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799 魔劍大會三

海神臺一片靜寂。四圣主齊臨,其聲勢可謂遮天覆地,威懾九州。
  海皇曲封憶舉頭望天,看向那輪緩緩印上黑痕的圓日,威嚴的道:“十三星連珠即將現世,吾等籌備數月,皆是為了這一刻,天下群雄齊聚我至尊海殿,也同為一瞻魔劍,共探魔劍之秘。若魔劍之秘能如吾等所愿盡皆揭開,必將是我天玄玄界的一件盛事。”
  海皇曲封憶目視皇極無欲:“此地雖為海殿,但魔劍大會卻非獨屬我海殿,還是天玄玄道之盛會。皇極兄,我們四人中你輩分最高,聲威最重,這場魔劍大會,由你來主持最為合適。”
  “呵呵,”皇極無欲淡淡而笑:“魔劍是由軒轅劍主所得,也自然知之最深,由軒轅劍主主持此盛會,自當更為適宜。”
  “好!”軒轅問天毫不推辭,大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我軒轅問天便恭敬不如從命。”
  聲音落下,軒轅問天右掌抬起,一道蒼白劍芒從掌心飛射而出,直指蒼天。
  只一瞬間,劍芒已是長至百丈,化作軒轅問天手中的一把百丈玄劍,然后在他的一聲輕喝中,向下方的海神臺驟然斬下。
  錚!!
  籠罩海神臺的巨大光幕被玄劍一劍劈開,霎時,光幕如被斬碎的堅冰,化作無數的碎片飛散而去,轉眼便消失在虛空之中,露出了被遮蔽許久的海神臺。
  眾人的目光落在海神臺上。隨著光幕的消失,海神臺的全貌也完整的顯現。
  足有數里之寬的海神臺,此時赫然嵌印著一個巨大的圓形玄陣。玄陣所釋放的玄光并不強烈,時而明亮,時而暗下,交替的頻率也是格外之低,其邊緣直接蔓延至海神臺的邊緣,將整個海神臺都籠罩其中。
  玄陣的正中,亦是海神臺的正中,一把漆黑的劍正豎直漂浮在那里,劍身漆黑如墨,劍長六尺半,寬至一尺,劍柄呈方形,靠近劍柄的半截劍身上,有著兩瓣不規則刻印,細看之下,那分明是一彎被斷成兩半的血色殘月!
  除此之外,整把劍毫無劍息,也沒有任何的力量光芒,給人的感覺死氣沉沉。
  “那就是……傳說中天罪神劍?”夏元霸不自禁的喊道,然后又小聲嘀咕:“不過看上去好像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云澈的目光也在盯著那把劍,目光掠過劍身,最終停在劍身的血色斷月印記上。
  弒月魔君說過,這把劍的真名,是叫“弒月魔劍”!
  而這個血色的斷月印記,正是應對了“弒月”之名……不會錯的!
  世人對這把劍的認知都是“天罪神劍”,而唯有云澈知道,這是一把徹頭徹尾的上古魔劍!
  只是不知道,其中的魔魂還是否存在!
  弒月魔君之子的魔魂!
  “下面的玄陣是什么?”云澈低聲問道。
  “應該是用來聚集玄力的。”夏元霸回答:“這個玄陣從半年前就開始準備。這半年圣帝大人大半的時間都在至尊海殿,就是為了這個玄陣,其他圣主也應該同樣如此。”
  云澈:“……”
  云澈眉頭微沉,長久沉吟:依照茉莉從焚絕塵那里讀取到的記憶,天罪神劍是被永夜王族世代封鎖,成為舉族之禁,任何人不得靠近碰觸,而且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全力加固封印。
  此次魔劍大會,目的就是為了解封天罪神劍上的封印。
  而若單單只有永夜王族的封印,天威劍域不至于一千多年都無法解開,最終不得不搞出這個魔劍大會,借助天下所有強者之力。
  難道說,天罪神劍上還殘存著邪神的封印嗎?
