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912 軒轅潰敗

至尊海殿火焰燎天,被火海吞噬的人發出陣陣鬼哭般的慘叫,但這些慘叫聲并沒有持續太久,便全部沉寂了下去,但遮天火光卻又繼續燃燒了很久,才緩緩的散去。
  熄滅的火海之下,一個空洞呈鳳凰之形刻印在海殿之上,視線穿過空洞,能直接看到下方的蒼藍汪洋赫然是將這萬年浮空海殿直接燒穿!
  而被火海吞沒的人則全部消失,像是從這個世界全部揮發,連一絲飛灰都沒有留下。而這些人都不是什么弱者,而是屬于天玄大陸至高圣地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的絕頂強者。
  其中,包括日月神宮宮主……四圣主之一的天君夜魅邪!
  以夜魅邪的實力,縱然只剩一只手臂,雖然不可能是鳳雪的對手,但全力之下,至少能周旋一段時間,但他還以為那是數月之前的鳳雪,偏偏好死不死的正面迎擊她盈怒之下的鳳凰炎影,被直接卷入火海中心,任憑他全力掙扎,都沒能擺脫鳳凰炎的壓制,被活活燒死在鳳影之下,最終完全焚滅。
  鳳炎熄滅,至尊海殿鴉雀無聲,巨大的鳳影空洞隔絕著兩個陣營的人,一邊是皇極圣域、至尊海殿、鳳凰神宗的人,每個人都是瞠目結舌,如見鬼神。而另一邊的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陣容已縮減到只剩不到一半,那些在后方沒來得及沖上,僥幸撿了一條命的圣地玄者全部面無人色,一些人甚至在戰栗中緩緩軟倒在地上。
  “啊……啊……啊………”軒轅博癱坐在地上,他的雙腳距離炎影空洞的邊緣只有不到兩尺的距離,整個人像是被嚇破了膽囊,臉色白中帶黃,一雙眼睛已幾乎看不到瞳孔,唯有口中發出著幾乎無意識的呻吟。
  “天……天君。”日月神宮剩余的神使、長老、弟子或呆立當場,或失魂落魄,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強大的天君,居然在短短十幾息內……被焚成了虛無。
  從鳳影落下到火焰熄滅,鳳雪就一直緊緊的閉著眼睛,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直到察覺到日月神宮之中又有人在靠近,她才一下子睜開眼睛,手掌推向前方,聲音微微發顫,眸中隱有淚光:“退回去!不許再靠近,否則……否則……我已經……不會再仁慈了!”
  “啊!”鳳雪的這個動作讓日月神宮的人全部慌忙后退,癱坐在那里的軒轅博全身一震,怪叫一聲,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遠遠退開,看向鳳雪的眼瞳不斷瑟縮,再也不敢前進半步。
  皇極圣域和至尊海殿眾人也都呆呆的看著鳳雪,所有人完全失聲。
  “雪…………”鳳橫空已激動的連說話都極為艱澀:“難道你……你的鳳神之力……完全覺醒了?”
  剛才的火焰,釋放的是他們從未感受過的鳳凰之威!
  十幾息焚殺夜魅邪……縱然是已消逝的鳳神,都幾乎不可能做到!
  “嗯……”鳳雪輕輕點頭:“不過,再有幾年,才可以完全覺醒。是云哥哥……幫的我……”
  說到后面,她螓首低下,聲音也下意識的輕了幾分,不知想到了什么。
  鳳祖奎胡須眉毛齊顫,然后長吸一口氣,死死忍住眼中老淚,仰天道:“定是鳳神之天所佑……天佑我鳳凰神宗啊!”
  自鳳神消逝后,他們最大的渴望,就是鳳雪的鳳神之力的覺醒,然后成就鳳凰神宗的第二個鳳神。他們本以為這至少要百年之后,而這百年也是鳳凰神宗最危險的百年。沒想到,此次離別重聚,鳳雪的鳳神之力,已是覺醒到如此程度……分明已超越先祖鳳神的程度!
