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815 萬劫邪嬰

茉莉手中的紅光在她長久的震驚之中消失了,但在弒月魔窟的絕對黑暗之中,茉莉的瞳孔依然清晰的印出了一個漆黑輪盤的輪廓。
  它的本體是漆黑之色,但或許它的存在已經超越了“黑暗”,縱然在絕對黑暗之下依然看的清清楚楚。就如無盡深淵之底,一只睜開著的惡魔之眼。
  茉莉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有一天,看到了那個記憶之中最恐怖、最不可能出現的影像。她所承載的那個記憶,幾乎所有的恐懼,都集中在這個影像,以及它的名字上。
  邪嬰萬劫輪!
  由鴻蒙之始,混沌之中最極致的負面力量孕育而成,有著至陰至惡的力量,連神與魔提到都會驚懼的恐怖存在。
  它雖位列“玄天至寶”,但它非寶物,而是這鴻蒙空間最可怕的存在。它在“玄天至寶”中雖位列第二,但它和誅天始祖劍是兩極力量同時孕生,論毀滅能力,它絕不下于誅天始祖劍,但誅天始祖劍的力量屬性為至圣,而邪嬰萬劫輪為至惡,因而,它只能被排位于誅天始祖劍之后。
  它最后一次現世,力量暴走,又釋放出了鴻蒙世界最可怕的毒萬劫無生,毀滅了諸神和諸魔,造就了神魔時代的滅絕與終結。
  它的強大與恐怖,根本不是現存于世的生靈可以理解和想象。
  神魔時代終結之后,它就和誅天始祖劍一樣,再也未曾出現過。但,這百萬年間,人們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誅天始祖劍,以求擁有可以“誅天”的無敵之力。但從未有人試圖尋找過邪嬰萬劫輪,因為,它只會帶來這世間最可怕的災難。
  而此時,這個消失了百萬年的恐怖之物,清晰的呈現在了茉莉的眼前……誰也不可能想到,茫茫混沌,它竟然會隱藏在這樣一個地方。
  連真神看到它,都會生出極致的恐懼,何況只是繼承了些許真神之力的茉莉……而她所繼承的真神記憶中,關于邪嬰萬劫輪除了外形特征和氣息特征,剩下的全部是冰冷的恐懼。
  仿佛看到了它,就是看到了最底層的地獄。
  茉莉從未有過如此長久的怔然,但過了很久,她的意志也終于將瘋狂翻騰的巨大驚懼壓下因為那雖然是邪嬰萬劫輪,但它的氣息,卻實在是太弱了。
  弱到了連她如今并不完整的力量氣息都遠遠不如。
  否則,它也不會一直居于這弒月魔窟之中。
  壓下了驚懼,茉莉的眼神逐漸的恢復平靜與冰冷,腳步,也再次向前,一步……兩步……逐漸靠近著邪嬰萬劫輪。
  隨著她的靠近,來自邪嬰萬劫輪的壓迫力反而在快速的減弱。
  “哼,”茉莉唇角斜翹,冷淡的出聲,似乎是在諷笑:“衍生于鴻蒙之初,讓神魔時代終結的逆天之器,如今竟然淪落到如此慘淡的地步,連我一個人類都能輕易擺脫你的威懾!”
  從最初的極度震驚到平靜下來,結合著弒月魔窟之中所發生的一切,她一下子明白了為什么弒月魔君會從神魔滅絕的年代存活至今,關于弒月魔君的諸多疑惑,也全部了然。
  邪嬰萬劫輪縱然再強大,但它畢竟是器,而非靈。它要釋放出完整的力量,必須以生靈為載體。而普通的器,縱然有著極強的靈性和力量,也基本都是被生靈所駕馭。但邪嬰萬劫輪無論層面、力量都太過強大,卻可以反過來駕馭生靈……甚至魔!
  而弒月魔君,就是邪嬰萬劫輪選擇的載體抑或著稱之為宿主!
