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926 圣手歸隱

【不記得蕭鴻這個人的請回翻第二章。】
  黑色雷電……
  沒有傷痕……
  懷胎十三個月!?
  ……
  “小少爺?小少爺!”
  蕭鴻連續兩聲叫喚,讓云澈從沉思中抬頭,黑色雷電,在他的玄道認知上絕不該存在。而懷胎十三個月,在他醫道認知上更不該出現在人類身上。就算真的有,生下來的胎兒也絕對不可能正常……但蕭泠汐出生后一直都很健康,記憶里從小到大,她都沒有生過病。
  “原來,奶奶她是因為這件事才去世的。”云澈低念道,內心完全被疑惑所充斥。以他如今所在的高度,天玄大陸應該沒有什么事能超出他的認知才對,但,蕭鴻的講述若都是真的,那么無論黑色雷電,還是懷胎十三月生下蕭泠汐,都是他的認知所不能解釋。
  就如這里的百斤紫脈神晶一樣讓人不得其解。
  “是啊。”蕭鴻輕嘆一聲:“不過這件事,老爺沒有對任何人說起,畢竟無故遭遇天雷這種事,說出去會被人扭曲成天譴。后來夫人去世,老爺也都是對外宣稱憂郁成疾,郁郁而終。只是此后,他再也沒有來過這里。他從不讓你和小姐靠近此處,也正是這個原因。”
  “……我明白了,”云澈微微點頭:“鴻爺,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呵呵,”蕭鴻淡淡而笑:“老爺此次回來后,整個人氣色上佳,頗見容光,我也是心中大安。關于夫人之事,還是不要在老爺面前主動提起的好,以免觸動傷心之處。”
  “嗯,我知道。”云澈答應道。
  蕭鴻向東而去,繼續尋找蕪蘭花。云澈停留在原地很久,一直苦思著蕭鴻說的話,卻是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最終,他微吐一口氣,自言自語道:“算了,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鬼知道到底發生過是什么。黑色雷電……極有可能是看恍眼,懷胎十三個月……唯一的可能是前三個月被誤認有孕。”
  云澈給了自己最終的解釋,便不再多想此事。畢竟這件事已過去二十多年,逝者已逝,而蕭泠汐則安然長大,再想當年那些聽上去很奇怪的事,不但無從追溯,也根本是毫無意義。
  云澈起身飛回流云城,途中拿出傳音玉,找到了一個在數年留下的傳音印記。
  “花海,你現在在哪里?”
  傳音完成,短短幾息的時間,傳音玉上便迅速傳來感應,響起了一個無比激動的聲音:“云澈……大哥,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
  “當然是我。你現在在什么地方?”
  “我……我在神凰城北,剛剛出城不到十里。”花海的聲音中依然透著深深的激動。
  神凰城北?云澈目光一動,頓時在空中停了下來,馬上回音道:“你留在那里不要動,我馬上過去找你……順便會送一個禮物給你。”
  放下傳音玉,云澈迅速飛回流云城,然后從駱池手中抓過一個人,再以太古玄舟直接穿梭至神凰城北門十里之處。
  雖然多年不見,但花海的氣息他依舊熟悉,現身的一瞬間,他便鎖定了他的所在,然后直接從天而降,落在了他的身前。
  花海手里正緊握著傳音玉,還在得到云澈傳音的激動中沒有恢復過來,便忽然看到云澈就這么出現在了自己身前,他雙手一抖,差點沒把傳音玉直接丟出去,無比激動的道:“云大哥!!你……我……啊啊……小雅,快,快拜謝我們的救命恩人!”
  和每次見到花海時一樣,他又是處在易容狀態,而且是雙重易容,他身邊跟著一個溫婉清雅的女子,目光清亮,身上毫無虛弱之色。聽到花海的話,她連忙向前,就要拜下:“奴家如小雅,多謝云澈大哥救命之恩……”
  “咳……”云澈連忙一抬手,一股玄氣將兩個人強行托住,一臉無奈的道:“你這家伙,當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只有老子最大的模樣,怎么現在也搞這扭扭捏捏的一套。”
  “哈哈哈哈,”花海爽快的大笑起來:“別人我當然不怕,鳳凰神宗我都進出了幾十次,但云大哥不一樣,你現在可是威名大陸的萬古第一人,連四大圣地都要被你踩在腳下……呼,真是沒有想到,我當年在神凰城結識的,居然會是這樣一個大人物,我那時敗的一敗涂地,真是一點都不冤枉。”
  “豈止是不冤枉,簡直都可以算作是一生最值得炫耀的資本了。”他身邊的女子微笑著道。
  “嘿嘿,那是當……”花海笑容咧起,然后忽然僵在了那里,因為他忽然看清了云澈手中所提之人,那張面孔雖然全然沒有了平日里的威風凌然,但……縱然化成灰,他都絕不會認錯。
  “夜……玄……歌!!”花海臉色一下子變得猙獰,瞳孔瞬間涌現出強烈無比的煞氣,雙手也死死攥緊,他喊出這個名字時,站在他身邊的女子也全身一顫,雙手一下子抓緊了花海的手臂。
  云澈一伸手,將夜玄歌丟到了花海腳下,道:“夜魅邪已經死了,日月神宮的日月神使和所有長老級人物也全部殞命,只留下了這個夜玄歌。因為你當初說過,日月神宮中你最想殺的人,就是夜玄歌。他已被廢了玄力,你想讓他死,還是生不如死,都隨你意。日月神宮也很快會從天玄大陸除名,你不需要有任何后顧之憂。”
  云澈頗費周章,特意把夜玄歌留給花海,當然不僅僅因為他當初一句話……他絕不愿意欠人人情,便以這夜玄歌,回報饋贈當初幻光雷極之情。畢竟,這些年間,幻光雷極對他幫助極大,還數次救了他性命。
  “云大哥……我……”花海抬起頭,激動的一時間都不知該怎么表達才好。癱倒在地的夜玄歌竭力的抬起頭,想要看清花海的樣子,不甘心的掙扎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老夫和你……有何仇怨?”
