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4)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4)      第1127章幻夢(06-24)     

逆天邪神828 永別

虛空破壞,茉莉的身影出現在天玄南海之上。
  碧海連天,浩瀚無際,茉莉定定的浮在那里,冰寒無情的眼眸快速的消融……直至消融成一層迷霧,朦朧著她的視線,還有整個世界。
  忽然就……永別了……
  這一切,對云澈而言太過突然,對她又何嘗不是一樣。
  對于云澈,只有錐心的離開之痛,而對于她,還有著太多云澈無法理解的無奈與殘酷。
  “這樣……也好……”
  沒有云澈的世界里,她輕輕的呢喃……
  “現在的他……沒有我,也可以快速的成長……”
  “再過短短幾年……他就可以親手報仇……了卻所有心愿……世上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他……忤逆他……”
  “他會想念我,或許會難過……但他有愛他的父親母親……有那么多朋友……有那么多女人……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慢慢的忘了我吧……”
  茉莉緩緩閉上了眼睛,手掌依然放在胸口,無法移開……因為那里有著太重的窒息感。平生,她第三次有這樣的感覺。
  第一次,是母親離世。
  第二次,是哥哥隕落。
  第三次……
  眼角和唇角同時涌起溫熱的感覺,她下意識的伸手去碰觸……
  眼角是淚,唇角是血。
  因為以后再也無法相見。
  七年,宛若幻夢。
  緩緩的把小手攏起,她失神的呢喃一聲:“原來,這才是我……命中最大的劫數……”
  空間嘶鳴聲從背后傳來,隨之是獄蘿嬌嬌柔柔的聲音:“公主殿下,臨行前還想多看看這里的風景嗎?”
  “沒興趣。”茉莉的眸光瞬間冷下,沒有轉身看她一眼,淡淡的道:“記住你答應我的事,否則……我說到做到!”
  “公主殿下就知道嚇唬奴家。”獄蘿半是怕怕,半是幽怨:“奴家帶殿下回去之后,絕對~~絕對不會和吾王說起那個俊俏小弟弟哦,要是說謊,奴家任憑殿下處置就是了。”
  “哼!走!”
  茉莉身影一閃,已再次先于獄蘿,消失在虛空之中。
  她一直背對獄蘿,并沒有看到獄蘿在說話之時,眼眸深處所蕩漾的詭光。
  鳳凰城最核心的主殿被摧成平地,這場集結了全大陸各大宗門、勢力、皇室、望族的訂婚大宴卻是以這種誰都始料未及的結果收場。
  茉莉離開,云澈依然站在那里,眼神和心緒一片大亂,大腦幾乎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而周圍,被茉莉橫掃出去的眾人都是面面相覷,有的人還在怔然中沒有醒來,因為他們在玄道上的認知,產生了從未有過的動蕩。
  “姐夫的師父……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夏元霸呆呆的低語道:“眾神……之界?”
  “她來自另外的世界,這一點我們早已確信。因為天玄大陸有記載的歷史從未出現過那個層次的力量。”古蒼真人感嘆道:“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是來自傳說中的神界……難怪她的實力竟然恐怖至斯。”
  “神界?”夏元霸轉頭看著師父:“就是她和姐夫說的‘眾神之界’?師父知道這個地方?”
  古蒼真人搖頭:“大千世界磅礴無際,我們所在的世界不過是滄海一粟。傳說若是能突破君玄瓶頸,成就神玄境,便是踏足了神道的邊緣。那時,靈覺也將突破界限,感知到另外世界的存在。遙遠的傳說之中,大千世界中位面最高的世界,被稱作神界。萬年前消失的奪天老人,便有著他玄力突破至神道,飛升至神界的傳說。”
  “奪天老人的所謂‘飛升’,還只是虛無縹緲的傳說和臆想。但“眾神之界”這個名字,卻在幾本古書上有著確切的記載。而今天,這個名字卻是從云澈來自另外世界的師父口中聽到……看來,古書所載的‘眾神之界’,是真的存在著。”
  “啊……”夏元霸張大了嘴巴,喃喃的道:“姐夫說,他的師父年紀比雪妹妹還小,卻這么厲害,剛才來的那個奇怪的女人,看起來比姐夫的師父還要更厲害。那個神界……該是多么可怕的地方。”
  “那個位面,不是我們所能理解的。不過,有生之年竟能親眼見識到遙遠傳說中的神界之人,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只不過……”
  古蒼真人默默的看了一眼周圍,皇極圣域的眾人驚色未消,剛剛損失了三尊者的至尊海殿悲驚交加,而日月神宮那邊,以及軒轅問天父子,他們緊盯著云澈,臉色不斷的變幻著。
  “聽他們最后的話,她們離開之后,就再也不會回來了。”古蒼真人嘆息一聲:“元霸,你該知道這不過是一場訂婚宴卻如此浩大……不是因為云澈,也不是因為鳳凰神宗,而是因為云澈的師父。如今云澈的師父在眾目之下就此離開,云澈的處境……唉。”
  夏元霸猛然的一驚,瞬間清醒過來。
  云澈的身份,因他的師父而無人再敢提起,他身懷輪回鏡已鬧的天下皆知,也是因為他的師父而無人敢搶奪。如今他的師父離開……也就等于罩在他身上,讓四大圣地都絕不敢碰觸的屏障就此消失。
  此外,天威劍域死的三尊者,被毀的北域,夜魅邪和曲封憶受到的屈辱……他們沒有膽量向云澈的師父報復,但極有可能,會全部報復、發泄到云澈身上!
