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915 交易

“云哥哥!云哥哥……你在哪里?”
  遙遠的上方,忽然傳來了鳳雪焦急的聲音,云澈眸光一亮,便要沖上去,但稍一用力,全身上下便劇痛無比,微微緩了口氣喊道:“雪,我在這里。”
  “云哥哥!”
  鳳雪的聲音變得愈加焦急,更多了幾分驚喜。很快,一道火光刺穿海水,照耀而下,海水的溫度也瞬間變得無比滾燙。
  “雪。”云澈隨著水流自然而上,輕輕抱住了如海中仙女般撲向他的鳳雪。
  “云哥哥……你受了好多傷。”鳳雪雙臂輕輕抱住他,卻不忍心看他身上的傷口……尤其是他的胸口部位,有一處足足碗口大小的劍傷,清晰可見血淋淋的胸骨。
  “只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傷而已,而軒轅問天,連渣都不剩一點。”云澈毫無所謂的道。
  “嗯……”鳳雪輕輕應聲,聽到云澈聲音的那一剎那,她就知道了結果,充斥她內心的喜悅與驕傲,無以言表。
  “元霸他們都還好嗎?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一定想要趁機動手吧。”云澈問道。他料定自己被軒轅問天打到海下后,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必定趁著皇極圣域與至尊海殿全部身中魔毒而落井下石。
  皇極圣域和至尊海殿的人都死光了他也毫無所謂,但夏元霸也身在其中,好在有鳳雪在,他可以毫不擔心。
  他也頗為慶幸自己在小妖后的逼迫下帶著雪一起前來,否則,必定兩邊難顧。
  “嗯。”鳳雪點頭:“我把他們攔了下來。而且……而且我不小心把夜魅邪給……給燒死了。我沒有想到他會忽然迎上我的鳳炎。”
  “呃?”云澈一愣,然后笑了起來:“他哪里知道我的雪現在一把火燒他十個都夠了。”
  云澈聲音一頓,忽然瞪大眼睛道:“雪,軒轅問道他……他沒有被燒死吧?”
  “沒有,”鳳雪搖頭:“他被護在后面,我只是……阻止了那些想要沖上來的人。”
  “呼,那就好。”云澈暗舒一口氣:“雪,我們上去吧,久了的話,元霸他們會擔心的。”
  “嗯!”鳳雪淺淺而笑,輕柔的帶起云澈,浮水而去,過了好一會兒,才脫出海面,然后騰空而起,落在了仿佛剛剛遭遇了恐怖天災的至尊海殿上。
  “雪!”看到鳳雪回來,正提心吊膽的鳳橫空等人喜不自勝的迎上,然后一眼看到她身邊滿身是傷的云澈,腳步一時頓在了那里。
  滄海已平靜了許久,再沒有打斗之音。云澈出現在這里,就意味著……
  “姐夫!”看到云澈,夏元霸驚喜的想要挪動身體,他身邊的古蒼真人激動的道:“云宮主,軒轅問天那個老賊他……他……”
  云澈輕輕脫開鳳雪的攙扶,然后輕握住她的小手,微笑道:“我還活著,他當然是死了。而且是形魂俱滅,就算是一點尸體的殘渣都沒有留下。”
  “啊……”大片的驚呼聲響起在海殿的上空,除了日月神宮和至尊海殿的人,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狂喜之色,就連在紫極懷中奄奄一息的曲封憶身體也劇烈抽搐了一下。
  反觀日月神宮和天威劍域那邊則是全部驚的面無人色,在看到云澈活著出現時,他們就已猜到了結果。
  “太好了!”古蒼真人深深嘆道:“云宮主,你此舉,等于拯救了整個天玄大陸啊!老朽自第一次見你,便知你將來必名動天下,沒想到,竟是此等驚世壯舉。”
  “嘿……嘿嘿嘿嘿。”夏元霸在那咧著嘴傻笑,激動的完全說不出話來。
  “古蒼前輩過贊了,什么救世之類,我毫無興趣,我不過是殺了一個必須殺的人。”云澈淡淡說著,走向了夏元霸。
  “姐夫,”看著云澈,夏元霸依然在不住的傻笑:“你打敗了軒轅問天,那么……你現在是不是就是……天下第一人了!”
