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805 血染的茉莉一

“軒轅劍主,依你之見,此子該如何處置?”皇極無欲頗為隨意的道。云澈的身份既然是被軒轅問天揭開,那么由他處置,倒也是合情合理。
  軒轅問天沉吟一番,道:“云澈性情剛烈,實力也不俗,完全不同于蕭云。想要在這里就此問出幻妖界的圖謀根本不可能。今日先將他拿下,并由我帶回劍域,到時,我自有無數種方法掏出他所有的秘密!”
  皇極無欲緩緩點頭:“也好。兩位意下如何?”
  曲封憶也同樣頷首,并無異議。夜魅邪冷哼一聲,道:“這個幻妖賊子不但三番四次壞我神宮大事,還殺了我神宮夜石長老,我恨不能親手將其處決!但其隱秘既然是由軒轅劍主洞悉,而且公之于眾,那由天威劍域來處置,倒也無可厚非。”
  軒轅問天點頭而笑,坦然道:“你們放心,待問出幻妖界此番的圖謀,我定當會第一時間告知各位,然后共同應對。待他無用之時,若夜兄余怒未消,我便將他交由夜兄處置便是。”
  “云澈,你現在可還有話要說?”軒轅問天側目云澈,忽然厲聲道。
  “呵,”云澈一聲冷笑,譏諷道:“軒轅劍主,看起來百多年前,你在幻妖城安插了不少眼線啊。”
  “哈哈哈哈,”軒轅問天大笑一聲,堂而皇之的承認:“不錯!若非如此,又怎么能揭開你這個幻妖賊子的身份和野心!若非如此,怕是用不了多久,我天玄大陸就會墮入你這個妖人之皇布下的陰謀!”
  云澈依舊滿臉冷笑:“你留在妖皇城的眼線之所以能安然存在一百多年,唯一的解釋,就是處在淮王府的庇護之下。而我離開幻妖界之前,淮王一脈已被九族盡誅,小妖后盡掌大權,重新清洗妖皇城……你留在那里的眼線,應該已經全部死無葬身之地了吧。”
  “是又如何?”軒轅問天沒有任何的惋惜和怒意:“潛伏百年,不但讓我們對幻妖界這些年的局勢了如指掌,還揪出了你這個自投羅網的新晉妖皇,可以說功德圓滿,死亦榮光!我劍域也自然會永遠留下他們的功勛!”
  他話音一變:“云澈,我本是給你機會辯解,你就只有這么一堆無所謂的廢話么?”
  “抓我可以。”云澈臉色沉下:“把蕭云放了!”
  “呵呵呵,”軒轅問天不屑而笑:“云澈,你覺得現在的你,有討價還價的資格嗎!”
  “孤云,將他拿下!”
  “是!”劍域二長老軒轅孤云淡淡應聲,向前一步,然后騰空而起,猛然撲向云澈。與此同時,軒轅問天的目光斜了一眼軒轅孤星。軒轅孤星迅速會意,向右一個側步,擋在了蕭云的正前方,手掌也已是玄氣涌動……以防備云澈用他詭異的身法玄技將蕭云奪走。
  軒轅孤云,天威劍域第二長老,也是整個劍域僅有的兩個九級帝君之一。
  九級帝君,云澈就算是極限狀態,也絕不可能是其對手。更何況他現在重傷未愈,玄力巨損。
  云澈重傷在身,玄氣虛弱,在場只要是帝君層面,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但軒轅孤云為保萬無一失,赫然動用了大半的玄力,沉重如山的氣場和威壓將云澈牢牢的鎖定和壓制,讓他想要挪動一下腳步都變得格外困難。
  “滾開!!”
  軒轅孤云剛剛騰空,還未臨近,一聲爆喝便從云澈的身后響起。
  夏元霸!
  云澈的話讓他一忍再忍,直忍到了頭皮幾近炸裂,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出手極不明智,而且于事無補。
  但,在看到軒轅孤云向云澈出手時,他所有的隱忍隨著怒火依然無法控制的瞬間爆發,如瘋了一般的撲向軒轅孤云,右臂全力轟出,兇狠的砸向軒轅孤云的面門。
  “元霸住手!!”與此同時,數個喝聲響起,一聲來自云澈,其他的皆來自皇極圣域,但已根本阻攔不及。
  砰!!
