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841 生死邊緣

小妖后的神道之力是以生命為代價換來。她炎力全開的后果,是她本就所剩無幾的壽元再度縮短,不到萬不得已,她斷然不會選擇這種狀態。但她如今殺氣、憤怒已經達到頂點,云澈又處在隨時可能喪命的生死邊緣,她哪還顧忌什么后果。
  先前,三圣主合力之下,還能和小妖后抗衡,甚至略有優勢,但隨著小妖后炎力全開,轉眼之間,皇極無欲一個照面潰敗,夜魅邪更是別活生生切下了一只手臂。
  曲封憶一下子驚在那里,全身僵硬,再不敢向前半步。夜魅邪被切下的手臂被金烏炎完全吞沒,還未來得及落下,便已被焚成飛灰,消失無燼。
  砰!!
  夜魅邪旁邊的土地炸開,皇極無欲騰空而起,一把抓起夜魅邪,滅掉正在他身上蔓延的金烏炎,大吼一聲“走!”速度全開,和曲封憶如奔雷般遠遁而去。
  小妖后剛要追去,后方忽然傳來鳳雪驚喜的聲音:“云哥哥,你……你醒了!!”
  小妖后身形一頓,彩影一晃,已回到了云澈的身側。
  或許是方才小妖后注入他體內的玄氣起了作用,云澈的生命氣息依舊微弱不堪,此時他的眼睛半睜著,眸光昏暗,毫無焦距。
  “彩衣……是你……嗎?”云澈動了動干枯的嘴唇,發出微弱如蚊鳴的聲音。他恢復了些許意識,睜開了眼睛,但眼前只有黑茫茫一片。體內那股讓他感覺到溫暖的金烏氣息,讓他知道是小妖后來到了他的身邊。
  “不要說話。”小妖后一只手點在他的眉心,另一只手放在他破碎不堪的胸口,最精純的金烏源力源源不斷的傳入他的軀體……但是,她的氣息,卻尋不到想要拼命護住的心脈。
  因為他的心脈已完全碎裂。
  能在五臟、心脈俱碎的狀態下沒有馬上死去,甚至還能勉強恢復些許意識,在常人的認知里,這已是不可能的神跡。
  “沒用的……只會……白白損傷你的……元氣……”云澈的手指輕輕顫動,似乎想要掙扎。小妖后的力量是怎么來的,他最為清楚,與其說她在輸送給他自己的源力,不如說是在拼命將自己的生命渡過他。但如今的他根本無力阻止,他緩緩閉上就算睜著也無法看清東西的眼睛,苦澀的道:“以前……無論受多么重的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都確信自己一定能活過來……”
  “但這一次……我或許……真的……”
  “云哥哥!你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鳳雪拼命搖頭,淚眼婆娑的打斷他的話。
  一層淡淡的金色火焰浮在云澈的身上,小妖后收回雙手,輕聲道:“不要多說話浪費精神。趁你現在還有意識,馬上呼喚太古玄舟,然后一起回幻妖界。我帶你去找金烏圣神,它是無所不能的神靈,一定有辦法救你的。”
  “好……”如果說這個世上真的有什么能救他,也只可能是金烏魂靈。即使不是這個原因,他也已不能繼續留在天玄大陸:“要帶上……爺爺他們……”
  云澈每說一個字,都顯得極為艱難。他努力凝神,隨著一陣空間波紋的動蕩,太古玄舟出現,然后在云澈的意志操控下將三人納入內部世界,隨之消失。
  皇極無欲、曲封憶帶著夜魅邪一路狂奔,堂堂三大圣主猶如驚恐之鳥,一連遁出數百里,確認小妖后沒有追來后,才終于放緩速度,隨之停了下來,但依舊驚魂未定。
  “那個人……真的是小妖后?”曲封憶驚疑不定的道。她的旁邊,夜魅邪盤地療傷,但面孔痛苦的扭曲著。他依然無法接受,本該天下無敵的自己居然會被人活生生毀去一只手臂,成為獨臂天君。
  “我也不敢相信。”皇極無欲臉色陰沉:“但她所用的火焰分明是金烏炎。這個世上能釋放出那種程度金烏炎,就只可能是幻妖界的小妖后!嘶……百年前葬身的妖皇明明應該是幻妖界最強者,但實力也要稍遜于我們四人中的任何一個,為什么小妖后的實力會強到這種地步!”
