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839 彌天殺意

讓他們心驚的氣勢,將兩大圣主同時逼開的力量,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三人心中無不心驚不已,而且這個氣息顯然不是屬于軒轅問天的……天玄大陸什么時候又出現了這等人物!?
  他們看到正在從空中飄下的彩衣女孩,全部愣在那里。
  少女?
  有那么一剎那,他們眼前恍過了茉莉的身影,心魂猛一戰栗。不過,這個彩衣少女雖然氣勢驚人心魄,但全然不是茉莉那種絕對壓倒性,讓他們感覺自己渺若螻蟻的恐怖氣場,但能對他們造成這樣的心靈壓迫,說明她的實力赫然是和他們處在同一階層。
  但作為俯視整個天玄大陸的三圣主,他們卻從未見過這個彩衣少女,更從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極有可能堪比他們的存在。
  這個彩衣女孩,他們的確沒有見過……因為她不屬于天玄大陸,而是來自遙遠的幻妖界。
  小妖后!
  在擒下明王,解除了最大隱患的同時,小妖后在清洗妖皇城的過程中察覺到了至尊海殿和天威劍域在百年前留在妖皇城的眼線,并由此推斷出至尊海殿和天威劍域極有可能知道了幻妖界格局這段時間來的劇變,那么回到天玄大陸的云澈將處在巨大的危險之中。
  因掛念云澈安危,她在斷空環恢復力量的當天,便孤身一人來到了天玄大陸,在她循著金烏血脈的氣息終于找到云澈的所在時,看到的卻是他遍體染血,大半的身軀,已沒入了死亡的深淵。
  “小姑娘,你是何人?我們似乎并不相識,你為何要對我們出手?”皇極無欲上前,面帶微笑,語氣頗為平淡的道。
  小妖后降下身來,絲毫沒有理會皇極無欲。她伸出雪白的手兒,輕輕的按在云澈的眉心上,許久沒有移開。
  “小妹妹,你是……誰?”鳳雪沒有阻止她的靠近和碰觸,有些怔然的道。
  近在咫尺的女孩,有著精致到近乎虛幻的容顏,這就是這樣一張足以讓日月都羨嫉的嬌顏上,卻呈現著讓人寒徹心扉的冷漠。對于鳳雪的詢問,她沒有絲毫的反應,目光定定的看著遍身染血,五臟俱碎的云澈,冰冷的神情和眸光始終沒有絲毫的變化和波動。但鳳雪察覺到,她碰觸著云澈額頭的那只小手,輕攏的玉指似乎在微微的發顫。
  嘭!
  小妖后的指尖上爆開一團金色的火苗,也引燃了云澈眉心間的金烏印記,只是,原本灼目到刺眼的火焰印記,此刻卻一片昏暗。
  小妖后的眉頭微微收緊,手指點在他的金烏印記上,磅礴的玄氣毫無保留的涌入他的體內,很快,云澈的身體表面徐徐耀起一層淡金色的火光。
  皇極無欲三人對視一眼,都是眉頭一緊。因為這個全身透著極大詭異的小女孩,很顯然是和云澈相識。只不過,她居然在傾盡全力,試圖給一個死人療傷……著實可笑。
  “小姑娘,”皇極無欲再次出聲:“雖然我很想知道你是誰,但你腳下的那個死人對我們來說更為重要,奉勸你還是馬上離開,不要因為一個死人而招惹了不必要的災禍。”
  “哼,尤其,是招惹三個這世上最不該招惹的人。”夜魅邪淡淡的補了一句。
  小妖后指尖的火焰熄滅了。
  緩緩的,她轉過身來,一抹仿佛來自萬層地獄的殺氣瞬間彌漫了天地之間,上空的碎云停止了飄動,山風停滯,飛沙和枯葉全部定格在了空中,無盡的刺骨冰寒,似乎將世間的一切全部冰封。
  三人臉色頓時微變。彩衣女孩身上強橫無比的氣勢,讓皇極無欲在權衡之下選擇將她勸離,卻沒想到,對方卻是忽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殺機。
  她的眼神依舊平寂幽暗,仿佛永遠不會有什么感情波動,但這遮天刺骨的殺機,卻分明是要不惜一切將他們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有意思,哼。氣勢的確足夠驚人,但可惜,她還不知道自己面前的人是誰。”夜魅邪冷笑一聲道。
  小妖后身影一晃,已瞬身在三人面前,纖嫩的手臂緩緩的抬起,整個世界的溫度,也以一個恐怖的速度爆升著。
  “我來對付她。”曲封憶向前一個身位,沉眉道:“你們先去把云澈的尸體奪過來,最好把鳳雪也控制起來。云澈很有可能在臨死前把輪回鏡交給鳳雪。”
  “不要大意。”皇極無欲低聲警示道:“這個小姑娘很不尋常,方才將你們逼開絕不是單純的偶然。”
  “罪……無……可……赦!!”
