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838 金色火焰

云澈屠盡焚天門,至少還是因為觸動了他的逆鱗。軒轅問天不惜算計其他圣地,耗費大量心力毀掉偌大的永夜王族,不是因為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只是為了一個當時他并不確定是否能實現的“可能性”!!
  這何止是喪心病狂!
  而他這個殘留下來的復仇者,居然一直都是對方故意留下的棋子……并且一直以來的每一步,都在按照他預設的道路走!
  “軒轅問天……你……不會……得逞的!!”焚絕塵抓住天罪神劍,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劍中魔魂,他在覺醒魔血之時便已察覺到存在,并在他開始覺醒魔血后的第十五天忽然攻擊他的靈魂,想要毀滅他的意識,但最終卻被他艱難的反壓制,逼迫魔魂不得不臣服于他的意志。
  結合軒轅問天剛才說言,劍中魔魂是欲在毀滅他的意識后,取走他體內魔血,然后以某種方式賜予軒轅問天!所以,他可以確定,在這最后一步上,軒轅問天已經徹底失敗!
  “呵呵呵呵,是嗎?”軒轅問天淡笑一聲,向焚絕塵伸出蒼白的手掌:“焚絕塵,你其實應該感謝我,若不是我一直留著你的性命,你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我賞賜了你多活了這么多年,今天,也該到了你向我回報這一切的時候了!”
  軒轅問天伸出的手掌猛的一收。
  嗡
  焚絕塵的腦海之中有什么東西忽然炸開,一片嗡鳴。他視線中的一切瞬間化作空白,瞳孔失去了顏色,整個人如木樁般直挺挺的倒了下來。
  軒轅問天垂下手來,轉過身去,淡淡的道:“開始吧。”
  鳳雪一路向北,沒有片刻的停留,她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哪里,也不敢停下來向人詢問,只是模糊的感覺到自己應該已經離開了神凰國的范圍。
  天色稍稍暗了下來,西方的天空出現了一抹淡淡的昏黃。下方是一片廣闊的山林地帶,有些清涼的山風讓鳳雪混亂的內心平靜了幾分。從軒轅問天被焚絕塵截住之后,已經過了幾個時辰,后方始終沒有再出現軒轅問天的氣息。
  過去了這么久,應該已經徹底安全了。
  鳳雪的速度稍稍放緩,她抱緊云澈,輕輕的道:“云哥哥,我們已經安全了。我知道,你一定不會這么容易倒下的,我馬上……馬上就讓你好起來。”
  她看了一眼下方,然后緩緩落向了一處狹窄的空地。云澈的傷重的讓她不敢去看,那一縷始終沒有散盡的生命氣息微弱如螢火,她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將鳳神賜予她的鳳凰源力全部給予云澈……她心里很清楚,云澈真正嚴重的不是外傷,而是內臟盡毀,而且損毀到這種程度,真的是大羅金仙降世都不可能救得回來。她就算耗盡所有的鳳凰源力,能做到的,最多只是將他最后一口氣多吊一段時間而已。
  但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有什么選擇。
  鳳雪輕輕落下,將云澈小心的放在地上。他的身上全部都是血,尤其胸口……凄慘的讓鳳雪看一眼都會痛徹心扉。她閉上了眼睛,再不忍多看一個瞬間,雙手輕抬,毫無猶豫的將自己最寶貴的鳳凰源力燃燒了起來。
  就在這時,她的身軀忽然一顫,剛剛閉合的美眸也一下子睜開,涌上了巨大的驚恐……就在她剛剛燃燒鳳凰源力的剎那,一個無比可怕的氣息從遠處輻射而至,并將她牢牢鎖定。
  這個氣息的強度遠遠勝過她,勝過鳳祖奎……是屬于軒轅問天那個最巔峰的層次。
  在她以為是軒轅問天又追上來時,另外兩個強度完全不亞于前者的沉重氣息也籠罩在她的身上。
  一個聲音,在這時從上空遙遙傳來:“哦?這不是鳳凰神宗的雪公主么,上午才剛剛喝過你的喜酒,現在卻又在這萬里之外相遇,多么不可思議的緣分啊。”
  鳳雪收起鳳炎,轉過身來,看向了空中的三個人影……三個登頂天玄大陸玄道之巔的絕頂人物,世人口中的四圣主之三!
