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786 劫天誅魔

火焰依然在燃燒,但火勢已是小了很多。魔窟的顫抖和風暴的肆虐已經完全停止了。云澈癱倒在地上,完全染血的身體在輕微的抽搐著,喉嚨之中,也偶爾發出干澀的呻吟……證明著他沒有死,且還存留著些許的意識。
  “云澈,不要試圖站起來,馬上凝心運轉大道浮屠訣!”茉莉迅速說道。
  茉莉的聲音讓云澈身體的顫抖緩和了起來,他不再試圖掙扎,閉上眼睛,開始全力運轉大道浮屠訣。他能模糊的看到自己全身是血,但卻感覺不到一丁點的疼痛……整個身軀,仿佛都已不屬于自己。
  魔窟的盡頭,云澈右側幾十步的位置,幾簇火苗在不緊不慢的燃燒著。而燃燒的載體,赫然是弒月魔君的魔軀。
  弒月魔君的左臂、雙腿都已離體,碎成數段,軀體上只剩一只還勉強算得上完好的右臂。而他的整個軀體已是碎裂不堪,就如一堆被幾百只腳踐踏過的爛泥般攤在那里。而就連這僅剩的“爛泥”,也在被金烏炎一點點的焚燒、吞噬著。
  “……本王……竟……然……”
  右臂上的手指在抖動,弒月魔君已經無法轉動的頭顱上,發出如砂紙般嘶啞模糊的聲音。
  這個聲音讓云澈的身體微動,隨之開始了劇烈的掙扎。茉莉低聲道:“你放心,他已經被你砸成了十幾斷,現在還能說話,只是吊著最后的一點魔息而已。馬上就會死的不能再死了。”
  “……”云澈微微的睜開眼睛,面孔稍稍的放松了下去,嘴角露出一絲極輕的笑,無比艱難的說道:“茉莉……謝謝你,否則……”
  “哼!否則你現在一定死的比他還要慘!”茉莉沒好氣的道。不過這一次,她并沒有訓斥云澈強開“轟天”境關。因為這是唯一的選擇,唯一的希望……而最終,命運再次站在了云澈的這一邊。
  云澈雖然傷勢極其之重,換在其他玄者身上,早已死上百次。但對于云澈而言,不但死不了,還能在相當之短的時間內痊愈。
  “弒月魔君,你還有什么遺言嗎!”茉莉冷冷的說道。
  “咳……”弒月魔君痛苦絕望的呻吟:“邪神……百萬年……的封印……都沒能殺了本王……本王卻……竟然……死在一個……卑賤的人類……手上……”
  “哼!邪神百萬年的封印雖然沒能徹底殺了你,但你最終,還是死在了邪神之力上!看來你再怎么掙扎,哪怕掙扎一百萬年,也逃不開死在邪神手上這個命數!”
  茉莉的聲音冰冷中透著沉重。弒月魔君將死,她在大舒一口氣,心中依然一片無法在短時間內釋散的低沉……如果不是為了尋找幽冥婆羅花而進入這里,如果不是云澈發揮他愛作死的特性強行留下,就不會知道這里居然隱藏著一個遠古之魔。
  她無法想象弒月魔君繼續隱藏在這里,直到有一天完全恢復成當年的魔時,會是怎樣一番可怕的景象。
  云澈的搏命一擊,殺了弒月魔君,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命,也為了幽冥婆羅花。但他殺的,是一個魔!這個世間,或許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他扼滅了一場將來會禍及無數星球星界的巨大劫難。
  “邪……神……”弒月魔君一聲低念,然后忽然嘶啞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們……真的以為……邪神……是……神嗎……”
  “怎么?邪神不是神,難道還是人,或者魔么!”茉莉一聲冷笑:“你現在已經死到臨頭,好歹活了幾百幾千萬年,死前遺言就是一堆可笑的廢話嗎?”
  “嘿……嘿嘿……”弒月魔君依然在笑,只是笑的有些詭異起來。這時,他那只僅剩的右臂緩緩的,顫巍巍的抬了起來,殘缺的魔爪,也一點點的張開,甚至,釋放出了一朵微弱的黑光。
  “……!”茉莉心中猛的一緊……難道,他還有留有余力!?
  不過馬上,她又放下心來。云澈雖然現在傷勢極重,且毫無抵抗之力,但有龍神血脈和大道浮屠的雙重守護,就算弒月魔君最后還能釋放出一道魔息,也不可能要了他的命。
  最多不過是在他極重的傷勢上再加一道輕傷而已。
  弒月魔君纏繞著黑光的魔爪之中,緩緩浮現出一枚龍眼大小,遍體漆黑的圓珠。他的魔爪開始顫抖,口中發出怨恨沙啞的聲音:“卑賤的人類……又繼承邪神的力量……本王……縱然祭出……魔珠……也要讓你……萬劫……不復!!”
