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875 生不如死

云澈帶著蘇橫山剛一落地,已瞬間被一大片人圍了起來。
  毫無疑問,圍住他們的都是太蘇門的弟子。他們看到滿身血跡、披頭散發的蘇橫山,雖然偶爾有些人的臉上閃過復雜或抽搐,但包圍過來的腳步沒有絲毫遲疑,一排排明晃晃的武器更是對準了他們。
  “還想跑……看你往哪里跑!”
  一個氣勢洶洶的聲音從塌陷的地牢方向傳來。聽到這個聲音,云澈的腦中晃過“蘇浩然”這個名字。
  蘇橫山的獨子,蘇苓兒的同父異母的兄長……一個六年前在“幻境”中就讓他極為厭惡的人。
  人群被分開,云澈先前感知到的那二十六個人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個全身黑衣的中年人,面色消瘦中微帶蒼白,全身最為顯眼的,是他胸前黑衣所印的七顆星辰。星辰呈深綠色,彰顯著他在七星神府頗為不低的地位。行走之前,全身釋放著一股上位者的傲然氣息,仿佛在這片土地上,他就是俯視一切的王者,其他皆為螻蟻。
  身上的玄力氣息,強至霸玄境八級。
  他的后方,是兩個同樣一身黑衣,胸前刻印著淡綠色星辰的中年人,正是云澈感應到的另外兩個霸皇……不過是初期霸皇。
  再往后,則出現了一些熟悉的面孔。
  剛才嚎叫的蘇浩然!!
  當年聯合黑木堡,欲強逼蘇橫山交出至寶鑰匙的蘇橫岳!
  蘇忘機太蘇門輩分最高的太長老!!
  就連當年被夏傾月嚇破膽的黑木堡主黑木青牙也赫然在列!
  而且從這些人的走位來看,竟似是以蘇浩然為首。
  而這些人就像是一群哈巴狗般走在七星神府的三個霸皇身后,身體微微佝僂,姿態畢恭畢敬,似乎僅僅是與其共行都是一件惶恐至極的事。
  而他們看到云澈時,也同時愣了一下,隨之,蘇浩然第一個想了起來,驚聲道:“是……是你!!”
  最前方的黑衣人一直在冷眼打量著云澈,聽到蘇浩然的叫聲,他淡淡的道:“看起來,你們認識這個人?”
  “啊……是,”忽得黑衣人問話,蘇浩然的腰連忙再度彎下了幾分:“幾年前見過,不過他只是個小人物,不堪一提,不堪入神使大人之耳。”
  “小人物?”被稱作“神使大人”的黑衣人冷哼一聲:“一個年級輕輕的六級霸皇,會是個小人物?”
  這話一出,無論太蘇門還是七星神府的人,所有人都驚立當場,六年前見過云澈的人更是直接朦那里,就連被云澈擋在身后的蘇橫山也是猛的一驚。
  蘇浩然雙目瞪大,然后結結巴巴的道:“六……六級霸……霸皇!?這這這……這不可能,六年前……他才是靈玄境而已……怎么可能……”
  “怎么?難道是本座的感知力還不如你么!”黑衣神使聲音陡然冷了下來。
  蘇浩然頓時全身一抖,驚恐的道:“不不不,小人失言,小人縱然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質疑神使大人,請神使大人贖罪。”
  看著自己的兒子像哈巴狗一樣卑躬屈膝,蘇橫山神態漠然,臉上幾乎看不到痛心之色……因為他早已痛心悲哀到麻木。
  “年輕人,感覺你的年齡應該不超過三十歲,居然已有如此修為。”黑衣神使淡淡的道:“這等天資,就算在我七星神府,都是頂級。你不應該是個無名之輩,但看你的樣子,又不可能是來自折天教或飛仙劍派,你叫什么名字,是何宗門,師父是誰?”他的臉色猛的一沉:“又是誰,給你的膽子挑釁我七星神府!”
  年記不到三十歲的六級霸皇,這個黑衣神使雖然不懼,但心中無法不驚。所以,他沒有馬上動手,而是要套出他的底細。但,無論他是什么底細,他們都不可能會懼……因為他們是七星神府!
  就算這個人真的是來自折天教和飛仙劍派,也最多是和他們平起平坐而已。
  在來自云澈的天地之氣下,蘇橫山已是恢復了大量的元氣,他掙扎著向前,用力將云澈推開,吼聲道:“老賊,這個年輕人不過是認錯人了,我根本不認識他!你有種,就現在殺了他!”
  他猛的轉頭看向云澈,用更大的聲音吼道:“你看清楚,我叫蘇橫山,不叫令大同,這里是太蘇門,不是要你找的二玄門!我太蘇門的事,我蘇橫山是生是死,還輪不到你一個不知所謂的外人來插手,還不趕緊滾!滾!!”