  小妖后終于出聲,四個字,字字穿心,空氣明明變得無比灼熱,但皇極無欲三人身上卻盡是冰冷的寒意。
  “哼!不自量力!”
  曲封憶眉頭沉下,凌然低吟。她全身未動,身上紫光驟閃,晴空之上,忽然響起震天般的轟鳴,無數道雷光從虛空中劈出,在被耀成紫色的高上空嘶鳴凝聚,轉眼之間,竟匯成一條長達百丈的龐大雷龍,巨大龍爪從紫色雷光中探出,周圍紫電嘶鳴,每一道雷光,都在暴烈的扭曲著空間。
  “看來曲封憶并沒有真的小看那個小姑娘,居然直接動用了‘雷獸’。”皇極無欲低聲道。
  所謂“雷獸”,當然不是真的雷龍,而是至尊海殿核心玄功的最高境界“化雷為獸”。
  在天玄大陸,能靠自己的力量衍生出最低等的雷靈,便幾乎堪稱宗師級的造詣。而到了曲封憶這個級別,卻可以凝化出這恐怖絕倫的雷獸!!
  吼
  可怕的咆哮驚天動地,兩只巨大龍爪帶著震天的霹靂之音向小妖后轟去。
  “啊小心!!”鳳雪抱起云澈退開,口中驚喊道。
  “雷獸”這個層面的雷系玄功,尋常玄者一生不敢奢望親見。其威力之恐怖,更是普通玄者所無法想象,單單其氣勢,就足以讓人瞬間魂飛魄散。
  曲封憶身為海皇,早已習慣于傲然于世,但她雖然姿態傲慢,但絕不是個狂妄無智之人。面對小妖后絕不尋常的氣場,她絲毫沒有大意,一出手,就是最高層面的雷系法則。
  在雷獸轟下的同時,曲封憶的身體也掠起一道紫色雷影,沖向了小妖后。十九天前在至尊海殿,他們在茉莉的陰影之下,誠惶誠恐的發誓再也不敢與云澈為敵,當時無數天玄強者在場,因而今日奪取輪回鏡之事,并不宜驚動他人。她一出手就動用雷獸,就是要在這轉瞬之間除掉這個憑空出現的阻礙。
  雷龍在空,直轟而下,氣勢恐怖如末日來臨。但,沖向小妖后的曲封憶卻忽然發現她絲毫沒有抬頭看向空中的雷龍,一雙幽暗的瞳眸正毫無波動的注視著她,似有似無的眸光,就如有恒星在閃滅。
  曲封憶的心中驀的一寒。
  小妖后抬起手掌,金烏炎橫空爆裂……霎時,曲封憶視線中的世界化成了一片淡金色的火海。
  看著眼前忽然爆開的火焰,還未來得及感受火焰的灼熱,她全身的筋脈就驟然痙攣,心中莫名生出一種恐懼之感……恐懼這種東西,她這一千年來只有過兩次,一次,是十九天前的海神臺。這一次雖然沒有上次那般強烈,但卻是真真實實的恐懼感。
  因為直覺告訴她,眼前的火焰比她這一生見過的任何火焰都要恐怖……足以將她這個處在當世最巔峰的人都焚成灰燼。
  曲封憶的去勢驟停,手勢猛變,本欲轟擊小妖后的力量在最短時間內全部化作防御之力,凝成一個巨大的雷光玄陣,
  噗轟!!
