絕塵,在流云城,尤其是蕭門,絕對是個恐怖無比的名字……雖然當初是他守護了流云城不被神凰軍所踐踏。
  “啊!?”蕭泠汐驚呼一聲,連忙跑了過去:“快……快帶我去看看!”
  “泠汐!”蕭烈伸手,但阻止的話剛喊出,蕭泠汐已急匆匆的沖到了院外。
  “不用擔心,我馬上跟去看看。焚絕塵既然是重傷瀕死,自然也就沒什么威脅可言。”天下第一道,然后浮身而起,便要追去。
  “焚絕塵雖然性情極端,但本質上并非惡人,而且對我和泠汐,乃至整個流云城都有大恩……唉。”蕭烈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天下第一騰空而起,卷起一陣清風,直飛南方而去。
  “我馬上傳音告訴大哥。”蕭云有些手忙腳亂的拿出傳音玉。
  蕭烈卻是伸手,按住了蕭云的手臂,搖了搖頭道:“這件事,就交給泠汐吧。澈兒是親人,而那焚絕塵,又是恩人……泠汐從小心軟念善,她一定極怕看到兩人相見,你死我亡……”
  “只是,那是滅族之恨啊……又豈有化解的可能……”蕭烈閉上眼睛,又是一聲長長的嘆息。
  流云城東,焚絕塵一身黑衣已是破爛不堪,幾乎是被一層層干涸的血所糊在身上。
  雖然兩天前被云澈重傷慘敗,但以他目前的體質,兩日的時間,隨著玄力的恢復,傷勢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好轉,再怎么也不至于惡化。他本欲在那天離開東海后遠離流云城,找一個無人之地全力恢復傷勢和玄力,但,他被云澈重創后卻又遭遇了茉莉以星神之力搜魂……雖然茉莉的搜魂不至于像尋常的搜魂術一樣將他直接變成一個活死人,但也絕不是像云澈的玄罡攝魂一樣只是簡單的讀取,再加上茉莉的星神之力無比霸道,雖然只是短短幾個瞬間,依然讓焚絕塵的心魂遭受重創。
  若不是他的意志力遠勝常人,早已死在東海之中。
  玄力幾近枯竭,身體、靈魂雙雙劇創。他拼盡全力脫離東海,爬上海岸,一直爬到了這里……但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唯有一股不甘死亡的欲念痛苦的支撐著他。
  很快,流云城的人發現了他,全部都在驚懼遠遠的退離,沒有一個人敢靠近,更不要說上前幫助他……即使如今的焚絕塵,一個普通的小孩子都可以輕易要了他的命。
  “我……不能……死……”
  他趴在地上,虛弱的已感覺不到他的呼吸,他想要繼續爬動,但手臂已再也無力抬起,唯有口中,發出著嘶啞晦澀的低念,證明他的意識還沒有潰散。
  “焚……焚大哥!”
  蕭泠汐腳步匆匆的沖過來,焚絕塵如今的樣子,讓她嚇了一大跳。她連忙來到焚絕塵身側,焦急的呼喚道:“焚大哥,焚大哥……”
  蕭泠汐的聲音,狠狠撞擊到了焚絕塵的靈魂……或許對于此刻的焚絕塵來說,也唯有蕭泠汐的聲音能讓他混沌的心魂有些許的清明和蘇醒。他顫巍巍的側過頭,霧蒙蒙的視線中映出蕭泠汐的面孔……
  “是……你……”
  “是!是我……是我蕭泠汐!”看到他沒有死亡,還可以勉強開口說話,蕭泠汐提著的心一下子放下了幾分。她伸出手,想要試著將他扶起,但手掌剛碰觸到焚絕塵的手臂,便又閃電般的收回……
  因為他的手臂,竟如結了冰一般的寒冷。
  “不要靠近他!”
