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831 喪心病狂

軒轅問天的話讓三人全身一僵,心中驟寒。
  “軒轅劍主,你的玩笑一點都不好笑。”鳳祖奎臉色陰暗,目光平淡中透著不耐:“百斤紫脈神晶,怕是連你天威劍域都拿不出來,居然找我鳳凰神宗來借?軒轅劍主這是在拿我們尋樂子么!”
  “呵呵,豈敢豈敢。”軒轅問天笑瞇瞇的道:“本劍主是不是開玩笑,你們心里清楚的很。我剛剛才說起祖奎兄直言快語,耿烈如昔,怎么忽然就換了個腔調……你們半年前從蒼風國流云城掠奪的晶礦,在上個月才剛剛提煉完成,共得到了一百一十三斤紫脈神晶,就儲在你們鳳凰城下方的鳳火瑯境之中。怎么,難道本劍主一來,這一百多斤紫脈神晶就忽然間不翼而飛了?”
  在軒轅問天喊出一百斤紫脈神晶時,鳳橫空三人便心中震驚不已,但還能勉強保持鎮定,但此刻,軒轅問天卻是將這些紫脈神晶的提煉時間、數量、存放地點說的分毫不錯!!
  這讓他們無不駭然失色。
  因為這絕不可能是巧合!
  鳳橫空、鳳天威、鳳祖奎互視一眼,心中無不是驚恐交加。因為這件事和鳳神已死一樣,是他們必須死守的兩大隱秘之一,暴露任何一件,都會給他們宗門帶來災難。而知曉這個秘密的,除了他們皇族一脈的四人,其他知曉的人全部被下了魂鎖!無法用任何形式透露,就算被人搜魂,一旦碰觸,相關記憶都會馬上消散。
  軒轅問天到底是怎么知道了!?
  “哦?三位怎么忽然不說話了?”軒轅問天悠然笑道:“難道本劍主有哪一點說錯了?”
  軒轅問天話已說到如此程度,再強行否認已毫無意義。鳳祖奎暗沉一口氣,道:“軒轅劍主,這件事你是從哪里知道的!”
  “這個問題,本劍主并沒有義務回答。”軒轅問天雙手抱胸,神態傲然,似是一切都早已在他的掌控之中:“祖奎兄只需把那百斤神晶暫借本劍主一用。如此豐盛的資源,只有用在我天威劍域,才不算是暴殄天物。而本劍主也自然會記得這雪中送炭之恩,祖奎兄意下如何?”
  “呵,”鳳祖奎漠然一笑:“那我若是不給呢?”
  軒轅問天肩膀一聳:“那就太可惜了。說起來,這件事目前還只有本劍主一個人知道,可若是我哪天不小心告訴了其他三圣地……嘿,祖奎兄覺得會發生什么呢?”
  鳳祖奎心里一涼,但臉上卻露出深深的不屑和傲然:“軒轅劍主若有這興趣,大可自便!我鳳凰神宗雖勢微,但卻是這天玄大陸唯一的神之遺族!歷代有鳳神守護,有天道眷顧!從不畏懼任何人、任何勢力!包括你們四圣地!”
  “父親說的沒錯。”鳳天威也冷下臉來道:“我鳳凰神宗雖及不上你們天威劍域,但我們也從來不是軟柿子!軒轅劍主,你們天威劍域剛剛遭遇‘大難’,還是暫且安穩一些的好!我族鳳神雖極少現世,不到萬不得已亦從不愿展露神力,但若軒轅劍主強行觸怒鳳神,怕是也會難以承受后果!”
  “我們敬你是客,對你禮數有加。但若是為了挑釁而來,哼,恕不接待!橫空,送客!”
  “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非但沒有被唬住,反而狂笑起來,一邊狂笑一邊輕蔑的道:“你們自稱神族后裔,能耐看不出多大,這演技卻是一脈相承,讓本劍主真是大開眼界,嘆為觀止,哈哈哈哈……”
  “軒轅劍主!”鳳祖奎的聲音愈帶怒意:“你不要越來越過分,你辱我宗門,我尚可忍耐,但我們繼承鳳神血脈,絕不容許任何人辱及鳳神即使你是圣地之主!”
  “哦?是嗎?難道本劍主哪句話說錯了?”軒轅問天笑聲漸止:“鳳祖奎,看來你還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完全不明白真正的處境啊。那本劍主就提醒你幾句……你們鳳凰皇族四代人在場,但演戲的,卻只有三個人。你們就不想想,為什么會少了一個人呢?”