  百萬年前,被逼到絕路的眾魔在喪心病狂之下,解除了邪嬰萬劫輪的封印,讓它重現世間。被封鎖太久的邪嬰萬劫輪也積累了無盡的負面之氣,脫離枷鎖后力量當即瘋狂暴走,它劫持了弒月魔君為載體,釋放出毀天滅地之力和滅絕神魔的“萬劫無生”,而唯一能與它抗衡的誅天始祖劍卻是始終下落不明,最終導致神魔盡滅。
  而由于弒月魔君是邪嬰萬劫輪所控制的載體,他自然幸存下來。
  這也是為什么,弒月魔君說他為了救自己的兒子而親手殺了他,并將他的魔魂封入永夜魔劍之中因為弒月魔君的劍與他同生,在邪嬰萬劫輪的毀滅之力下,也唯有這個方法,才能保下他兒子的魔魂!
  在屠盡神魔之后,邪嬰萬劫輪的力量大衰……甚至可能是瀕臨枯竭。但神魔之中除了弒月魔君,還存活著另外一個神那就是身中“萬劫無生”之毒,卻依然沒有立即隕滅的邪神。
  雖然邪嬰萬劫輪的力量大衰,但邪神依然無法毀滅它,這世間也沒有什么可以毀滅邪嬰萬劫輪。作為邪嬰萬劫輪的宿主,邪神也同樣不可能殺的了弒月魔君。所以,邪神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所有余力,將邪嬰萬劫輪連同弒月魔君封印,以期望在長久的封印之中,泯滅弒月魔君的存在。
  這就是為什么弒月魔君被邪神封印百萬年,卻不是被他當年直接誅殺的原因。不是邪神不想,而是不能!
  封印的地點,便是這在茫茫混沌之中毫不起眼的藍極星中的天玄大陸!
  邪神設下的封印并不是單純的封鎖,還帶有極強的殘噬之力。百萬年的封印之中,邪嬰萬劫輪一直承受著邪神之力的殘噬,本就大耗的力量被進一步湮滅,甚至導致它失去了對弒月魔君的駕馭之力,讓弒月魔君不再是它的宿主,而是相互獨立的存在。
  這就是為什么,弒月魔君當時忽然說出了一句“邪神的封印毀滅了本王的魔軀和魔魂,卻也讓本王終于重獲自由”……
  而不再是邪嬰萬劫輪宿主的弒月魔君也自然失去了邪嬰萬劫輪的庇護,同樣承受起邪神封印力量的殘噬,最終讓他的命源魂源都嚴重殘缺,與弒月魔劍的契約也被摧斷,從而讓存在著他兒子魔魂的弒月魔劍,也成為了獨立的存在。
  終于,在萬年之前,邪神封印的力量終于耗盡,讓邪嬰萬劫輪、弒月魔君、弒月魔劍都得以解脫。但,承受了邪神封印整整百萬年的侵蝕,弒月魔君的命魂都已是微弱不堪,本該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滅亡,卻是萬幸被至尊海殿的始祖發現,將其封鎖于弒月魔窟。他于是在至尊海殿的封鎖之中,借助著邪嬰萬劫輪釋放的黑暗氣息,以及孕生出來的幽冥婆羅花茍活下來,一直茍活到被云澈誅殺。
  弒月魔劍流落到天玄大陸,成就了永夜王族,就連其上殘存的微弱封印,也在今日的魔劍大會之中被解除。只是其中的魔魂雖然沒有散盡,卻是已經微弱到了可憐的地步。
  而邪嬰萬劫輪,在封印解除后一直存在于此處,緩慢釋放著層面極高,卻無比微弱的黑暗氣息。
  當年滅盡諸神誅魔,如今卻是淪落的孱弱不堪,只能沉寂在這黑暗荒涼之地,再未見過天日。
  先前,弒月魔君的事是茉莉心中最大的驚訝與疑惑。如今看到邪嬰萬劫輪,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因素,所有疑惑就此解開。
  因為這些是唯一的理由,唯一的解釋!
