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2)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2)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2)     

逆天邪神906 神玄之下皆為螻蟻(下)

“啊!!”
  軒轅問天的慘叫聲簡直驚天動地,百里之外的至尊海殿都聽的清清楚楚。他們看向北方,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深深的震驚和不敢相信。
  “那個慘叫聲……是軒轅問天!?”
  “是軒轅問天的叫聲!”
  “難道……難道軒轅問天不是云澈的對手?是云澈重傷了軒轅問天?”一個七國玄者激動無比的道。
  軒轅問天在他們面前表現出的,是如傳說中魔神般的強大,他們想象不出這世上有什么力量可以與他對抗。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云澈和軒轅問天的交手……他們聽到的卻是軒轅問天的慘叫聲。
  “這是……真的嗎?”鳳橫空等人頗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
  “不……不可能!”天威劍域的人全部雙目圓瞪,臉上滿是惶然:“天尊的力量已堪比魔神,怎么可能會輸給云澈!”
  “呼……真是難以置信。”秦無傷看著北方的天空,深深感嘆道:“七年前,他才是個初入玄府,需要我暗中庇護的孩子。如今,短短七年,竟已達到如此境界。與其說是空前絕后的傳奇,倒更像是一場難以讓人相信的夢幻。”
  “就年齡而言,現在的他在我們面前,不依然還是個孩子么?”東方休淡笑著道:“他性格邪異,霸道專橫,骨子里不愿為任何人所控,不愿居任何人之下,這樣一個人,自然不會有什么凌然大義或愿意背負什么使命,但就是他,卻救起了蒼風國,又在今天,一個人擔負起整個天玄大陸的未來……”
  “雖然他自己一定毫不在意,但,天玄大陸若就此擺脫軒轅問天的陰影,那么,他必定成為天玄大陸前所未有,或許以后也無人可超越的神話。”
  “呃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捂著胸前泛著朱紅光芒的傷口,一張面孔在極大的痛苦下扭曲如真正的惡鬼。但任憑他如何凝力,傷口都沒有半點緩和,就連血流都無法停止,他的整只手掌都很快被赤黑色的血液浸濕。
  云澈雖然表現的無比自信,但他根本不知道如今的軒轅問天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也就不可能有絕對的把握。所以他上來先示敵以弱,利用軒轅問天的過度的自信和狂妄驟下陰招,給了他狠狠一劍。
  劍傷雖然很長,但也很淺,這樣的傷對一個普通的帝君而言都算不了什么,但,這是來自劫天誅魔劍的劍傷,對軒轅問天的“魔軀”是而言是世上最為可怕的噩夢。這個帶著朱紅光芒的劍傷不但會帶給他極大的痛苦,而且會嚴重阻滯他的行動,對其黑暗玄力的運轉也會有相當大的影響。
  更為可怕的,是這個劍傷根本不是黑暗玄力所能療愈,軒轅問天的玄力縱然再強上十倍,也別想快速緩和這個傷口甚至會持續更久。
  “云澈……你竟敢損傷本尊高貴的魔軀!”
  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恥辱,讓軒轅問天徹底失了先前的云淡風輕,睥睨天下的傲然姿態,憤怒、暴躁、殺機在黑暗玄力的催動下徹底爆發。
  砰!!
  軒轅問天身上黑光炸裂,原本就強盛無比的黑暗氣息陡然間暴增數倍,一層黑光環繞著他的魔軀流轉,其中閃滅著道道雷點般的漆黑玄光。
  一股黑暗威壓迎面而來,將云澈的身體瞬間逼退了數個身位,他抓握誅魔劍的雙手微微收緊,臉色也變得慎重起來。
  “啊啊啊……云澈,本尊要將你撕成碎片!!”
  傷口依舊在滴血,痛苦更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休止。軒轅問天嘶聲咆哮,身上黑光動蕩,陡然放射出三束黑暗光影,化作三道觸手卷向云澈。
  這三道黑暗觸手所攜帶的黑暗威壓與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速度更加快了數倍。云澈全身疾退,手臂翻轉,劫天劍掠起一道朱紅色的弧光……而就在他一劍轟出時,瞳孔微微一縮。
  因為他看到三道黑暗觸手的后方,陡然現出了數百道黑暗劍芒。
  轟!!
  三道黑暗觸手碰觸到誅魔劍,頓時如三條被切斷的蚯蚓,在扭曲中快速消散,而就在他收劍的剎那空檔,數百道劍芒帶著冰冷的劍嘯聲驟然飛至,每一道劍芒上的氣息,都絲毫不弱于剛才被轟散的黑暗觸手。
  “云澈……死吧!!”
  云澈的眼睛瞪大,身體以最快的速度倒退,卻根本無法快過這數百道撕裂著空間的黑暗劍芒,劍芒近身之時,他眼神一陰,猛然停止,口中一聲低吼。
  云澈全身玄光爆裂,玄氣暴漲,“封云鎖日”瞬間發動,凝起無形的邪神屏障,在錐心刺魂的撞擊聲中,所有的黑暗劍芒全部釘在了邪神屏障之上。
  軒轅問天雙手成抓,掌心、還有全身都是黑光舞動,暴躁的催動著黑暗劍芒。云澈牙齒緊咬,雙手張開,死死的支撐著邪神屏障。
  先前劇烈翻蕩的空間忽然變成了靜止,兩人隔著百丈距離出現了長時間的僵持。軒轅問天雙手的黑光翻騰的越來越劇烈,面孔在逐漸的扭曲,似乎根本不敢相信云澈居然擋了下來。
  “云澈……本尊看你能……支撐多久……”
  “嘿……”云澈反而在笑,一字一字的道:“不會……太……久……的……”
  聲音落下,他忽然眼神一變,發出一聲震天般的大吼。
  “喝!!!!!”