  天下第一從天而降,雖然焚絕塵如今的狀態和一個死人也差不了多遠,但他的神色依然充滿著警惕:“這個人太危險了。”
  “天下大哥!”天下第一的到來,對蕭泠汐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救星:“你快幫幫他。他受了這么重的傷,如果不幫他的話,他會……會很危險的。”
  “救他?”天下第一沉下眉頭:“他可是個極其危險,而且要殺云兄弟的家伙!我反倒真想現在出手殺了他,永絕后患。”
  “不要!”蕭泠汐連忙抬步,擋在了天下第一的身前:“焚大哥他不是壞人,真的不是壞人。他要殺小澈……根本原因也都在我,不是他的錯。相反,他對于我還有過兩次救命大恩,在被神凰軍侵占的那段時間,也是他讓流云城得以安寧,否則,不知會有多少人死在神凰軍的手下。”
  天下第一:“……”
  “所以,求求天下大哥救救他,就當是……就當是還他的恩情。天下大哥,求你了……”
  蕭泠汐眸光漾動著哀求。
  焚絕塵此刻的靈覺雖然虛弱不堪,但還足以聽清蕭泠汐和天下第一的聲音,他顫抖著嘴唇,發出嘶啞痛苦的聲音:“不要管我……不用你……管我……呃……”
  他顫抖著伸出手掌,還要爬著遠離這里,但他的整只手臂堪堪移動了半寸距離,就再也無法挪動。
  “天下大哥……”蕭泠汐再次哀求著。
  “唉!”天下第一一擺手,示意她不用再說下去,他掃了一眼腳下的焚絕塵,神色一陣復雜,然后嘆氣道:“兩日前戰到最后,云兄弟雖然玄力大耗,但狀態極佳,應該完全有殺他的能力,卻是放他離開了……看起來,或許連云兄弟也并不想真的讓他死。”
  “罷了,希望我不是在做一件蠢事。”
  天下第一雖然生性好戰,但他身為精靈族人,心性本是善良,不好殺生,而且蕭泠汐的哀求讓他實在難以拒絕。心中天人交戰后,他最終還是伸出手來,一團精純的自然之力在掌間凝聚。
  蕭泠汐臉上的緊張化作一抹很輕的淺笑,感激的道:“謝謝你,天下大哥。”
  “不過,他如果做出什么我認為危險的舉動,我會馬上出手殺了他!”天下第一肅然道。
  “不會的,他一定不會的。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他絕對不是一個惡人。”蕭泠汐無比確定的說道。
  天下第一不再說話,蹲下身來,手掌按在了焚絕塵的后心部位……碰觸的剎那,他的眉頭猛的一動,隨之自然氣息快速的涌入他的體內。
  “不要……碰我!”焚絕塵嫌惡、憤怒的低吼。
  “哼,好心當成驢肝肺。”天下第一不耐的哼道,一股自然之力輸完,他便快速收回,站起身來,再不看焚絕塵一眼。他輸給焚絕塵的自然之力能助他重傷的身體快速恢復生機,也能一定程度上加快傷勢愈合,但不會加快玄力恢復。以焚絕塵如今的狀態,就算恢復了行動能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不可能對他造成威脅。
  神奇的精靈之力下,焚絕塵的雙目逐漸恢復了清明,就連呼吸也明顯重了起來。蕭泠汐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向天下第一感激的道:“天下大哥,謝謝你……可不可以勞煩你把他帶到蕭門去,他現在的這個樣子,必須要有一個安穩的地方恢復才可以。”
  天下第一深深的看了蕭泠汐一眼,對她的這個決定毫不意外。他微微點頭,一伸手抓起焚絕塵的衣領,然后直接騰空而起,拎著他直飛蕭門而去。
  焚絕塵停駐流云城的那段時間,就是住在蕭門角落的一個院子里。他離開之后,那個院子也從未有人敢靠近。天下第一將他從窗戶直接丟到那個院落的房間里,然后直接轉身離開。他不是個會意氣用事的人,救起一個無比危險可怕的人,還帶到自己和親人身邊,也更是絕不該做……只是,若他不救,蕭泠汐也會想方設法的將他帶回,而且過程必定無比辛苦。與其如此,還不如他親手為之。
  要當著她的面殺焚絕塵,更是無法做到……何況兩日前,云澈也并沒有對他下死手。
  不過,他雖然轉身離去,但實則并沒有走遠,靈覺依然牢牢鎖定焚絕塵所在的院落,警惕著任何意外的發生。
  “焚大哥,你現在怎么樣?有沒有好一些?”
