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792 神秘黑玉

天毒珠的世界,茉莉冷著臉龐,背對他站在那里。身邊的小床上,吃飽了的紅兒正在呼呼大睡。
  而一抹幽紫的光芒在這碧綠色的世界里顯得格外惹眼。
  四枚幽冥花瓣完好無損,正被一團薄薄的綠光光芒包裹其中,安靜的漂浮在那里。即使如此,紫色的光芒依然完整的耀出,但并沒有帶給云澈絲毫的靈魂觸動。
  “看來,它的離魂之力被天毒珠封鎖住了。”云澈放心的靠近。
  “哼,和天毒珠有何關系!幽冥婆羅花一旦被采下,幽冥之力就會自我封閉,不會再溢出。”茉莉轉過身來,但別開臉頰,不去看他。
  “嗯?”云澈卻是盯向了茉莉的小臉,滿臉驚疑的道:“茉莉,你的眼睛好像有一點點奇怪,怎么感覺……像是哭過?”
  “胡……胡說!”茉莉的反應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貓:“我會哭?簡直笑話!”
  “……”茉莉明顯不同尋常的反應讓云澈的眼神滿是狐疑,他把目光重新轉回到幽冥花瓣上,認真說道:“兩枚君玄獸的玄丹,超過七十斤的紫脈神晶,現在又有了幽冥婆羅花……茉莉,你所需要的東西已經全部到齊,這樣一來,你就可以直接開始重塑身體了么?還是依然需要其他的什么條件?比如環境、某種外力……”
  “不用!這些東西聚齊,已經可以直接開始!”茉莉搖頭,然后深深的看了云澈一眼,沒好氣的道:“你能取到這四枚幽冥花瓣,的確遠遠超出我的預料,但同樣的事,以后絕對不許再……算了,反正我說了你也不會聽的!”
  “我現在便開始重塑身體!”茉莉的眸光變得凝實起來:“我現在無法到外面去,而天毒珠之中可容魂體,卻不能容活物,若是在這里進行,會有發生某種異變的風險。所以,最好的選擇,也可以說是唯一的選擇,就是太古玄舟。”
  “我也是這么想的。”云澈馬上點頭。
  “我重獲身體之后,弒月魔窟的魔氣就完全傷害不到我。至于那個封鎖屏障……”茉莉面露輕蔑:“我隨手就可以撕開。”
  她側過眼眸:“你先前不顧結界封鎖強行留下來,所想的就是我重塑身體之后可以輕松撕開結界吧?”
  “沒錯。”云澈凝視著幽冥花瓣,手點下巴,似乎在思索著什么:“不過在這之前……對了茉莉,你重塑身體的話,整個過程大概要多長時間?”
  茉莉沉眸微思,回答道:“我雖然知道方法,但從未嘗試過。但按照記載,再結合我的力量強度,時間應該不會太久。大概在十幾個時辰左右,或許會長,也或許會短,但應該不會偏差太多。”
  “原來如此。”這個時間,比云澈預想的要短上很多。的確,茉莉那個層次的東西,根本不是他的認知所能理解和衡量的。
  默默的算了一番自己在弒月魔窟中停留的時間,他忽然說道:“茉莉,你的魂體狀態無法遠離我太長的時間。那如果是在太古玄舟之中呢?它畢竟也可以被我收在體內。”
  茉莉瞬間明白了云澈的意思,斷然搖頭:“當然不行!太古玄舟自成一世界。若我在太古玄舟之中,而你未在,那就算太古玄舟被你收在體內,也依然相當于兩個世界之隔!時間稍久,未等我重塑身體,便已魂飛魄散。”
  “難道說,你等不及我重塑身體,想要早點離開弒月魔窟?”
  “算是吧。”云澈點頭道:“我在這里已經停留了三天。如果時間測算上沒有太大偏差的話,再有大概六七個時辰,便是魔劍大會召開之時。如果我能現在出去,就可以趕得上魔劍大會。”
  “未塑身體,我無法現身弒月魔窟!你又怎么出去?”話剛說完,茉莉便想到了什么:“難道你是要……”
  “至少,我可以嘗試一下!”云澈摩擦雙手,神情頗為期待:“若能成功自然最好,沒有成功的話也并無太大所謂。我來至尊海殿最主要的目的已經達成,魔劍大會對我而言又不是非要參加不可。”
  云澈的意識離開天毒珠,睜開眼睛,燃起金烏炎,借著炙熱的火光向外緩步走去。
  砰。
  一聲響動忽然從后方傳來,似是石子之類掉落的聲音。聲音很輕微,但在這個無比安靜的黑暗世界卻是清晰無比,讓云澈瞬間停住了腳步,本是完全放松的神經如觸電般繃起。
  砰……砰……砰砰砰……
  硬物落地的聲音持續響起,并越來越快,就在云澈轉過身時,一聲巨大的震響聲猛然響起。
  砰!!
  “不用緊張,”茉莉淡淡的說道:“是最深處的那道石壁倒塌了。你之前轟滅弒月魔君時,一大半的力量都轟在了那堵石壁上,雖然當時沒有崩塌,但已經裂開了很多裂痕,倒是沒想到居然在這個時候倒塌了。”
  “原來如此。”云澈暗松一口氣。
  “去看看!”茉莉忽然道:“那是弒月魔窟最深處的石壁,卻如此塌陷……很有可能,石壁后方另有洞天!”
  云澈依言向前,腳步格外小心緩慢,同時讓金烏炎燃燒的更加劇烈,視野范圍也稍稍放大。
  嚓!
  一聲輕響,他腳下踩踏到了一堆松散帶硬的東西,云澈迅速定神看向腳下,發現自己踩到的赫然是一蓬黑灰。
  弒月魔君被金烏炎焚燒的尸體!
