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956 摘星石

“夙山前輩,你……”沐小藍頓時有些傻眼。
  沐夙山向前,肅然道:“云澈,在我冰凰神宗歷史上,從未有人能以未入神道的玄力通過寒雪殿的考核,更不要說你的成績還在其他所有人之上!雖然冰玄境考核本無作弊的可能,但這個結果,不僅是在場之人,怕是大界王親臨,都會質疑,相信你自己心里也該有計較。”
  云澈:“……”
  “所以,我以寒雪殿執事總管的身份責令你,必須證明你沒有在冰玄境考核中作弊,而且不得拒絕!”沐夙山眉頭微沉:“因為這已不簡簡單單是考核結果的問題,如果你無法證明,那么你不但會失去進入寒雪殿的資格,還將受到嚴厲的懲處!”
  “夙山前輩,你你你……你怎么……啊啊!”沐小藍急的直跺腳。
  厲明成頓時得意的笑了起來,看著云澈的目光滿含憐憫,其他玄者也大都露出更為幸災樂禍的神情。因為這一次,可是執事總管親口發話。
  “夙山前輩是我們寒雪殿的執事總管大人,在寒雪殿的地位,幾乎與總殿主平齊,夙山前輩之言字字千鈞,我冰凰神宗是何等神圣之地,豈能容許宵小玷污!云澈,這次你還有什么話說?”紀寒峰厲聲道。
  云澈深深看了沐夙山一眼,從他的身上,他絲毫沒有感覺到敵對或者針對的意味,反倒像是一種深深的好奇和探究。
  “好吧,怎么證明?”云澈看著沐夙山,一臉無奈的道。
  “自然是用你的實力證明,”沐夙山似笑非笑:“厲明成的提議很是不錯。你若是憑自己的實力在冰玄境中停留了那么久,就沒有理由不是厲明成的對手。你便和厲明成交手,五個照面之后,結果自有分曉。厲明成,你是第一個質疑云澈作弊的人,那么鑒別一事,也便勞你出手了。”
  聽到沐夙山的“首肯”,厲明成頓時有些受寵若驚,連忙道:“弟子定然全力以赴,請夙山前輩放心。”
  然后臉色一正,面向云澈,嘲諷著道:“來,云澈,你盡管全力出手,讓我好好見識你冰玄境考核第一的實力!我剛才的話不會收回,只需五招,你只要能在我手下堅持五招,就算你贏。你若不是作弊,憑你考核成績勝過我的實力,這簡直就是世上再簡單不過的事啊。”
  云澈卻是沒有理會他,依然看著沐夙山:“夙山前輩,你身份斐然,在這個地方,我自然沒有能力抵抗你的命令,夙山前輩剛才的話,我也的確無法反駁。但有一件事,我必須說明。”
  “哦?”沐夙山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的神態。
  “很簡單。”云澈平淡的道:“我和厲明成交手,若五招之內敗了,不但要被剝奪進入寒雪殿的資格,還要受到你口中的‘嚴厲懲處’,后果嚴重到簡直讓人不寒而栗啊。但是,如果我勝了,證明我的確沒有作弊,那么,現在落在我身上的這一切,便都是無端的質疑和極為不公的對待!冰凰神宗既然如此公正嚴明,那是不是也該對我有所補償!”
  “……”沐小藍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紀寒峰毫無顧忌的笑了起來:“云澈,你若及早自行承認,夙山前輩說不定還能網開一面,略減懲處。但你死到臨頭,居然還在做百日大夢,簡直讓人笑掉大牙。我忽然萬分好奇,該是多么卑賤的下界,居然培養出了你這樣一個天大的笑話。”
  “……”云澈第二次淡淡掃了紀寒峰一眼。“寒峰師兄,他這顯然是走投無路,開始想辦法死撐了。”厲明成嘲笑道。
  “呵呵呵,”沐夙山淡笑起來,卻是微微點頭:“我沐夙山在這寒雪殿已有數千年,還從未遇到過敢主動要求‘補償’的弟子,更不要說還未正式入殿的新晉弟子。不過,你的話倒也確有道理,那好……”
  沐夙山伸出手來,身前一抹藍光閃現,須臾,一枚三尺見方,平平整整,釋放著星辰般夢幻光華的玉石浮在了他的上空。
  “摘……摘星石!!”這枚奇石一出現,沐小藍幾乎是瞬間尖叫了起來。
  “摘摘摘摘摘摘……摘星石!!”紀寒峰的反應比之沐小藍不堪的多,他抬頭看向夢幻星光,驚的下巴都快砸到地上,
  而聽到“摘星石”之名,厲明成全身一震,嘴巴大張,眼珠子凸出的幾乎要掉出來。其他玄者一半茫然,而知曉“摘星石”之名者,無不是驚的瞠目結舌,無法呼吸。
  摘星石?這又是什么東西?
  云澈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也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一塊玉石。但它釋放的奇異光芒,證明著它絕對不是平凡之物。而看沐小藍和周圍之人的反應,這塊玉石,顯然是要比“玉落冰魂丹”還要珍貴的東西。
  “不錯,這便是摘星石。”沐夙山微笑道:“一枚摘星石,要在萬丈以上高處,沐浴至少三千年星辰之光方可育成,只可遇而不可求。它的強大和珍稀程度,要遠勝玉落冰魂丹。不要說寒雪殿,縱然是冰凰宮的弟子,都沒有幾人能得如此賞賜。而今,若你能在厲明成手下五招不敗,證明自己沒有作弊,不但玉落冰魂丹的獎勵依舊,這塊摘星石,也一并賞賜給你。如此,你可滿意?”
