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1)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1)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1)     

逆天邪神941 龐大神界

【預防針:信息量巨大】
  “沐仙子,煩勞你和我說說神界的事吧……比如,你們吟雪界的事。”
  對于眾神之界,云澈的認知極其之少,只有零零散散從茉莉那里偶爾得來的訊息。吟雪界又是他去往神界的第一個星界,他至少也該有一些最基本的準備。
  當初,沐冰云曾主動提過會和云澈說起神界的事,此時云澈問起,沐冰云微微點頭,講述道:“眾神之界,是上古時代諸神諸魔所居之地,神魔時代雖然終結,世上再無真神,但他們曾經所居的神界,卻留下了諸多神之靈寶,以及諸神因不甘就此消散而留下的血脈、玄功或者靈魂傳承。”
  “更為重要的是,那里由于是神與魔居住數十億年的地方,因而其元素氣息極為濃郁,自然法則也遠高于其他位面,在那里,玄道成長的速度遠非其他世界可比,境界的突破,法則的領悟也要遠遠比其他世界簡單的多。”沐冰云說到這里,美眸默默的看了云澈一眼:“你在氣息如此稀薄渾濁,法則如此低等的天玄大陸都能有如此驚人的進境,若是換做在眾神之界,你極有可能和小藍一樣,在二十歲之前便踏入神道。”
  “……”云澈認真聽著,微微點頭。沐小藍今年才十九歲……她那恐怖的實力,果然已經是踏入了神道。
  軒轅問天窮極一生瘋狂追求的神道,在神界,一個小姑娘才十九歲便已達到……若是這師徒早來半年,讓沐小藍往軒轅問天面前一站,估計都不用他出手,軒轅問天直接就會被活活氣死。
  “這么說來,那個小丫頭……咳咳咳,我是說沐小藍,在神界應該也是一個罕見的天才吧?”云澈問道。
  “能入冰凰宮者,資質當然不俗。”沐冰云輕然道,瞳眸深處,閃過一抹難言的復雜,接著道:“小藍或許對你有所誤解,因而言語上稍有敵意,但她是個很好的孩子,這些年……也苦了她了。”
  “……”云澈嘴巴微張,心中驀然震驚……因為沐冰云話語中對沐小藍的評價,分明是“不俗”。
  一個才十九歲就踏入神道,到了天玄大陸絕對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恐怖存在,在神界……不,在她們吟雪界,竟然僅僅只是“不俗”?
  吟雪界,究竟是個多么恐怖的地方?
  自己在天玄大陸和幻妖界,被稱作“千古第一人”,以自己在這個世界“千古第一人”的實力,若是到了吟雪界,會是什么層次?
  在整個神界,又是什么層次?
  “或許……這么問有些冒犯,”云澈一番糾結,終于還是問了出來:“我想知道,吟雪界在整個神界,大致處在怎樣的地位?”
  沐冰云并沒有因為他這個明顯失禮的問題而皺眉,而是淡然回答道:“眾神之界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大,一共只有四萬星界。依照各大星界的實力層次,分為下位星界,中位星界和上位星界。”
  “其中下位星界共有三萬個,中位星界共有八千個……剩下的兩千個,則為極其強大的上位星界。”
  “……”云澈的嘴巴微張,半天沒有合攏。
  整整四……四萬個星界?
  這特么還不大?
  鬧呢!!