  云澈:“……”
  他聽得懂蘇橫山的意思,他在告訴他眼前的人不是他所能對付,要他馬上脫身,然后去找苓兒。
  眼前的狀況,卑躬屈膝的蘇浩然等人,竹林中那些身著太蘇門衣的尸體……這些結合之下,太蘇門發生了什么,云澈已明白了七七八八。他忍住將所有人全部屠殺的沖動,向前一步,用無比平靜的聲音道:“你們有沒有搜尋到蘇苓兒出現過的蹤跡?如果有,說出來,我可以讓你們死的痛快些。”
  蘇橫山頓時愣住,伸出的手掌無力的垂了下去。黑衣神使眼睛猛的一瞇,而周圍則響起大片的哄笑聲,尤其是七星神府的弟子,幾乎笑的前仰后合,看向云澈的眼前由先前的謹慎變得無比嘲諷……甚至憐憫。
  “呵,”黑衣神使淡淡冷笑,慢悠悠的說道:“看起來,你資質雖然不錯,但腦子卻不太靈光……哦不,是愚蠢。”
  蘇浩然滿臉幸災樂禍,囂張的吼道:“云澈,沒想到六年不見,你卻一來就找死!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大人物是誰嗎!他可是堂堂七星神府的神府使者!你現在馬上跪下來磕頭賠罪還來得及,神使大人寬宏大量,說不定會賞賜你一個全尸。”
  云澈目光看都沒看蘇浩然一眼,眼睛緩緩瞇起:“我再說一遍,把關于蘇苓兒的消息說出來,我可以讓你們死的痛快些!”
  “呵,”黑衣神使低沉的一笑:“看來,你是存心的找死!”
  云澈全身未動,唯有手指,輕輕點向了黑衣神使右側的那個神府弟子。
  砰!!
  “啊!!!”
  一聲輕微的爆裂聲,瞬間帶起了一道慘烈到極點的慘叫,那個神府弟子翻倒在地,胸口炸裂,暴烈的金烏火焰從他的胸腔為起點,向他的全身燃燒而去。
  “嗚啊啊啊啊啊啊…………”
  金烏之炎的焚燒,就算是個帝君都難以承受,何況一個初期霸皇……更何況這團金烏炎是從他的身體內部燃起!他拼命的慘叫,拼命的翻滾,拼命用玄力去抵御,但云澈的金烏炎又豈是他的力量所能影響!
  這突如其來的恐怖場景讓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黑衣神使也同樣臉色驟變。他左側的神府弟子連忙沖上,想要撲滅他身上的“玄火”,但手掌剛一碰觸到火焰,忽然一聲慘叫,兩只手掌已是白骨森森……隨之,白骨亦被灼燒殆盡,惡魔般的火焰沿著他的雙手緩慢的燃燒,讓他在極致的痛苦和恐懼中栽倒在地,和第一個神府弟子一樣拼命的翻滾,嚎叫著。
  金烏炎燃燒的格外緩慢,不緊不慢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而這個過程,伴隨著的是比他們想象中的煉獄還要殘酷的痛苦。兩個神府弟子的慘叫,凄厲的如同地獄惡鬼的嚎哭。他全身瘋狂的翻滾、痙攣,眼眸痛苦的幾乎瞪出了眼眶之外,額頭上的青筋如蚯蚓一般清晰的鼓了起來!
  “殺了我……殺了我……求求你們……殺了我……啊啊啊!!!”
  他們拼盡全力發出的絕望聲音……是在奢望著死亡。
  砰!!
  隨著云澈眼神的變動,世間最兇戾的火焰忽然炸裂,一瞬間,兩個神府弟子的身體如同被炸碎的破布一般四分五裂,散成無數的火焰碎片,而這些碎片尚未落地,便已被焚成虛無……不要說殘尸,連一抹焦煙都沒有留下。濺落在地的火苗瞬間將地面如泡沫般灼燒的千瘡百孔。
  所有人完全失聲,每個人都死死瞪大眼睛,臉色蒼白如紙,驟然膨脹的震驚與驚恐讓他們的眼眸幾欲炸裂。
  蘇浩然已是面無人色,倉皇后退,哆哆嗦嗦的道:“妖……妖法……是妖法!!”
  黑衣神使的面孔徹底扭曲,再也沒有了半點淡定和傲然,臉上的蒼白彰顯著他內心極速膨脹的恐懼。他腳步后退,忽然一聲大吼:“所有人上……殺了他!!”
  他的這聲令下,驚魂未定的眾神府弟子全身一震,條件反射般的一同沖向云澈。
  云澈面孔冰冷,看也不看周圍,手上的炎光化作藍光,驟然一閃。
  頓時,十幾顆冰夷大樹拔起而起,將所有沖上來的神府弟子籠罩其中,無數道冰冷徹骨的冰枝在伸展間無情的刺入、貫穿著他們的身體……但寒氣之下,他們的血還未來得及流出,便已被凍結,就連生命的流失,也在寒氣之下變得格外緩慢。
  短暫到只有一瞬間,所有的神府弟子便已全部被埋葬在冰夷之樹中,他們每個人全身都被至少數十道冰枝洞穿,就像是一只只被毒刺串起來的螞蚱,但他們沒有血流,沒有掙扎,甚至無法馬上死去,唯有口中發出著驚恐、凄厲到的慘叫聲。
  這些絕望的慘叫聲重疊在一起,就像是來自阿鼻地獄的死亡送葬!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