  “啊?夙山前輩,這……這……”紀寒峰驚的大腦短暫混亂,但馬上,他忽然反應過來,云澈的勝面是根本不存在的,區區的君玄境五級,在厲明成手下連走過一個照面都絕無可能,也就是說,這個足以讓冰凰宮弟子都垂涎三尺的驚人獎勵,根本只是虛晃一槍,純粹用來讓云澈閉嘴。
  一念至此,紀寒峰迅速改口道:“夙山前輩真是賞罰分明,云澈,摘星石這等神石,縱然是我,在寒雪殿這么多年都從未能摸過。夙山前輩這是給了你天大的面子,這下,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厲明成呼吸急促,過了好久,才把目光從摘星石上移開,心中暗忖道:這個寒雪殿的執事總管不但看上去很好說話,而且出手竟然這么大方。看來,入了寒雪殿之后,一定要多為巴結……
  “好。”云澈點頭,轉身面向厲明成:“開始吧。”
  事已至此,再留手,已沒有任何意義。
  “云澈,你……”
  “小藍,你到這邊來。”沐小藍還想對云澈說什么,卻被沐夙山的聲音打斷,她只好乖乖退后,站到了沐夙山身側。
  她心里已是一萬個后悔把云澈從天玄大陸帶回來。
  哎,偏偏他又是師尊的救命恩人。
  到底該怎么辦呢……
  寒雪殿的考核已進入尾聲,其他組的考核也大都結束,越來越多的人被這邊的動靜吸引,圍了過來。其中既有剛剛通過考核的玄者,也有監督考核和維持秩序的寒雪殿弟子。
  “喂!先說好,你們兩個只是切磋,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傷人的!”沐小藍大聲道,事態已無法阻止,她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盡量避免云澈這場交手中出現意外。畢竟君玄境中期在神道之力面前……太脆弱了。厲明成要是稍微下手狠點,就會非死即傷。
  “既然是交手,當然是要全力以赴,又怎么可能避免受傷呢。”紀寒峰卻是一臉嚴肅的道:“不過,小藍師姐的話倒是提醒了我,厲明成,云澈,這里可是寒雪殿,你們兩個人交手的時候,縱然占盡了上風,也絕對不能失了分寸下死手,否則定然不饒!但受傷的話,卻是不可避免,無論是什么結果,受多大的傷,雙方都不得追究,否則,嘿,怕是要被所有人都看不起。”
  云澈好歹是沐冰云帶來的,雖然他絕不相信沐冰云會對云澈有多重視,但也絕沒有膽量讓他出人命。
  但他言中之意,只要不死,讓他受多大的傷都沒關系。
  厲明成瞬間會意,嘴角微微勾了起來。
  “你……紀寒峰,你是故意的!”沐小藍怒聲道。
  “好了,”沐夙山卻是伸手攔在沐小藍身前:“紀寒峰說的并不錯。交手切磋受傷本就難以避免,若連受傷都不能,那交手也根本毫無意義,開始吧。”
  沐夙山的言語都彰顯著他對云澈很是看不順眼,厲明成臉上的笑頓時更加肆意,不緊不慢的站到云澈的身前:“云澈,不要緊張,盡管放心,我會‘足夠’手下留情的,亮出你的兵刃吧。哦,最好把你身上所有的玄器寶物都亮出來吧,都能用來在冰玄境中作弊的東西,想必一定強大的很,亮出來,讓我這等手下敗將長長見識嘛。”
  周圍頓時哄笑一片。
  “不用。”云澈靜立在那,全身從上到下,毫無波瀾。
  “連兵刃也不用?也對,反正都是一樣的結果。”厲明成笑了起來,他右手背到身后,左手伸向了云澈:“來,你出手吧,我給你足夠的時間蓄力,可千萬不要讓我太失望。”
  “呵,”云澈微笑,然后直接把雙手都背到了身后:“你是挑戰者,當然是你先出手。”
  “噗……”周圍的哄笑聲瞬間爆炸。
  “……”沐小藍伸手捂臉。
  但她身邊的沐夙山目光卻牢牢的盯在云澈身上,不肯有剎那的轉移,眼眸一片深邃。
  云澈的玄力氣息只有君玄境五級,這一點他已反復確認,絕不會錯。云澈也絕無可能在他眼皮底下掩飾玄力,哪怕借助玄器都不行。
  但,無論他的眼神,還是他的氣息,都透著一種仿佛經歷過百世滄桑、萬千生死的篤定與平靜,這同樣是絕對無法裝出來的。
  這個年輕人……
  “呵……呵呵……”厲明成頓時就笑出了聲:“你這樣的極品,恐怕是一萬年都難出一個,著實讓人大開眼界。好吧好吧,那我就順你的意好了。”
  陰沉的一笑,厲明成一躍而起,左手輕描淡寫的拂向云澈的胸口,在他出手的瞬間,一股冰冷的寒氣在云澈周圍的空間瞬間聚攏,將空間中的一切都冰封凍結。
  他提出來“五招”,本來還想要戲耍他一番,但云澈那“強裝”的姿態讓他實在無法忍受,再加上圍觀的人已越來越多,這正是他展現自己實力,外加在眾新晉弟子面前立威的好機會。
  勢要一瞬間便讓他敗的要多難看又多難看!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