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9)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9)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9)     

逆天邪神865 茉莉的留言(上)

“把你從弒月魔君身上得到的那塊黑玉拿給本尊看看、”金烏神靈刻意的岔開了話題,不想云澈追問下去。
  黑玉?
  云澈一怔,頓時想起了那塊在弒月魔君的殘骸邊撿到,幾乎要被他遺忘的神秘黑玉,連忙將它拿了出來。
  正圓形的黑玉,手心大小,入手冰冷沉重,通體漆黑無暇,光滑至極,且正反完全相同,上面沒有任何的印記或紋路。且連半點玄力氣息都沒有。
  單看外觀和氣息,這只能稱得上是一枚再平凡不過的玉石,連最低等的玄玉都算不上。
  但憑它能在將弒月魔君毀滅的力量之下完好無損,就注定它絕非尋常之物。
  一道金芒射下,神秘黑玉從云澈的手中飄起,懸浮在空中,然后被金芒包裹其中……但只一瞬間,所有的金芒完全消失,神秘黑玉從空中落下,重新落回云澈的手中。
  “這到底是什么?”云澈抬頭問道。
  “不知。”
  “連你也不知道?”云澈滿臉驚訝。這枚黑玉既然是來自弒月魔君,便應該是來自百萬年前諸神時代的東西。那個時代的東西,茉莉不知曉并無意外,但金烏魂靈是神獸金烏的靈魂碎片,帶有著部分金烏的遠古記憶,居然也不認識?
  “與你們一樣,本尊的力量一旦探入其中,便消失無蹤。出現這種情形,大致有兩個可能。”金烏魂靈緩緩陳述道:“或者,是其中內蘊著一個獨立的小世界,就如這片由本尊所創造的金烏雷炎谷一般,亦或者,是其力量法則極高,是我們的力量根本無法碰觸的位面。”
  “它跟隨弒月魔君,在邪神封印中整整百萬年都完好無損,絕非尋常之物。極有可能,是魔神那個層面的‘魔玉’或‘魔器’。也可能只有魔道之力才能將它喚醒。”
  云澈將神秘黑玉收了起來,隨意的道:“我先前對它一直好奇。而現在,它是什么,根本完全不重要了。”
  “金烏魂靈,我該回去了,太久的話,他們會擔心。”云澈低下頭,向著金烏魂靈深深的一禮,真誠的道:“當年初見,我對你曾口出惡言,甚至喻你自私蠻橫,不配為神……你非但沒有懲責,反而再造之恩在先,數次救命再后,還極大的折損了自己的壽元。這份大恩,云澈真的不知如何才能報答。”
  “……本尊將最后的血脈和魂力賦予你,自有本尊的私心,無需你的感激和報答。”金烏魂靈淡淡的道。
  “……只是,我注定要讓你失望了。”云澈低嘆一聲,轉過身去,抬步離開。
  “你無需如此悲觀。”金烏魂靈忽然道:“軒轅問天融合永夜魔族的殘留之力,的確不是現在的你所能對付。但,以他的狀態,在覺醒所有魔血魔魂的力量后,修為將永遠止步,終生不可能再有半點進步,就連壽元也會大大縮短。而你不同,你有著非凡的天賦,有著諸神的力量,將來,你必有勝過他的一天。在這之前,你大可以借助太古玄舟遠遁其他空間,讓軒轅問天無處可尋。”
  “我的確可以逃走。”云澈停住腳步,低聲道:“但彩衣一定不會,我爹娘也一定不會。”
  “而且……如今的我,真的還有將來嗎?”
  “……”金烏魂靈沒有了言語,久久的沉默后,它長嘆一聲:“你去吧。”
  金芒一閃,云澈便已送傳送至金烏雷炎谷之外。
  黃金眼瞳光芒收斂,在閉合中緩緩自語:“當初探他記憶,以為他氣運加深,受天道眷顧,加之身具龍神與邪神之力,便將一切賦之予他……沒想到,如今卻遭此厄難……”
  “這就是天命,無力可違。”
  被傳送至金烏雷炎谷之外,如云澈所想,鳳雪和小妖后正等在那里,始終沒有離開。看到云澈出現,她們的眼眸閃起同樣的光彩,快步沖了過來。
  “云哥哥,你……你現在怎么樣?”鳳雪依然擔心怯怯的道。
  “看來已經沒事了。”小妖后掃了一下云澈身上的氣息,臉色和眼神都明顯松緩了下來。
  “哈哈,那是當然。”云澈滿臉輕松的笑:“有金烏魂靈的神力,當然是安然無恙。”
  “太好了。”鳳雪欣喜的放下了心中重負,又疑惑道:“可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云哥哥忽然會……”
  “你們身上都還有傷,需要馬上靜養療傷。我們還是先回妖皇城吧。他們也一定擔心壞了。”云澈岔開話題道。
  “……”小妖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靜的道:“我們回城。”
  軒轅問天雖然被擊退,但帶來的影響絕非短時間內所能平息。妖皇城此時正一片混亂,先前逃出城外的人已經得到了消息,開始陸陸續續的回返。
  護城結界已收起,但整個妖皇城如被籠罩在一口大鍋中,氣氛無比的壓抑。雖然并未遭遇滅頂之災,但他們都親眼目睹了軒轅問天的恐怖……而他今天只是逃走,而沒有被擊殺。終有一天……應該說用不了太久,他必定還會再次到來。
  這個可怕的事實,就如夢魘一般壓在每個人的心頭。
  妖皇城在守護家族和各王府的引領下進行著善后工作。云家上下也被沉悶惶然的氣息所充斥。云輕鴻和慕雨柔夫婦一直站在主門前,翹首看著北方,渴盼著云澈能平安回來。蕭云夫婦也一直在旁陪伴,不停的安慰著。
  直到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云澈三人平安而至,落在了他們身前。慕雨柔不顧眾人在場,灑淚撲了上去,緊緊抱住自己的兒子,像個孩子一般大哭起來。
  “娘,孩兒不孝,總是讓你牽腸掛肚,擔心流淚。”云澈愧疚的道。
  云輕鴻眼眶微濕,感受到云澈身上氣息雖然有些虛弱紊亂,但已沒有了之前的異常,心神頓時松弛,向小妖后行禮道:“小妖后,你身上有傷,還請及早療愈,萬萬不要怠慢了圣體。”
  小妖后微微搖頭:“本后的傷并無大礙。倒是云澈,外傷雖輕,但內傷頗重,而且似乎精神受損,還是趕緊為他準備一個地方療傷吧。其他的事,明日再說。”
  “啊?”慕雨柔來不及擦拭眼淚,匆忙抓住云澈的衣袖:“澈兒,你的傷……真的很重嗎?”