  只是這一切的原因,要遠比茉莉此前所猜想的所有可能性都要可怕的多……因為它涉及的到的,赫然是這混沌世界之中最為恐怖的東西。
  茉莉的腳步停止,站立在了邪嬰萬劫輪的前方,瞳孔折射著邪嬰萬劫輪如深淵般漆黑的暗光,她緩緩的低吟道:“自神之時代終結后,不知有多少人猜測過邪嬰萬劫輪的下落,更有無數的人試圖找尋邪神在隕滅之前到底做了什么,沒想到,我竟然成為了這世間第一個知道答案的人。”
  茉莉緩緩的抬起雙手,一團深邃的紅光在手心間無聲凝聚:“金烏魂靈說過這里是邪神創造的第一個星辰,也是他最終隕落的地方。我先前還曾疑惑過,為什么邪神親手創造,又明顯極為看重的星球,元素卻是如此稀薄,玄氣層面如此低下,原來一切的根源都在這里!”
  “是為了讓你縱然有一天脫離了封印,在這個力量密度稀薄,層面低下的世界,也永遠別想有快速恢復力量的機會。邪神還真是用心良苦。”
  “邪神無法毀滅你,我當然更不能。但……以我現在的力量,要封印現在的你,卻是輕而易舉!”
  茉莉臉色低沉,手間的紅光已如濃血般深邃:“把我所有的力量釋放,至少可以封死你三四千年!”
  “嚶…………”
  邪嬰萬劫輪上的黑光在搖擺,茉莉的心魂之中,忽然傳來一個似尖長,又帶著綿軟的聲音,聲音之中似乎帶著委屈、悲傷,還有哀求,似是一個嬰兒,在無助的哭泣。
  “請你……救救我……”
  一個稚嫩的聲音,帶著讓人心碎的悲傷,細聲的哀求著……短短五個字,卻頗為生澀,再結合那太過幼嫩的音色,就像是一個剛剛咿呀學語的嬰孩發出的聲音。
  茉莉的眉頭一凝,全身微僵,馬上冷著臉道:“沒想到讓神魔都恐懼的邪嬰萬劫輪,居然會向我一個弱小的人類乞求!”
  “請你……救救我……帶我……離開這里……”
  嬰兒的聲音,帶上了更深的乞求,還有隱隱的哭腔。
  “救你?”茉莉一聲冷笑:“除非我瘋了。你可是這世間最恐怖,最邪惡,最為天地所不容的存在!當年連強大的神與魔都被你屠盡,我若帶你離開,讓你尋到恢復力量的機會,如今的世界,必將再次因為你陷入萬劫不復!不要說是我,就算是這世上最邪惡的人,知道你是邪嬰萬劫輪,也定然會不遺余力的將你封印,而絕不會選擇帶你重見天日!”
