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911 深海惡戰(下)

“黑暗玄力!?”軒轅問天的臉色徹底變了:“你為什么會有黑暗玄力!你為什么會有本尊的力量?”
  “你的力量?”云澈不屑的冷笑,他身上的黑氣,已濃郁到了幾乎超過軒轅問天:“坦白說,這種力量,我并不太喜歡,更不想被人當成你這樣的妖魔。不過在這個地方,倒是無所謂了。”
  常人的玄力之源是玄脈,上古魔神的玄力之源是魔源珠。
  而云澈,則有兩個玄力之源。
  一個是邪神玄脈,另一個,就是融入邪神玄脈,來自弒月魔君的魔源珠!
  擁有火、水、雷、暗四枚邪神種子,他可以將玄脈的力量任意轉化為火、水、雷、暗屬性的玄力,但魔源珠,卻只能釋放黑暗玄力。而作為一種可怕的負面玄力,當年的邪神都不讓世人知曉他擁有這種力量,云澈也同樣不想。
  所以,在確定無法戰勝軒轅問天后,他將軒轅問天引入了萬丈海淵,然后終于毫無顧忌的釋放魔源珠的力量。邪神玄脈所釋放的力量,也同樣全部轉為黑暗玄力,兩股黑暗玄力疊加之下,云澈頓時化作一只完全蘇醒的魔神,身上的氣息以恐怖絕倫的速度增長著。
  錚……嘶……
  軒轅問天手中的永夜魔劍忽然顫動起來,發出了晦澀的錚鳴聲,隨之,一個難聽之極的聲音從永夜魔劍上的發出:“這個力量……你是從哪里得來的……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
  永夜魔劍的躁動云澈絲毫不覺得意外,因為劍中魔魂是弒月魔君的兒子,自然會從他的黑暗氣息中嗅到弒月魔君的味道。他抓起劫天誅魔劍,身上的黑氣也迅速蔓延到劍身之上,和原本的朱紅劍光混雜在一起,形成了一股詭異無比的朱黑霧氣。
  “我沒必要回答死人的問題。”云澈聲音陰肆,他得表情呈現著遠勝平常的傲慢:“雖然這股力量我還不太適應,但殺你軒轅問天,應該足夠了。”
  “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狂笑:“雖然本尊不知道你的黑暗玄力是從何而來,但和本尊已踏入神道的力量相比,你的黑暗玄力不過是低等的存在。要殺本尊,永遠是癡人說夢!”
  “這次,你已再無處可逃,死吧!!”
  永夜魔劍刺穿海水,向云澈當頭砸來……看似樸實無華的一劍,卻帶著魔神降臨般的威壓。
  云澈右腳向前,身上的黑暗氣息激烈沸騰,來自玄脈與魔源珠的力量聚于雙臂,一劍砸向軒轅問天。
  先前竭力避開著軒轅問天的云澈,這次竟是選擇了正面硬抗。
  “找死!!”看著云澈竟然不閃不避,正面迎擊,軒轅問天發出了嘲諷的大吼,傾注在永夜魔劍上的力量再度暴增,勢要一劍轟碎云澈所有的骨頭。
  “剎!!!”
  雙劍相接,縱然在深海之下,依然發出了穿云裂石般的巨響,兩人腳下的萬年海石瞬間碎成粉末。
  萬丈深海,想要將海水排開艱難無比,因為每一滴海水,都承受著萬丈重壓。但就在雙劍碰撞的那一剎那,云澈和軒轅問天周圍百丈空間竟瞬間形成了一個可怕無比的真空,而且這個真空地帶久久維持,其中充斥著足以毀滅萬丈山岳的恐怖力量。
  兩人的目光透過永夜魔劍與劫天誅魔劍交錯的位置碰撞,軒轅問天一張面孔劇烈扭曲,眼中充斥著深深的震驚。而云澈目光幽暗,嘴角咧著一抹狂傲的淡笑。
  “你……”軒轅問天聲音微顫,一雙眼瞳炸開細密的血絲,因為云澈竟然接下了他的永夜魔劍!
