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2)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2)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2)     

逆天邪神783 婆羅綻放

“哈……哈……哈…………”
  弒月魔君終于變身完成,連他自己也沒想到,曾經瞬息便可完成的變身,如今竟耗費了如此之長的時間。變身之后的弒月魔君氣息暴漲,環繞周身的黑暗魔息濃重了整整一倍。但他的面孔上卻沒有露出絕對力量之下的得意或張狂,反而與愈加猙獰的憤怒……還有仇恨。
  因為他不是百萬年前的弒月魔君!這一次的變身,會讓他命源完全恢復的時間延后至少一千年!!
  但他已經清晰的感覺到……如果不這么做,他今天真的有可能就此死在云澈的手上!
  “現在的本王要殺你,只需要十息!!”
  “死吧!!”
  變身狀態讓弒月魔君力量激增,但巨大的負荷讓他幾乎有一種隨時可能粉身碎骨的感覺。他不再耽擱一瞬,在怒嚎聲中騰空而起,直沖云澈而來,速度快到了讓云澈大吃一驚。
  弒月魔君變身之后,速度竟然也是暴增!云澈瞬間便判斷出,弒月魔君如今的速度,已是超出了他幻光雷極下的極限速度!也就是說,縱然這里不是弒月魔窟,而是無盡空曠的區域,他也別想靠速度逃遁來避其鋒芒!
  魔氣洶涌,陰風呼嘯,隨著弒月魔君的馳空,飛沙碎石被全部卷起,恐怖絕倫的風壓,竟是在堅韌至極的地面上犁出一條極深的溝壑!
  兩只包裹著黑光,比先前大了一倍,狀若龍爪的黑暗魔爪直砸向云澈的天靈……尚在百丈之外,便已讓云澈全身一僵,腳下土地快速下陷。
  云澈目光冷凝,暗吸一口氣,星神碎影瞬間閃離。
  轟
  弒月魔君雙爪猛烈轟擊在地面之上,霎時,周圍數十丈距離的石壁全部崩裂。瞬身閃開的云澈也被澎湃如滄海咆哮的黑暗氣浪撞擊在胸口,悶哼一聲,一個后仰倒翻而去。
  “死!!”
  弒月魔君一擊擊空,卻是瞬間鎖定云澈的所在,身體彈射而起,巨大的黑暗陰影將云澈完全的籠罩。
  云澈在半空快速回身,全身玄氣運轉,背后鳳凰、金烏的虛影同時顯現,左臂之上也耀起了一抹異樣的青色光芒,閃耀著朱紅光芒的巨劍帶著來自金烏與鳳凰的神炎橫空劈下。
  這是云澈面對變身后力量暴漲的弒月魔君,依然毫無花俏的正面碰撞!
  轟隆!!
  黑暗與火焰瞬間交織成災難的海洋,將弒月魔窟中的一切都無情的吞沒。
  災難海洋中的弒月魔君口中嘶吼,長發混亂飛舞,他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受到了阻滯,頓時仰頭大笑……但他的大笑聲只持續了一瞬便忽然停止。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竟然沒有如他所想的那般瞬間沖破脆弱的阻滯將云澈完全的吞沒吞噬,反而在云澈身前三丈的距離被牢牢的遏住,再也無法前進。
  “什……什么!?”弒月魔君眼瞳放大。他感覺到云澈的氣息并沒有什么變化,但他的身側,卻忽然出現了另外一道氣息!那一道氣息的強度大致只有云澈的一半,卻和他一起,硬生生的將他的力量抗下!
  弒月魔君暴怒,布滿骨甲,本就粗壯到駭人的雙臂再度鼓脹,雙爪如暴雨驟雨般連續轟出,恐怖的黑暗魔力如海嘯沸騰,拼命的轟向無處可避,更無處可逃的云澈。
  “喝!!”
  云澈爆喝一聲,劫天誅魔劍也全力轟出,每一劍,都帶起足以毀天滅地的玄力風暴,他的身側,化成重劍形態的玄罡也隨著劫天誅魔劍共同飛舞,兩股重劍風暴交匯在一起,鑄成一片霸道強橫到極點的“重劍領域”,將弒月魔君暴走后的黑暗魔息生生的抵在“領域”之外。
  “這……這不可能!!”
  弒月魔窟的頭皮在發麻,瞳孔更是持續的放大著。云澈之前能與他抗衡,已是無數倍的超出了他的預期,更是逼的他不得不承受巨大代價將自己變身為戰斗形態,他本以為自己力量全開之后,將完全碾壓云澈,隨心掌控他的生死,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變身之后的力量,竟然會被他完全抵擋下來!!
  他的力量在瘋狂釋放,每一次都傾盡全力,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但連續數千次的轟擊,全部被云澈轟開!!
  “啊!!!”
  弒月魔君飛揚的頭發全部豎起,胸前的血月印記陡然釋放出讓人驚恐的赤黑光芒,身上的每一道魔紋,也都閃爍起了讓人驚悚的血光。
  所有的黑暗魔息在剎那間靜止,世界,出現了一瞬間的絕對失聲,仿佛時間忽然靜止了一般。隨之,弒月魔君身上發出一聲仿佛來自煉獄的咆哮,弒月魔窟中所有的黑暗氣息瘋狂翻騰,化成一頭來自九幽深淵的巨大魔神,將渺小不堪的云澈吞沒在了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
  “永夜沉淪!!”
