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4)      第1111章告慰(04-24)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4)     

逆天邪神967 搏命玉落冰魂上

沐冰云眸光轉過。云澈的樣子絕不像是頭腦發熱下的沖動之語。但這樣的話,無論從誰口中說出,都太過荒謬,而它來自一個還未踏入神道,連君玄境都未能修至巔峰的人口中……就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云澈,這是不可能的。”沐冰云說的很淡:“你目前還只是處在凡體九境的君玄境中期,雖然爆發出來的實力連紀寒峰這等神元境中期都能勉強戰勝,但終究還未真正碰觸到神道。你如今身在吟雪界,修煉的速度定然會超過在藍極星時,但,想要成就神元境,便需要相當之久的修煉與頓悟。”
  “而神玄七境的提升,遠非凡體九境可比。神元境之后,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遠比君玄境艱難的多。你縱然天資再高,悟性再強,再加上天大的氣運,短短兩年半的時間,也絕無可能修至神劫境。”
  “哼,別說君玄境到神劫境了,在吟雪界幾十萬年歷史上,都從來沒有人能用短短三十個月從神元境一級突破至神魂境一級。”沐小藍小聲道:“真傻。”
  云澈:“……”
  云澈雖然和神道之力交過手,但他的玄力層面終究還只是君玄境。神玄境界的修煉,他根本一無所知,沐冰云和沐小藍的話,無疑是悶棍之后的又一大盆冷水,讓他緊握的雙手再度捏緊。
  “看來,你要見到的人,對你而言無比的重要。”看著云澈默然不語,氣息微亂,卻沒有半點要放棄的意念,沐冰云輕語道:“你也不必太過氣餒,時間還有三十個月,我會盡早和大界王商議此事,或許……”
  沐冰云沒有再說下去,因為現在給他希望,到時候,帶給他的反而只能是更大的失望。她心里已是很清楚,這不僅僅是四大王界下的限制,還是源自宙天珠神力的限制……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轉機。
  她現在更該考慮的,是給云澈什么補償。
  “云澈,你先讓自己平靜下來吧。如果你有了什么其他的決定,再隨時和我說。”
  沐冰云輕輕一嘆,帶著沐小藍離開,云澈全身僵在那里,一陣發抖,過了許久,才一屁股重重坐到了地上。
  一個連君玄境都才是中期,連神道門檻都沒摸到,對神道修煉更是一無所知的人,剛才居然喊著要在短短三十個月內達到絕頂天才級別的神劫境……連他自己想來,都確是荒謬可笑。
  但是,除此之外,他還能有什么選擇。
  去往宙天界,是他能見到茉莉的唯一機會。
  金烏魂靈說過,如果他五年之內見不到茉莉,就永遠別想再見到她。如果到時連進入宙天界的基本資格都沒有,那就已經等同于……他今生今世,都將再也見不到茉莉。
  “呼……”云澈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重重的喘息了幾百次,才終于一點點的平靜下來。
  “茉莉……”他閉上眼睛,輕輕自語:“你從來都不相信我愿意為了你不惜一切,所以,我為你采摘了那半株幽冥婆羅花……”
  “這次,也會是一樣。”
  “如果,這是上天對我的考驗。那么……我會讓上天,讓你好好的看清,我要找到你的心是多么的堅決!!”
  轟!!