  “哼,軒轅劍主這話什么意思?”鳳祖奎冷哼一聲,隨之,他的聲音猛的頓住,鳳天威和鳳橫空的臉色也僵住,然后三人同時看向了鳳熙銘。
  他們忽然意識到,自軒轅問天到來后,鳳熙銘竟自始至終沒有發出半點聲音!讓他們在全心神應對軒轅問天的同時,都幾乎忘卻了他的存在。
  面對鳳祖奎、鳳天威、鳳橫空三人的同時盯視,鳳熙銘露出的赫然是驚恐,他腳步下意識的后退,驚慌之下還險些坐倒在地。
  他異常和舉動和反應,再關聯軒轅問天所說的話……三人的腦中同時“轟”的一聲。鳳橫空抬起手臂指向鳳熙銘,手指無法控制的顫抖:“熙銘……你……難道你……”
  在鳳凰神宗之中,知道百斤紫脈神晶之事,且沒有被下靈魂牢籠的,只有他們四人。因為下記憶牢籠畢竟有著極大的風險,一個不慎,就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靈魂重創,嚴重的話甚至有可能變成活死人。所以,作為鳳凰皇族之人,他們絕不能冒這個險,也完全沒有必要冒這個風險……因為作為鳳凰神宗的老宗主、太宗主、宗主以及少宗主,他們是這世上最沒有可能泄露這個天大機密的人。宗門之中縱然會出現第二個“鳳非煙”,也再怎么也不可能出現在他們四人之中。
  但是……
  “不可能!”鳳天威的瞳孔在微微瑟縮,但卻是堅定的搖頭:“熙銘如今已漸成大器,沒有可能,也沒有理由做出這種禍難全宗,遺罪萬年的丑事!熙銘,快說……說你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宗門,對不起鳳神的事!”
  “呵呵呵呵,”他們身后傳來軒轅問天嘲弄的笑聲:“神凰太子,事到如今,你還需要有什么顧忌么?別忘了你最想得到的是什么。而你最想得到的,你們全族都給不了你,但本劍主能!”
  軒轅問天的話讓鳳熙銘眼瞳一顫,他一咬牙,面孔雖然依舊在哆嗦,但眼神卻從驚恐變得陰狠起來:“父皇……你們不必再掩飾了,紫脈神晶,還有鳳神已死的事,軒轅劍主早在五個月前,就……就已經知道了!!”
  鳳橫空眼前一黑,大腦“轟”的一聲,全身的血液幾乎一瞬間全部涌到了頭頂:“你……你……你……你說……什么……”
  “你……這個混賬東西!”
  “孽畜……孽畜!!”面對軒轅問天都從未變色的鳳祖奎渾身發抖,頭發、雙眉都火焰肆燃,雙拳緊攥,已幾乎控制不住出手親手滅了這個自己的至親之人。
  啪!!
  一聲巨響,怒到極處的鳳橫空已先于鳳祖奎出手,一巴掌扇在了鳳熙銘的臉上,將鳳熙銘扇的吐血橫飛出去。
  鳳熙銘還未落地,絲毫沒有解恨的鳳橫空已驟然沖上,手掌死死的抓在了他的胸口,一雙瞪到幾乎炸裂的眼眸盡是血絲:“你……你這個逆子!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再說一遍!!”
  鳳橫空怒恨的頭部欲裂,胸腔也幾乎要炸開。自當年的“鳳非煙”一事后,他對宗中之秘更為小心,甚至不惜冒著巨大風險動用“記憶牢籠”。他萬萬沒有想到,第二個“鳳非煙”出現了,而這次的不是宗門長老,竟是他的親生兒子,還是他最為信任,并選為繼承者的長子!
  剛剛才沾到邊的靠山忽然飛走,鳳雪的力量處在快速覺醒的最關鍵時期。已死的鳳神成為了鳳凰神宗最后的屏障,百斤紫脈神晶讓他們可以在最短時間內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以應對可能降臨的災禍。而偏偏就在這個時期,竟讓軒轅問天知道了那百斤紫脈神晶,又知道了鳳神已死……
  后果會是什么,他幾乎都不敢去想。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鳳熙銘會做出這種事,也無論如何都想不出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話已說出,全宗聲望最高的三人全部在場,鳳熙銘已再無退路,心里的害怕反而少了許多,表情變得陰狠猙獰:“父皇……這都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鳳橫空全身直哆嗦:“我平時對你確是嚴厲!但……但你是神凰太子,未來的神凰帝王,鳳凰宗主!我怎能不對你嚴苛!!但我就算是再對你嚴苛十倍……你又怎么能做出這種出賣宗門,禽獸不如的事!!”
  “對!你就是再對我嚴苛一萬倍,我也絕無怨言,但是……”鳳熙銘瞪大雙眼,所有的驚恐已消失,變成了近乎病態的瘋狂:“但是你為什么要把雪許配給云澈那個王八蛋!!”
  “你說……什么!!”鳳橫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雙耳。
  鳳熙銘喘著粗氣,咬牙切齒道:“我在七年前就發過誓,雪這輩子要么屬于我,要么不屬于任何人!如果能得到雪,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價,什么太子,什么宗主,我全部可以不要!而你,卻要把她……”
  “閉嘴!!”鳳橫空全身燃火,胸腔之中如同一座火山瘋狂噴發:“你……你……你這個孽畜!!”
  砰!!
  鳳橫空狠狠一拳轟在了鳳熙銘的胸口,將他再次砸飛,隨之他眼前一黑,腳下一軟,一下子跪倒在地,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他早就發現了鳳熙銘對鳳雪的迷戀……而且不止鳳熙銘,他所有的兒子幾乎都是如此。他曾警告過鳳熙銘數次。雖然這是一種畸形的迷戀,但潛意識里,他又并不覺得這是太大的問題。因為鳳雪畢竟有著天人之貌,還被奉為天玄第一美女,縱然是親生兄長,有這種念想雖是不該,但從生理之上,也算是可以理解之事。
  但他絕沒想到,鳳熙銘對鳳雪的迷戀竟是扭曲至此!喪心病狂!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