  “真是……恭喜……貴宗。”紫極向鳳凰神宗抬了抬手,由衷的道。而若不是鳳雪的神威,他們現在,或許已經全部慘死在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的手中。
  轟隆!!
  轟隆隆隆隆……
  下方的海浪在劇烈翻騰,放眼望去,視線中的海域一片激蕩,像是海洋之底有一根擎天之柱在混亂的攪動著。不斷響起的轟鳴聲并不響亮,但卻沉悶到讓人心臟欲裂。
  “云哥哥……”鳳雪低呼一聲,迅速折身看向了激蕩的海面,雪白的臉頰上帶著深深的緊張之色。
  “雪……公主……”被魔毒深深折磨的紫極艱澀無比的道:“你的力量……定然……已超越貴宗先祖鳳神……不知……你可否有辦法……解掉我們身上的……魔毒……咳……”
  紫極的話,讓被魔毒折磨的眾人眼中全部亮起了希望的曙光,他們全部看向了鳳雪,一些人眼神中甚至帶著深深的哀求。
  鳳雪輕輕搖頭:“我沒有辦法。能解這種毒的,應該只有云哥哥……他,他一定會打敗軒轅問天的!”
  紫極張了張口,繼續嘶啞的道:“如果……啊不……云宮主擊敗軒轅老賊后,雪公主可否為我們,向云宮主求情……我們定然……感恩戴德……”
  “是……”圣域苦痛真人也馬上接聲道:“雪公主心如冰雪,一定不忍看我等……受此折磨后殞命……勞煩雪公主求情。云宮主對雪公主如此疼愛……一定……定不會拒絕。”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云澈能戰勝軒轅問天。
  鳳雪輕輕咬了咬嘴唇,卻是忽然用力的道:“云哥哥如果愿意救你們,就會救你們。如果他不愿意,我……我不會替你們向云哥哥的求情的!”
  鳳雪的話讓皇極圣域和至尊海殿眾人的面孔全部變得僵硬,就連鳳橫空等人也是面露愕然……因為,這完全不像是鳳雪說出來的話。
  就如以前的鳳雪從來沒用過鳳凰炎焚滅過人……甚至任何生靈的生命。
  而且她的話中,分明帶著深深的憤怒。
  很顯然,她那日帶著云澈離開鳳凰神宗后,一定經歷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為……為什么?”紫極痛苦的問道。
  “為什么?應該我來問你們為什么!”鳳雪轉過身,極少發怒的她,在這一刻將對他們的怒怨全部釋放:“當初在魔劍大會,你們要加害云哥哥,奪云哥哥的輪回鏡,最終……最終云哥哥選擇寬恕了你們!你們明明也答應的那么好,再也不會找云哥哥的麻煩。但是……但是……我和云哥哥訂婚那一天,云哥哥身負重傷,又是你們……又是你們!!如果那天不是小妖后姐姐及時趕來,云哥哥說不定就……就……”
  “云哥哥從來沒做過任何對不起你們的事,你們卻一次又一次的這樣對他,云哥哥為什么要救你們,我為什么要幫你們求情!”
  鳳雪憤怒的言語讓至尊海殿和皇極圣域的人全部怔在那里。皇極無欲張了張口,全身像是被抽空了力氣,頭一下子垂了下去,倒在紫極懷中的曲封憶臉色煞白,胸口劇烈起伏,口中發出痛苦的顫音。
  “這……這其中一定有什么誤會。”紫極搖頭:“當日魔劍大會……的確是我們大錯,但我們明明已和云宮主和解,你們訂婚之日,我們……我們親身到場恭賀都來不及,何曾為難過云宮主。”
  “你們!你們明明做了,還不肯承認!”鳳雪更加憤怒,手指指向皇極無欲和曲封憶兩人:“你們問問他們兩個人!”