  顫抖的手臂凝聚起整個殘軀剩余的所有力量,甩向了前方……漆黑的魔珠在黑暗中飛落,碰觸在了云澈的身上,然后就這么直接沒入了云澈的軀體之中。
  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茉莉心中一驚,沉聲道:“那是什么!你丟過來的是什么東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弒月魔君狂笑了起來,笑的無比沙啞、痛苦、悲哀……還有著扭曲的快意。
  “呃啊!!”
  云澈在這時忽然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滿是鮮血的身上逐漸蒙上了一層微弱的黑芒……而這道光芒所釋放的氣息,赫然是黑暗魔氣!
  “!!”茉莉顧不得風險,魂體迅速離開天毒珠,再次進入到云澈的軀體之中,神識死死的鎖定了那枚進入云澈身體的漆黑圓珠,驚然發現它竟進入到了云澈的玄脈之中,并釋放出一層層暗黑色的光芒,將整個玄脈都耀的昏黑一片。
  茉莉迅速伸出手掌,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將其泯滅……但手指點出的那一剎那,她心魂猛的一顫,臉上更是驚然失色。
  這個黑暗圓珠所釋放的黑暗魔息并不強,甚至可以說很是微弱,連如今狀態的云澈都無法短時間內殺死。但是,這股魔息的層面,卻是高的可怕!
  遠遠的超出了她認知的范疇!
  忽然間,茉莉想起弒月魔君祭出這枚黑珠時提到的“魔珠”二字……
  難道,這竟是弒月魔君的魔源珠!?
  記載之中,承載著遠古之魔命源、魂源和黑暗之源的魔源珠!?
  魔之層面的東西!!
  茉莉的小手微微顫動……不行!!如果這真的是記載中的魔源珠,就算力量微弱,也根本不是我能毀滅的!而且它現在竟然強行融合到了云澈的邪神玄脈之中……就算能強行毀掉,也極有可能重創玄脈!
  怎么回事!?那可是邪神的玄脈,為什么會這么輕易被一枚魔源珠融入?難道是因為魔源珠層面太高,而云澈的玄力層面又太低,導致玄脈根本無法抗拒嗎?
  茉莉的臉色不斷變幻、掙扎,最后,她再次伸出手掌,一道猩紅色的玄力涌起,然后被她減弱、再減弱……一連減弱了十幾次后,才終于將它推向云澈的玄脈,然后小心翼翼的包裹向那枚漆黑的圓珠中。
  頓時,漆黑的光芒被猩紅的光芒所遮蔽、覆蓋,本就微弱的魔息也完全消失無蹤……被茉莉的力量徹底封鎖。
  茉莉放下手臂,迅速返回了天毒珠之中……將這枚極有可能是魔源珠的東西封鎖,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但為了不傷及云澈玄脈,她不敢動用太強的力量,所以那道封鎖,也并不能持續太久。所以今后,她必須要每隔一段時間重新封鎖一次。
  “弒月魔君……”云澈感覺到了玄脈和身體的劇烈變化,咬牙嘶啞著吼道:“你對我……做了什么!”
  “本王……送了你一件……讓你……求生不得……求生不能……的……大禮……哈……哈哈……咳……”一股黑血,從弒月魔君的口中噴涌而出,將他最后的生命之息又帶走了大半。
  “你……”云澈牙齒緊咬,卻是無法站起身來。
  “不用擔心,我已經把它封鎖了。”茉莉冷冷的說道。雖然說著“不用擔心”,但她心里格外沉重,因為這枚魔源珠已經融合到了邪神玄脈之中,說不定……會有哪一天產生無法預知的變異或異變!
  魔之層面的東西,就算是茉莉,也根本無法控制和預知。
  “嘿……”弒月魔君的身體已是一動不能動,聲音更是虛弱的蚊蟲嗡鳴:“你們……這些……愚蠢……卑賤的人類……真的以為我魔族……覆滅了……嗎……”
  “那個……被……放逐…………總有……一……天…………”
  弒月魔君瞳孔中最后的一絲暗光完全消失。
  這個永夜魔族的王,逃脫了遠古時代神魔劫難,脫離了邪神百萬年封印的魔,就此亡命在一個人類的手上,永遠消逝在了暗無天日的弒月魔窟之中。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