  云澈雖然兩世人生,但都沒有脫離藍極星,而茉莉說過,藍極星連星界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是個星球……還只是個小星球。
  一個擁有整整四萬星界的龐大世界是個怎樣的概念,以他兩世認知,都根本無法想象。
  而這其中的每一個,都是遠遠超然于藍極星的存在。
  在藍極星,天玄大陸也好,幻妖界也好,滄云大陸也好,能走遍三片大陸的人,整個歷史都寥寥無幾……甚至可能一個都沒有。
  而在混沌空間,藍極星卻不過是滄海一粟……不,或許連滄海一粟都算不上。
  “而吟雪界,論綜合勢力,屬中位星界。”沐冰云繼續道:“但,我們吟雪界的大界王,卻是在整個神界,都位列最高次元的神道強者,因而,在八千中位星界中,吟雪界屬于極為上游的星界,即使是那些上位星界,也不敢輕易觸犯我們。”
  換言之,吟雪界綜合實力屬中位星界,但它們的大界王的實力,卻絲毫不弱于上位星界的大界王。
  “大界王?”云澈面露疑問。
  “大界王意為星界之王,為一星界之最高主宰。或為一個星界的玄道最強者,或為最權高位重者。”沐冰云聲音微頓,稍做猶豫后,繼續道:“我們吟雪界的大界王,便是我的姐姐。”
  “……原來如此。”云澈緩緩點頭,心中卻是久久震動。
  無法想象,無比可怕的龐大神界,而在這樣一個神之世界都位列最高層次的人,該是何等的人物。
  也難怪沐冰云在這種毒下硬生生撐了一千多年。她的姐姐就是吟雪界的大界王,自然可以一語調動吟雪界任意資源……看來,到了吟雪界之后,若有機會的話,要試著通過沐冰云認識那個大界王……若能抱上這只大腿,在神界的行事必定能方便百倍。
  雖然……可能性應該微乎其微。
  “那么,星神界……是屬于哪個位面的星界?”云澈貌似隨意的問道,心神卻微微收緊。
  “星神界?”沐冰云目光微側:“你為何會知道星神界?”
  “……”云澈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見他難以說出的樣子,沐冰云沒有繼續追問,而是回答道:“這三個層次的星界,星神界都不在其中。”
  “呃?”云澈一臉驚訝。
  “因為星神界,是超脫上位星界之上的王界!”
  “王……界?”云澈心里一咯噔……超然上位星界之上!?
  “神界的四萬星界共分成四方神域,分別為東神域、南神域、西神域、北神域。其中以西神域最大,東神域次之。在四方神域之中,除了四萬下位、中位、上位星界,還有著十七個站在整個神界頂峰,甚至可以說主宰著整個神界的王界!這十七個王界,六個在西神域,四個在東神域,三個在北神域,四個在南神域。”
  “我們吟雪界位于東神域之北,而你說詢問的星神界,也在東神域,且是東神域的四大王界之一!是連我吟雪界都只能仰望的超然存在。”沐冰云目光注視云澈:“你對神界知之極少,卻忽然問起星神界。莫非,你執意要前往神界的目的,是與星神界有關?”
  “……”云澈久久無言,全身變得有些僵硬,而且透著越來越重的冰冷。
  他在這一刻,忽然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還有天真。
  他自知此次去尋找茉莉,必定艱難無比。而茉莉所在的“星神界”位面越高,想見到她就越為困難。他雖然知道了星神界這個名字,但此刻,他才從沐冰云的口中知曉,茉莉所在的星神界,它的層次,居然高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縱然在他憑借自己能力連前往都不能的神界,都是主宰層面的存在。
  在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自己或許連滄海前的一粒沙塵都不如……又能憑借什么去見到茉莉。
  只憑心中的一腔渴望么?
  見他忽然間不語,臉色在不斷變幻間呈現著越來越重的昏暗,沐冰云微蹙月眉,道:“看來,你執意前往神界,果然與星神界有關。”
  “我可以……相信你嗎?”云澈微微咬牙,他開始意識到自己要找到茉莉會是多么艱難的一件事。何況茫茫神之世界,他根本一無所知,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眼前的沐冰云。
  沐冰云側過身來,無塵的冰眸安靜的與他對視:“你救我性命,亦救下了冰云仙宮,我無法保證我能報答你到什么程度,但至少,我不會做任何害你之事。”
  云澈的胸口重重起伏,無比艱難的呼出一口氣,然后輕輕的道:“我去神界,是為了找一個人……星神界的……天殺星神。”
  “……什么!?”
