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824 地獄幽蘿中

時辰已到,賓客滿廳。鳳凰主殿、側殿都已坐滿了來自天玄各地的貴客,隨便一人,皆是在天玄大陸有著赫赫威名之人。殿外陳擺的席位幾乎占滿了大半個鳳凰城,雖只能入座殿外之席,但能入鳳凰城,也無一不是雄霸一方領域的玄道霸主或王公貴族。
  這場堪稱天玄大陸有史以來最盛大的訂婚宴由鳳橫空親自來主持,基本已脫離塵世的鳳祖奎也赫然在場,鳳天威,以及平日里深處禁地靜修,極少露面的諸位太長老也一人不少,全部入席……他們都要親眼目的鳳凰神宗有史以來最為榮耀的一刻。
  站在主殿中心,已是百年帝王的鳳橫空卻是久久難以平息胸腔中的激蕩,天下群雄齊聚,四大圣地皆至……四大圣主全部親自到來,且親備厚禮,帶來的,也都是宗門之中最頂尖的人物,以表達自己的重視。如此場景,以往做夢都不敢有,比之他當年的登基大典,場面要盛大不知多少倍。
  鳳凰神宗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有朝一日能與四大圣地平齊。而以鳳凰神宗的現狀,即使能平安無事的保持成長之勢,要達成這個目標也要幾千年的時間,何況鳳神已死,鳳凰神宗這些年一直處在危險的邊緣。最大的渴望,就是鳳雪力量的完全覺醒。
  而今,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將四大圣地嚇破膽的恐怖人物出現,這個人是云澈的師父,而鳳凰神宗也因雪公主與云澈的關系而雞犬升天。
  這四大圣地當然不是為了他們鳳凰神宗而來,而是為了討好云澈。他們鳳凰神宗只要從此抱好云澈這條大腿,縱然鳳神已死的真相暴露,也根本不需要半點擔心。再給四大圣地十個膽子,也絕不敢對鳳凰神宗發難。因為他們鳳凰神宗許配給云澈的不是什么普通的鳳凰弟子,而是未來的宗門之主!
  鳳橫空心中重重感慨,以前他對于鳳雪與云澈之事痛心惱心,甚至是他最初對云澈生出殺機的唯一原因,后來因鳳雪的執著而不得不接受。現在方知,那非但不是鳳凰神宗的災難,反而是天賜福緣!相比之下,先前的沖突仇怨,甚至殺子之仇,都顯得頗為微薄。
  “眾位,”鳳橫空昂首道,渾厚威嚴的聲音在玄力的帶動下傳遍了鳳凰城的每一個角落:“今日是小女雙十生辰之日,亦是履當年允諾,為小女定下終身大事之期。眾位為小女之事遠道而至,我鳳橫空不勝感激。”
  鳳橫空話音速轉,平和的道:“我鳳橫空共有十四個兒子,卻只有一個女兒,平日里疼愛萬分,視若珍寶。雪自小在鳳神身邊長大,亦是我鳳凰神宗有史以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鳳神傳人,她既是我的愛女,亦承載著我全宗的未來,因而,身為雪生父,鳳凰宗主,從未曾想過將她出嫁宗門之外。”
  “但數年之前,雪與云澈在神凰相識,兩人共過患難,互許生死,這幾年間,我鳳凰神宗雖與云澈有過諸多恩恩怨怨,但二人之情感卻非但未曾崩離,反而愈加深切,縱死難離,最終,卻也成為了化解恩怨的契機……此番想來,這段姻緣,又何嘗不是上天的安排。”
  鳳橫空說的頗為動情,也頗為巧妙。他微微側身,淡笑道:“雪,澈兒,還不趕緊出來見客。”
  云澈和鳳雪挽手走到殿中,站在了鳳橫空身側。云澈一身隨意的裝扮,鳳雪則是和云澈初見時的那身鳳衣。在他們現身的那一刻,整個世界仿佛忽然投下一抹異常瀲滟的明光,耀的所有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因為今日的鳳雪,沒有佩戴雪紗,容顏完整的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也讓世間一切的光彩都忽然間黯然失色。
  聽過鳳雪之名的人極多,但見過她真顏的人卻是少之又少。他們呆看著這傳說中的天玄第一美女,心神如同被套上了枷鎖,無法抽離……視線中的女孩,其容顏之美已不是世人語言所能形容,縱然世間再好的丹青巨匠也描畫不出她半成的風韻,甚至在夢境之中,都無法幻想出這樣的絕世之姿。
  驚嘆、呆滯、艷羨、窒息……任誰見過鳳雪的真顏,都再不會質疑她的天玄第一美女之名。但想到她身邊的云澈,所有的非分幻想和嫉妒都順便被死死掐滅。不少人艱難回過神來后,都是匆忙的低頭,再也不敢多看。唯恐自己失魂失態。
  身為鳳雪的長兄,就連鳳熙銘也很少能看到她面紗下的真容。他瞪大眼睛,雙目緊緊盯著鳳雪,無比貪婪的看著,但他的雙手卻是死死攥在一起,內心更是痛苦的劇烈抽搐。若是魔劍大會之前,他會不惜一切的發狂,但面對如今的云澈,那僅存的理智,讓他如被釘死在刑架上,萬般痛苦嫉恨,卻只能一動不動。
  云澈和鳳雪出現后,自然又是一連串的繁文縟節禮儀程式。云澈雖然心中排斥,但盡皆配合他不想帶給鳳雪任何的缺憾。
  “澈兒,雪的母妃早早過世,這枚瓔珞扣,是她當年離世前放在我的手上,要我親手交給與雪許下一生之人。這些年,我一直將它帶在身上,從未離身。”