  兩股氣浪當空相撞,巨大的玄氣渦流翻滾卷動,然后劇烈爆開,下方的海神臺瞬間崩裂,裂痕直線蔓延至邊緣,幾乎要將整個海神臺切成兩半。
  雖然早知夏元霸的不凡,但自己至少用出了一半的力量,居然被夏元霸硬生生的阻住,軒轅孤云心中又驚又怒,雙手一翻,身上玄氣瞬間暴漲,頓時一聲悶響,夏元霸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回去。
  “哼!”軒轅孤云冷哼一聲,便要重新抓向云澈。卻見夏元霸的身體在空中硬生生的翻折,又是一聲暴吼,目帶兇光,雙臂呈雷霆之勢砸向他的頭顱。
  “找死!!”
  軒轅孤云臉色一陰,周身玄氣化作數百道鋒利無比的劍氣,瞬間將夏元霸轟來的氣浪絞碎,然后手勢一變,眼瞳中閃現過剎那的戾氣,十幾道無形劍罡在虛空形成,直射夏元霸。
  方才只是將夏元霸震開,而軒轅孤云這一手,已是暗藏毒心……親身見識到了夏元霸的強大,他心中更是明白若他將來成長起來,他天威劍域將沒有任何一人能與他抗衡!此事,就連軒轅問天也不止一次的提過到。
  而平時,他們沒有機會,也沒有理由對夏元霸下手。
  但當下,卻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正當”時機!
  那十幾道劍罡雖是快速形成,但在他惡毒殺心之下傾注了全力,絕非夏元霸所能抵擋!到時,夏元霸就算不死,也必然重傷,并有極大的可能廢他天賦。
  “你……敢!!”
  一聲低沉的怒吼在劍罡形成的剎那響起,讓軒轅孤云全身一冷,隨之他眼前一花,竟多了一個蒼白的人影。以他九級帝君,足以俯視天下的強大實力,竟完全沒有看清這個人影是如何出現,就如從虛空之中忽然閃現出來的一般。
  人影面相消瘦,赫然是圣帝皇極無欲。只是,一直都是沒有表情的他此時面色陰沉似水,一只病態般蒼白的手掌當空一拂。
  頓時,軒轅孤云全力凝起的劍罡直接消散于無形,軒轅孤云的身前微風掃過……而就是這一抹微風,讓他如被萬鈞重錘轟擊,從空中猛然墜落,然后“轟轟轟轟”連退十幾步,每一步,都在海神臺上踩出一個大坑,直震的整個海神臺搖搖欲墜。
  軒轅問天伸出手臂,手掌輕輕的粘在軒轅孤云的后背,將他身上的余力無聲卸去,軒轅孤云這才停住身形,只是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是受了內傷。
  軒轅孤云為君玄境九級,皇極無欲為君玄境十級巔峰。二人在玄力等級上只有一個小境界的差距。但就這一個照面,便可知兩人的實力幾乎可稱得上天壤之別。
  “皇極兄,你這是什么意思?”軒轅問天臉色微微沉下:“難道你皇極圣域要袒護這個幻妖賊子不成?”
  “袒護?哼!”皇極無欲冷眼道:“你要如何處置云澈,和我無關!我袒護的是我圣域的弟子!我倒想要問問你劍域的這個二長老,他明知夏元霸是我圣域弟子,竟欲下惡毒的死手,到底是何居心!”
  軒轅問天將軒轅孤云向身后一推,淡淡道:“你自己也看的清楚,分明是夏元霸出手阻攔在先,身為圣域弟子,居然要舍身保護一個幻妖賊子,簡直豈有此理!孤云長老被連番阻攔,盛怒出手教訓一個在犯大錯的后輩,有何不可!”
  皇極無欲聲音愈加低沉:“元霸護一幻妖妖人,的確為錯,但兩人有姻親之系,且云澈曾救過元霸性命,所以行為雖錯,但情義無錯,亦有情可原!再者,夏元霸是我圣域弟子,他縱然有天大的錯,也該由我圣域來處置,還輪不到你劍域的一個長老!”