  在天下第一的自然之力下,焚絕塵的五感已經大致恢復,身體也恢復了些許力氣,只是似乎還不足以讓他站起。蕭泠汐蹲在他的身側,關切的問著。
  “你……不用……管我……”焚絕塵別過頭去,短短一句話,消耗了他很大的氣力。身體、靈魂的劇痛,他早已麻木。如今玄力枯竭,身體重傷,那種痛苦反而減弱了許多。
  “你身上的傷是怎么回事?那天和小澈……之后,又遇到敵人了嗎?”蕭泠汐輕輕的問。流云城所有的人都怕他,蕭門之中的人見了他都如見惡鬼,甚至會嚇到當場失禁,惟獨蕭泠汐,她從來沒有害怕過他,因為她一直都堅定的相信,他不是一個惡人。
  從蕭泠汐的口中聽到云澈的名字,焚絕塵的眼瞳猛的緊縮,涌上一股兇戾:“都說了……不用你……管我!”
  他吼叫著,猛然伸出手,推在了蕭泠汐的肩膀上。蕭泠汐嚶嚀一聲,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
  焚絕塵口中劇烈喘息,目中閃過剎那的失措……似乎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恢復了這么大的力氣。
  面對焚絕塵的兩次呵斥、動怒、戾氣還有粗暴,蕭泠汐沒有害怕,更沒有生氣和退卻,她直起身來,聲音依然溫軟:“焚大哥,我知道你一向不愿意依賴別人。但你現在傷成這個樣子,就不要逞強了,先安心的在這里把傷養好。”
  “我去找一些可以療傷的藥來。雖然我們蕭門很小,但也存有一些很好的藥材,一定會對你的傷有幫助的……焚大哥,你先好好的休息一會兒,兩個時辰之后,我再過來。”
  蕭泠汐輕輕說完,站起身來,放緩腳步離開。
  女孩離開,房門閉合,焚絕塵神態怔然,目光呆滯,一時之間竟如失了魂一般。許久,他仰起頭,依著背后冰冷的墻壁,雙手緩緩的攥起……
  “滅族之恨,不共戴天……云澈……我一定要殺了你……無論如何……無論如何!!”
  蕭泠汐一走出安置焚絕塵的庭院,便看到天下第一正站在那里,臉色肅然。
  “天下大哥,拜托你……暫時不要把焚絕塵的事告訴小澈。”
  “我知道。”天下第一點了點頭:“不過,前提是他還不足以威脅到我。若他的玄力恢復到臨近我不能控制的程度,他要么離開,要么……我會告訴云兄弟。”
  “嗯。”蕭泠汐輕輕的點頭,感激的道:“謝謝你,天下大哥。”
  天下第一淡笑一聲,搖搖頭:“不用謝我。你可是云兄弟最為珍視的人,所以有任性的資格。”他頓了一頓,還是說道:“你該知道,他死了,云兄弟就會少一個很大的威脅。而你救他,云兄弟就會多一個死亡威脅。你難道……是想要試著化解他對云兄弟的仇恨嗎?”
  “我知道很難很難。”蕭泠汐垂下螓首,喃喃輕語:“可是,他畢竟救過我,救過老爹和流云城,而且本質上絕不是一個壞人,他身上的悲劇,也是因我而起,我無法坐視不管。我只希望……只希望……”
  “希望可以如你所愿吧。”天下第一淡淡的道,然后飛身離開。
  “唉。”回頭看了一眼蕭泠汐柔弱的身影,回想起焚絕塵面對云澈時那濃烈、冰寒到無比恐怖的恨意與殺意,天下第一一聲低嘆:“那可是滅族之恨啊,不共戴天都不足以形容,又怎么可能化解。”
  時間很快臨近黃昏。蕭泠汐從藥閣出來后,快步來到了焚絕塵所在的庭院中。
  推門而入,焚絕塵依然保持著之前的姿態。他的氣息似乎平和了許多,雙目半睜,并沒有昏睡,但對蕭泠汐的到來毫無反應。
  “焚大哥,你好些了沒有?”