  鳳橫空將金絲纏系的瓔珞扣輕握手中,好一會兒后,才不舍的將它交到云澈的手上:“從雪十三歲起,我就無數次的設想過雪的終身大事,而無論哪種設想,最為基礎的一點,便是要入贅鳳凰神宗,絕不能讓雪外嫁。現在,我將這枚瓔珞扣還有雪正式交給你,但……我不會要求你入贅我鳳凰神宗,也不會要求你為鳳凰神宗做什么,只求你善待雪,不要讓我最寶貝的女兒受到委屈……就足夠了。雪的母妃在天有靈,也定然會倍感安慰。”
  鳳橫空整出這場驚動天玄的訂婚大宴,的確是為了借云澈之勢立鳳凰之威,同時解除一直存在的巨大危機。但云澈聽得出,鳳橫空的這幾句話都是發自肺腑這一刻,他只是鳳雪的父親。
  “你放心,就算要拼上性命,我也不會讓雪受到委屈。”云澈將瓔珞扣鄭重的握在了手間。
  鳳橫空微微的點頭,有云澈的這句話,對他而言,已經夠了。
  殿廳之中,紫極由衷的嘆道:“雪公主與云宮主,當今年輕一輩最優秀的兩人,無論相貌、資質、修為,都再無人可及,當真是天作之合啊。”
  紫極開口,附和聲頓時此起彼伏。
  “這世間可配得上云宮主的,唯有雪公主。反之,能配得上雪公主鳳凰之姿,傾城之貌的,也唯有云宮主啊。”
  “真是讓人羨之嘆之。”
  “鳳凰宗主,不如今日便定下婚期,我等也好早作準備,共期大喜之日。”一個神凰國頂級宗門之主大喊道。
  在訂婚大宴上定下婚期,本是理所應當,順理成章之事,但卻是點在了鳳橫空尷尬之處。既然不強求云澈入贅鳳凰神宗,那么婚期自然要由男方來定。而云澈的父母卻并不在場,且他們又是個不能談起的禁忌……
  鳳橫空頓時大笑一聲,強行跳略,抬手高喊道:“今日在場的眾位皆是我鳳凰神宗的貴客,請眾位盡情開懷暢飲,萬勿拘束,”
  啾…………
  啁
  或低緩,或高亢的鳳鳴聲在鳳凰城的上空響起,人們抬頭望去,數千個鳳凰弟子全身燃燒著將身體完全包裹的鳳凰火焰沖天而起,匯成九十九只傲空飛舞的鳳凰炎影,在鳳凰城中灑下熾熱火光和鳳凰天威。
  “哈哈哈哈,”鳳橫空大笑道:“鳳影天舞已然開始,請諸位盡情觀賞,開懷暢飲,不醉不歸!”
  殿廳內外齊齊響應,場面頓時熱烈起來,大笑聲、觥籌交錯聲如浪潮般此起彼伏。
  看著完全熱烈喧囂其阿里的大殿,鳳橫空心中的澎湃依舊無法平息,他心中雖然無法完全釋懷云澈的殺子之仇,但同時,他又相信著正式云澈這般護短的心性,也一定不會虧待了雪。
  視若生命的女兒找到了一個最好,且又是她深深傾心的歸宿,同時也是因此,他鳳凰神宗在一朝之間平步青云,變得四大圣地都絕不敢觸犯……甚至天威劍域還要巴結。
  或許是遠古鳳凰之神的庇佑,讓他們從日夜擔心的危境,一下子步入了空前的巔峰。
  酒過數巡,大宴的氛圍也愈加熱烈,鳳影天舞的表演也已到了最**,漫天盡是赤炎鳳鳴,整個天空都仿佛燃燒了起來。鳳橫空來到云澈和鳳雪身邊:“澈兒,雪,時辰差不多了,隨我一同去敬酒吧。至于你們的大婚之期……澈兒,此事還是要過問你父母的意見,不必急于今日。待……”
  轟!!!!
  一聲不正常的轟鳴聲忽然從上空傳來,并伴隨著劇烈的空間震蕩,讓本是熱烈非凡的大宴頓時氣氛一凝,同時,連串的慘叫聲也緊隨而至,那些飛舞空中的鳳凰弟子全部帶著殘敗的火焰從空中栽落而下。
  “什么人!竟敢擅闖鳳凰城!!”數十個鳳凰弟子的大吼聲震天般的響起。
  “發生什么事了?”鳳雪急聲道。
  “我去看看。”
  鳳橫空剛要動身沖到殿外,驀地,周圍的光線忽然變得明亮了數分,一股灼熱的風浪也從上方涌來,殿廳中的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抬頭,隨之,每個人都愣在了那里。
  他們抬起頭,看到的,赫然是布滿著殘碎火焰的上空……鳳凰大殿的殿頂,居然完全不見了!!
  鳳橫空腳步頓住,云澈和鳳雪也都一臉驚詫……能入鳳凰大殿,都是地位極高的人物。四大圣主、圣域的十二真人、海殿的七尊者、神宮的五神使全部在此,但卻沒有一個人發覺龐大的殿頂究竟是如何消失。
  仿佛是在一瞬間被無聲無息的吸入了虛空之中。
  “這是……怎么回事?發生什么事了!”鳳凰城的氛圍陡變,一種極度不安的氣息不知從何而降,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負責守衛的鳳凰弟子全部出動,每一個人全神戒備,看向空中。
  一陣微風掃過,風聲平緩的幾乎聽不到吹拂之音,但漫天鳳凰殘炎卻如被暴風席卷,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著殘炎的散去,一個女子身影,出現在了鳳凰城的高空之上,伴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奇異幽香。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