  只不過一部分化灰,還有一部分縱然是金烏炎都無法焚成灰燼,如磐石般堅硬。
  云澈不再理會,繼續向前,很快,火光之中出現了一地漆黑的碎石。
  云澈手臂一甩,直接將手中的金烏炎擲向了前方。火焰落地,綻開更大的火光,也耀出了前方的全貌……那堵本是弒月魔窟盡頭的漆黑石壁倒塌了大半,碎石遍地。
  而塌陷之處,呈現的是一個如深淵般的黑洞!
  他擲出去的金烏炎就在塌陷處的邊緣,將整個“黑洞”的輪廓照耀的格外清晰,但黑洞之內,卻是一片可怕的漆黑,看不到一點一抹,一絲一毫。金烏炎光近在咫尺,卻是無法照耀進去一分。
  仿佛最強烈的光芒碰觸到石壁之后的世界,都會被瞬間吞噬。
  “那是……那后面,好像真的有另外的空間!”云澈低聲道,然后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他忽然想到,自己能在極限狀態下將這堵墻壁一劍轟開,而以弒月魔君的實力……或許時間要久一點,但一定有將它轟開的能力。
  但被自己轟開之前,這堵石壁分明是完好無損。
  難道整整萬年,弒月魔君都沒有發現石壁之后另有世界?
  還是……他知道,但因為某種原因而沒有將它轟開?
  又或者……這堵石壁本就是弒月魔君搭鑄的!?
  巨大的疑問和好奇心在云澈心間生出,他又在手間燃起一簇金烏炎,然后抬步向前,想要靠近到那個“黑洞”,去查探石壁之后會是怎樣的世界。
  但他踏出的腳步還未落地,茉莉忽然一聲驚喊:“不要靠近!馬上后退!!”
  云澈全身一僵,迅速折身后退,一連退了好幾步。
  “茉莉,怎么了?里面難道有什么危險?”云澈謹慎的問道。
  “何止是危險!”茉莉的聲音無比沉重:“我終于知道這里的黑暗魔氣是從哪里來的了!”
  “……就是從那里面來的?”云澈的眉頭也沉了下來。
  “沒錯!就在那堵石壁之后!能釋放出這么高層次的黑暗氣息,里面隱藏的東西必定無比可怕!”茉莉的聲音越來越低沉,不知是否是錯覺,云澈感覺到茉莉此時的音調竟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而且,我剛才把神識探入其中時……”
  茉莉聲音頓住,過了好一會兒才幽幽吐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我無法形容那是一種什么感覺,總之,馬上遠離,千萬千萬不要再靠近!”
  云澈應了一聲,繼續退步,只是這次連后退的腳步都輕緩了許多,唯恐驚擾到了石壁后方那個未知的恐怖存在。
  他為了幽冥婆羅花可以數度拼命,但絕不代表他會無腦到為了并無所謂的好奇而冒險!
  一連退了七八步,云澈轉過身來……但剛轉了一半,一抹輕微的反光晃過他的眼角。
  嗯?光!?
  這里怎么會有反光?
  云澈猶豫了一下,忽然快步向前。
  “你要做什么!?”茉莉大吃一驚,以為他要強行闖入石壁后面的世界。
  在那抹反光出現的大致位置,云澈停下了腳步,然后緩緩蹲下身來。
  眼前是一堆弒月魔君被焚燒后留下的灰堆,這是這個灰堆因他無意間的踩踏而散開。散開的灰堆之下,露出一抹異常的漆黑色,并在金烏炎的照耀下反射著足夠強烈的明光。
  云澈伸出手來,抓向那個反光的東西,將它從灰堆中直接拿了出來。
  這是一枚正圓形的黑玉,手心大小,入手冰冷沉重,通體漆黑無暇,光滑至極,且正反完全相同,上面沒有任何的印記或紋路。
  “那是什么東西?”茉莉驚疑著問道。
  “不知道,我正想問你呢。”云澈反復看著,卻找不到任何奇異之處。而茉莉的話表明連她都全然不知道這是什么。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定是屬于弒月魔君的東西。弒月魔君在這里沉寂萬年,都沒有將它丟棄,而且顯然一直將它帶在身上……那么,它絕不可能僅僅只是一塊普通的黑玉!!
  連弒月魔君的皮肉都在金烏炎下被焚成焦灰,而它卻完好無損,單憑此點,就足以證明它絕非尋常之物。
  只是,它沒有紋路,沒有文字,連半點力量氣息都沒有!單從氣息判斷,它貌似只是一塊最普通的玉,連低等的玄玉都不如。
  “茉莉,你有沒有發現它有什么特別之處?”云澈將黑玉更加靠近自己的眼睛,努力想要發現什么。
  “……你把玄力注入其中試試。”茉莉說道。
  “好!”
  云澈稍稍提氣,將一股玄氣輕緩的注入黑玉之中。但馬上,他的臉上露出深深的驚異之色,隨之手掌一翻,將一股更強的玄力注入……而臉上也再添一分驚訝。
  “怎么回事?”他的表情讓茉莉眉頭一凝,馬上問道。
  “消失了!?”云澈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他注入這塊黑玉的兩道玄氣就如泥牛入海,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反光黑玉,卻依然是毫無氣息!
  那兩道注入其中的玄氣就如被一個看不到深淵完全吞噬,永遠消失在了天地間。
  “消失?”茉莉的臉上露出了和云澈一樣的驚訝,她微微思索,低聲道:“它既然是來自弒月魔君,便極有可能是‘魔’那個層面的東西!其中的玄機根本不是尋常力量可以參透。”
  “先不要管它,暫且把它收起來吧,或許將來會有用。眼下,你還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從這里出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