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907 魔劍神玄之力

軒轅問天雖是天玄大陸四圣主之一,但他年輕時,卻是個天資平庸之人。
  而在天威劍域這樣的地方,他的資質更是連平庸都算不上,若不是他頂著“軒轅”姓氏,或許早就和天劍山莊的始祖一樣因資質太差而被逐出天威劍域。
  天玄大陸是個以玄為尊的世界,天威劍域這樣的地方更是等級分明……玄力等級,就代表著在其中的絕對地位。他身懷軒轅血脈而不被驅逐,卻也同樣因為有著軒轅血脈,他的資質成為了軒轅一脈之恥,他在天威劍域受盡冷落、嘲笑、蔑視、屈辱,甚至就連他的親生父母都對他徹底失望,不管不問,他有六個親生兄弟,卻沒有一個平時會多看他一眼。
  他承受了太多的蔑視和屈辱,再加上對自己的痛恨,終有一日徹底爆發,對力量的渴望如蘇醒的惡魔,瘋狂的滋生、成長……
  天資平庸,他就用拼命來彌補……別人每天修煉四個時辰,他便修煉八個時辰,甚至十個時辰。為了得到更多的資源,他不擇手段,甚至惡毒的暗害了一個又一個同門……包括他的兩個兄弟。
  待他的實力迅猛增長,超過越來越多的同齡之人,他開始被認可,被贊許,甚至被一些人奉承,弱者與強者待遇的天壤之別,讓他追求力量的心變得更加極致,追求力量的步伐也更加的瘋狂和不擇手段,待他終有一天立于劍域之頂,成為劍主之時,他將自己的名字改為“軒轅問天”。
  意為自己終有一天要問鼎蒼天。
  因為他對力量渴望之心已無法休止,尤其是在古書中得知了眾神之界的存在,他更是如著魔一般去追逐那個世界。
  為成為軒轅劍主,他偷襲毒殺了自己的兄長。
  為天罪神劍,他冒著被其他三圣地制裁的風險,將偌大的永夜王族覆滅。
  為了解開魔劍封印,他踏遍天玄大陸,用數百年時間尋找無數奇物奇石……為了最后的魔血,他封鎖夜沐風之魂,追逐夜荒輪回……為十三星連珠之日,他苦等千年……為輪回鏡,他算計其他圣地齊攻幻妖界……為最后的魔劍封印,他算計了整個天玄大陸。
  最終,因為一點偏差,他咬牙舍棄了自己的身體和血脈。
  終于有了今天的力量,真正的問鼎天下。
  堅韌、執念、耐心、聰明、陰險、惡毒、狠辣……再加上少許的運氣,成就了今天的軒轅問天。
  擁有如今的力量,他一直自認這是自己應得的,也是世間唯一的。待他完全煉化魔血的那天,天玄大陸,除他之外,皆成螻蟻。
  但他的天尊之威才剛剛臨世,忽然跳出來的云澈就展現出了讓他無法壓制的力量……而距離兩人上一次交手,才過去了短短一個月。
  他窮盡一生得來的魔神之力,居然被云澈短短一個月追及,他豈能接受!!
  云澈沉聲道:“我的力量,一大半來自我的師父,還有一小半是我用命博來的!至少,我絕不會像你,為了追求力量而喪心病狂的滅人全族,禍亂幻妖,奪人身體!”
  “師父……”軒轅問天的眼中裂開血絲,腦中浮現那個恐怖絕倫的紅裙女孩,即使已為“天尊”,他每次想起茉莉,依然會心生恐懼。他一聲不甘的嘶吼:“為什么……為什么本尊遇不到那樣的師父!為什么!!不公平……這不公平!啊!!”
  嫉妒,同樣是負面情緒的一種,他的嫉妒一旦被黑暗玄力激發,就會像被點燃的稻草一樣越來越烈。
  一聲大吼,軒轅問天身體前沖,如一頭暴走的野獸撲向了云澈,兩個巨大魔爪同時現形,交錯著撕向云澈的身體。
  云澈腳下一錯,身影瞬間閃移到數十丈之外。撲空的軒轅問天停在那里,全身不斷顫抖,卻沒有轉身……過了好一會兒,他身體的顫抖逐漸變弱,直至完全停了下來。
  就連他之前混亂起來的黑暗魔氣,也完全平靜了下來。
  “呵,呵呵呵。”軒轅問天在笑,卻不再是剛才憤怒、失控的狂笑,而是笑的格外低沉,他緩緩的轉過身來,一雙漆黑的眼瞳居然又恢復了可怕的沉靜。
  云澈:“……”
  “本尊差點忽略了一件事。”他抬眸注視著云澈,低低的道:“你十六歲前玄脈殘廢,從那時到今天,你最多也只修煉了不到八年的時間,不到八年……嘿。”
  “不到八年的時間擁有如今的力量,你的身上,該有多少的秘密呢。”軒轅問天笑的越來越低沉,看向云澈的目光,陡然危險了數倍。
  “所以呢?”云澈報以冷笑。
  “人與人的氣運終究不能相比,你能用不到八年的時間擁有今天的力量,也必定擁有這片大陸最大的氣運……可惜,你這輩子最大的厄難,就是遇到了本尊。”
  “本尊會將你的氣運、生命徹底終結!你死了之后,你身上所有的秘密,也自然會歸本尊所有!”軒轅問天的眼瞳一下子瞪得奇大,釋放出灼熱而瘋狂的光芒:“那么你所有的氣運,就會成為本尊飛升另一個世界的踏腳石!!”
