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5)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5)      第1127章幻夢(06-25)     

逆天邪神764 臨近的魔劍大會

??“焚大哥,藥熬好了……先說好!這次絕對不可以再任性把它打掉,不然的話,我可真的要生氣了!”
  蕭泠汐推門而進,手中的湯藥依然有些滾燙,她先放到了門口的小桌上,看向焚絕塵時,卻現他已換好了衣服,而且正站在那里……雖然氣息虛浮,臉色蒼白,但站的很直。』』天』籟小說.⒉
  蕭泠汐眼前一亮,驚喜的道:“焚大哥,原來你已經可以站起來了,太好了。”
  在蕭泠汐離開的這一會兒,沒有人可以想到焚絕塵的心海經歷了何等的翻天覆地。視線中再次出現蕭泠汐的身影,焚絕塵平靜的臉上微微露出絕不可能在任何其他人面前露出的輕微慌亂:“蕭泠汐,我……”
  “不許這樣叫我!”蕭泠汐滿臉嚴肅的道:“別忘了,你現在可是我的兄長,你要喊我妹妹,或者……直接喊我泠汐。蕭泠汐這三個字,太生分了。”
  “嗯……這身衣服真的很合身呢,簡直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樣。”蕭泠汐上下打量著焚絕塵,笑著說道:“也對哦,你和小澈的身材本來就是很像的。說起來,除了身材,你們之間也有很多其他很像的地方。”
  “我和云澈……像?”焚絕塵怔然。
  蕭泠汐抬眸,目光充滿了詫異。因為提到“云澈”,他這一次竟然沒有露出那股直侵骨髓的冰冷殺意。她輕輕點頭道:“嗯,很多地方很像。比如,小澈平時是一個很溫和的人,但面對傷害他重要之人的人,他會變得很極端,就像一心想要報仇的焚大哥一樣。還有,他有很強很強的自尊心、對想要做到的事有很深的執念、總是所有的事都要自己承擔……這些,都和焚大哥很像。”
  焚絕塵:“……”
  “其實,小澈前段時間和我說過,四年前的事,他沒有后悔過,但是他對你,始終都抱有一分歉疚。他說以你的性格,當年不殺你,其實比殺了你要殘忍的多。而到了今天,他即使可以殺掉你,也已經無法動手,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補償你,他會不遺余力。”
  “………”焚絕塵的雙臂開始顫抖起來。
  “焚大哥,我知道,要你放下仇恨,是很自私的事,畢竟,那是你所有的族人。但是……但是明明你是一個那么好的人,小澈更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以前的事已經再也無法改變,你們之間,就一定要有一個人死掉才可以罷休嗎?真的一點……一點別的可能性都沒有了嗎?”
  焚絕塵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目光似乎透過了皮膚,看到了比尋常人漆黑了很多的冰冷血液:“為了能夠殺了云澈,我承受了天大的天價,得到了今天的力量。如果放棄了……我傾盡一切得到的這些力量,又算什么……”
  “很簡單啊。”蕭泠汐輕聲道:“強大的力量,又不是只能用來報仇,還可以用來守護想要守護的人啊。”
  “守……護……”
  “對啊!”蕭泠汐微笑了起來:“和焚大哥一樣,小澈也一直在很努力的追求力量,但他追求力量的目的不是為了戰勝別人,而是為了守護他想守護的人,不讓他們受到傷害。包括他選擇重劍為武器,就是為了‘守護’。焚大哥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守護想要守護的人啊……而且,焚大哥這么厲害,能夠被焚大哥所守護的人,一定會很安心,很幸福的。”
  蕭泠汐緩緩抬眸,星眸彎翹成兩枚纖月:“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有這個榮幸,成為被焚大哥守護的人呢?嘻……如果可以的話,我不但有小澈保護,還可以有焚大哥保護,單單想想,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守護……
  我的力量不但可以用來復仇、殺人,還可以……守護她……
  焚絕塵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身體里,那股罪惡、冰冷,他自己都恐懼和厭惡的力量,竟在這時忽然變得有些溫暖……
  “如果……我殺了云澈之后,你還愿意讓我守護嗎?”焚絕塵呢喃道。
  蕭泠汐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聲音輕盈而決絕:“如果小澈不在了,我也不會在這個世上。”
  焚絕塵:“……!!”