  “有何仇怨?”花海低下頭來,目光變得無比陰狠:“夜老賊,你還記得花孤寰這個名字么!!”
  “啊……”夜玄歌臉色僵住,隨之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你……你……你是鬼影圣手花海!”
  “對,就是老子!”花海在臉上一抹,將易容直接卸下,露出原本的面孔:“你們日月神宮為奪取幻光雷極,追殺我盜神宗數代,我的父母,更是慘死在你這個老賊的手下……如今盜神一宗,便只剩我花海一人!我的妻子當年也中了你的寒毒,險些喪命……我做夢,都想把你碎尸萬段!今天,你終于落在了我手上!!”
  怒吼聲中,花海忽然手掌抓下,一拳轟在了夜玄歌的頭上。如今身廢的夜玄歌哪里承受的住,兩眼一直,瞬間昏死過去。
  “你準備怎么處置他?”云澈問道,看花海的樣子,似乎并沒有打算馬上殺了他。
  花海不解恨的狠狠踩了夜玄歌一腳,微微喘了口氣,道:“直接殺了他,實在是太便宜他了。我準備把他帶到我的故鄉,用他的血來祭奠我爹娘的亡靈。”
  “嗯。”云澈點了點頭,然后拿出一枚霸皇丹,遞到花海面前:“這是一枚霸皇丹,等你的玄力將來達到王玄境巔峰時,它可以助你快速突破瓶頸,成就霸皇。”
  花海嘴巴大張,作為摸過無數奇珍異寶的“鬼影圣手”,他豈會不知道能突破霸皇瓶頸的丹藥是何等的貴重。但他沒有伸手去接,而是搖頭道:“云大哥,你讓我大仇得報,我已是無從報答,怎么能再收你這么貴重的東西。”
  “你放心好了,它對我來說只是很普通的東西,我手中還有一千多顆。”云澈微笑道。
  花海卻是依然搖頭,他伸手牽過身邊的女子,神態變得安定了許多:“這么貴重的東西,還是不要浪費在我的身上。因為從今以后,天玄大陸應該再也沒有‘鬼影圣手’這個名字了。”
  “哦?”云澈微怔:“難道你要……”
  花海和身邊的女子相視而笑:“祖父祖母還有爹娘都相繼遇難,我們盜神宗只剩我一個傳人,早已名存實亡。經過這么多年的波瀾,我已經無比清楚自己最想要什么。那些年為了收集給小雅續命的玄晶,我四處偷掠,如今,也到了我該還債的時候了。而且,幻光雷極有了史上最了不起的傳人,我也算是沒有辱沒宗門榮耀了。”
  云澈把霸皇丹收了回去,微笑點頭:“也好。失而復得的確會讓人看清很多以前沒有看清的東西。雖然你是盜神傳人,但也許,平靜的生活會更為適合你。”
  “不過,我的傳音印記不會變。如果云大哥有命,我就是豁出命,也絕不會皺半下眉頭。”花海信誓旦旦的道。
  “你還是多點心思給你們盜神一門傳宗接代吧。”
  云澈大笑一聲,向花海一擺手,直接飛身而起,遠遠而去。
  “云大哥……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的!!”他的身后,響起了花海用盡全力的大喊聲。
  花海的聲音隨著風聲逐漸遠逝,云澈的嘴角勾起,露出舒心的淡笑。身為盜神一宗的唯一傳人,他為了“失而復得”的心愛之人,選擇了舍棄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名號,從此歸隱,去安定的過普通人的生活,還會暗中行俠仗義,為以往的罪孽還債……或許,相比于轟轟烈烈,名震天下,這才是最為完美的人生吧。
  這是花海的決定……有些事,自己也的確該早早的做出決定了。
  比如,在把軒轅問道拎到蕭烈面前,為他雪恨之后,自己也終于可以向他提及和蕭泠汐的事……
  【第一件事:邪神的同人外傳征集活動開張了!大家可自行釋放創作熱情,創作與逆天邪神相關的文來參加活動,報名以及具體事宜咨詢請加qq1732011849,或者關注百度貼吧“逆天邪神吧”置頂帖。所有被選中的文都將收錄入《逆世天書》永久保存,活動截止日期2017年9月25日。獎品目前暫設一等獎PS4、二等獎本火星所用的機械鍵盤(碼邪神所用),三等獎BeatsEP耳機……具體事宜看上面。】
  【第二件事:美好的暑假快要結束了,太可怕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