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884 紅兒


  不知過了多久,云澈的意識緩緩復蘇,周圍,卻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看不到任何事物,也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這是……哪里?
  我還活著么……
  “云澈哥哥……”
  蒼白的世界,傳來一個女孩輕輕的呼喚聲。這個聲音,讓云澈的意識劇烈的悸動,發出急切的呼喊:“苓兒?苓兒是你嗎……你在哪里?”
  他努力尋找,四處張望,卻看不到苓兒的身影,唯有耳邊傳來她似夢似囈的低嘆:“云澈哥哥,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雖然,他們都說你一定不會回來,但是,我相信云澈哥哥不會騙我……我已經十六歲了……但是,云澈哥哥你在哪里……為什么我一直都等不到你……我真的……再也見不到云澈哥哥了嗎……”
  輕輕的低念,已然帶上了深深的愁緒和哀傷。
  “苓兒,我已經來了。我知道你一定安然無恙,一定還在等著我……你在哪里,快告訴我你在哪里……”
  云澈竭力呼喊著,在白茫茫的世界中拼命尋找著蘇苓兒的身影,終于,前方的視線,一個月白色的仙影緩緩映現,看著眼前的身影,云澈怔怔念道:“傾……月?”
  眼前的夏傾月依舊幻美無雙,只是整個人的氣質和他心中的夏傾月有了太大的不同,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此時就在眼前,卻讓他有一種如在仰望月中仙子的自慚感。
  “云澈……”夏傾月輕輕低語:“我找到了我一直渴望的東西,可是為什么,一切都和我想的不一樣……我一直以來的追求與愿望,全部偏離了我的預想,反讓我被困在了一個看似美麗的囚籠之中……”
  “云澈,是我錯了嗎……我該怎么辦……”
  夏傾月輕念著云澈聽不懂的話,仙影逐漸變得模糊,云澈下意識的伸手想要去碰觸,忽然看到,在蒼白世界的盡頭,浮現出另一個雪衣飄飄的倩影。
  “小……小仙女……”云澈發出顫栗的低喃。
  “云澈,”楚月嬋背對著他,冰冷的聲音又帶著溫暖的輕柔:“我們的女兒已經六歲了,她像我,也像你,比夜空的任何一枚星辰都要可愛。只是,她還從來沒有能見到她的父親……”
  乒……
  蒼白色的世界忽然間分崩離析。
  “小仙女!!”
  云澈一聲急呼,猛的坐了起來。
  是夢境……
  這種奇怪的夢境,之前也有過一次……那次,也是因為遭受了幽冥婆羅花的攝魂。
  等等,我現在是在……
  全身傳來的劇痛讓他的意識快速變得清醒,云澈的眼睛一下子睜開,眼前,是他失去意識前的那個世界,黑暗的世界里充斥著妖異的紫色光芒,當他馬上反應過來紫芒的來源時,又迅速把頭低下。
  當初一株不完整的幽冥婆羅花就差點要了我的命,為什么這里成千上萬株,我又是在重傷之下,居然自己醒了過來?
  而且傷勢居然好了大半……以我身體自愈能力,難道我已經昏迷了很多天?
  雖然云澈沒有用眼睛去碰觸幽冥婆羅花,但全身依然沐浴在濃郁的紫光之下,但讓云澈不解的是,那種被攝魂的感覺卻是格外輕微。
  怎么回事?
  云澈試探著抬頭,看向幽冥花海的方向,神情瞬間變得愕然。
  龐大花海鋪滿視線,一眼看不見盡頭。但此時,所有的紫色妖花花瓣竟全部攏起,變成了含苞待放的狀態,雖然依舊紫光瑩瑩,但攝魂之力卻明顯減弱了數十倍。
  同時,和云澈上次見過的幽冥婆羅花更為不同的是,如此龐大的幽冥花海,竟沒有發出一絲的鬼哭之音,都在紫光中靜寂的搖曳,似乎唯恐驚擾到了什么。
  怎么回事?我昏迷了多久?為什么會醒過來?這里的幽冥婆羅花為什么會發生這么奇怪的變化……嘶……那個身影!?
  云澈忽然想起,在自己昏迷前,隱隱約約看到的那個從幽冥花海中走出的身影。
  云澈在這時終于有所察覺,猛一轉頭,視線頓時和一雙釋放著妖異彩光的眼眸碰觸在了一起。
  “……”云澈怔在那里。
  就在他右手邊不到兩步的距離,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孩靜靜的飄浮在那里。如銀河般亮燦的銀色長發圍攏著她纖弱的身軀,直垂而下,在冰冷的地面上拖起長長一段,額前的發絲無風而舞,輕撫著她白玉一般的嫩顏。
  她的身體覆著一層瑩白色的亮光,光芒之下似乎并沒有衣著,一雙纖柔雪白的小腿則沒有白光遮掩,完整的裸露出來,冰蓮般的嬌嫩粉足盈盈垂下,每一根雪白的腳趾都晶瑩剔透,如玉雕琢。
  除了她銀色的長發,整個人像是無暇的白玉雕琢出來的玉娃娃一般。
  而她最為奇異的,是她的眼睛……那是一雙云澈從未見過的妖異眼瞳。
  她的右瞳,上半部分為淺黃色,向下漸變為幽暗的綠色。
  她的左瞳,上半部分為淡藍色,向下漸變為深邃的紫色。
  一雙眼瞳,釋放著四種色彩的瞳光。
  他在昏迷前捕捉到的彩色瞳光,并不是幻覺!