  不對!弒月魔君雖然命魂皆殘,但顯然已經完全擺脫了邪神封印。而天罪神劍既然是弒月魔君的劍,自然是依附于他,共為一體。弒月魔君擺脫封印,天罪神劍上也沒理由還存有封印。
  云澈思索間,忽然想到,弒月魔君說過,弒月魔劍……也就是天罪神劍是被他親手丟到天玄大陸,想借助它來獲取外界之事,然而之后,天罪神劍卻是單方面切斷了和弒月魔君的靈魂聯系……
  而一把劍一旦依附于主人,是不可能做到主動切斷靈魂聯系的!
  也就是說,那時的天罪神劍,其實是獨立存在,弒月魔君并非是其劍主!
  難道說,邪神持續了百萬年的封印之力,竟是將它們的靈魂契約給噬滅了?
  軒轅問天朗聲道:“此劍,便為魔劍,亦名為‘天罪神劍’!”
  “而‘天罪神劍’之名,是來自于千年前覆滅的‘永夜王族’。”
  眾人都是面露驚詫。“永夜王族”之名,一直都是個禁忌,尤其是在四大圣地面前。造成永夜王族覆滅的罪魁禍首便是天威劍域。沒想到,軒轅問天竟是主動提到了“永夜王族”。
  “事隔千年,‘永夜王族’之名,知之者已然甚少,但諸位都是天玄霸者,想必都有所耳聞。”
  會知道永夜王族的人,也基本都知道其覆滅的真相。但軒轅問天在全場注視之下依然聲若天鐘,面不改色,仿佛在說著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名字:“永夜王族最初只是一個中等勢力,但在萬年前得到此劍后,卻是迅速崛起,短短千年時間便冠絕天玄,與我四圣地齊名。那時,世人便皆知天罪神劍之中定然隱藏著驚天之秘。”
  “永夜王族的玄功名為‘永夜幻神錄’,運轉時玄氣呈漆黑之色,煞氣驚天,像極傳說中的魔煞之力。但玄功終究只是玄功,是正是魔非在玄功,而是使用玄功之人,因而從未有人曾質疑永夜王族身墮魔道。奈何,千年之前,永夜王族卻是屢屢犯下天地所不容的大錯,我四圣地世代以守護天玄為任,不得不聯手制裁,泯滅永夜王族的存在。”
  誰為惡,誰身墮魔道,誰犯下天地所不容的大錯,其他三圣地已然知曉,三圣地之外也有很多人心知肚明。但軒轅問天卻是侃侃而語,臉上毫無愧色,反而滿臉大義凜然。
  云澈看著軒轅問天的嘴臉,卻不覺得可笑與蔑視,心中陡生寒意。
  這是個極其可怕的人……比他見過的任何人都可怕。
  “當年,永夜之王名夜沐風,其玄力雖強,但稍遜于四圣主中的任意一人。而其在最后現出天罪神劍,竟是實力暴漲,無人可敵。最終,集合了四圣主之力,再加上十九個圣地頂級長老,合力之下,才堪堪將夜沐風擊敗,但也付出了極其慘烈的代價。四圣主皆受重傷,十九長老十死九傷。”
  軒轅問天的這番話,讓不少人面露震驚之色。永夜王族之名,在場之人大都多少知道一些,亦知道它是被四大圣地聯手所滅。但永夜之王是怎么死的,四大圣地之人卻幾乎無人知曉。
  更是做夢都想不到,當年的永夜之王竟是強大到如此地步,冠絕天下的四圣主聯手,還要加上十九個頂級圣地長老,才堪堪擊敗!?
  四圣主的玄力都已是君玄境十級巔峰,可以說君玄之內,絕無對手!
  千年前的永夜之王如此可怕,難道說……是達到了傳說中的神玄之境嗎?
  云澈眉頭傾斜,冷冷的聽著軒轅問天的言語。這時,他忽然感覺到一抹冰寒刺骨,又有些熟悉的殺機一晃而過。雖然對方在極力的掩飾,但云澈對殺氣這種東西過于敏感,依然沒有逃過他的靈覺。
  云澈的目光穿過海神臺,以最快的速度鎖定殺機來源,然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焚絕塵!!