  大吼聲音中,金烏炎沖天燃起,云澈的身上本就比先前膨脹了數倍的玄氣再度膨脹,僵持許久的玄氣忽然全力釋放,帶動著邪神屏障猛然炸裂,那些釘在邪神屏障的黑暗劍芒發出戰栗的嘶鳴,被全部遠遠震開。
  無比巨大的反噬力狠狠作用在正催動黑暗劍芒的軒轅問天身上,讓他全身劇震,臉色更是猛的一變。
  云澈驟然向前,劫天劍震空橫掃,轉眼間便將所有飛散的劍芒全部轟滅,然后腳踩星神碎影,直逼軒轅問天,劫天劍上爆竄起數百丈長的火焰劍芒,斬向軒轅問天所在的空間。
  軒轅問天的目光已變得無比陰沉,他甩出一道黑暗光幕,將火焰劍芒遠遠震開,然后忽然伸手抓在了胸前傷口上,直抓了滿手的鮮血。
  染血的手掌抓向前方,隨著赤黑血液的滴下,一個黑紅色的玄陣在他掌心緩緩生成,緩慢旋轉,并逐漸釋放出可怕的血光。
  “云澈,這是以本尊的魔血為引所生成的天魔煉血陣……”被擋下黑暗劍芒,軒轅問天的情緒顯然變得更加暴躁和憤怒:“本尊原本還打算留你全尸……但現在……本尊要將你煉成濃血!!”
  嘶啞的吼叫聲中,軒轅問天的手掌甩出,只有半尺寬的血色玄陣快速飛向云澈。
  一股極其壓抑的氣息迎面而來,讓云澈心中陡然生出極其不安的感覺,他下意識的倒退,但,飛至上空的血色玄陣忽然如一副畫卷般鋪開,一下子膨脹數百倍,瞬間將云澈卷入其中。
  “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狂笑起來:“煉血陣中,你馬上就會化為血水,靈魂也會被煉化成虛無,永世不得輪回……這就是你觸怒本尊的下場!”
  被卷入天魔煉血陣,云澈周圍的空間完全化作血色,如同浸泡在滿是濃血的世界中,無數縷陰森的氣息從周圍席卷而至,這些氣息似乎并無攻擊性,但云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血液自行沸騰起來,全身上下也逐漸生出越來越強烈的灼熱感。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云澈眼睛微瞇,鳳凰炎與金烏炎同時爆發,翻騰的火焰瞬間排開所有的血氣,燃燒在玄陣的每一個角落,云澈也飛身而起,全身玄氣激蕩,劫天劍如暴風般轟出,重重的砸向這個血色玄陣。
  轟轟轟轟轟轟轟……
  兩百多萬斤的朱紅巨劍在云澈手中如輕盈稻草般揮舞,短短數息之間已是連續百劍轟出,每一次都會引得血色玄陣劇烈激蕩,百劍過去,玄陣中的森然血氣已是一片大亂,甚至發出了幾欲崩潰的嘶鳴。
  轟!!!
  隨著云澈最后一劍的轟出,血色玄陣直接被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火焰從中爆竄而出,隨著,竄出的火焰忽然分開,云澈的身影從中飛射而出,一劍揮出,背后天狼之影與鳳凰之影同時閃現。
  “鳳凰天狼斬!”
  “什……什么!?”
  從天魔煉血陣罩住云澈到其崩潰,一共才短短五息的時間,軒轅問天終于徹底駭然失色。
  先前他中了云澈的陰招而負傷,雖然暴怒,但他自認這完全是自己的輕敵大意,而絕不認為云澈有能抗衡他的資格,畢竟那個時候,他才動用了不過兩成玄力而已。
  而之后的黑暗劍芒,他在暴怒之下,赫然是全力出手,誓要將云澈撕裂成無數碎片……之后的天魔煉血圖,甚至是以他的魔血為引,威力更是強大無比。
  但,黑暗劍芒被云澈完全抵御,就連天魔煉血圖都被快速擊潰。
  他在暴躁和極怒之下,分明已用出了目前狀態的全力,居然……完全無法壓制云澈!!
  “啊啊啊!!!”
  暴吼聲中,軒轅問天黑影驟閃,躲過了云澈的天狼劍影,卻沒有隨之反擊,而是嘶聲吼叫道:“為什么!!為什么才短短一個月,你的玄力會暴漲到這種程度!!”
  “本尊修煉了兩千年,籌劃了一千年,隱忍了一千年,殺了無數的人,染了無數的血,耗費了無數的心機,更承受了不知多少風險,最終還將自己的肉身化成血水……才擁有了今天的力量!!”
  “而你……”軒轅問天氣喘如牛,憤怒、震驚、不解……還有強烈的不甘與嫉妒:“你憑什么……憑什么才隔了短短一個月,就擁有了這樣的力量!你……你從哪里得來的這些力量,你到底經歷了什么!”
  【麻蛋……好累啊。你們不要適應現在的更新節奏啊,真的特么累啊……關鍵最近收到的激勵有點多,還真不好意思斷更了……靠!!不要這樣啊,這樣真的容易累成胖子啊!】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