  蕭泠汐走近,手里捧著一個黑色的湯碗:“這是剛熬好的藥湯,藥閣長老說可以活血回氣……”
  蕭泠汐話未說完,死氣沉沉的焚絕塵忽然一巴掌揮出,將蕭泠汐手掌的湯碗狠狠的甩到地上,“砰”的一聲摔的粉碎,湯藥四溢。
  “啊!!”蕭泠汐驚呼著倒退一步,驚慌失措道:“焚大哥,你……沒關系,我再去熬一碗。”
  “我再說一遍……不用你管我!!”
  兩個時辰的休整,焚絕塵的聲音已經有了些許的中氣,音調也更加的低沉:“今天天黑之前,我就會離開這里,今后……再也不見!”
  “不行!”蕭泠汐搖頭,急切的道:“你傷的這么重,在外面隨便遇到什么危險,都有可能沒命的。至少……至少你先在這里把傷養好。”
  “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焚絕塵猛的抬頭,牙齒死死的咬在一起:“我活著,就是為了殺云澈!我死了,他就可以活的長一點,不是正如你所愿么!你為什么還要救我!”
  蕭泠汐搖頭:“不是的。我不希望小澈有事,但我也不能眼睜睜的……”
  “你以為救了我,我就會感恩戴德,然后不殺云澈嗎!”焚絕塵咬牙切齒的吼叫道:“別天真了!這些年,我努力的一切,我承受的一切,都是為了殺他!我現在還拼命的活著,也是為了殺他……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止我殺他!只要我還活著世上一天,我都會不惜一切的讓他死!”
  焚絕塵的話如一口口重錘轟在蕭泠汐的胸口,她強忍著刺痛,輕輕的道:“焚大哥,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一個惡人。相反,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當年的事,是我和小澈對不起你。但是,我相信你心里也一直很清楚,小澈他更不是一個壞人,也不是一個殘忍的人,他那年做的事,都是為了保護我和我的父親……你們之間的恩怨,真的就不可以化解嗎?為什么一定要這樣……”
  “化解?那可是滅族之恨啊!!”焚絕塵的面孔痛苦的抽搐著:“殺父之仇尚且不共戴天,而他……殺了我所有親人,滅了我全族!是他讓我沒有了親人,沒有了家,成了一個只為報仇而活著的孤魂野鬼!此恨彌天……又怎么可能化解!有什么理由化解!!”
  “不!”蕭泠汐重重的搖頭,她雙手放在胸前,看著焚絕塵那雙充滿戾氣的可怕眼睛,眸光真誠而溫暖:“誰說焚大哥沒有了親人和家,焚大哥也絕不是孤身一人。”
  在焚絕塵怔然的目光中,蕭泠汐輕輕的單膝跪了下去,高抬螓首,目光虔誠:“蒼天為證。我蕭泠汐,愿拜焚絕塵焚大哥為兄。今時之后,焚大哥便是我的兄長,我會和焚大哥有福共享,共擔患難。我蕭泠汐的家,就是焚大哥的家。身為焚大哥的妹妹,我會努力照顧焚大哥,予他傾聽,予他關心,予他陪伴,為他承擔,再不讓焚大哥孤身一人,形單影只。”
  “如有違背,天誅地滅。”
  虔誠的言語,莊嚴的重誓。焚絕塵的目光隨著蕭泠汐緩緩放下的手掌而劇烈顫蕩,眼前一片朦朧恍惚,如墜夢境,隨之身體、甚至靈魂都劇烈的顫蕩起來,無法停止……
  兄……妹……
  親人……
  家……
  ……………………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