  “沒關系。”云澈微笑著搖了搖頭,安慰道:“我身體的自愈能力異于常人,這點傷不算什么的……只是的確有些累了,想找個地方安睡一會。”
  小妖后:“……”
  “好好……你的房間娘已收拾好了。你趕緊好好休息,需要什么就和娘說。”慕雨柔急切的道。說完,她轉過身來,拉過鳳雪的手。目光柔慈的看著她:“雪,這幾個月,我一直都盼望著能見到你。澈兒身邊能有你,真的是他幾世修來的福分……都不知道該怎么感激你才好。”
  慕雨柔的話讓鳳雪微微慌神:“伯母,我……我沒有為云哥哥做什么……你這些話折煞雪了……”
  “伯母?”慕雨柔輕柔的笑意中帶著些許曖昧:“我們先進去吧,澈兒還需要休息。等安頓下來,我有好多話要和你說。在這里,你就當成自己的家就好。”
  “謝謝伯母。”鳳雪輕聲道。
  “蕭云,爺爺他們還好嗎?”云澈向蕭云問道。
  “大哥放心,他們一切安好。冰云仙宮的眾位仙子都安置在別院,平時不會允許任何人靠近……我過會就去告訴他們你已經平安無事了,讓爺爺他們放心。”蕭云點頭道。
  “嗯……”云澈微微點頭:“代我向爺爺,還有慕容師伯他們賠罪……我現在精神有些沉重,等我稍好一點一定馬上會去問安。”
  “……我知道了,大哥你好好休息。”蕭云的表情微微有些錯愕。
  云輕鴻一直看著云澈,看著他的臉色、眼神、一言一行。從一開始,他就察覺到了云澈狀態上的不對勁,到了現在,這種感覺已是越來越重。他動了動眉頭,終于還是出聲道:“澈兒,你……”
  “好了!”慕雨柔卻是一擺手:“澈兒有傷在身,精神不佳,就先讓他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云輕鴻只好閉嘴,心緒卻是沉重了許多。
  回到自己闊別數月的院子,躺在松軟的床上,外界的一切噪雜被隔絕門外。安靜之下,云澈沒有馬上睡去,也沒有靜心療傷,而是怔怔的看著上空,雙目毫無焦距。
  茉莉,現在的我,到底該怎么做……
  沒有你在身邊,我竟然連活命,都是這么的艱難。
  魔源珠爆發的時候,我感覺到了死亡……當初墜下絕云崖,死亡的感覺都沒有那么清晰。
  或許,它下一次的爆發,就是我斃命之時。
  我死了之后,彩衣、雪、月兒她們怎么辦……爹娘怎么辦……爺爺和泠汐怎么辦……幻妖界怎么辦……冰云仙宮怎么辦……
  難道真的注定要全部葬送在軒轅問天手中么……
  彩衣定會選擇和妖皇城共存亡,寧愿死也絕不會選擇棄幻妖界而逃走。
  爹娘也一樣會如此……
  雪和月兒為了我,一個離開鳳凰神宗,一個棄下整個蒼風國,隨我來到對她們完全陌生的幻妖界。
  宮煜仙臨終含淚,把冰云仙宮托付給我……
  爺爺和泠汐,我那么多次的發誓一定要守護好他們,一生平平安安,再不受任何人欺凌。
  但,如果我死了……
  “呼……”
  云澈一聲沉重到極點的喘息。他越發的懼怕死亡,無比的懼怕。但存在于他玄脈之中的魔源珠,讓他已經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絕命之日。
  我到底該怎么活命……
  如果注定要死,要該怎么在臨死前滅掉軒轅問天……
  茉莉,我到底該怎么做。
  離開了你,我又還能做些什么……
  三個月前,茉莉決然離去的一幕浮現眼前。雖然已過去三個月,但依舊讓他胸腔沉重的窒息。她那時的每一言,每一語,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表情,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這個記憶碎片里,包含著一些我無法當面對你說的話……十二個時辰之后,這個記憶碎片的封印就會自動解開。到時,你就會知道我想告訴你的事。”
  “今晨,我在感知到獄蘿氣息時,就有了此刻的覺悟。所以,我將一件東西交給了紅兒,然后被紅兒帶到了天毒珠之中。在我走后,你將它從紅兒手中要過來……雖然它并不能增加你太多的修為,但至少可以延長你幾千年的壽元。”
  “……”
  云澈瞬間如觸電般從床榻上翻起。
  茉莉留給我的記憶碎片!!
  茉莉剛一離開,他就遭了獄蘿的暗算,直到回到幻妖界,都一直瀕死昏迷。后又在金烏雷炎谷“被迫”和鳳雪以及小妖后雙修三個月,一直都沒有機會去讀取茉莉留給他的記憶碎片。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