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909 無歸絕劍

“哦?居然只受了點小傷?”看著云澈的狀態,軒轅問天漆黑的眼眸中現出深深的驚訝,但馬上又轉為冷笑:“很好,本尊會好好享受你掙扎的姿態!”
  軒轅問天的聲音變得狂肆,在他釋放出神道之力時,云澈的力量便再也無法對他造成絲毫的壓迫。他大笑一聲,永夜魔劍凌空劈下,一道足有百丈寬的黑暗劍芒跨越空間,斬向云澈。
  云澈目光一凝,飛身而起,一躍千丈,腳下黑光閃過,下方的海域頓時被黑暗劍芒切出一道黑暗鴻溝。他雙手高舉,鎖定軒轅問天的位置,劍身火焰燃燒,一聲天狼咆哮響徹在龐大海域。
  “鳳凰天狼斬!!”
  哧!!!!
  空間像綿帛一般被切裂,濃郁的黑暗氣息也被狠狠鑿開,數里空間一穿而過,天狼之影直轟向軒轅問天的心口。
  “哼,在本尊的魔神之力面前,這點力量只能是笑話!!”
  軒轅問天沒有用劍,竟是直接伸手,一團黑光撞向了天狼炎影,驟然爆發的尖嘯聲中,天狼炎影的軌跡大幅度扭曲,從軒轅問天的身側一竄而過,然后在軒轅問天的身后炸裂,爆開的力量風暴很快便被黑暗吞噬殆盡。
  云澈:“……”
  “看到了么,這就是神道之力,這就你和本尊的差距!”軒轅問天向云澈伸出三根染著黑光的手指:“三十息,三十息之內,本尊便會將你毀成黑暗的粉末!就算你用太古玄舟,也別想從本尊的手中逃脫!!”
  “然后就是那只小鳳凰!!”
  “你口中所謂的‘無限可能’與‘未來’,在本尊眼里只是笑話!!”
  黑暗卷動,軒轅問天在黑暗中掠起虛幻的黑影,疾速逼近云澈,永夜魔劍再次斬出,劈出一道詭異的六角劍芒,轟至云澈身前時,已化作一個龐大的黑暗劍陣,直刺得云澈靈魂一陣劇痛。
  云澈的臉上閃過掙扎,終究沒有選擇硬接,以星神碎影迅疾閃移,將劍陣完全避過,軒轅問天亦在瞬間重新鎖定他的方位,第二劍橫刺而出,一道空間裂痕如奔騰的雷電沖向云澈。
  云澈身影再閃,碎出五道殘影,閃現至五十丈之外。
  轟!!
  轟!!
  咔嚓!!
  軒轅問天連出五劍,在云澈詭異莫測的星神碎影下全部落空。
  云澈的核心玄功邪神訣強大之處便在于玄力暴走,他手中重劍更是能讓他的破壞力達到極致,因而,他從來不懼怕的,就是正面對撞。
  平時,星神碎影大多被他用來彌補身法缺陷,讓對手避無可避,只能被迫和他強行正面交鋒。這是第一次,他連續用星神碎影來回避和對方正面對撞。
  因為先前僅僅兩劍,便已讓他受了不輕的傷。神道之力的可怕,著實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期。
  “逃?”軒轅問天一臉猙獰:“本尊看你怎么逃!!”
  軒轅問天手掌忽然抓出,向著云澈所在的空間猛的一抓。
  一瞬間,云澈周圍數百丈空間完全扭曲,然后在扭曲中向云澈所在的位置聚攏而去。
  云澈臉色頓時一變,因為他分明感覺到空間在收緊,全身所有部位都像是壓上了萬鈞鐵板,就連呼吸都受到了極重的阻滯。他迅速想要移開,但身體僅僅一晃,周圍的空間忽然再次猛烈收縮,身上的壓迫力陡然暴增數倍,讓他一時間連手臂都無法抬起。
  這……這是……
  “到了本尊的境界,空間已是如此脆弱。”軒轅問天收起手掌,不緊不慢的靠近:“這是神道之力對空間的干涉,是你這輩子都沒有機會碰觸的強大力量!!”
  “讓本尊看看,你絕望的時候,會不會也像那些卑微的螻蟻一樣向本尊搖尾乞饒!哈哈哈哈哈……”
  面對已是甕中之鱉的云澈,軒轅問天放聲狂笑,永夜魔劍揮出,一道足有三丈長的漆黑劍芒,帶著恐怖絕倫的神道之力飛刺向被空間封鎖的云澈。
  “呃呃呃!!!”