  玄氣爆發,劍風轟鳴,云澈重重抓起劫天誅魔劍,但卻并沒有就此揮舞,而是再次僵在了那里。他再不怎么不甘,也絕對清楚自己就這樣苦修,哪怕每天不眠不休拼命修煉十個時辰以上,也絕不可能在三十個月內成就神劫境。
  這是個在神界都被視作不可能的天塹,又豈是常規的方法可以跨越。
  云澈閉上眼睛,在沉靜中回想著自己這一生的修煉之途。
  他的起點,是來自茉莉的邪神玄脈。
  他的修煉,也同樣是在茉莉指導與指引之下。但,他的玄力并不是在刻苦的修煉下穩固提升,而是伴隨著一次次的大波大瀾。
  那時的他,為了流云城的蕭烈和蕭泠汐,也如此刻這般無比的渴望著玄力。在這種渴望之下,他初到新月城,就不惜去招惹城中各大宗門,到了蒼風玄府,他直接挑戰內府天榜的弟子……之后又為了更大突破,只身強行前往死亡荒原。
  被鎮壓天劍山莊之下,他強食炎龍之肉,飲炎龍之血……
  在太古玄舟,那比噩夢還害怕的空間風暴……
  金烏雷炎谷,他抱著小妖后躍下死亡火海……
  他到來神界之前,最后的兩次飛躍,一次是來自鳳雪的鳳凰元陰,一次,是絕云崖下的黑暗覺醒。
  他在玄道上一路走來,似乎從來就沒有過風平浪靜和循序漸進。
  他氣運加身,這一點,茉莉都不止一次的說過他。但,讓他如此之快成長的,更多的是各種險境、逆境、危境、絕境、死境……連他自己都根本無法數清已和死亡有多少次擦肩而過。
  或者可以說,他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他用命和執念搏來的。
  “三十個月……神劫境……必須想辦法……哪怕不擇手段!!”
  一股兇狠的戾氣在云澈的瞳孔心魂中激蕩,而這股戾氣卻不是針對任何敵人,而是他自己。
  “咦咦咦?主人,你在做什么?為什么忽然好生氣的樣子?”
  劍柄寶珠里,紅兒難得沒有睡著,正瞪大著朱紅色的眼睛看著他,小臉上滿是好奇。因為云澈現在的樣子的確有些嚇人,齜牙咧嘴的像是要吃人的猛獸。
  “無論有多難,我一定……要見到茉莉。”云澈咬緊牙齒道:“紅兒,你也一定很想你茉莉姐姐吧。”
  茉莉是天上的神女,是在神界都高高在上的人物。神劫境在她眼中只會是微塵一般的存在。而如果我連這樣的一道門檻都無法邁過……我又有什么資格再出現在她生命里。
  “唔……好像是有一點點想。”紅兒歪了歪腦袋,不太確定的道。
  “~!@#¥%……”云澈抽了抽嘴角,深吸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參加玄神大會的條件是年齡一甲子以下,玄力不低于神劫境。要我在一甲子之齡前達到神劫境,我可說有千倍的自信。但,眼下……兩年半……我到底該怎么做……”
  “夾……子?主人為什么要夾自己呢?是哪里不舒服嗎?”紅兒紅嫩的唇瓣張了張。
  云澈抓狂:“是甲子!不是夾子!一甲子就是六十歲的意思!”
  “六十歲,好大哦!主人六十歲的時候,是不是也會變成老爺爺呀?”紅兒眨了眨眼睛,還頗有些擔心的咬了下手指。
  “當然不會!我就算六千歲也和現在一個樣子。”云澈翻了個白眼:這個至少一百萬多萬的小丫頭,居然好意思覺得六十歲很老……
  話說起來,以我現在的修為、特有的血脈,壽元應該已在六千年以上了吧。
  凝眉思索間,云澈逐漸放下劫天劍,然后緩緩拿起了一枚閃爍著奇異藍光,晶瑩剔透如寒冰凝成的圓珠。
  玉落冰魂丹!!
