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887 不該存在的劍

搖頭?
  “那你知道她是誰嗎?”云澈又問道。
  “……”女孩依舊懵懵的搖頭。
  云澈:“……”
  她沒有見過紅兒?
  也并不知道紅兒是誰……
  那為什么會……
  而回想紅兒的樣子,也分明沒有見過女孩。
  那么,女孩對紅兒的召喚,紅兒面對她時的嚎啕大哭,兩人之間的相視流淚,難道只是身體和靈魂上的本能反應嗎?
  而如果沒有極為特殊的聯系,又怎么會擁有這樣的本能反應。
  心中無限疑惑的云澈將意識沉下,進入天毒珠中,看到紅兒正蜷著小腿坐在那里,小手用力的抹著臉上的淚珠,雖然已不再抽泣,但眼睛和鼻子都已哭的紅紅的。
  “紅兒,”云澈向前問道:“到底怎么回事?剛才見到的那個女孩……你以前見過嗎?”
  “當然沒有。”紅兒挺了挺發紅的小鼻子:“人家都說過以前的事全都不記得了,又怎么會見過她嘛,主人真笨。”
  “那你為什么會忽然哭的稀里嘩啦的?”
  “都說啦不知道!”紅兒扁著唇瓣搖頭:“就是忽然好難過,好想哭,不過呢……”紅兒的唇瓣又忽然上翹,展露出一張嘻嘻笑臉:“哭過之后感覺好舒服呢,真的哦,主人,你也哭一次給人家看看嘛。”
  “……”云澈敗退。
  無數的謎團纏繞在云澈的心間。
  融入自己玄脈的黑暗種子證明著遠古邪神不但可以完美駕馭水火風雷土五系的玄道力量,還分明擁有黑暗玄力。而作為神族之神,他在上古時代,定然不會讓其他神知道他擁有黑暗屬性,為神族所不容的負面玄力,從茉莉那里聽來的所有關于邪神的傳說中,都從未提到他擁有黑暗玄力。
  就連茉莉從邪神之血中得到的來自邪神的遠古記憶,也只告訴她擁有水火風雷土五顆力量種子。
  顯然,在上古時代,邪神應該從來不暴露自己的黑暗玄力,而且掩飾的格外完美。同時,它所留下傳承和記憶,也明顯不想讓后世知道的他的這個秘密。
  那么為什么,這枚黑暗種子會在這個女孩的手中。
  這個神秘、可怕、詭異到極致的黑暗世界……
  難道也是邪神留下來的么?
  他為什么要留下這樣一個黑暗世界?
  這個女孩為什么會在這里?她和遠古邪神會不會有什么關系?
  她和紅兒,又有著怎樣的聯系……
  那么紅兒……又到底是誰?
  “~!@#¥%……”云澈的大腦一團亂麻,他在獲得巨大力量的同時,卻也陷入了濃重的迷霧之中。以前,每得到一枚邪神種子,他在欣喜的同時,也會擁有一種類似完成宿命的感覺,但這一顆黑暗種子,卻來得措手不及。
  而且……
  他隱隱的感覺到,自己似乎觸摸到了一個遠古神靈都不知道的秘密……
  不過,也僅僅是隱隱觸摸到而已。這背后的完整真相是什么,包括這個彩瞳少女,包括紅兒的真正身份,隨著神魔時代的終結,應該已成為永久的謎團。
  眼下,對他而言最為重要的,是怎么從這里離開。
  云澈抬頭看向上空,直線而上,就可以飛出深淵,但那股可怕絕倫的吸力,卻將黑暗深淵中的所有存在都死死封鎖其中。
  云澈在得到黑暗種子后雖然玄力暴增,但他很確定,上空的那股可怕吸力,依然是他絕無可能擺脫的。
  這里的黑暗怪物每一個都強大的超乎現象,任何一只,依舊足以瞬間毀滅得到黑暗種子的他,對它們而言,萬丈深淵根本不可能困住它們,但它們從未有一只能出現在外面的世界。
  因為就連這些黑暗怪物,也無法抗拒那股吸力,被強硬的封鎖在這個黑暗世界。
  到底該怎么離開這里……
  云澈看著上空,長久的思索著,過了好一會兒,他一咬牙,忽然騰空而起,全力向上方飛去。
  雖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掙脫,但他還是要再重新感受一次那股吸力到底強到何種程度。
  是徹底的絕望,還是能看到哪怕一絲絲的希望。
  云澈飛行速度極快,同時全身玄力涌起,千丈高度很快達到,周圍的黑暗氣息忽然沸騰,向云澈席卷而至,已有足夠準備的云澈也低吼一聲,全身釋放出濃郁無比的漆黑玄光。
  轟
  云澈身上玄光爆開的聲響巨大無比,但,周圍暴.動起來的黑暗氣息碰觸到云澈的身體時,忽然如觸電般全部回縮,無論是云澈的身體,還是他全力爆發的玄力,都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滯。
  哧啦……
  脫離兩個世界的交界點,云澈的身勢頓時帶起無比尖銳的空間撕裂聲,他整個人還沒回神來,便已直接脫離了下方的黑暗世界。
  “……”云澈緩緩的停了下來,短暫的懵了一下。
  出來了……!?
  竟然出來了!!
  那股先前根本無法抗拒的可怕吸力,居然沒有出現。
  不對,是出現過……但又瞬間消失!
  云澈疑惑的看向自己全身的黑光,呆了好一會兒,才自言自語道:“難道是因為……黑暗的邪神種子?”
  封鎖黑暗世界的,難道是邪神的黑暗玄力,所以并不會阻滯獲得了邪神黑暗玄力的自己?