  “不……”嬰兒的聲音帶上了更深的悲愴與哭腔:“我沒有那么邪惡……我不是一個……壞孩子……我只是……想要離開這里……這里好黑,好冷,永遠都那么安靜……”
  邪嬰萬劫輪的聲音讓人的腦中會自然浮現出一個稚嫩嬰孩的影像,它無助悲傷的乞求,足以讓心如鐵石的人都生出深深的惻隱之心。但茉莉絲毫不為所動:“你不用再妄圖蠱惑我了。邪嬰萬劫輪是鴻蒙之始,在混沌中心由最極致的負面力量衍生而成,本就象征著極限的罪惡力量。百萬年前,你一脫離枷鎖,就滅絕了所有的神和魔,毀滅了整整一個時代!你現在卻告訴我你不是一個‘壞孩子’?呵,真是可笑。”
  “……那,只是我的力量屬性,力量屬性有正面和負面,但不分神圣與罪惡。我當年之所以殺了他們……是因為……他們把我……關了那么多年……我最害怕的……就是黑暗與孤獨……所以,我討厭他們……殺死他們……就再也沒有人可以把我帶進黑暗與孤獨的世界……”
  茉莉的臉上出現了輕微的動容……她的意志一直在警示著自己,邪嬰萬劫輪的聲音定然是隱藏著罪惡與邪惡的蠱惑,但這次的聲音,卻是讓她的內心深處一陣劇烈的觸動。
  因為其中所包含的生氣、害怕、委屈,竟然是無比的真切,讓她無法感覺到任何虛假的成分,而也只有最真切的情感,才能真正的觸動人心。它在說起殺死所有神與魔時,帶給茉莉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受到了欺凌的小孩,在生氣、任性的報復那些傷害他,讓他討厭和害怕的人……
  這些心念剛剛生出不久,她便猛的一驚,迅速將這所有的念想排斥出心魂。冷笑著道:“你以‘邪嬰’為名,就真的以為我會白癡到認為你的魂靈只是一個嬰兒?你這個世間最罪惡的東西,不用再白費心機了!我馬上會把你重新封印,今后,每隔千年,我會重來這里加固封印。縱然我死,臨死之前,我也會選擇一個人繼承持續封印你的使命,讓你這個罪惡的存在永遠不能再見天日!!”
  “嚶…………”
  嬰兒的聲音哭泣起來,哭的格外悲傷心碎,它嚶嚶的道:“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那……我……”
  一抹詭異的黑霧在茉莉的身前升騰而來,黑霧之中,邪嬰萬劫輪化作一道詭異的黑光,驟然鉆入了茉莉的眉心之中。
  茉莉抬起左手,手背上,一枚小巧淺薄的黑輪印記緩緩的映現。
  盯著手背上的黑輪印記,茉莉不屑的冷笑起來:“你以為你是當年屠滅神魔的邪嬰萬劫輪么!就憑你現在的力量,也妄圖讓我成為你的宿主!?你這么做,倒是更方便我封印了你!”
  冷笑之下,茉莉便要凝力,將邪嬰萬劫輪強行斥出。
  “我……我沒有……”嬰兒的聲音忐忑、慌忙的回應:“只要……只要你愿意帶我離開……讓我離開黑暗與孤獨……我愿意……臣服于你……”
  “臣服……于我?”茉莉微微一怔,隨之冷冷的道:“笑話!你是邪嬰萬劫輪,和誅天始祖劍并為整個混沌世界最高層次的存在!連神都無法駕馭,又怎么可能臣服于一個人類!”
  “只要……你可以帶我去外面的世界……不要再有黑暗和孤獨……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如果,你害怕我的力量……那么……你成為我的主人之后……就永遠……不需要擔心……我的力量會傷害你……”
  “哼,那只是你一廂情愿,我說過答應你了么!”茉莉小手一橫,之前凝聚的紅光緩緩飄起在她的身前:“你還是繼續,老老實實的待在永恒的黑暗之中吧……”
  茉莉的手掌翻下,便要將邪嬰萬劫輪逼出,然后強行封印。但她的手掌翻轉到一半,卻忽然停下,臉色微微的變幻了起來。
  長久的安靜之后,她的手緩緩收回,將連凝聚許久,蘊含著恐怖力量的紅光也就此散去。她抬起左手,神情冷硬的道:“你若認我為主,今后你的一切都將為我所控。我可以將你帶在這邊,但永遠都不會將你召喚出來。即使如此,你也愿意嗎?”
  茉莉的話,讓嬰兒的聲音變得激動與喜悅:“只要……只要讓我不再被關在黑暗和孤獨之中……我一定……都聽你的話……”
  這樣的聲音,沒有人會相信是來自世間最恐怖,最罪惡的邪嬰萬劫輪,而只是一個嬰孩最卑微可憐的乞求。
  茉莉的神情和動作定格,在持續了很久的艱難躊躇后,才無比緩慢而沉重的頷首:“好……既然如此,那便定下最殘酷的主仆契約,我為主,你為仆,除非我主動解除,否則,你永生永世都將為我所控,永不可叛!只此一途!你或者接受,或者讓我把你重新封印!”