  “呵呵,豈止是天下第一人。”古蒼真人重嘆道:“軒轅問天之可怕,已稱得上空前絕后,當年的夜沐風都遠遠不及。如今云宮主擊敗了軒轅問天,當稱得上是天玄大陸亙古第一人。云宮主如今的實力,怕是已經踏入了傳說中的神道,要滅我們整個皇極圣域,估計都是輕而易舉。”
  古蒼真人的話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每一個字都像是在描述神話,又每一個字,都絲毫不讓人覺得夸張。這些本處在大陸巔峰的圣地強者,此時看著視線中渾身是血,遍體鱗傷的青年人,無不有一種在仰望萬丈峰岳的卑微感。
  而他,僅僅是一個只有二十多歲的青年人。
  從今以后,四大圣地將不再是天玄大陸實力的天花板,云澈一人已凌駕于四圣地之上……而且是遠遠的凌駕。他的身邊,還有著一個同樣超越四圣地階層,能在數息之間焚滅一個圣主的鳳雪。
  也是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看清了一個無比清晰的事實。天玄大陸,乃至遙遠的幻妖界,云澈,都將是無人可逆的絕對主宰……這個主宰不是出自他們圣地,但至少,他們可以無比慶幸的是,這個主宰不是軒轅問天。
  “云宮主……”看著云澈走過來,被魔毒折磨到痛不欲生的皇極圣域強者向云澈伸手,發出乞求之音,雖是圣域之人,但面對這個殺死軒轅問天的天玄亙古第一人,再卑微的乞求也不再是多么丟人。
  但,云澈卻是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徑直來到夏元霸身邊,將四顆溢動著寒氣的藥同時喂給他,然后手掌拍在他的胸口,幫他快速煉化藥力,同時也引動大道浮屠之力,將天地之氣快速輸入他的體內。
  短短幾息,夏元霸本是蒼白的臉色便已變得紅潤,痛苦之色也快速減輕。夏元霸張了張口,抬起手來將云澈的手臂推開:“姐夫,我沒事。你傷的那么重……先不用管我。”
  “沒事,這點傷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云澈很是輕松的道。他身上的傷落在別人身上,不死也要掉半條命,但對于他而言,什么都不用干,都會在短短幾天痊愈。
  在云澈將手掌從夏元霸胸口移開時,夏元霸就連呼吸都已平穩了下來,他動了動手臂,原本虛弱無比的他,居然就那么頗為平穩的站了起來,直看得周圍的圣域強者瞠目結舌。
  “云宮主……”看到云澈終于得閑,紫極挪動身體,以極低的姿態懇求道:“老朽自知……海殿與圣域連續兩次對不起你在先,但……我們皆已知錯,云宮主也定然心知我們絕非像日月神宮與天威劍域那般沾盡丑惡。還請……還請云宮主心懷若谷,高抬貴手……出手相救……”
  云澈轉過身,定定的看著紫極,眸光沒有半點波瀾:“你們海殿除了兩次差點置我于死地的‘大恩’外,就和我再沒半點關系,若能看到你們海殿死絕,我高興還來不及!你們當初為了一己私欲要置于我死地時的丑惡嘴臉,我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現在卻要我救你們?我云澈的性子沒那么卑賤!”
  “……”紫極的面孔痛苦而黯然,但,中魔毒的盡是海殿的核心人物,若他們全死了,死的將不僅僅是他們的命,還有海殿萬年的基業。他只能繼續苦苦哀求道:“云宮主,你我之間,也總是是薄有交情,就算是看在……”
  “交情?”云澈的臉色微微一沉,厲聲道:“既然是薄有交情,那么當日在魔劍大會,我被逼入死地時,你可為我說過哪怕一句話!?”
  “……”紫極張了張口,徹底語塞。
  “你們四個圣地,當時為我執言的,就只有古蒼前輩一人!”云澈聲音低沉的道:“我云澈很記仇,恩情更是會銘記。而且我與你之前又何來的交情?從來都只是等價的交易!我從黑月商會買的所有東西從來沒有半分賒欠,入弒月魔窟,我也交付了讓你們滿意的條件。就連你當初額外透露我楚月嬋的事,也不過是為了利用我惡心天威劍域!”
  “楚月嬋”三個字狠狠的刺激了躲在遠處的凌月楓與軒轅玉鳳夫婦,徹底失去靠山的他們已是滿心瑟縮,就連護在他們前方的軒轅絕也是遍體虛汗,大氣不敢喘。
  “……”紫極無言以對,在痛苦中不斷抽搐的身體幾乎流干汗水,但,現在能和云澈說上話的,就只有他一人,為了保住至尊海殿,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就此退卻。
  “既然是交易之情……那云宮主與老朽多次交易,應該相信老朽絕不是違諾之人。只要……只要云宮主為我海殿解毒,我至尊海殿上下……以后愿聽從云宮主調遣,但凡云宮主有命,絕不違背。”
  紫極的話,讓后方海殿眾強者一下子抬起了頭,但隨之,他們的頭又緩緩低了下去……其實,以云澈如今的實力,又何需什么“調遣”。
  “呵,”云澈淡笑一聲:“你們先前鐵骨錚錚,寧死不在軒轅問天腳下臣服,現在卻又要主動向我俯首?”
  “不……軒轅問天又豈能與云宮主相提并論。”紫極竭盡真誠的道:“老朽之言,絕無半點虛假。只要……”
  “不必再說了。”云澈的眼睛稍稍瞇了瞇:“說到交易,紫先生倒是提醒了我。的確,活著的人,說到底都要比死人有用。我對你們海殿毫無興趣,不過,對于黑月商會,我倒是興趣不小。”
  “好,那我就跟你們做個交易。”云澈雙手抱在了胸前:“要我為你們解毒也可以,但,從今年開始,黑月商會每年收成的三成,都需供奉蒼風皇室!”
  “啊……”紫極的頭一下子抬了起頭,驚聲道:“三……三成!?”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