  正面,毫無花俏的接下了他的永夜魔劍!
  永夜魔劍在手時,魔血與魔魂相通激發的,是神玄境界的力量!是天玄大陸歷史上唯一,是足以將天玄大陸所有玄者視為螻蟻的絕對力量!
  竟然……被云澈擋了下來!
  “喝!!”
  云澈大吼一聲,全身的黑光之中燃起火焰,劫天誅魔劍猛烈向前一推,“轟”的一聲巨響,劫天誅魔劍上爆開第二波的力量,兩人的身體頓時遠遠飛離。
  呼!!
  被排開的海水迅猛涌上,但周圍十幾里深海卻是久久動蕩不休。
  被震開的軒轅問天手臂發麻,他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更不敢相信的看向對面沐浴在黑光中的云澈……沒有現出永夜魔劍,他的力量被云澈抵住,僅僅只是讓他吃驚。
  但現出魔劍,他身上涌動的是神道的力量……怎么會被一個只有君玄境的凡人接下來。
  “不可能……剛才一定是……你用了什么詭計!!”
  軒轅問天激吼一聲,全身黑氣如炸裂般的瘋狂升騰,然后再次撲向云澈。
  “本尊看你怎么接這一劍!!”
  轟隆隆……
  永夜魔劍還未轟至,周圍的海水已暴.亂如煮沸的開水。恐怖的水壓對兩人似乎不存在一般,百丈海域瞬間拉近,永夜魔劍與劫天誅魔劍再次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轟!!!!”
  這一次的撞擊聲沉悶到極點,海域出現了無比可怕的顫抖,劇烈的水紋向周圍海域瘋狂輻射而去,一直輻射到萬丈之上的海平面,卻依然沒有休止,而是破水而出,帶起了萬丈波濤。
  縱然周圍的世界陷入了亙古未有的災難,但災難的中心,永夜魔劍和劫天誅魔劍卻如吸附在一起,軒轅問天沒有被震開,云澈也同樣沒有被震開。
  這一劍,軒轅問天躁狂之下沒有半點保留的一劍,依然被云澈正面,完完全全的接下。
  “呃啊啊……”軒轅問天一雙眼瞳驚駭到幾乎要炸開。這對軒轅問天而言,絕不是自己的全力一劍被接下那么簡單,而是他追求了一生的神道之力……不,是歷盡千辛萬苦,追求了整整一生才終于得到的信仰,被幾乎擊潰。
  “看來,這就是你的全力了。”云澈眼睛半瞇,低沉的嘲笑著:“你算計了千年,殺了那么多人,還失去了自己的血肉之軀,才得到今天的力量。而我……只用了不到八年!”
  云澈的話在簡單的陳述一個事實,沒有半個攻擊的字眼,但落在軒轅問天耳中,卻猶如聽到了世上最無情的和嘲諷,最惡毒的詛咒。
  “啊!!!”軒轅問天發泄般的大吼,直把喉嚨瞬間喊到嘶啞:“云澈,這世上沒有任何人配看不起本尊!本尊的力量,豈是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可比!!”
  “你現在不過是接住了本尊兩劍……看你能接住本尊多少劍!!”
  這一次,軒轅問天暴躁的程度遠遠勝過先前的任何一次,他像是一頭被徹底激怒的黑暗兇獸,帶著嘶啞的狂吼沖向云澈,永夜魔劍帶著他所有的力量與憤怒轟下。
  鐺!!
  轟!!!
  剎
  永夜魔劍與劫天誅魔劍激烈碰撞,深海之下,猶如有一口萬古神鐘在被震天的敲響著,兩人的位置在深海之下不斷的變幻。橫移,所到之處,海水或被強橫的排開、或被湮滅成虛無,腳下的海石更是層層的塌陷、崩碎,消失。
  兩人的身上都纏繞著濃郁無比的黑光,萬年不見日月的深海,像是忽然出現了兩頭萬古兇獸在激烈的撕咬。
  轟隆!!