  這是他接觸的第一枚神界丹藥,它的氣息,絕非云澈以前見過的所有丹藥可比,對它的藥力,更是一無所知。只聽旁人對它的描述中知道它可以淬煉身軀,并且能極大幅度的催升玄力。
  它被拿出時引發的震撼,以及厲明成與紀寒峰對它表露的渴望,都證明著它的效用絕對非同小可而且,這還是在神道層面的修煉之中。
  若是在自己身上的話……
  但,沐冰云也專門嚴厲警告過他,以他目前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住這枚玉落冰魂丹的藥力,所以絕對絕對不能服用。縱然將來成就神道,也必須在她的輔助之下才能服用。
  昨日,這些話他牢記在心,完全沒想過要急于服用玉落冰魂丹。
  但現在……
  “呼……”云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捏著玉落冰魂丹的手指越來越緊。
  我的身體已經能抗下擊敗紀寒峰這等神道強者的力量……又怎會抗不下小小一枚丹藥!
  臨近瘋狂的意念和對自己龍神之軀的依仗,云澈終于狠一咬牙,手指一彈,將玉落冰魂丹彈入口中,義無反顧的一口咽下。
  嗡
  一瞬間,完全來不及反應的一瞬間,云澈的軀體驟然一寒,大腦之中,傳來了一聲沉悶之極的嗡鳴。
  如同一個冰封了千萬年的冰河陡然在他的身體內部炸裂,一股磅礴的寒氣凝成無數股冰冷的洪流爆竄而出,縱然是其中最微小的一束,其所蘊力量之可怕,都遠遠的超出了云澈的預想。
  云澈如被萬箭穿心,一下子跪到了地上。再冰寒的氣息,他也絲毫不懼,但,這畢竟是神道層面的丹藥,是能讓神元境界的力量都能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的藥力。
  云澈死死咬牙,口中發出痛苦的呻吟,幾乎要失控的身體卻是在近乎扭曲的動作一點點坐正,強大的意志力更是竭力的調轉著全身玄氣去試圖引導四處流竄的可怕藥力。
  我一定……要撐住……
  一層藍光浮現在云澈的身上,這層藍光雖然冰寒,卻毫不溫順,反而像火焰一樣暴躁的竄動著。
  不僅僅是他的身體表面,他的身體內部,每一滴血液,每一道經脈,每一個細胞,都已被相同的藍光完全的充斥、滲透、包裹。這種狀態之下,若是稍稍不能承受過于猛烈的藥力,將無疑是全身盡廢的慘烈局面。
  但,云澈卻非但沒有去試著將過于猛烈的藥力引導或驅散向體外,反而以玄氣全力收攏,引向玄脈和全身經脈,他要的不僅僅是撐住,還要做到盡可能的吸收煉化!
  藍光越來越濃烈,越來越暴躁,像是被狂風吹拂的藍火,修煉室的氣氛也隨之而變,不知不覺間,云澈的周圍,竟已出現了一個足有十幾丈之大的淡藍色真空。
  玉落冰魂丹縱然在冰凰神宗,都屬于相當高等的丹藥,雖然很小的一顆,卻是以冥寒天池的池水凝化了高等冰獸的玄丹源力,藥力本就頗為猛烈。一個神魂境的冰凰弟子獨自煉化都很是勉強,神元境則必須由至少神靈境的強者輔助煉化,獨自煉化,無異找死。
  至于君玄境……那就是單純的找死。
  更何況,云澈入手的這一顆,是沐鳳姝特意留給厲明成的,是寒雪殿此次獎勵的玉落冰魂丹中藥力最強的一顆,其中所蘊含的玄丹源力,來自一只神魂境中期的冰獸!
  如果服下這枚玉落冰魂丹的不是云澈,而是其他一個和他相同層面的玄者,藥力釋放之下,只需短短幾息,便會玄脈爆碎,內外皆毀,整個人直接化作一地冰粉。
  邪神的玄脈、龍神的軀體、荒神之力的守護……這些,就是他敢如此搏命的資本和依仗!!
  云澈的身體時而鼓脹,時而驟縮,汗水如暴雨般淋落,又馬上化作一地冰渣,逐漸的,就連他的皮膚,也開始變成了越來越深重的藍色,唯有他齒間不斷發出的“咔咔”聲,證明著他始終沒有崩潰的意志。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