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968 搏命玉落冰魂下

關于玄神大會的“宙天之音”給東神域帶來了久久不息的巨大波瀾,東神域之外,最龐大的西神域,以及南神域、北神域也自然都得到了消息,也都產生了不小的異動。
  在這一屆玄神大會遠異于以往的嚴苛條件下,縱然是身為吟雪界最高主宰的冰凰神宗,有資格報名的弟子也是數量極少,而且基本全部集中在冰凰神殿,三十六冰凰宮有資格者加起來不足百人,且都處在報名資格的最邊緣。
  來自宙天珠的天大機遇讓吟雪界有資格報名的人都興奮難抑。但他們也都無比清楚,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斷然不可能獲得進入宙天神境的資格……在整個東神域的年輕一輩擠入前一千名,身為中位星界的玄者,這對他們而言只能是虛幻的天方夜譚。
  也是因為這個宙天之音,冰凰界比平日少了幾分冷清,一大部分的注意力,被投向了三十個月后注定非同尋常的玄神大會。
  “云小師弟,開開門,師尊有事找你。”
  站在云澈的修煉室前,沐小藍頗有些不耐煩的叫著門。那天的“宙天之音”讓他顯然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沐冰云本以為他在冷靜下來后,會主動找他尋求解決的轉機,但已是五天過去,云澈卻始終毫無動靜,而且從氣息上看,他這五天一直都停留在修煉室內,半步都沒出來過。
  “云小師弟……云澈……喂!快開門,是師尊喊你!”
  沐小藍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但修煉室石門緊閉,始終毫無動靜。
  “你再不開門,師尊生氣的話,我可不管你!快開門隨我去見師尊!”
  “喂!!”
  咚!!
  一道藍光拍在石門上,沐小藍賭氣的一跺腳,轉身就走。
  “云澈呢?”看到沐小藍一個人回來,沐冰云訝然道。
  “哼,”沐小藍翹唇道:“我喊他好久,他都不理我。而且,我都說了是師尊找他……氣死了!他怎么可以仗著師尊寵他就這么囂張,氣死了氣死了!”
  “……”沐冰云眸光微轉,輕聲道:“云澈雖然言行較之常人肆意,但并非不懂禮數之人,會不會出了什么事?”
  “小藍,隨為師去看看。”
  “噢。”
  沐冰云親自來到云澈所在的修煉室前,臨近之時,一股異樣的氣息便讓她的月眉猛的一動,身影快速掠近,藍光閃現,將修煉室的大門直接推開。
  “啊!”修煉室大門打開的剎那,沐小藍一聲驚呼。
  一股極度混亂,像是暴風雪一般的冰寒氣息從修煉室中狂涌而出,而這股混亂氣息的來源,赫然是修煉室中一個藍色的人影。
  人影的身上浮動著有些暴躁的藍光,整個身體已被覆在一層厚厚的寒冰之中,全身一動不動,已完全看不清五官,只能勉強捕捉到軀體和四肢的輪廓。
  “啊……他……他……”能在這個修煉室中的,當然只有云澈。但現在呈現在沐小藍眼前的,只有一個不斷釋放混亂寒氣的冰雕,而這股混亂的寒氣,分明帶著玉落冰魂丹的氣息。
  沐小藍有些嚇傻了,結結巴巴的道:“他……難道……強行服用了那顆玉落冰魂丹?”