  “更何況還是當著本圣帝之面……當我是眼瞎嗎!”
  皇極無欲是個極少有情緒波動的人,而他此時的狀態,卻顯然是動了真怒。
  若是其他圣域弟子,他縱有所不滿,也不至于如此動怒。但夏元霸不同。因為夏元霸對于皇極圣域而言,是個全然不同的存在!
  海神臺的氣氛頓時冷凝。這是兩個圣主的針鋒相對,其威壓豈同小可。且除了另外兩圣主,沒有任何人有資格,有膽量介入其中。
  而這種氛圍并沒有持續太久,軒轅問天的氣勢忽然間弱了下去。
  他看了夏元霸一眼,拉過軒轅孤云,道:“孤云,此事你的確有些魯莽,向圣帝致歉吧。”
  軒轅孤云一怔,萬分不解道:“劍主大人,我……”
  但他一接觸到軒轅問天的眼神,便全身一凜,將后面的話咽下,向前一步,微微欠身道:“圣帝大人,老夫方才……”
  “致歉就不必了。”皇極無欲一抬手,止住了軒轅孤云的言語,目光卻是深深的看了軒轅問天一眼……軒轅問天會讓步,他并不奇怪。因為他就是這樣一個人。
  最為可怕的那一類人。
  “元霸,你剛才出手,已是仁至義盡。”皇極無欲皺眉:“接下來無論如何,你都不許再出手。云澈的身份太過危險,天玄大陸任何人都不可能容他!如今你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不可能保下他,反而會斷送自己的名望和前程!”
  “我……不!”夏元霸剛硬的搖頭即使對面是圣帝皇極無欲:“我姐夫是不是惡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們口中的幻妖界是不是一個罪惡的地方……你們更應該比我都清楚!!”
  “今天你們想要對付我姐夫……先踩過我的尸體!”
  事已至此,夏元霸已決定不再忍。他如野獸一般咆哮著,手掌,也緩緩的移動到了自己的左側胸口。
  他的這個動作,讓皇極無欲和古蒼真人的臉色同時劇變,皇極無欲當場失聲咆哮:“封住他!”
  皇極圣域之中,苦痛真人和絕心真人……兩大十級帝君如電光般沖到了夏元霸身后,兩股浩瀚無際的玄力同時覆向夏元霸,然后直涌入他的軀體,將他全身玄力牢牢封鎖。
  與此同時,軒轅問天也已再次下令:“孤云,速將這幻妖賊子拿下!”
  軒轅孤云憋了一肚子悶氣,瞬間暴躁沖出,直取云澈:“賊子!我看這次誰還敢阻攔!!”
  他吼聲未落,忽然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變得無比灼熱,一聲嘹亮的鳳鳴之音也破空響起,其中飽含的無上威嚴讓他全身玄氣都出現了剎那的停滯。
  轟!!
  一團赤紅火光在他身前爆開,帶起一道沖天火幕,火焰之灼熱,讓他臉色疾變,被迫強行止住身形,然后玄氣化劍,想要將火幕強行撕開。但前方火幕忽然自行碎裂,化作數十道鳳狀火焰,在尖鳴聲中齊齊向他轟擊而至。
  轟轟轟轟轟……
  連環的轟鳴聲中,軒轅孤云雙手疾揮,快步后退,連退幾十步,才堪堪將所有火焰湮滅,手中玄劍力量也幾近枯竭,雙手更是一陣鉆心的灼痛感。劍袍的袖擺處,赫然已是焦黑一片。
  雖然只是袖擺被燒焦,但對他堂堂劍域二長老而言,已是數百年都難有一次的挫敗和恥辱!
  天玄大陸之中,能有如此威力的玄炎,只有鳳凰炎。而鳳凰神宗之中,能讓他在未及防備之下如此狼狽的,就只有一人……
  鳳祖奎!!
  軒轅孤云眼睛圓瞪,怒氣橫生,剛要破口大罵,卻見火光沉下后,站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個身著白衣,面遮白紗,氣質超凡出塵的少女!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