  讓他無法不驚懼的是,小妖后最后忽然爆發的實力,顯然還要勝過千年前暴走的夜沐風!
  “不……一定不可能。”曲封憶想了一想,還是搖頭:“我海殿在百年前也曾偷偷在妖皇城留下眼線,根據他們傳達回來的消息,小妖后的玄力最高也不會超過君玄境六級。那個人,一定不可能是小妖后。”
  隨之,曲封憶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低聲道:“不過,我們留在妖皇城的眼線傳回的最后一條消息,是在一年半之前。難道那之后,發生了什么巨大的異變?也不對!就算小妖后天資再高十倍,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實力增長到這種根本不正常的程度。”
  皇極無欲沉吟一番,忽然道:“看來,這件事我們該去問問軒轅問天。他既然能那么清楚的知道云澈身上的所有秘密,也一定知道其他的很多事。從他口中,應該就可以直接判斷出那個人究竟是不是小妖后……不過,無論是或不是,我們都該小心了。”
  “呼……”皇極無欲長長吐了一口氣:“一直自詡天下無敵。而這短短十幾天的時間,先是那紅衣妖女,現在又出現了一個擁有可怕金烏炎的人。看來我幾千年道行,終究也還是井底之蛙。不過好在,她和那個紅衣妖女不一樣,若集聚圣地之力,倒并非不能對付。”
  太古玄舟沒有去往幻妖界,而是在云澈意志的引導下,穿梭至了流云城。
  “這里,就是流云城,是云哥哥出生的地方。”抱著云澈走出太古玄舟,鳳雪小聲向小妖后介紹道。對于小妖后,她一直有著很強的好奇心,如今終于得見,卻是在她心情最為灰暗的狀態之下。她一顆心全部系在云澈身上,甚至都沒有去多打量她幾眼。
  “……”小妖后的眸光輕輕掃過四周。馬上,察覺到氣息而至的天下第一出線在了視線之中。
  猛然看到小妖后,天下第一眼瞳一收,驚的險些從空中栽下去。極度和震驚和惶恐之下,天下第一幾乎都忘了怎么飛行,在空中跌跌撞撞的來到小妖后身前:“天下第一恭迎小妖……”
  話音未落,劇烈的血腥氣息讓他視線下意識的落在鳳雪懷中的云澈身上。瞬時,他臉色大變,根本顧不得向小妖后行禮,一個閃身沖了上去:“云兄弟!云兄弟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天下大哥,”鳳雪凄聲道:“快把蕭爺爺一家喊來,云哥哥會帶我們一去回那個叫幻妖界的地方。”
  “速去!”小妖后厲聲道。
  “……我知道了!”天下第一不再多問,迅速閃身回到蕭門大院。
  在鳳雪和小妖后從空中落下時,天下第一也已帶著蕭烈、蕭泠汐還有蕭云夫婦沖了出來。
  “小澈……小澈!!”看到鳳雪懷中渾身是血的人影,蕭泠汐一愣,然后幾乎瞬間情緒崩潰,大哭著撲了上去。
  “不要靠近他!”小妖后一甩手,一股勁風強硬的把蕭泠汐撞開。云澈身上用來鎖住他僅剩元氣的金烏火焰傷不到鳳雪,但絕對足以讓蕭泠汐觸之即死。
  “發生了什么事……是誰……是誰傷的大哥!”蕭云臉色慘白,聲音發抖。
  “到底怎么回事?對了……云大哥的師父呢?”天下第七惶然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鳳雪含淚搖頭:“我都沒有看清是誰傷了云哥哥,他忽然就這樣了……”
  “雪,小姑媽……不要哭……”依然保持著意識的云澈發出無比虛弱的聲音:“跟我……一起……回……幻…………”
  云澈的聲音逐漸虛弱,然后徹底無聲,一直努力半睜的眼眸也已無力的閉合。
  “……”小妖后嘴唇微動,她看到隨著云澈意識的沉寂,由他意志操縱的太古玄舟也隨之消失在了那里。
  “小澈!!”云澈的失聲讓蕭泠汐的小臉嚇的更加蒼白。以往云澈無數險境,甚至有過死訊,她都只是聽聞,從未親見。這次,卻是眼睜睜的看著云澈遍體染血,整個胸口根本已是殘破不堪,她奔潰的大哭起來:“小澈……你醒醒,你快醒醒……嗚嗚……我求求你千萬不要有事……”
  “閉嘴!!”
