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800 魔劍大會四

“偶得天罪神劍,我天威劍域曾滋生私心,欲獨窺魔劍之秘。奈何,其劍身之上有著一層霸道絕倫的封印,縱然傾盡我劍域全力亦無法解除,似是上天注定這魔劍之秘不該由個人獨占,而應交由天下群享,造福我天玄玄道!”
  “哈哈哈哈,軒轅劍主說的真是好極了。”天君夜魅邪大笑一聲:“若這魔劍之中當真隱藏著神玄之秘,此番揭開,受邀而來的天下群雄皆可受益,我天玄大陸的玄道層面也將突破界限,得到亙古未有的跨越。屆時,天玄萬民將再不懼幻妖界妖人的虎視眈眈。不僅對玄道,對整個大陸而言,都將是傳頌萬年之盛舉。”
  幻妖界妖人的虎視眈眈?云澈眼神一沉,鄙夷冷笑。
  如果他沒有回過幻妖界,會和所有的天玄居民一樣相信著四大圣地一直在為天玄大陸抵擋著來自幻妖界的危機,以為其“圣地”之名當之無愧。
  但他在幻妖界聽到、看到的事實,卻是截然相反!
  海皇曲封憶的神色始終冷寂如水,毫無波瀾。皇極無欲也并無附和,他微微抬頭,淡淡的道:“烈日半殘,陽氣漸散,時辰已經差不多了,準備開始吧。”
  軒轅問天緩緩點頭,身軀緩緩升起,朗聲道:“十三星連珠,平均三千年方可出現一次的天地異象。而再有半刻鐘,便是這天地異象呈現之時。到時,整片大陸都將天昏地暗,陰氣遮天,也是魔劍封印在這三千年間最為薄弱之時!”
  “下方的玄陣,名為無極乾坤陣,是由我們四圣地傾數月之力完成。其本身并無攻擊性,卻可將涌入陣中的所有玄力在一瞬間匯于一處,轟擊位于玄陣中心的天罪神將!”
  “原來如此。”云澈低吟一聲。所謂的聚集天下強者之力,原來就是依靠這個奇特的玄陣。
  天色越來越暗,此時抬頭看去,烈日已是殘缺了整整一半。
  而隨著殘缺過半,天地暗下的速度驟然加快,此刻明明正值上午,卻仿佛正在步入黃昏。
  軒轅問天目觀天色,向其他三圣主微微點頭,大聲道:“時辰已近,該是我們集所有人之力,共解魔劍之秘的時刻了!此劍雖是我天威劍域所得,但我軒轅問天以劍主之名在此立誓,若魔劍封印被解除后現出神玄之秘,我天威劍域,以及其三圣地絕不會藏私,所有參與解封魔劍者皆可享之!”
  “軒轅劍主之言,自是一言九鼎!”
  鳳凰神宗的坐席,鳳祖奎緩緩起身,四大圣地之外的勢力,鳳凰神宗最有話語權,而鳳凰神宗之中,最位高權重的自然是鳳祖奎:“眼下十三星連珠異象將至,我們該如何來做?”
  “很是簡單。”軒轅問天道:“請各位離席而起,來到這無極乾坤陣之上,凝聚全身玄力,不需有任何保留。待十三連珠天降,天地盡暗的那一刻,眾位聽我之令,將玄力盡皆轟入陣中,便可由無極乾坤陣匯成一道強橫至極的力量……任這魔劍封印再強,集我們天下群雄之力,定可將其一擊而潰!”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老夫還一直以為必定千難萬險,否則堂堂四大圣地也不至于廣邀天下群雄,原來竟是如此之簡單。”鳳祖奎大笑一聲,整個人已騰空而起:“鳳凰弟子聽令,隨我移位海神臺!”
  鳳祖奎號令之下,鳳凰神宗眾人已全部飛身而來,來到了無極乾坤陣之上。鳳雪看了云澈所在的位置一眼,猶疑了好一會兒后,也只好跟在了鳳橫空身后。
  鳳凰神宗起首,其他七國勢力也自不會落后,隨之而上。隨著四圣主手上的輕微動作,四大圣地諸人也全部離席飛身而起,來到海神臺之上。
  轉眼之間,海神臺周圍的坐席已基本空蕩,六千多代表天玄大陸最高層面的玄者已全部浮空于無極乾坤陣之上。
  但坐席之上,依然停留了三個人未動。
  云澈、夏元霸……還有焚絕塵!
  而這僅剩的三個人,也自然惹眼之極。
  沒有暗云遮空,但天色卻已是大幅暗了下來,圓日已被黑痕遮蔽了近七成。天地之間一片死寂,毫無生氣,就連這些強大的玄者,都感覺到胸口一陣發悶。
  軒轅問天卻在這時把目光轉向了云澈,忽然發問道:“云宮主,莫非是對魔劍和神玄之秘毫無興趣?”
