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776 弒月魔君二

被封鎖的弒月魔窟,一片黑暗。
  云澈平生第一次知道何為真正的黑暗。他所處的世界如同無盡的深淵,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光明與生機。在這絕對黑暗的世界里,他看不到任何的存在,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和方向,大腦無比沉重,甚至不斷出現眩暈感。
  “云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云澈的心海之中,響起茉莉咬牙切齒的聲音。
  “我當然知道。”云澈深吸一口氣,竭力的靜下心來。在弒月魔窟之中,他每一次喘息,都要比在外面艱難數倍。
  “我已經很明確的告訴你,在這里我完全沒有辦法現身去采摘幽冥婆羅花,我更明確的說過以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采摘的到,就連靠近都不能,你……”
  “我知道。”云澈滿臉凝重的道:“你親口說的話,我當然不會有任何懷疑。但是,幽冥婆羅花,我們已經找了整整七年!七年的時間,天玄大陸也好,幻妖界也好,都從未找到過半點痕跡。而弒月魔窟中的這一株,極有可能,就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一株!而且它剛好就處在完全綻放的邊緣……我豈能甘心放棄它!”
  “在見到幽冥婆羅花的時候,我心里就有一個無比強烈的感覺。如果就這么離開,或許,我們就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株幽冥婆羅花,也就無法讓你重獲新生。”云澈重重的道:“而且……而且說實話,我感覺那幽冥婆羅花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的樣子,之前離它不到三十丈距離,雖然精神受到了它的干涉,但我稍稍凝神就完全擺脫,完全沒有雪他們那么嚴重。這應該是我擁有龍神之魂的關系……如果我龍神之魂全開的話,或許很有可能抵抗的住它的攝魂。起碼可以嘗試一下。”
  “愚蠢!!”茉莉恨恨的道:“你可知未完全綻放和完全形態的幽冥婆羅花有著何其巨大的差別?幽冥婆羅花完全綻開之后,攝魂的能力至少是現在的十倍!”
  “……”云澈頓時驚住:“十……十倍!?”
  “我從七年前的那一天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要你找到幽冥婆羅花,從未說過要你去采摘。因為它根本不是你這個位面的人所能碰觸的東西!”茉莉的聲音始終充斥著怒氣,云澈都能想象的到她嫩顏盈怒咬牙切齒恨不能一巴掌把他拍出十幾里的樣子。
  “你所想的,是不是如果最終無法成功,就以太古玄舟脫離出去?那你太天真了!承受了萬年以上黑暗氣息,而且是層面極其之高的黑暗氣息的的侵蝕,這里的空間法則早已扭曲!你的太古玄舟別說出去,就連在這個弒月魔窟范圍之內移動都幾乎不可能做到!”
  云澈:“……”
  “還有!我剛才也明明警告過你這里面隱藏著一個活著的東西!而且實力至少在君玄境六級!它能在這樣的黑暗環境下存活,極有可能是極惡之獸!也許,你還未能靠近幽冥婆羅花,就已經死在那只惡獸的爪下!即使想逃走都無處可逃!”
  “你這根本是將自己送入了墳墓!而且是個連我都無法救你出去的墳墓!”茉莉怒聲道。
  “嘿嘿。”云澈在這時,卻忽然笑了起來。
  “……你居然還能笑出來。”茉莉有些氣急的道。
  云澈微笑著道:“我只是忽然想到,有好多次,你都罵我為了女人連命都不顧。而我每次都會說,如果是為了你,我也愿意奮不顧命,但你從來都不相信,現在,有沒有相信一些了呢?”
  “你……”茉莉的聲音頓時卡住。
  “茉莉,你給予了我太多太多,而我,其實從來沒有真正為你做過什么。就連解除你的魔毒,也只是單純依賴天毒珠的存在,從未需要我付出過什么。而眼下,這株幽冥婆羅花很有可能是你重獲新生的唯一希望,相比之下,就算是這個希望再渺茫十倍,風險再大上十倍,我也會選擇留下來!”