  一聲飽含著冰冷和威凌的冷喝讓蕭泠汐的哭聲瞬間停止,小妖后的面孔依舊一片冰寒,沒有任何的情感波動。她的帝王威壓讓妖皇城的一眾帝君都噤若寒蟬,又何況他人。
  “你就算哭死,對他的傷也沒有半點用處!有哭的力氣,不如多想想怎么救他。”小妖后冰冷的聲音,讓整個流云城的空氣都幾乎凝結。
  “我……”蕭泠汐咬住嘴唇,全身無力的顫抖著。
  天下第七連忙扶住蕭泠汐,緩聲安慰道:“小姑媽,她就是我們經常向你提起的小妖后。她在幻妖界,相當于是所有人的神明,同時她又是云大哥的妻子,一定會有辦法的。而且……而且我絕不相信,連可怕的淮王都能打敗的云大哥會就這樣倒下。”
  “必須馬上回幻妖界。”小妖后看著前方,似是在自言自語。和云澈一樣,她能想到的唯一希望,就是金烏魂靈。
  蕭云煩躁的撕扯著頭皮,忽然一抬頭,急聲道:“小妖后,你來到天玄大陸,是不是用了斷空環?”
  作為云家的原少主,蕭云自然了解斷空環的存在。二十多年前,云輕鴻夫婦就是依靠斷空環瞞過四大圣地降臨幻妖界。
  “是。”小妖后微微頷首:“但,我急于來此,只讓云家注入足以到來的力量,而沒有余力折返。原本想可以通過云澈的玄舟返回,但他的玄舟顯然依附于他的意識,他失去意識的狀態,外人根本無法動用。”
  “那……那該怎么辦?”鳳雪驚慌萬分的道。以云澈的傷勢,每拖延一息,都是在絕一分的最后希望。
  浮在云澈身上的金烏火焰向小妖后反饋著他的身體狀態,讓她清楚的知道,云澈這可怕無比的傷勢,存活的每一息,都是打破常理的奇跡。
  在這種狀態下保持最后一絲命氣都已是艱難的奇跡,想要在真正絕命之前再次恢復意識,真的要比登天還難。
  小妖后默默的站在那里,眼前一片空白,世間所有的顏色、聲音都飄離在她意識之外。這個狀態持續了很久,她終于出聲:“哪里有火元素,或者冰元素極度濃烈且精純的地方?”
  “這個……”蕭云抓著頭皮拼命思索起來,但他回到天玄大陸時間很短,又極少離開流云城,對天玄大陸的了解基本還是停留在云澈或者蕭烈的講述,這個問題對他來說太過艱難,思索了許久,磕磕絆絆的道:“火元素活躍的地方……應該是火山……但精純的話又有些……”
  “我知道一個地方!!”鳳雪忽然道:“在冰云仙宮,有一處冰云寒潭。云哥哥說過,那里處在冰極雪域的地脈核心,是蒼風國,甚至可以說是整個天玄大陸寒氣最重的地方。”
  小妖后螓首一側,彩袖一甩,一股并不溫柔的風浪已把所有人卷到空中:“馬上告訴我方向!!”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