  軒轅問天的一句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牽引到云澈的身上。
  換做他人,必然瞬間被嚇得面無人色。云澈早就想到他或許會來這么一出,淡淡一笑,道:“晚輩并非不感興趣,只是有傷在身,心有余而力不從。”
  “原來如此。”軒轅問天點頭,聲調一轉,微笑道:“聽聞云宮主的師父為奪天老人。奪天老人的玄力修為在萬年前便已奪天地之造化,如今想必更是出神入化。聽說日月神宮的夜石長老無意間冒犯尊師,被尊師以螢蟲般的一點火焰便焚成了虛無,這等修為當真是聞所未聞,驚世駭俗。若尊師今日能夠到場,解除這魔劍封印定然是手到擒來,又何需動勞整個天玄玄界。”
  “縱然不屑出手,能讓我等見識一番傳說中的奪天老人,也是畢生大幸。”
  只有云澈聽的出,軒轅問天的聲音里盡是嘲弄和諷刺。
  “奪天老人”在軒轅問天那里已經暴露的事,已是板上釘釘了!蕭云也一定是天威劍域下的手……之前大概只有八成確定,現在已是十成十了!
  “我師父他從不涉足塵世!”云澈平心靜氣,平淡的應了一句。
  “呵呵,那真是遺憾之致。”軒轅問天目光一側,看向夏元霸:“夏賢侄可是也對這神玄之秘毫無興趣?”
  “當然沒有興趣。”夏元霸雙手抱胸,毫不動容,身上似乎還隱藏繞著一層煞氣:“我要成就神玄,最多不過百年時間,又何需什么神玄之秘……更何況它是否存在都是未知。”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無不驚然,就連四大圣主也劇烈動容。百年之內憑自己之力成就神玄,如此狂妄之言,就算是四大圣主都沒資格喊出……因為四大圣地萬年歷史,那些活了兩三千年的老妖怪也從未有一個能真正觸碰到神玄之境。
  “哈哈哈哈哈!”一直淡若輕風的皇極無欲仰頭大笑了起來:“元霸,還從未有人敢說出如此妄言,你這一句話不要緊,沖撞了軒轅劍主也不要緊,卻是藐視了天下群雄啊。不過,本圣帝卻是聽著甚為喜歡,哈哈哈哈……”
  皇極圣主難得大笑,十二真人、眾圣域長老也都跟著笑了起來,且都笑的頗為愜意傲然。其他人說出相似的話,純粹是笑話。但唯有夏元霸,他卻有著如此狂妄,如此狂言的資格!
  就在十幾天前,夏元霸再度因突破而短時間閉關之時,皇極無欲就曾對十二真人說過:夏元霸將來必有可能踏入傳說中的神玄之境,成為圣域史上第一人!
  海皇曲封憶沉聲道:“軒轅劍主不必多言。今日魔劍大會是否出力,皆憑自愿。若是不信或不屑魔劍之秘,大可只在一邊觀摩便是,無須強求!眼下時辰已近,馬上開始!”
  “好!”
  太陽已被遮蔽八成已上,天地暗沉如黃昏之末。軒轅問題干雙手齊出:“再有百十息,十三星連珠便會臨世,眾位隨我凝聚全身玄力,萬勿有任何保留!待天昏地暗之時,隨我一聲號令,便將全部玄力轟入陣中,破開魔劍封印!”
  “喝!”
  軒轅問天一聲大喝,衣袂鼓起,頭發倒豎,周身玄力涌動,凝起一股遮天劍威。
  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也同樣玄力爆發,四股驚天駭地的威壓傾覆而下,沉重如天神降世,駭的周圍七國勢力無不面如土色。
  “鳳凰弟子聽令,凝聚全身玄力,不得有半分保留!”
  鳳祖奎全身玄氣暴走,鳳炎滔天燃起,號令之下,所有鳳凰弟子的身上也都同時燃起了鳳凰神炎,一時間將越來越昏暗的天空都染成了赤紅之色。
  隨之,四大圣地、七國勢力的所有玄者也盡皆開始凝聚玄力。海神臺上五百帝君,六千霸皇的玄力同樣涌動,聲勢豈止是恐怖。而這些玄力都是凝聚狀態,并未釋放,卻讓位于海神臺邊緣坐席的云澈感覺到一股驚濤駭浪迎面而來。
  平常狀態,這股氣場雖然驚人,但還不至于逼退他。但他如今內傷皆傷,已是有些承受不住。
  夏元霸迅速手臂一伸,擎在了云澈前方。頓時,云澈所感覺到的壓迫力成倍的減弱,呼吸,也開始平緩了下來。
  夏元霸之所以沒有去海神臺,并非是他對魔劍之秘毫無興趣,而是為了保護云澈。因為他知道云澈的傷,也知道了他即將面對的處境。
  海神臺的另一邊,焚絕塵已經完全抬起頭來,但他沒有看向任何一個人,一雙殘狼般的雙目釋放著兇戾到極點的光芒……死死的盯著海神臺中的天罪神劍。
  天空越來越暗,原本的圓日從半日轉為殘日,又從殘日逐漸臨近徹底消失的邊緣……顏色,亦是從熾紅轉為越來越沉重的暗紅色。
  直到某個時辰,最后的一抹暗紅也被黑暗完全的吞噬。
  一瞬間,眼前忽然漆黑一片,天地之間地不見日月,更不見一絲的光明。風完全停止了流動,空氣變得驟冷,整個世界都變得陰寒森森,沉悶壓抑,如忽然墮入了無盡的黑暗煉獄。
  三千年一遇的十三連珠終于降世!亦是這三千年間天地陰氣最盛之時。
  而此時,海神臺上的無極乾坤陣卻猛然閃耀了起來。
  “就是現在!”軒轅問天一聲驚天裂地的暴吼!
  這聲暴吼也震斷了所有人緊繃的心弦,已全力凝聚的玄力幾乎在完全一致的同一個瞬間向下方猛然轟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