  他一身黑衣,靜寂的坐在最邊緣毫不起眼的一個角落。他臉色陰沉冰冷,目光更是讓人觸之心悸。
  “焚絕塵……他果然來了!”云澈低念一聲。之前一直在關注四大圣地,以及思索接下來的處境,再加上焚絕塵分明在刻意壓低自己的存在感,他一直沒有發現焚絕塵的存在。
  焚絕塵此來的目的自然是天罪神劍,只是不知道他接下來會采取怎樣的行動。雖然他如今實力極強,但面對四個鼎盛萬年的龐然大物,他的個人實力依然太過渺小。
  另外,云澈一直以來更為在意的是,為什么天威劍域會專程邀請焚絕塵參加魔劍大會?僅僅是因為他的實力達到了參加魔劍大會的標準嗎?
  焚絕塵的觸覺敏銳到極點,在云澈看向他時,他的目光幾乎是瞬間反射而至,一雙惡狼般的眼瞳死死盯著云澈,并凝聚起刺骨的恨意。
  直視著焚絕塵的眼睛,云澈動了動眉頭,心中卻是一陣驚異。
  他感受到了焚絕塵對他的恨意……和以前每次面對他時一樣,沒有絲毫減少。只是,恨意之外,卻是沒有了殺意!?
  怎么回事?云澈心下疑惑……焚絕塵對他的殺意一直都是強烈到極致,他如今無比痛苦的活著,其中的理由之一就是為了殺他。而且在他面前,他也從來不會掩飾對他的殺意……
  但這次,卻唯有恨,沒有殺!?
  到底怎么回事……還是只是我的感覺偏差?
  云澈詫異間,焚絕塵已將冰冷的目光從他身上收回,眼瞳沉下,死死的盯著海神臺中間的漆黑之劍。他沒有看向軒轅問天,也沒有看向四圣主中的任何一人……因為他怕自己無法控制住流露出極致的恨意與殺機。
  軒轅問題繼續道:“永夜之王在現出天罪神劍后的實力絕非尋常,絕然超出了君玄之境界。而后,他雖敗陣身死,但其魂卻久久不滅。而身死而魂不滅,是傳說中的神道之力,絕非帝君之力所能。”
  “因而,現出天罪神劍的永夜之王夜沐風,其實力,必然已超越君玄境界,步入了傳說中的神玄之境!”
  海神臺下頓時一片喧然,每個人臉上都布滿了震驚和向往獨戰四圣主和十九圣地長老,身死而魂不滅,這些,都表明著永夜之王的實力絕對超越了君玄境!
  而這些,是由天威劍主軒轅問天親口說出,其他三圣主也都在側,豈會有假!
  看來“神玄之秘”四個字,絕非虛假妄言!
  “永夜王族的崛起,是因得到了天罪神將,夜沐風的巨大變化,也都是在現出天罪神劍之后。因而一切的隱秘,皆在天罪神劍之上。”
  “千年前,我們在制裁夜沐風之后,便欲拿到天罪神劍,以期尋到夜沐風實力暴漲的秘密。奈何,天罪神劍卻在惡戰之中不知落于何處,千年來不知所蹤。但幸在一年前,我天威劍域在一處荒蕪之地無意間尋到了天罪神劍……”
  “這軒轅問天明明在信口胡言,卻居然一副氣定神閑,凌然無愧的樣子,臉皮簡直厚到極點!”夏元霸咬著牙低聲道:“我師父說過,早在千年前,他們就懷疑消失的天罪神劍是落在了天威劍域手中。軒轅問天當年用卑鄙惡毒的手段滅掉永夜王族,本就是為了天罪神劍!”
  “聽他說下去吧,他為了今天的表演,也算是處心積慮了。”云澈低低的道。深沉的城府,可怕的心機,惡毒的手段,玄力和背后的勢力又是當世之巔從軒轅問天身上,云澈感覺到了越來越沉重的壓迫感。
  天色在以緩慢的速度逐漸變暗著,云澈抬起頭,看到烈日已被黑痕覆住了近十分之一。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