  茉莉:“……”
  “更何況,我留下來也并非完全是魯莽,而是仔細的權衡過。事情,或許并沒有你想的那么悲觀。我體內的龍神之魂雖然已經成為我靈魂的一部分,但由于我魂力太低,連我自己,都根本感知不到它究竟強大到各種程度,而茉莉你,也一定不知道。若是我意志足夠堅韌,激發出更多龍神之魂的魂力,要靠近幽冥婆羅花也并非完全沒有希望!”
  “那個隱藏在黑暗中的東西就算是惡獸,但君玄境六級,我也并不是一定打不過。兩個月前的焚絕塵也差不多是這個實力,但還不是被我打敗,而且還是大勝!”云澈在黑暗中睜大眼睛,自信滿滿的道。
  “……”茉莉沉默了許久,才狠狠的說道:“白癡!你能打敗焚絕塵,完全是因為紅兒!你還真的以為如今的你能戰勝六級帝君了嗎!”
  “因為……紅兒?”云澈一愣。
  “算了。”茉莉幽幽吐了口氣:“事已至此,再罵你一萬次都沒用了。那只惡獸存活于這種環境之中,必然是個黑暗系的惡獸,也會和焚絕塵一樣受到紅兒的克制。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能會有一戰之力……但也只是可能!眼下,你首先要做的,是讓自己在這個環境下活下來并維持足夠強盛的狀態!”
  茉莉的音調依然嚴厲,但語氣,已在她自己不知不覺間軟了下來。雖然在她的眼里,云澈強行留在弒月魔窟等幽冥婆羅花綻放的行為極其的魯莽愚蠢,等同自掘墳墓,但這一次,卻完全是為了她……完完全全的。
  而且,這個生命中她相處最久,也最為了解的男子,自始至終不都是這樣的性情么……
  “在這里,你有沒有覺得胸口發悶,大腦昏沉,呼吸困難?”茉莉用肯定的語氣詢問道。
  云澈點頭:“是。而且這種感覺要比剛剛進入時強烈了很多。黑暗力量可以噬命噬魂,這種感覺應該算是正常吧。”
  “哼!你現在還能保持足夠的狀態和意志,是因為你的生命力遠遠勝過常人。若換成一個普通的王玄玄者,百息之后,早已全身無力,意識游離。但縱然是你的生命力,在這里也根本無法支撐太久,不出一個時辰,你就會……”茉莉的聲音忽然一頓,隨之語氣微轉,淡淡的道:“看來并不需要我提醒你。你敢留下來,應該已經想到了。”
  “那是當然。”云澈一挺胸脯:“世界一切力量的根源,都是天地之氣,黑暗力量自然也是。不要說死亡之海的火元素,大道浮屠訣連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都能吸納轉化為我自身的元氣,沒有理由無法吸納這里的黑暗力量!越是濃郁、極致的元素環境,大道浮屠訣吸納轉化的天氣元氣就會越為強盛,一定可以抵消,甚至有可能超過這里黑暗氣息對我生命力的侵蝕。”
  云澈動了動眉頭,忽然問道:“這里的黑暗氣息,層面真的高到超過你的層面?你說過它會對你的魂體造成無法抵御的殘噬,那為什么我卻并沒有覺得有多可怕?至少要比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要弱得多!在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里,我只要精神稍稍松懈幾息,就會十死無生。但在這里,我就算不運轉大道浮屠訣,也能支撐上很久。”
  “哼,我不是說了么,層面極高,但強度極弱。這里的黑暗氣息,就好比一個玄力耗盡,生命枯竭,處在瀕死邊緣的帝君所釋放的氣息,雖然依舊是帝君層面,但卻孱弱的連一個真玄境的玄者都無法殺死。”茉莉的聲音忽然沉重了起來:“其實最讓我在意的是,這種黑暗氣息分明是處在活躍狀態,而并非是恒久沉寂。”
  “……什么意思?”云澈疑問道。
  “就是說,這些黑暗氣息,分明是從某個地方源源不斷的生出,而在這個絕對封閉的環境下,它無法逸散出去,但整整萬年,卻依舊如此稀薄……很有可能,是某個隱藏在這里的可怕東西一直在的釋放著極高層面的黑暗力量,而另有一個東西,在源源不斷的吸收這些黑暗力量!從而讓這里縱然被封閉萬年,黑暗力量依然無比稀薄,并且毫無沉寂的狀態!”