  異色瞳,云澈當年在滄云大陸隨著師父行醫時見過很多,在醫道,異色瞳被稱作“虹膜異色癥”。但他從未見過,也從未聽過有人竟擁有四色眼瞳。
  云澈在怔看著少女,少女也在靜靜的看著他,整個人安安靜靜,沒有聲音,沒有神情,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如果此時云澈閉上眼睛,將完全感知不到她的存在。
  深淵之下,黑暗世界,幽冥花海,四色眼瞳……
  這個此時就在云澈眼前的少女,透著太深太深的奇異與虛幻……不,應該是魔幻色彩。
  “你是……”云澈終于用很輕的語氣詢問出聲,但他剛開口,聲音便又忽然卡住,神情也再次滯了一下,隨之,一個名字不自禁的低呼出聲:“紅兒!?”
  神秘少女:“……”
  云澈驚然發現,眼前的奇異女孩,除了她的發色和瞳色,她的臉頰、五官,甚至身型,竟是和紅兒一模一樣!!
  只是……巧合吧。云澈又馬上在心中念道,畢竟,長的相像是很常見的事……雖然,她和紅兒相像的有些過分。
  而且她們的神態更是全然不同。紅兒平日里總是眉飛色舞,愛哭愛笑愛鬧,小臉上幾乎從來沒有安靜的時候,即使是酣睡都會說各種奇怪的夢話。而眼前的少女則是那么的安靜沉寂,似乎沒有情感的存在。
  雖然,少女身上透著太多的奇異和魔幻感,但至少,云澈沒有從她身上感受到絲毫的危險感。
  “你……你是誰?”云澈面向她,輕聲問道:“是你救了我嗎?”
  少女的唇瓣輕輕張開,又輕輕閉合,然后再次張開,再次閉合……她似乎在嘗試著說什么,卻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
  “你……無法說話?”云澈試探著問道。
  “……”女孩安靜的看著他,然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你……可以聽懂我的話?”云澈又問道。
  女孩再次點頭,眼瞳閃爍的四色彩光一直定定的落在云澈的臉上。
  云澈一個頗為強大的能力,就是可以從一個人的眼神洞悉到他的意圖,但這個女孩的彩色瞳光里所包含的東西,他全然看不懂。
  云澈從地上站了起來。女孩可以聽懂他的話,卻不會說話,他也就無法向她詢問這里是什么地方,她又是什么人。但至少,她對自己沒有惡意,似乎也并沒有排斥,這對云澈而言,已經是無盡黑暗中的異色明光。
  那么,自己在龐大的幽冥花海前醒過來,這個神秘的女孩……就只能是唯一的原因!?
  存活于這個黑暗深淵,飛舞于幽冥花海的少女……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她是人,還是……
  看著遠處的幽冥花海,他心中忽然有了一個奇異的想法,直接脫口問道:“那些紫色的花,是你讓它們閉合的嗎?”
  女孩輕緩的點頭,瞳光依然停留在他的身上,自始至終沒有片刻的移開。
  “……”云澈呆了呆,猶豫一番后,頗為大膽的道:“既然你可以控制這些紫花,那你……可不可以送給我一朵?我很需要它,只要一朵就好,可以嗎?”
  他沒有忘記,目前支撐著茉莉身魂的只是殘缺的幽冥之力,只能持續二三十年的時間。想要身魂完美融合,還需要一枚完整的幽冥婆羅花。
  少女完全聽懂了他的話,她身體轉過,伸出小手,向著幽冥花海輕輕一點。
  頓時,花海前端,一朵攏合中的幽冥婆羅花妖艷綻放,釋放出更加夢幻的紫色光芒,而馬上,所有花瓣連同花體完整的脫離枝莖,被一團淡色的幽光包裹其中,飛到了少女的身前。
  “……”云澈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完整的幽冥婆羅花,雖近在咫尺,但在一層神秘幽光的包裹下,感覺不到絲毫的攝魂之力。女孩小手捧起對她來說大大的幽冥紫花,捧到了云澈的面前,瞳孔中的四色彩光夢一般的妖艷與無暇。
  云澈心中的驚訝和悸動強烈的無以復加,他小心的伸出手,感激的道:“謝謝你,你不但救了我,又送我這么寶貴的禮物。”
  他雙手將這株完整的幽冥婆羅花接過,在捧起的同時,他碰到了少女的手兒……卻沒有任何的溫熱感,甚至沒有碰觸的感覺,他下意識下移的視線,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手指穿過了她的小手。
  “你……是魂體?”云澈訝然道。
  “……”少女安靜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的點頭。
  云澈再一次驚然。眼前的少女,竟和當初失去身體的茉莉一樣,只是純粹的魂體。
  更為讓他驚詫的是,茉莉曾經的和他說過,高層面的黑暗力量對魂體的殘噬是極為可怕,且幾乎不可恢復的。強如茉莉,純粹的魂體狀態都不敢現身弒月魔窟。
  但眼前同為魂體的女孩,卻存在于這個黑暗魔氣比之弒月魔窟還要可怕無數倍的黑暗世界……而且感覺上,她似乎已存在了很久很久。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