  無盡的黑暗從四面八方猛然壓來,吞噬著光芒,吞噬著空間,甚至吞噬著他的重劍風暴,或許下一瞬,便會將他和玄罡都完全吞噬。
  云澈毫無驚懼之色,目光一片陰寒,身上本就燃到極限的火焰硬生生再度升騰一分。手中重劍與玄罡化作的重劍同時舉起,釋放出兩股浩瀚蒼莽到足以讓天地失色的氣息。
  “滅天絕地!!”
  轟!!!!
  可怕的巨響,吞沒了這個小世界所有的聲音。
  恐怖的能量爆炸瘋狂蔓延,天地在震顫,就連空間都在這恐怖的力量之下瑟縮恐懼,發出聲聲崩塌前的悲鳴。
  隨之,千丈虛空,盡數崩塌!在這樣的力量面前,空間,竟脆弱的如薄紙一般。
  幾十個大大小小的黑洞在那一剎那閃現,又瞬間消失。
  在能量爆炸的中心,云澈和弒月魔君自然承受到了巨大的轟擊與反震。
  兩人已分開百丈之遙。若不是這里堅韌到極致的黑暗石壁所阻,他們或許都已被沖擊到數十里之外。
  云澈扶著石壁緩慢的站起,站起的同時,那道黑暗石壁也轟然崩塌。
  劫天劍上淋下道道血流。剛才那恐怖無比的力量,絕大多數由他的雙臂承擔,他握劍的雙手虎口盡裂,雙臂血肉外翻,臂骨至少被震開十幾道裂痕。只是他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疼痛……過于劇烈的麻木,讓他的雙臂幾乎完全失去了知覺,全是憑借意志和執念,將百萬斤的劫天劍依然牢牢抓握在手中。
  玄罡也已消失,被剛才的力量直接轟散但玄罡是血脈之力,就算被轟散一萬次,也可以隨時再重新釋放。
  弒月魔君的傷勢看上去要比他輕很多,除了先前被云澈打斷的胸骨,只有右臂上的骨刺崩斷,血流如注。
  但這只是表象,實則,他的狀況要比云澈慘的多。
  云澈釋放玄罡,只會增加玄力消耗。
  而他變身狀態下,不但消耗倍增,身體還要承受巨大的負荷!方才又是持續在這超負荷狀態下拼命釋放全力,后果可想而知。
  如果云澈靠近一些,就會看到他身體表面的鱗甲和骨甲之上,赫然布滿了一道道微小的裂痕。
  弒月魔君癱倒在地,全身酥軟,半天都沒有站起來,兩只黑暗的瞳孔更是劇烈瑟縮,如處噩夢之中。
  “弒月魔君……這就已經……是你的……極限了嗎!!”
  云澈拖著劫天劍,一步步走向弒月魔君。他的聲音變得有些嘶啞,腳步也格外沉重,呼吸更是粗重無比。之前無論玄罡,還是“天絕地”,都對他造成了極大的消耗,再加上雙臂震傷,內腑重創,他此刻的狀態已是奇差無比。
  但他感覺的出,弒月魔君還要差于他!至少,他雖然依舊保持著變身狀態,但氣息,卻下降到比他還要弱上一分。
  就算身上的傷再重十倍,他也不會去浪費時間顧忌……絕不能給弒月魔哪怕一息的喘息之機。
  “你……你不是……人類!!”弒月魔君支撐著站起,他全力的凝聚魔息,但魔軀卻仿佛變成了一個漏水的木桶,任憑他如此凝聚,卻始終無法壓過云澈的氣息。
  如今,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云澈會是一個人類……以人類脆弱卑微的身軀,怎么可能擁有雄厚到超越他的生命力和耐力!
  “讓你失望了!我就是在天玄大陸土生土長的人類!!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也是你蔑視人類的下場!”
  雙臂的直覺開始恢復,劇痛代替了麻木,云澈喘著粗氣,將劫天劍抓的越來越緊。
  “喋嗚嗚嗚嗚……嘻哈哈哈哈……嗷嗚嗷嗚嗚嗚……”
  就在這時,一個陰森恐怖到極點的聲音從弒月魔君后方的洞窟深處傳來,時哭時笑,似哭似笑,僅僅聽在耳中,便讓人全身冰寒,一股驚懼在全身凝聚。
  云澈的腳步下意識的停止。這是來自幽冥婆羅花的聲音。但他記得,在和紫極他們一起進入弒月魔窟,聽到的幽冥婆羅花鬼哭之音時,距離幽冥婆羅花的所在大致在四五十丈左右。而之后暫時離開,或是和弒月魔君死戰時,一旦超出這個距離,便不會再聽到這個聲音。
  但現在,他所站的位置,距離幽冥婆羅花的所在大致有三里之距,這個鬼哭之音卻是聽的清清楚楚,如在耳際!而且比之先前聽到的更加陰森懾魂,聞之心怵。
  弒月魔君的臉上,卻在這時忽然露出了狂喜之態。
  “天助本王……哈……哈哈哈哈哈!!”
  弒月魔君發出一聲近乎瘋癲的狂笑,瘋狂運轉身上所有殘余的力量,任由全身傷口崩裂,猛然卷起一股黑暗氣浪向弒月魔窟深處沖去。
  云澈微怔,隨之臉色一變,難道……
  “馬上攔住他!!”茉莉忽然一聲大叫:“一定是幽冥婆羅花完全開放了!幽冥婆羅花中蘊藏巨大的陰冥之力,若被他吃下,不但能修復他的魂源,還會讓他的力量和傷勢在短時間迅速恢復!”
  砰!!
  云澈全身玄氣爆發,雙臂的傷口全部崩裂,鮮血噴灑,劫天劍也被他瞬間收回,整個人化作一道落地雷光,直追弒月魔君而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