  “很可惜,我身上的東西,就算死了,你也別想奪走一星半點。”云澈一副看傻子的眼神。
  “是么……”軒轅問天腦中晃過當初魔劍催動焚絕塵之力將自己吞噬的魔道禁術【魔輪祭血】,嘴角一點點的咧起,雖然短時間內催動第二次太過勉強,但如果能得到云澈的全部力量……這個瘋子多大的代價都會愿意承受。
  “云澈,你能達到如此地步,的確讓本尊大吃一驚。你不但成功讓本尊情緒失控,甚至有那么一剎那,讓本尊感覺到了驚恐。”軒轅問天淡淡說著,浮著黑光的手掌緩緩抬起:“不過,一切都結束了。”
  咔嚓!!
  漆黑的雷點從下到上霹閃而過,像是來自地獄的黑暗之雷,一把漆黑大劍被軒轅問天抓在了手中,劍柄之處,一雙惡魔之眼釋放著恐怖的黑光。
  霎時,軒轅問天身上黑氣升騰,本就漆黑的黑光竟又變得更加深邃。更可怕,是他身上的黑暗威壓以一個恐怖的幅度迅猛增長,這股黑暗威壓之下,天地迅速暗下,下方翻騰不休的海域像是如同被壓上了一座山岳,變得無比的平靜。
  當這股黑暗威壓暴漲到一定程度,反而忽然弱了下去,但給云澈的壓迫感卻非但沒有減弱,而是忽然間讓他的靈魂出現了剎那的痙攣,隨之,在軒轅問天的氣場之下,竟快速生出了一種很強烈,并越來越強烈的卑微感。
  這是……
  軒轅問天的玄力氣場……發生了質變!?
  龐大到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壓,數百里海域變得一片死寂,天空變得陰暗,空間如被封鎖一般再也沒有了絲毫的顫動。在這股遮天蔽日的威壓之下,至尊海殿的無數玄者都在巨大的驚悸中不由自主的跪下,久久不敢站起。
  這股威壓之下,他們仿佛在面對神靈降世。
  “……”云澈全身僵硬,他微微咬牙,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氣,窒息了許久的胸口終于重重起伏了一下,那股被強橫壓制的感覺也稍稍減輕。
  咔嚓!!
  咔嚓!!
  天空徹底暗了下來,尤其兩人所在的區域,已是伸手不見五指,連海水都變成了漆黑之色。道道黑暗玄雷霹靂而下,兩個人的戰場,像是忽然轉入了暗黑地獄。
  “看到了么,感受到了么,這就是本尊真正的力量。”
  魔劍在手,血魂相通,軒轅問天的力量發生了何止翻天毒地的變化。當初在冰極雪域,沒有現出魔劍的軒轅問天在小妖后手下潰敗,但魔劍一出,立刻反敗小妖后。
  現在,魔劍帶給軒轅問天的力量增幅更加的明顯。
  “這是神道之力,是神玄境界的力量。在天玄大陸,它只是個亙古的傳說,但在本尊的身上,卻成為了現實。”
  軒轅問天緩緩抬起永夜魔劍,劍身帶起了一道長長的黑痕……那是空間裂痕,卻是久久不散。
  “有點不妙啊……”云澈低聲自語,他著實沒有想到,軒轅問天的力量居然會增長到這個驚人的地步。雖然心中驟緊,但臉上卻毫無慌亂,反而頗為不屑的道:“神玄境?呵,簡直笑話。”
  “嗯?你什么意思?”軒轅問天的聲音忽然陰戾起來,似乎憤怒著云澈對其力量的質疑。
  “雖然我的力量距離神玄境界還差的很遠,但我對神玄境的理解可要比你多得多。因為我師父的力量,可是真正的神道之力!”云澈嘴角慢慢露出嘲諷:“我師父說過,要真正踏入神道,不僅僅是玄力的突破,元氣、魂力、靈覺也都要達到足夠的境界,才是真正的踏入神玄境。而一旦進入神道,整個人都會脫胎換骨,能感知不同的天地和法則,擁有可以獨立存在的靈魂,以及超長的壽元。”
  “而你,玄力的確可能達到了神玄境的強度,但可惜,你的壽元和魂力……”
  “你住口!!”軒轅問天忽然全身發抖起來,身上和劍上的黑光也忽然發生了劇烈的扭曲:“你竟敢……你竟然質疑本尊的神道之力。”
  “哦”云澈笑了起來:“看你這么激動,想來自己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嘛。”
  “稀薄的魔血,殘破的魔魂,卻為了追求力量,強行在短時間內把力量全部引出,這正是玄道最忌諱……哦不,是在任何層面都忌諱的竭澤而漁。”云澈冷冷的道:“雖然你現在擁有了極其強大,或許堪比神玄境界的力量,但你的力量卻將畢生止步于此,今后只會減弱,而不會再有半點增長。至于你的壽元,嘿嘿嘿,估計最多也就能再活不到一千年了吧,連個初期的霸皇都不如。”
  “你!!!”軒轅問天身上的黑光徹底暴.亂,全身更是釋放出強烈到極點的戾氣,因為云澈的話,狠狠撕裂著他狂傲外衣下最痛苦的地方。
  “還有!”云澈的話卻沒有停止,發生更大聲起來:“你的元氣和魂力都不增反減,靈覺又怎么可能會增強。我和雪先前就隱藏在海神臺二十里之外,你都始終沒有察覺,又怎么可能感知得到另一個天地的存在……嘿,那顯然只是你用來欺騙自己的可憐臆想啊。”
  “你!!本尊要將你千刀萬剮!!”軒轅問天一聲狂吼,帶著卷動天地的黑氣撲向了云澈,永夜魔劍上釋放著來仿佛來自地獄的幽光。
  云澈眼神一凝,沒敢硬接,迅速閃身,遠遠避開,還不忘記狠狠的補上一刀:“你不但沒有踏入神玄境,而且你這輩子,都絕無可能進入真正的神道!”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