  ……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吧?
  驚疑不定間,云澈眉頭一動,又忽然沉下,重新墜向下方。
  一聲輕響,云澈已再次穿過兩個世界的交界點,這次,他沒有運轉玄力,而是凝聚精神感知著周圍的變化。
  在他進入黑暗世界的那一刻,周圍的黑暗氣息瞬間被牽動,向他聚涌而至,而也是在這些黑暗氣息碰觸到他身體的剎那,全部又瞬間回返,沒有對云澈造成絲毫的撕扯。
  果然如此!!
  他為了蘇苓兒而強行墜下這黑暗深淵,在魔源珠爆發時,以為已是十死無生。沒想到,轉眼之間,他不但力量暴增,徹底擺脫魔源珠的夢魘,如今,又忽然發現可以自由離開這黑暗世界。
  這一切的命運轉機,都是因為那枚黑暗的邪神種子。
  都是因為那個深淵下邂逅的奇異少女。
  云澈極速落下,循著幽冥紫光,很快就落到了女孩的身邊。他不知道她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應該永遠也不可能知道,但他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還不止救命這么簡單。
  現在,也到了分別的時刻了。
  “我該走了,外面,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必須離開了。”云澈輕聲說道:“不過,我會永遠記得你的,畢竟,我現在的這條命,是你給的。”
  “……”女孩嘴唇張開,眸光定定的看著他,又似乎想要說出什么。
  “你一個人在這里,一定很寂寞。”云澈微笑著道:“等我做完我該做的事,我會經常來看你的。”
  “……”女孩瞳孔中的光彩微微瀲滟了幾分。
  “那么……我走了。”
  伸手輕撫了一下女孩虛幻的銀發,云澈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四彩的瞳光,任誰看一眼,都終生不可能忘記,然后,他不再猶豫,飛身而起,沖向了黑暗世界的邊緣。
  女孩的眸光默默的追隨著他的身影,一直到完全消失在瞳眸之中……逐漸的,她的瞳光緩緩黯淡了下去,轉過身,飛回了幽冥花叢之中,一瞬間,所有的幽冥婆羅花同時綻放,連成一個比夢境還要夢幻的紫色花海。
  女孩雙手抱住自己,如一只無助的小貓般蜷縮在花海之中,在這個永恒寂寞的黑暗世界中,這些有生命的婆羅妖花,是她唯一的陪伴。
  云澈脫離黑暗世界,直線向上,雖然心中急切,但他的速度卻并不快,相反還在越來越慢。
  當日,他從最后一個七星神府弟子的記憶中清楚看到了蘇苓兒跳下絕云崖的畫面,而蘇苓兒的魂晶卻又是完好的,他心焦之下根本來不及多加思索,失去冷靜的直接躍下絕云崖。
  而沉浸在黑暗世界的這段時間,隨著他心緒冷靜下來,他發現自己遺漏了一個可能性……而且是很大的可能性。
  那就是蘇苓兒雖躍下了絕云崖……但并沒有掉落到下方的黑暗深淵!
  而是在墜落的中途被什么東西給阻滯了!
  如果那枚紫色魂晶就是蘇苓兒的,那么,這甚至可以說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以下方黑暗世界的可怕,蘇苓兒若是墜入其中,一瞬間便會被消滅。
  在這樣的念想之下,云澈在上升的同時,減緩速度,同時將自己的靈覺全力釋放,搜尋著一切可能的氣息。
  他相信那枚完好的魂晶一定是蘇苓兒的!命運已經對蘇苓兒殘酷了一次,又憑什么要再殘酷第二次!
  在他極力放緩的速度下,足足一刻鐘,云澈才上升了五六千丈的距離,而他的心也在這個過程中重新開始下沉。
  下方的黑暗世界雖然是獨立存在,但依然有些許黑暗氣息逸散出來……云澈落入黑暗世界之前就感覺到些微的黑暗魔息就是最好的證明。
  也因為這些黑暗魔息的存在,絕云崖高高的斷崖之上寸草不生,更不要說粗壯的樹木,根本就不存在能將不會飛行的墜落之人阻住的東西。
  而且,就算真的有……而且是一棵伸出很長的粗樹,從數千丈的高度墜下,其下墜力完全足以將其瞬間摧斷,想要掛住,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雖然心中越來越沉重,但云澈又怎么肯就此放棄希望,他上升的速度越來越慢,靈覺拼命的掃視著每一個可以感知到的角落……但除了沉寂的死石,始終一無所有。
  哪怕是一只爬蟲的生命氣息都感知不到。
  云澈沉住氣息,繼續向上,在距離崖頂還有大約五千丈距離時,一抹異樣的氣息忽然刺痛了云澈的靈覺。
  而且,分明是一種并不遙遠的熟悉氣息。
  云澈的視線瞬間轉向了氣息的來源,他的眸光穿刺黑暗,全身也下意識的燃燒起鳳凰炎。
  這里并不是下方的黑暗深淵,赤紅的鳳凰炎瞬間耀亮了周圍的整個空間,在那個異常氣息的來源方位,赫然閃過了一瞬幽暗的綠芒。
  云澈的心中猛地一動,那股熟悉的瞬間無數倍放大,他快速的沖了過去。
  灰暗的山壁上,一桿細長的劍正深深的刺在上面,雖然它已不知在這里存在了多久,但遍體無銹,而整個劍身則釋放著幽綠的光芒。
  以及一種讓人極不舒服的氣息。
  云澈伸出手,輕輕的觸摸在幽綠的劍身上,手指微微的有些顫抖。
  “天……毒……劍……”他輕輕的低念,眼神一陣飄忽。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