  滄海炸裂,兩人同時倒飛數百丈之遙。軒轅問天頭部重擊在海石上,數十丈的海石瞬間崩裂,永夜魔劍也在海底犁出一道數十丈的溝壑。
  而這一次,軒轅問天沒有再馬上轟擊云澈,他抓著永夜魔劍的手臂在顫抖……因為數百次的碰撞,他的雙臂已近乎完全麻木,指縫之間全是黑血,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比起手臂麻木,更為可怕的是全身沸騰到幾乎要炸體而出的氣血。
  軒轅問天的每一劍,都是神道之力。而云澈的劫天誅魔劍,單單重量就有兩百萬斤,兩把劍每一次的對撞,其威勢便如隕石落地,巨大的反震力全部作用在他們的身上。
  軒轅問天引以自傲的魔軀,也在這數百次的激烈轟擊下難以承受。他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似乎都已被震裂,全身骨頭都臨近散架的邊緣。
  但,云澈卻在這時一聲暴吼,纏繞著黑氣的劫天誅魔劍帶著幾乎沒有減弱的恐怖威勢轟至。
  兩人一直承受著同樣的反震力,他的魔軀已開始感覺無法支撐,而云澈,竟像是完全無恙,反而愈加兇狠。
  “你……”這次,軒轅問天眼瞳中的震驚之外,終于多了一抹驚恐。他猛然咬牙,橫起永夜魔劍強行抵擋。
  轟!!!
  剛才短暫的喘息讓軒轅問天氣勢弱下,這一劍上的力量遠弱先前。一聲轟鳴,他的雙臂血管爆裂,血花飛濺,一聲慘呼,身體貼著海石橫飛出去。云澈僅僅是身體后仰了一下,便驟然追及而上,一劍轟下。
  “不……不可原諒!”
  “永…夜…無…光!!”
  軒轅問天瞳孔劇烈收縮,驚恐則在劇烈放大,他停住身體,猛的吐出一大口黑血,一團比他身上黑氣濃郁數倍的黑光忽然爆開,并瞬間吞噬了周圍十幾里空間,將云澈完全吞沒其中。
  這是來自永夜幻魔典的黑暗領域,亦是軒轅問天所能釋放出的最極致的黑暗力量,達到神道階層的黑暗之力,足以將領域中的一切存在都吞噬成永恒的黑暗虛無。
  面對這可怕絕倫的黑暗領域,云澈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的緊張或慎重,反而露出了一抹嘲諷的淡笑,然后完全無視吞噬而來的極致黑暗,驟然向前,速度甚至比先前更快了幾分,在軒轅問天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下,一劍刺入了他的心口,劍尖從他的后背一穿而出。
  “呃啊啊啊”
  軒轅問天全身僵挺,瞳孔放大,口中發出痛苦而沙啞的慘吼,剛剛撐起的永夜無光領域像是被戳破的肥皂泡快速潰散。他的對面,云澈抓著刺入他身體的朱紅巨劍,臉上的笑意透著讓人心悸的陰森。
  砰!!!
  軒轅問天驟然一掌轟在了云澈的胸前,將云澈遠遠震飛,劫天誅魔劍也拔出了他的身體。軒轅問天捂著被刺出透明窟窿的心口,跌跌撞撞的后退,全身痛苦得如墜地獄。
  “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問天,是不是爽的很!”云澈連吐數口猩血,他看著軒轅問天的慘狀,肆意的大笑起來。
  “本尊……殺了你!”
  “殺了你!!!!”
  軒轅問天所有的兇性都被徹底的激發,他放開按在胸口的手掌,任由黑血狂流,雙手抓起永夜魔劍,瘋了一般的砸向云澈。
  轟隆!!!
  海底裂開一道十幾里長的裂痕,這一劍之下,云澈被狠狠砸飛,一連撞飛了七八塊海石,卻是在落地瞬間彈起,如一頭不知痛覺與恐懼的兇獸,反攻向軒轅問天。
  兩人席卷起越來越恐怖的黑暗風暴,卷動著他們的鮮血在海域之中彌漫肆虐。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