  云澈咬牙低吟,竭力掙扎。這個封鎖和當初軒轅問天所用的“黑暗囚籠”全然不同,黑暗囚籠是以黑暗魔息強行限制目標的行動能力,而此時施加在云澈身上的,卻是純粹以強大力量干涉空間進行的空間封鎖。
  空間封鎖云澈并不是沒有接觸過,但從未承受過如此可怕的空間封鎖。
  他全身玄氣瘋狂釋放,卻也僅僅只是讓身體稍稍側移了一下,而黑暗劍芒已刺穿空間,直射他的胸口。
  噗!!!
  來自永夜魔劍,連劫天誅魔劍都無法完全轟散的黑暗劍芒狠狠的轟擊在云澈的胸口,黑光炸裂間,一大篷血霧爆開,瞬間將云澈大半個上身染紅,云澈的口中也溢出了痛苦的呻吟。
  “嗯?”軒轅問天卻是雙目瞇起……因為他的這一劍,飽含著神道之力的一劍,明明直中了云澈的胸口,卻沒有將他的身體刺穿。
  “還真是頑強的身體。”軒轅問天緩緩低吟,目光帶著戲虐,心中卻是持久的震驚和不敢相信,因為他很確信,剛才的劍芒,就算是他自己的身體被如此刺中,也必定一穿而過。
  難道云澈的身體,居然還要勝過本尊的魔軀!?
  絕無可能!!
  “那么這一劍……又如何呢!”
  軒轅問天嘴角咧起惡魔的獰笑,永夜魔劍上陡然竄起一道近百丈長的漆黑劍芒,隨之,這道劍芒反而開始快速收縮,從百丈長一直收縮到僅剩不到兩尺。
  嘶哧哧……
  漆黑劍芒周圍的空間發出哀鳴般的聲響,似乎在這道力量恐怖到極致的劍芒之下恐懼發抖。
  “死吧!!”
  砰!!
  永夜魔劍周圍的空間完全炸裂,碎成無數的空間碎片,一道比深淵還要深邃的漆黑劍芒切開破碎的空間,帶著死神的氣息,飛射向云澈的心口。
  幾乎在同一個瞬間,云澈的身上陡然爆發出耀金色的炎光。
  “黃泉灰燼!!!”
  轟轟轟轟轟轟
  金烏烈焰以云澈的身體為中心瘋狂炸裂,每一聲轟鳴,炎光便會向外炸開一層,在軒轅問天玄力下極度壓縮、閉鎖的空間頓時被強行的焚穿,就連飛射而至的劍芒在刺穿二十多層火焰后,也在距離云澈胸口數丈的距離被完全焚滅。
  “哦?”軒轅問天的眼瞳再次放大,隨之發出不知是憤怒還是興奮的狂吼:“對!就是這樣掙扎!盡情的掙扎吧!!”
  迎著瘋狂炸裂的恐怖火焰,軒轅問天卻是在狂吼中迎上,身后的所有黑氣在一瞬間聚攏到永夜魔劍上,然后隨著永夜魔劍的揮舞化作一道龐大的黑暗弧光,砸向了依然在快速蔓延的金烏火海。
  嗡轟!!
  爆裂中的金烏火焰瞬間被黑暗弧光一斬而斷,遠遠看去,就像是一輪烈日被從中狠狠切成了兩半,剛剛擺脫空間封鎖,又竭力釋放黃泉灰燼的云澈尚未回過氣來,一股遮天重壓已從天而至。
  云澈猛一咬牙,強行調動起全身已變得混亂不堪的玄氣,口中一聲大吼,劫天劍全力向上轟去。
  “天絕地!!”
  朱紅色的重劍氣場迎空而上,狠狠的撞擊在來自永夜魔劍的黑暗弧光上,黑暗弧光的力量瞬間減弱,但依舊不是云澈倉促之下的一劍所能阻擋,重劍力量在短暫僵持后轟然潰散,云澈悶哼一聲,如被颶風卷起的枯葉,遠遠的橫飛出去。
  “看來,你的掙扎也僅限于此了!這一次……徹底的死吧!!”
  軒轅問天緩緩的抬起手臂,一股無形的劍意在天地間無聲回蕩,然后,他輕輕的將永夜魔劍推出。
  世界忽然剎那安靜,所有的顏色、聲音、事物都完全定格,天地之間,唯有一道仿佛來自地獄之底的黑暗大劍貫穿著天地……那一道漆黑色的軌跡,像是個將整個蒼穹都切成了兩半。
  無歸劍,天威絕劍最高境界才能發動的極限劍招,亦是軒轅問天窮極畢生劍道造詣的巔峰一劍。
  自他修成的那一天,就從未有人能躲過他這一劍。
  這一劍實在太快,快到了以云澈的目力,都捕捉不到它的絲毫軌跡。但一股致命的冰冷感狠狠的扎刺著他的靈魂,他的身體先于他的意識,近乎本能的張開了邪神屏障。
  咔!!!!!!!!!!