  “我不相信……”云澈輕輕低念著:“你明明是不想離開的,我不相信你不想再見到我……我不相信……”
  “云哥哥……”
  鳳雪匆匆來到云澈的身側,她能感覺到云澈的傷心和失魂落魄,輕輕的安慰道:“雖然,我不知道這其中發生過什么,但是……那天在至尊海殿,她那么努力的保護你,所以我相信,你和你的師父一定還會有再見面的那一天的。”
  云澈微微抬頭,然后笑了起來:“雪,你說的對。她對我好與不好,這些年,我心里又怎么會不明白。她最后的話,一定是怕我為了找她而強行犯險……畢竟以前因為這類的事,我都被她罵過好多次了。”
  “嗯!”鳳雪用力的點頭。
  “姐夫!”夏元霸急匆匆的沖過來,壓低聲音道:“千萬要小心,現在你師父不在了,我怕軒轅問天那些人會……”
  “我知道。”云澈無比的平靜,毫無驚慌之色:“不過放心,他們現在不會怎么樣的,這么多人在場,他們畢竟還是要臉的。即使要對我動手,也該在人散了之后。”
  “元霸,你不用擔心我。”云澈壓下所有的情緒,臉上露出輕松的微笑:“別忘了,我有太古玄舟,只要我想離開,十個軒轅問天也不能把我怎么樣。過一會兒,我就會帶著雪一起離開……只能暫回幻妖界了。”
  聽云澈這么說,夏元霸也放下心來。
  另一邊,看著站在一起的云澈和鳳雪,鳳橫空的心情比之大宴之前何止天翻地覆。他重重嘆了一口氣:“竟然會發生這種事,而且偏偏是在今天……這下糟了。”
  所有鳳凰神宗的弟子、長老,包括鳳天威、鳳祖奎,此時也已全部傻眼。
  云澈的師父就這么忽然走了,而且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云澈失去了這個天大的靠山……而他們鳳凰神宗今天搞這場訂婚大宴,又何嘗不是為了告訴天下他們靠上了這座誰都惹不起的靠山。
  但大宴還會完成,一切就忽然成為了泡影……
  軒轅問道在進入鳳凰城之后,全身毫無驕氣,以往根本不怎么將鳳凰宗主放在眼中的他在鳳橫空面前卻是恭敬有加,為了平息云澈怒氣,為自己博得生機不惜低三下四,主動將尊嚴送到他的腳下……而目睹著一切的結束,看著云澈的背影,他的眼神、氣息,完完全全的變了,心中一直死死壓制的怨恨和憋屈如同被釋放出來的猛獸,讓他全身都禁不住哆嗦起來。
  “父親……”
  軒轅問天卻是一抬手,然后給了他一個警示的眼神,然后抬步走到鳳橫空身側,淡淡的道:“沒想到,好好的喜事,卻成為了一場鬧劇。鳳凰宗主剛得佳婿,這佳婿的師父卻飛了……也是可惜啊。”
  鳳橫空的心口猛的一窒。回想幾個時辰前軒轅問天到來的時候,主動行禮,親手奉上重禮,還為了能讓軒轅問道獨見云澈而躬身請求……而如今,軒轅問天說話卻顯然是一副上位者面對下位人的口氣,而且帶著傻子都能聽出來的嘲諷。
  “呵呵,”鳳橫空無奈的一笑:“唉,世事難料,倒是掃了諸位貴客雅興了。”
  “那倒不至于。畢竟,這也不是鳳凰宗主的本意,不是么?”軒轅問天笑瞇瞇的道,然后別過頭去:“好好的鳳凰城被毀的一片狼藉,看著鳳凰宗主要花好些時間收拾這爛攤子了,既然如此,我們繼續留下就顯得有些礙事了。”
  “問道,我們走吧。”
  聲音未落,軒轅問天已是騰空而去,頭也不回的遠遠飛離。軒轅問道臉部數度抽搐,惡狠狠的看了云澈一眼,也馬上緊隨其后。
  軒轅問天就這么冷淡的離開,絲毫沒有要給鳳凰神宗的顏面的意思。不過那些六國勢力無人敢議論,而另外三圣主的眼中幾乎同時閃過一抹詭光。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