  冰冷無情的聲音落下,茉莉眉心間紅光一閃,契約之力籠罩在了邪嬰萬劫輪之上。而且,是星神界最為殘酷的主仆契約。
  讓茉莉驚訝的是,邪嬰萬劫輪沒有半點的猶豫和抗拒,甚至是無比欣喜雀躍的接受了契約……歡喜的如同飛出了牢籠的小鳥。
  茉莉的瞳孔頓時黑光一閃,隨之,她左手手背之上的漆黑輪盤變的無比深邃,連續數次閃爍后,便又緩緩消失。
  “以后,你就不再是可以誅神屠魔的邪嬰萬劫輪,而是獨屬我一個人,以我為主的器!”
  茉莉這些話說的格外鄭重嚴厲,但她的眼神卻是一陣飄忽。
  她沒有想到,一個最卑微的凡人都無法接受的殘酷契約,竟是毫無阻滯的“奴役”了邪嬰萬劫輪這個連神都恐懼的恐怖存在。
  在這里見到邪嬰萬劫輪,然后竟成為它的主人……一切就如最荒謬的幻夢一般。
  更奇怪的是,從邪嬰萬劫輪身上,除了初見時觸動了來自星神的恐懼記憶和印象,她感受到的不是陰森、恐懼、罪惡,更多的反而是可憐、無助、悲傷……
  這一切究竟只是假象,還是……邪嬰萬劫輪真的只是個幼稚的嬰孩?
  幼稚的因為生氣,而殺盡了所有神魔,又幼稚的可以為了遠離黑暗與孤獨,不惜一切的代價,哪怕從超越神魔的存在,成為一個人類的奴仆。
  “是,主人。”嬰孩的聲音恭敬的回應,沒有半點的屈辱或不甘,只有即將離開黑暗與孤獨的喜悅。
  茉莉之所以忽然改變主意,是因為她想到:邪嬰萬劫輪為了自由如此不惜代價,對她如此,對別人也一定如此。那么,若是它落入其他人之手,根本無法預知會引發怎樣的后果。而那是邪嬰萬劫輪,一旦它的力量被喚醒,將是無法想象和控制的巨大災難。
  而若是它真的愿意臣服,那么,臣服于她,為她所控,也就不需要擔心它有朝一日落入愚蠢或居心叵測之人的手中。還可以讓它永不會再現世。
  茉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心境:“記住我之前的話,你以后可隨我看遍外面的世界,永遠不會再孤獨。但我也永遠不會召喚你出來!你要知道,若有一天被世人知道我是邪嬰萬劫輪的主人,那我必定會馬上成為整個混沌世界的敵人!”
  “嗯,我會一直聽主人的話。”聲音稚嫩尖細,如同一個乖巧的小孩。
  “好,那你現在告訴我,什么東西或者方法可以讓你的力量重新覺醒?”茉莉冷冷的問道。她這么問,絕然不是想要去試圖恢復邪嬰萬劫輪的力量。相反,是為了要避開所有的可能性!
  “我現在只屬于主人,只要主人可以影響我的力量。主人的怒氣、怨氣、殺氣、血腥氣、恨意、妒意、罪惡……這些負面情緒都會讓我成長。尤其是,若是主人的負面情緒忽然強烈到了某個臨界點,就有可能將我的力量重新喚醒喔。”
  邪嬰萬劫輪毫無避諱的回答。
  茉莉心中暗松,嘴角斜起一絲無比清淡的笑:“那很可惜,你的力量永遠都不可能再次覺醒了。”
  “現在,我便如你所愿,帶你離開這里。以后,若是你稍有不聽話,我就會立即將你重新封印入黑暗和孤獨之中!”茉莉嚴厲的道。但她同時也知道,有那個最殘酷的主仆契約在,邪嬰萬劫輪就算想不聽話都不能。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