  “否則,以這些黑暗力量的層面,濃郁到一定程度,根本不是至尊海殿的結界所能封鎖!”
  茉莉的話讓云澈猛的一怔,隨之低聲道:“難道……是那個隱藏在暗中的黑暗玄獸?”
  “相比于區區一個帝君層面的黑暗玄獸,我更想知道釋放這些黑暗力量的究竟是什么!”茉莉沉聲道:“既然已經被封鎖在了這里,那就好好看一看這里面究竟隱藏著什么玄機!”
  “單憑這些層面高到異常的黑暗氣息,這里面真正隱藏的東西,要遠遠比至尊海殿所知道的都要恐怖復雜的多!”
  茉莉的話,讓云澈感覺到整個弒月魔窟的氣氛都發生了陡然的變化。
  層面超越茉莉,讓茉莉以“恐怖”相稱的東西……究竟會是什么!?
  不過這些,對他而言反而是次要。他首先要做的,是在這里活下去,之后……便是傾盡全力,不惜一切手段去得到近在咫尺的幽冥婆羅花。
  黑暗之中,云澈坐下身來,靜心凝魂,大道浮屠訣緩慢運轉,之后又持續加快。逐漸的,五十四玄關,還有全身毛孔全部張開,一縷縷至精至純的天地之氣如清涼的溪流一般涌入他的體內,化作他的力量和生命元氣。
  云澈的頭頂,一尊淡金色的小塔朦朧映現,緩慢旋轉。
  在這個被黑暗力量充斥的世界,他的生命力、玄力在被快速的剝奪,靈魂也時刻承受著侵襲。但同時,大道浮屠訣卻也從黑暗力量中攫取著遠比平時濃郁的天地之氣來快速恢復他的生命力與玄力……逐漸的,隨著金色小塔的無聲旋轉,侵蝕與恢復,竟輕而易舉的達到了微妙的平衡。
  云澈睜開了眼睛……一切,比他預想的還要順利。
  如此,在這個知道的人都會談之色變的弒月魔窟中,他至少可以做到長久的存活。
  站起身來,云澈手臂一招,一聲炸響,暴躁的金烏火焰在他的掌心燃燒了起來。金烏炎光竭力穿透濃郁無比的黑暗,堪堪照耀了十步左右的距離。
  抬起腳步,云澈緩緩的向弒月魔窟的深處走去。依茉莉剛才所言,如果這里的黑暗氣息沒有被某個存在吸收,而且持續囤積的話,完全可以毀掉……而且是輕易毀掉至尊海殿號稱全大陸最強的封鎖結界。但結界存在整整萬年,從未有任何異狀……
  難道,是因為在里面的那個東西……刻意保持這種被封鎖的狀態!?
  想到這里,云澈頓時感覺到一股輕微的不寒而栗。
  弒月魔窟之中,連茉莉的靈覺都被極大限制,更不要說云澈。他一直在靠近深處,但除了無盡的黑暗,始終感知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若不是茉莉的提醒,他根本連一直隱藏在暗中的“活物”都不知道。
  弒月魔窟的入口處相對狹窄,越是向里,反而越是寬大。過了中段,便已感知不到高度和寬度。臨近魔窟的深處,金烏炎所能耀亮的范圍已是急劇縮短。而這時,眼前,再度出現了那么妖異到極點的紫色光芒。
  幽冥婆羅花的幽冥紫光!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