  圣帝皇極無欲,海皇曲封憶,天君夜魅邪!!
  她為了躲避軒轅問天,帶著云澈以最快的速度逃亡,中途幾乎沒有任何停留……卻在這里,遇到了和軒轅問天同一個層次的人物,還是三個一起出現!
  這怎么可能是巧合!
  “是你們!”鳳雪瞬間就明白了過來,他們三人分明是和軒轅問天一樣,一直追著她的蹤跡,才會出現在這里!
  “你們……想要做什么!”她站在云澈的身前,用自己所能發出的最嚴厲的聲音喊道。
  “多余無謂的廢話我不想多說。”曲封憶冷冷的道:“我們三人是一路追你至此,至于目的,冰雪聰明的雪公主難道真的猜不到么?”
  “不過看起來,你的未婚夫婿狀況很不好。”皇極無欲的目光從遍體染血,完全感覺不到氣息的云澈身上移開,淡淡的道:“先前在鳳凰城,你父親告知我們云澈已經死了,我們還不相信,原來鳳凰宗主并未欺我。”
  “既然云澈已經死了,那事情就更為簡單了。”夜魅邪微笑道。以他們三圣主的認知,云澈此時的狀態,也完全是個徹底的死人。而至于他是怎么忽然慘死的,并不是那么重要。夜魅邪在空中伸出手來:“雪公主,乖乖的把云澈的尸體交給我們吧,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后,我們保證不會為難你,說不定還會把尸體交還給你。”
  夜魅邪的最后一句話并不是虛晃一槍,以他們三人的絕對實力也沒有必要,他們的確不會把鳳雪怎么樣。因為他們并沒有像軒轅問天一樣確認了鳳神已死。鳳凰神宗的其他人,他們或許敢殺,但鳳雪是鳳神唯一的親傳者,若是殺了,或者重傷了她,必定會引來鳳神之怒……四年前鳳神最后一次出現,就是因為鳳雪在太古玄舟上險遭暗算。雖然最終毫發無傷,但鳳神震怒之下,還是差點要了日月少主夜星寒的命。
  鳳神之怒,不到萬不得已,他們還沒有徹底觸碰的膽量。
  雖然,他們心底都對鳳神是否還存活有著不同程度的懷疑,但哪怕有九分懷疑,僅存的一分,也足以讓他們不敢對鳳凰神宗踏破最后的底線。
  “你們休想!”面對三個圣主的威壓,鳳雪的氣息就如颶風中的螢火,但她的眸光,卻是前所未有的堅毅:“我絕不會……讓你們再傷害云哥哥!”
  “呵呵呵,”皇極無欲淡笑一聲:“都已經是個死人了,雪公主居然還是癡心一片,還真是讓人贊嘆啊。”
  “云哥哥他不會死的!”鳳雪大聲的道:“你們這些明明是圣主,卻內心險惡的人,才真的應該死!上次在至尊海殿,你們為了搶云哥哥的東西而聯手加害他,云哥哥的師父教訓了你們,但最后也饒恕了你們,你們也都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親口說出了再也不會加害云哥哥的承諾。你們今天這樣做,就不怕……就不怕云哥哥的師父再也不會饒恕你們了嗎!”