  蕭泠汐閉上眼眸,輕輕的道:“小澈,是陪著我一起長大的人,也是對我最好的人。我這一輩子,幾乎所有的快樂,都是因為他。對于我而言,小澈是我的另一半生命,而且是更重要的一半生命,如果他不在了……我永遠都不可能再有快樂。”
  “三年前,他的死訊傳來時,我就想隨他而去……只是,我還有老爹,我不能丟下他孤苦一人。但是現在,蕭云回來了,有他陪伴老爹,如果小澈哪天真的出了事,我也可以安心的去陪他。”
  “……”焚絕塵的呼吸變得粗重,手掌用力的抓緊,幾乎要胸口的肉給撕下來。他想起了自己留在流云城的那段時間,那時,他每天都可以看到蕭泠汐,卻從未見她笑過,臉上,帶著仿佛永遠都不可能化開的悲傷和凄然。
  但,從云澈活著回來之后,他悄然返回流云城那幾次,卻再未從她的臉上看到曾經的凄傷,她的神態平和中帶著溫暖的淺笑,仿佛人生已經圓滿,再無遺憾。
  “好……我答應你,我以后……不會再殺他了。”
  耳邊的聲音,如同來自九霄般震撼心魂。蕭泠汐猛的抬頭,眸光無比劇烈的顫蕩著:“焚大哥,你……你剛才說什么?你剛才……你說的……是……是真的嗎?”
  本以為,說出那番話會無比的痛苦錐心,但說完之后,他的心里,呈現的竟然是一種莫名的輕松感,看著蕭泠汐臉上的震驚、驚喜、不敢相信,心魂之中,更多的甚至是一股重重的滿足。
  怎么回事……
  為什么會是這樣……
  全族數萬的人命……不共戴天的仇恨……這些年所承受的地獄……
  竟然……比不過她的笑顏嗎?
  為什么我甚至感覺不到不甘和痛苦……
  這到底是為什么……
  “我不會再殺云澈,就算他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再對他出手……今后,都不會。”這一次,焚絕塵的聲音沒有了顫抖,甚至帶著真誠和堅定。
  “我……我……”每一字,都如同來自天外的仙音,蕭泠汐眼前的視線瞬間迷蒙,一股股的淚珠從她的眼眶中決堤而落。
  “焚大哥……謝謝你……謝……謝你……”她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唇,喜悅的眼淚瘋狂的流淌,怎么都無法停止,整個人已是泣不成聲。
  焚絕塵的嘴角輕輕動了動……如果此時對面有一面鏡子,他可以看到自己露出了一抹輕笑……他以為自己再也不可能會有的笑。
  泠汐……從今往后,只要我還活在世上,任何人,都別想傷害你一絲一毫……任何人都不能!
  房外上空,天下第一浮在空中,滿臉的呆滯,過了好一會兒,緩緩的回過身來。
  “論相貌,論玄力,論地位,她都遠遠比不上小妖后,云兄弟在妖皇城時卻是對她日月牽掛,難怪……難怪……”
  “不但聰穎無雙,而且心靈,就像是寶石一樣。”天下自言自語的贊嘆著。
  時光流逝,兩個月一晃而過,終于臨近魔劍大會召開之日。
  “呼!!”