  金色的火焰撞擊在了曲封憶倉促凝起的雷光玄陣上,一聲刺耳的錚鳴,磅礴的雷電之力如被猛獸吞噬,快速的消散,轉眼之間便熔解了大半,驚的曲封憶臉色大變,全身雷光交疊,快速后退。
  小妖后的身影依然停留在原地,沒有絲毫變動,伸向前方的手掌在這時輕輕向上一翻,另一團火焰在空中爆開,遠遠看去,高空之上,猶如忽然多了一輪金黃色的驕陽。
  而這輪“驕陽”,將曲封憶以最高雷系法則凝化的雷獸吞沒其中。
  吼
  雷獸的咆哮變得暴躁起來,而下一個瞬間,咆哮便變成了哀嚎,蘊藏著恐怖雷玄力的軀體被金色火焰輕而易舉的蝕入,它痛苦的掙扎,但短短兩息之后,它巨大的龍爪便在金炎之中當空崩碎……隨著小妖后手勢再變,盤踞在雷龍身上的火焰再度升騰,將雷龍完全的吞沒,再也看不到一絲的紫光。
  徹底變成了不斷扭曲的火龍。
  在曲封憶沖向小妖后時,皇極無欲和夜魅邪也準備將云澈的尸體搶過,但他們還未來得及轉身,便已被眼前的情景驚的臉色疾變。
  轟!!
  一聲沉悶的巨響,空中的火龍當空爆裂,散成漫天的火焰碎片,卻看不到一絲雷光的殘存。轟向曲封憶的金炎被她系數化解,她退到皇極無欲和夜魅邪身側,臉色難看之極,皇極無欲和夜魅邪的臉色也都暗沉下來,再也笑不出來。
  這個忽然出現的彩衣女孩,他們感覺到了她的極不尋常,甚至從她能逼迫兩大圣主,將她“高估”為實力極有可能堪比他們這個層次的人物。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曲封憶和她交手,竟然是完全落了下風。
  而且曲封憶還基本是全力出手……而對方,自始至終,連位置都沒有挪動過。
  “你……到底是什么人?”曲封憶胸口起伏,眼神、表情、語氣,都變得和之前截然不同。
  “……”小妖后的回答,是遮天的殺氣,和蔽日的火海。
  轟
  三十里的天空,瞬間化作火焰的海洋,將三圣主籠罩在絕情的火焰煉獄之下。下方的山林完全消失……它們沒有燃起半點火苗,而是在一瞬間直接熔成灰燼,又在下一個瞬間化成虛無。
  三圣主看了一眼上空,臉色全部變得低沉。曲封憶低聲道:“看來根本問不出她的身份。我一個人,極有可能不是她的對手。似乎不得不和你們其中一人聯手了。”
  圣主聯手對敵,在他們的生命之中,除了當年的夜沐風,再未有過。
  “沒必要兩人聯手。”皇極無欲眼眸抬起,淡淡的道:“我們三個……一起上吧!”
  他的心中,已經開始有了一種極其可怕的感覺。
  因為隨著眼前彩衣少女的殺氣釋放,帶給他的沉重感……竟似乎不下于當年的夜沐風!
  鳳雪抱著云澈遠遠遁開,但并沒有遠離。天空化成了火海,但惟獨他們沒有被煉獄的氣息所籠罩。她呆呆看了一會兒天空的火焰,血脈之中傳來著一種陌生,但強烈的悸動。
  這個氣息……云哥哥的金烏炎……
  難道……
  她就是……
  小妖后?
  【PS:肯定有小朋友要問三圣主明明和幻妖界交過手為什么沒有認出小妖后的金烏炎?很簡單,因為他們認知中的金烏炎和鳳凰炎一樣是赤紅色的,而小妖后是歷史上唯一一個金烏炎達到(淡)金色的人,所以那三個渣渣一時間沒有馬上聯想到金烏炎上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