  邪神屏障生成的那一剎那,永夜魔劍像是從虛空裂縫中飛出,轟擊在了邪神屏障之上。
  云澈如遭雷擊,本就處在倒飛狀態的身體瞬間如墜落的隕石般飛墜而去,剎那之間,已被帶飛到數十里之外。
  “嘶~~~~~~~”
  云澈牙齒幾乎咬碎,全身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邪神屏障上,身上所有的創傷也都徹徹底底的迸裂。這看似簡單的一劍,卻帶著他前所未見的恐怖力量,當它撞上邪神屏障的那一刻,云澈感覺到自己全身的骨頭都幾乎被完全震散。
  一瞬間,只有那么短暫到可以忽略的一瞬間,他便被直接帶飛五六十里,邪神屏障也是在這一瞬間崩開無數的裂痕,處在了馬上就會徹底崩潰的最邊緣,而近在咫尺的永夜魔劍劍尖已狠狠扎入屏障之中,距離他的心口只有不到五寸的距離,而且還在快速逼近。
  這便是天玄大陸劍道第一人的劍。
  還是他神道之力下的究極一劍。
  他能以凡人之力支撐這一個瞬間,已是天玄大陸足以載入史冊的奇跡。
  而下一個瞬間,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撐下。
  “轟天!!”
  云澈牙齒猛然咬下,口中血沫飛濺,邪神第四境關開啟。
  砰!!!!!!!
  玄氣暴漲,玄光迸發,邪神屏障的防御能力瞬間暴漲,然后又轟然炸裂。
  而在這個時候,云澈已被永夜魔劍帶飛了近百里,后背距離至尊海殿只有不到十里之距。
  永夜魔劍在破碎的邪神屏障下終于被無比勉強的震開,一道長長的血線灑過上空,帶著云澈直直的落入海域之中。
  而這個距離,已足夠至尊海殿的眾強者們清楚的看到這一幕。
  “云哥哥!”花容失色的鳳雪驚叫一聲,再也顧不得其他,全身鳳炎燃起,直飛北方而去,鳳祖奎和鳳天威慌忙想要阻攔,卻只抓了個空。
  但她還未飛出海殿區域,耳邊忽然傳來云澈的聲音:“雪,不用擔心我,保護好元霸他們。”
  聲音雖然有些虛弱和痛苦,但卻格外的平靜。鳳雪緩緩的停了下來,看著吞沒云澈的茫茫海域,久久發怔。
  永夜魔劍在空中劃起長長的黑色光影,然后飛回到了軒轅問天的手中。
  “居然強行擋了下來,”軒轅問天瞇著眼睛自語,然后陰笑一聲:“看來是用了什么最后的底牌,不過也差不多死了吧。”
  他話音剛落,忽然感覺到深海之下傳來云澈的氣息,而且越來越遠。
  “嗯?”軒轅問天的黑目猛的一瞇:“居然還有余力……呵,想逃?”
  “本尊看你往哪里逃!!”
  軒轅問天身體墜下,沉入了無盡海域之中,直追云澈的氣息而去。
  茫茫深海,不見邊緣,不知歸處,更辨不清方向。云澈收起劫天劍,一手按著胸口,快速平復著傷勢,身體分開冰冷的海水,以最快的速度向更深的海域遁去。
  后方,軒轅問天的氣息忽然罩下,并且快速逼近,狂肆的大笑聲更是穿刺著海水穿到他的耳中:“云澈,盡情的逃,拼命的逃吧!但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別想逃出本尊的掌心!”
  “……”云澈沒有回身,速度再次加快,全身如同化做一把利劍,切開著海水的重重阻滯,快速沖入更深的海域之中。
  后方,則是軒轅問天越來越沉重陰森的黑暗氣息。當軒轅問天追及到只剩一里之距時,兩人已沉入到了海域的萬丈之下。
  萬丈深海,徹底的黑暗,沒有一絲的光明。這里的水壓足以一瞬間將一個玄者摧成肉泥,是一個恐怖絕倫的死亡地帶。
  而就在這里,一直向深海逃遁的云澈忽然停了下來……身體的轉過的那一刻,他的瞳眸中閃過一瞬濃郁的黑光,依舊在緩慢滲血的嘴角,卻斜起了一抹詭異的淡笑。
  【外賣老不來,不小心4000多字了,訂閱的大爺們要破費了(⊙⊙)b】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