  皇極圣域的目光落在皇極無欲身上,至尊海殿的目光落在曲封憶身上。苦痛真人艱澀的道:“圣帝,這……這件事……”
  皇極無欲閉上了眼睛,緩緩的道:“我們只是……不想讓輪回鏡落到軒轅老賊的手上……”
  嗡……
  眾圣地玄者的腦中如同有什么東西一下子炸開,十一真人全部身體一晃,面如死灰。紫極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心中縱然恨極,但曲封憶已然瀕死,他又能說出什么責備的話來。
  一次落井下石,他們還可以勉強化解。
  而再一次落井下石……云澈不反過來落井下石已是仁至義盡,他們又拿什么臉面去求他來救命。
  被云澈一劍穿心的軒轅問天無論玄力、鮮血都在快速流失,他每一劍的力量都在削弱,每一息痛苦都會加劇,再他揮出第二十劍時,永夜魔劍被劫天誅魔劍一劍砸成了半月狀。
  轟!!!!
  軒轅問天再也無法支撐云澈這一劍,雙臂骨頭全部碎裂,他雙耳轟鳴,眼前天旋地轉,整個人直接被砸到了海石之下,只剩了一個腦袋露在外面。
  “啊啊啊啊!!”
  軒轅問天憤怒嘶叫,全身黑光爆開,周圍海巖全部化成粉末,但隨之,他全身劇烈搖晃,手掌死死抓著心口位置,重傷的身體已幾乎不能抗拒躁亂的水流,七歪八斜的扭動著,一張布滿痛苦的面孔變得比惡鬼還要猙獰。
  “嗄……嗄……”云澈喘息如牛,但他只停頓了短短幾息,便再次提劍沖向了軒轅問天。
  他所以把軒轅問天引入深海,一個原因是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黑暗玄力,另一個原因,便是在海洋之中,他有著絕對的優勢。
  這里的海流與水壓會阻止人的行動和靈覺,還會在相當程度上加劇消耗。但對于身具邪神水系種子的云澈而言,這些所有的負面影響都毫不存在,反而,這里濃郁的水元素會加速他的傷勢和玄力恢復。
  “呃……”看到云澈這么快又再次沖來,軒轅問天喉嚨里溢出似痛苦,似絕望的呻吟,但他骨頭碎裂的手臂,卻是連永夜魔劍都來不及抬起。
  轟!!!
  巨大的渦流風暴在深海卷起,軒轅問天被一劍結結實實砸在胸口,慘叫一聲,遠遠的橫飛出去,在海水中拉出一道長長的赤黑血線,永夜魔劍也脫手飛出。
  一直飛出數百丈,軒轅問天才在海水的阻滯下停了下來,他整個人如同一堆沒了骨頭的爛肉,隨著翻滾的海水無力旋蕩,似乎已完全失去了氣息。
  云澈雖然全身浴血,但他的眼神還有氣場依舊無比陰戾。
  單就玄力而言,若不是黑暗種子與劫天誅魔劍對軒轅問天的全面克制,他的確比不上軒轅問天。
  但,論體質和恢復能力,軒轅問天自認無敵的“魔軀”卻遠遠比不上他的龍神之軀。
  “該結束了,軒轅問天。”云澈喘著粗氣,分開海水,一步步走向沉寂中的軒轅問天。
  這時,軒轅問天的身上忽然升騰起了一抹不正常的黑氣,隨之,他的眼睛張開,遍及朱紅傷痕的身體忽然翻騰而起,隨著手臂的伸出,永夜魔劍重新飛回到了他的手中。
  而那層不正常的黑氣,也蔓延到了永夜魔劍上。
  忽然,永夜魔劍出現了劇烈的錚鳴,隨之劍中魔魂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你……你要做什么!!啊停手!!”
  “……”云澈的腳步猛的停止,那一剎那,他忽然有了一種危險的感覺……似乎有一只極為可怕的遠古惡靈在軒轅問天的體內蘇醒。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