  想到那個恐怖絕倫的紅裙少女,三人心中都是猛的一寒,但也僅僅只是一瞬間。隨之,夜魅邪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說得好,沒想到看起來溫婉的雪公主居然也這么伶牙俐齒。那個紅衣妖女,我們的確是怕,但可惜,她是屬于其他世界的人,已經走了,而且永遠都不會回來,還親口宣稱和云澈已是恩斷義絕,再無瓜葛,雪公主不也聽得清清楚楚么。”
  “哼,那個紅衣妖女施加在我身上的屈辱和痛苦,我這輩子都不會遺忘!”夜魅邪的聲音陡然冷了下來:“而這些,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云澈!我本想把這筆賬好好的和云澈清算一番,沒想到,他卻痛痛快快的死了!”
  “不必多說了。”曲封憶聲音冷硬:“鳳雪,既然云澈已死,那我們就只要輪回鏡。若它還在云澈的身上,就把他的尸體丟過來,若在你的身上,就老老實實的交出來。”
  “你還是乖乖的聽話吧。”皇極無欲淡笑著道:“當日之辱,他們可都是想發泄在云澈的身上。若是要他們親自動手,我可不保證云澈還能留下全尸。”
  呼!!
  鳳雪的長發豎起,化成如火的赤紅色,身上的鳳炎瞬間燃起數十丈高,鳳炎之中,隱約映現出一抹怒然展翅的鳳凰之影,她的眼神、聲音痛恨而決絕:“你們想要傷害云哥哥……先踩過我鳳雪的灰燼!”
  “哼,真是不聽話。”夜魅邪無所謂的笑笑。
  “動手吧。”曲封憶低念一聲。
  轟隆!
  一陣風雷之聲當空爆開,夜魅邪和曲封憶這兩大圣主同時出手,俯空而下,直取鳳雪。鳳雪是天玄大陸年輕一輩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她的天資縱觀天玄歷史都無人可及,但在兩大圣主的絕對威壓之下,她的鳳炎幾乎瞬間被壓下了一半,但還有一半在她的決絕之下頑強而憤怒的燃燒著。
  云哥哥,雖然還沒有能正式成為你的妻子,但今生能伴你而死,也是雪這一生最無悔無憾的事……鳳雪心中輕輕的低念,帶著決絕死志的鳳凰火焰迎向了兩大圣主,一道嘹亮的鳳音破空嘶鳴。
  就在鳳雪轟出鳳凰火焰的那一剎那,她的眼角,忽然掠過了一抹灼目的熾金色。
  那也是一抹火焰,卻呈現著華貴至極,又耀眼至極的金色!金色火焰并不大,它如同從虛空中出現,流星一般墜向夜魅邪和曲封憶……金芒籠罩而下的那一瞬間,竟將兩大圣主恐怖無匹的氣勢完全遮蓋。
  夜魅邪和曲封憶身形驟停,灼目的金芒讓他們幾乎無法睜開眼睛,胸口,更是如同被壓上了一塊萬鈞鐵板,沉重到窒息,最可怕的,是一股快速臨近的危險氣息,讓他們全身汗毛在一瞬全部豎起。
  而這股可怕到致命的危險氣息,便是來自那抹金芒。
  夜魅邪和曲封憶根本來不及多想,玄氣瞬間提升到極致,轟向了眼前的金芒,同時身形借助反震力暴退。
  轟
  一聲沉悶的轟鳴,金色火焰被兩大圣主聯手之下的力量當空轟碎,化作碎炎緩緩消散。倉皇后退的夜魅邪和曲封憶臉色微白,停穩身體后幾乎同時暴吼而出:“什么人!!”
  那團金色的火焰,還有讓他們都感覺到窒息的靈壓……沒有出手的皇極無欲同樣臉色劇變,三大圣主的目光向上,在高高的上空,他們看到了一個正在緩緩飄落的嬌小身影。
  那是一個一身華貴彩衣,外表只能稱之為“小女孩”的少女。但她一雙黑鉆般的眼眸卻透著與外表年齡完全不符的威凌與幽暗。她的嬌顏如精雕細琢般的完美,但冷漠的沒有一絲感情。
  最醒目的,是她的眉心之間,一枚赤金色的火焰印記灼目的閃爍著。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