  回到冰閣,云澈大舒一口氣,然后一個后躍,躺在了冰床之上……因為今天,他的“龐大計劃”終于全面完成。除了幾個剛入仙宮不久不能承受藥力的年幼弟子外,其他冰云弟子已全部被他用霸皇丹提升了玄力……而且每一個人都是至少提升了一個大境界。
  短短不到半年時間,將一個宗門硬生生的提升一個層面,相當于其他宗門數千年的積累和展,這在天玄大6的歷史上,是絕對從未有過的逆天之舉。
  更為恐怖的是,云澈為冰云弟子提升玄力的同時,也順便將她們的玄關全部打通,讓她們今后的修煉度將勝出之前數倍不止……每一個冰云弟子,都成就了其他宗門數千年難求一個的天靈神脈……云澈此舉,簡直可以遭到天打五雷轟。
  為冰云弟子提升玄力的過程對他而言也是強度相當之高的修煉,所以這兩個月他的玄力也是小有進境。十天前剛剛突破至王玄境六級。
  “云哥哥,我可以進來嗎?”
  門外,響起鳳雪嬌軟柔婉的聲音,單單是聽到她的聲音,云澈全身的疲憊全瞬間一掃而空,“嗖”的起身:“雪,快進來。”
  今天的鳳雪依然是一身雪衣,美若神姬,仙姿婷婷,她剛一走進,便被云澈一下子抱在懷中,輕嚶一聲,她就柔順的伏在他的胸前……這五個月的相處,她都幾乎要被他輕薄習慣了。
  “云哥哥,剛才父皇傳音說,距離魔劍大會正式召開還剩四天時間了,他已經提前到達了至尊海殿,而且幾乎一大半的勢力都已經到達海殿了。云哥哥準備什么時候過去呢?”鳳雪在他懷中輕語道。
  “唉?還有四天?”云澈稍稍一怔,仰起頭默默的算了算時間,然后點頭道:“他們會提前到,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畢竟這次邀的可是天玄大6所有頂尖人物、勢力,四大圣主也全部到場,這種場面,整個天玄大6歷史都應該沒有過幾次。再加上這次的噱頭也是相當之大,神玄之秘啊……嘿嘿。”
  “那我們什么時候動身呢?”鳳雪問道。若是從這里飛到至尊海殿,縱然以他們的度,也要至少十天。但有太古玄舟在,這個問題顯然不是問題。
  “嗯……”云澈思索一番:“那就明早出。我到那邊還有別的事情,也是提早一些比較好。”
  “我們先去和師叔伯們打個招呼吧。”
  云澈和鳳雪來到冰夷神殿,慕容千雪六人都在殿中,每個人身上都環繞著一層朦朧的冰晶霧氣,看到云澈的到來,這些冰晶霧氣頓時散去,她們也全部站起身來,恭敬的迎接。
  “恭迎宮主。”
  云澈快探視了一番六人的氣息,微微皺眉,詫異道:“竟然還是沒有一個人入門?奇怪,你們天賦都極好,現在又玄關全通,玄力也都達到了霸玄境,能碰觸到更高層面的法則……為什么這么久,還是無法領悟冰夷神功……真是奇怪。”
  他當初修煉冰夷神功,只用短短幾十息便直接頓悟,一天一夜便小有所成。而慕容千雪六人有著冰云訣和冰心訣為基礎,又都有了天靈神脈,卻始終無一人可領悟……六個人,連入門都無法做到,更不要說修煉。
  “宮主,我們雖然勉強領悟了玄訣,但玄氣卻始終無法隨玄訣運轉。而且其中所蘊含的法則時有時無,難以捉摸……很多年前,我們嘗試修煉冰夷神功時便是如此,如今有了很大突破,依然還是如此。”木藍依皺著月眉道。
  “看來,我們似乎是注定與冰夷神功無緣了。”慕容千雪輕嘆一聲:“不過,也并非是我們天資愚鈍。冰云仙宮千年以來,一共也只有三人修成冰夷神功。一為冰云先祖,另外兩人,便是宮主和夏傾月。”
  云澈抬手碰了碰下巴,剛開始思索,心海中便傳來茉莉的聲音:“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你就算再給她們一萬年,她們也不可能修成冰夷神功。”
  “嗯?為什么?”云澈驚訝道。
  【今晚8點(21號)斗魚1589414房間有縱橫的年慶(也許)直播,我是特邀嘉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直在懵逼!),有興趣的可以來湊熱鬧……不過十分不建議,因為現在已成中年大叔不敢見人!!】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