  對自己重獲新生都淡然如水的沐冰云,在那一瞬間竟是臉色驟變,眸光劇烈而縮,雪頰映上了深深的驚容。
  須臾,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雪顏上的震驚緩緩散去,但冰眸中卻多了更多的異色:“原來如此。天殺星神消失的這些年,竟然是落在了這個世界。”
  這次,輪到云澈大驚一驚:“你說什么?你……”
  “不必奇怪。”沐冰云微微搖頭:“你不明白星神在神界是何等的存在。一個星神的‘隕滅’,是足以轟動整個神界的大事。”
  “星神界是立于神界之巔的王界,而十二星神,在星神界是僅次于大界王的存在。他們的實力之強,足以讓所有神道玄者都會聞之戰栗,絕非你所能想象。大概在八九年前,吟雪界便偶有傳聞,星神界的天殺星神遭遇暗算,身中劇毒而隕滅,此事當年在神界引起巨大波瀾,數年后,卻又有了她還活著的傳言,直到最近,傳言成實,很多星界已得到消息,天殺星神已安然回歸星神界,但始終無人知道這些年她究竟去了哪里。”
  云澈:“……”
  沐冰云深深看了云澈一眼:“所以從你的言語,我很容易想到了那些,你的反應,也告訴了我答案。你放心,這些話,我不會告訴他人。你也再不要和其他任何人說起。”
  “……你能不能告訴,如果我想見到她,該怎么做?或者該用什么方法?”云澈目光里凝聚著他的意志和渴望……原來,我的茉莉竟然是那么厲害的人物。怪不得,她對所有的人,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屑一顧,那原來不是她的性情使然,而是以她所在的高度,這個世界的一切,對她而言真的就如卑微至極的螻蟻一般。
  除了我……
  沐冰云微微搖頭:“我會勸你放棄。星神界那個位面的存在,根本不是你所能理解。你不要說見到她,就連進到星神界,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事……哪怕你努力幾千幾萬年。”
  沐冰云的話,沒有讓云澈頹然,他的雙手緩緩的攥緊,牙齒緊咬,忽然一字一字的道:“我一直很信奉一句話……我的人生……也始終都在證明著這句話……這世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云澈此時的眼瞳,透著一股近乎可怕的深邃。這雙眼瞳,竟讓沐冰云冰心無塵的靈魂莫名觸動,記憶里,類似的感覺,她縱然在神界的數千年,都從未有過。
  “既然你如此執著,”沐冰云幽幽說道:“或許有一個方法,你可以嘗試一下。”
  “什么方法?”云澈猛的抬頭。
  “加入我冰凰神宗,成為冰凰神宗的弟子!”沐冰云無比平淡的道。
  云澈微微一呆,然后聽她繼續說下去。
  “近些年,神界的動靜遠遠不同于以往,尤其是各大王界,都出現了各種非同尋常的異動。八年前,四大王界之一的宙天界更是宣布了一件石破天驚的大事……”
  宙天界?這個名字,讓云澈心中頓時一動……七大玄天至寶中,排行第四位的至寶名為“宙天珠”,而這個星界名為宙天界……兩者之間會不會有關系?
  “新的一屆東神域玄神大會,即將在宙天界召開!”
  “神域……玄神大會?那是什么?”云澈問道。
  “是眾神之界歷來最為龐大的盛會。東神域共有星界九千個,而玄神大會除了四大王界之外,所有星界玄力達到限定標準,且年齡一甲子以下的玄者皆可報名參加。玄神大會的規模龐大之極,因而每次舉辦都需要極長時間的籌備和極其之大的損耗,以往的玄神大會,平均三千年才會舉辦一屆,而此屆,距離上一屆才過去了短短七百年,并且籌備時間也數倍的短于以往。”
  沐冰云說的很詳細,云澈卻聽得云里霧里,他疑惑的道:“你的意思……難道是讓我加入你們冰凰神宗后,代表冰凰神宗去參加玄神大會?”
  “當然不是。”沐冰云搖頭:“這屆玄神大會籌備的時間極其之短,只有短短十年。按照時間算來,再有不到三年,玄神大會就會召開。以你的玄力……到時候根本連參加的資格都不會有。而且參加玄神大會不需有宗門或星界背景,條件符合,皆可參加。”
  “我要你成為冰凰神宗弟子,是為了方便我姐姐帶你去宙天界。”沐冰云聲音緩下,心中,已經開始思索著該如何勸說姐姐。
  “我……還是不太懂。”云澈再次搖頭。
  沐冰云解釋道:“四大王界雖從不參加玄神大會,但歷來的玄神大會都是由四大王界共同籌備、主持和見證,場地則選在宙天界。四大王界的諸多強者都會到場觀戰……包括星神界的十二星神。觀戰席位中,一直都有吟雪界一席之地。我會勸說姐姐到時將你帶到宙天界會場,我姐姐是個極其恩怨分明的人,你救了我的命,這點報答,她應該不會拒絕。到時,你能否見到你想見的人……就要看你的自己機緣和造化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