  沐冰云雪顏寒下,她手掌一抹,修煉室的石門瞬間關閉,身影也已閃現至了云澈的身側,她右手伸出,張開冰雪雕琢般的修長玉指,快速而輕柔的撫在云澈的身上。
  “他……他還活著嗎?”沐小藍有些戰戰兢兢的道。玉落冰魂丹,連她都絕對不敢強行吞服,云澈居然自行吃了。以他的凡軀……這么做的后果根本就是死路一條,何況,已經過去整整五天了。
  到了現在,他整個人,從內到外,應該都已徹底變成冰粉了……
  雖然,她不是那么喜歡云澈,但其實也算不上太討厭……關鍵是,師尊還是很寵他的。
  她問出這句話時,就沒奢望能得到肯定的回答,而馬上,她看到沐冰云的神情忽然變了,從極度的凝重,變得有些異樣,隨之竟露出越來越深的驚訝,像是忽然看到了什么無法相信的事。
  “師尊,他……怎么了?”沐小藍更加小心的問道。
  “他……還活著。”沐冰云音調帶著異樣。
  “啊?”沐小藍一呆。
  “而且,他的經脈雖然有些受損,但玄脈……”
  叮……
  沐冰云話音未落,覆在云澈身上的冰層忽然碎開大量的裂痕,然后散亂而下,還未落地,便已被氣流帶出很遠。
  冰層落下,顯露出云澈的軀體……他的身體表面玄氣竄動,微帶藍光。由于全身衣服早已化作冰粉,所以在冰層碎散時,整個人完全是裸呈在沐冰云和沐小藍的視線中。
  “呀”沐小藍美目一下子瞪大,唇瓣大張,一聲尖叫剛吼出一半,便已被沐冰云低聲止住:“不要出聲。”
  沐小藍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唇,身體也閃電般的轉了過去,一抹嫣紅轉眼間從臉頰蔓延到脖頸,呼吸也變得驚慌急促,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聲音發抖的道:“他……他……他沒……沒穿……”
  “他竟然沒死,而且……依然在不斷吸收玉落冰魂丹的藥力。”
  沐冰云聲音很輕,但卻帶著深深的驚訝。她手掌一拂,一抹冰霧覆下,遮住了云澈的半身,然后退后兩步:“小藍,轉過來吧。”
  沐小藍小心翼翼的轉過,卻依舊不敢抬頭看云澈,小聲怯怯的道:“他……他真的沒事?”
  “雖然極為不可思議,但他的確沒有任何危險。”沐冰云沒有多說什么,但眉頭一直蹙起,瞳眸之中蘊著深深的不解。從云澈的內息上,她感覺的到他的全身經脈必定在不久前承受了重創……應該就在這幾天之內,這也是強行服用玉落冰魂丹的必然后果。但她探查云澈的全身,卻發現他的經脈受損程度竟是極為輕微。
  那么嚴重的經脈創傷,怎么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自愈到如此程度……而且玉落冰魂丹的藥力直到現在還在沖擊著他的身體。
  “這……怎么可能呢?”沐小藍滿臉的不敢置信:“就算是我,直接服下一枚玉落冰魂丹的話,也會很快沒命。而他……這都過去五天了。啊……他的玄力!!”
  沐小藍這才注意到,云澈身上所釋放的玄力氣息,赫然已是君玄境八級……而且是臨近后期。
  “他不但安然無恙,而且狀態已趨于平穩,完全控制住了玉落冰魂丹的藥力。”沐冰云道:“從藥力氣息上看,這枚玉落冰魂丹的藥力他已吸收煉化了八成左右,再有幾個時辰,就會全部吸收。”
  又一個疑惑在沐冰云心中晃過……玉落冰魂丹的藥力何其猛烈,一個神元境前中期的玄者若能吸收煉化的足夠,玄力修為都能至少提升一個小境界。
  能讓神道玄力都提升一個小境界的藥力……云澈如今吸收了八成多的藥力,玄力居然只提升了君玄境的三個小境界??
  這絕不合常理。
  難道……是他強行吸收煉化之下,先前的藥力被極大程度的引散浪費?
  沐冰云浮空而立,張開一個無色無形的隔絕結界,隔絕了一切可能打擾到云澈的因素。她的目光,也定格在了云澈的身上。
  他的天毒珠,君玄堪比神元境的戰力,以君玄之軀強行煉化玉落冰魂丹……他的身上不斷發生著讓她驚異,甚至顛覆她認知的事。玉落冰魂丹的藥力還有兩成沒有被吸收,她要親眼目睹,這兩成的藥力會對云澈造成怎樣的變化。
  靜寂之中,三個時辰緩緩而過。云澈神色一直格外平靜,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趨于平穩。隨著玉落冰魂丹最后的藥力被逐步吸收煉化,覆在他身上的冰藍光華也完全消失。
  云澈的玄力氣息,也最終定格在君玄境八級后期。
  沐冰云和沐小藍到來時,云澈的玄力氣息便已是被催生至了君玄境八級后期,而繼續吸收煉化了最后的兩成藥力,居然依舊沒有突破至君玄境九級。
  這個結果,讓沐冰云的心魂翻起了許久不息的波瀾。
  最后兩成藥力的吸收,是在她的感知之下進行,云澈對藥力的駕馭堪稱完美,幾乎毫無浪費。兩成玉落冰魂丹的藥力若是能被一個君玄境八級的玄者如此程度的吸收煉化,絕對足夠直接突破至君玄境十級。
  但在云澈身上……卻連半個小境界的提升都不到。
  難道,他的玄脈……或者玄力法則與常人不同!?
  整整五天的時間,玉落冰魂丹的藥力終于吸收完畢。雖然藥力比云澈預想的要猛烈許多,但總歸是有驚無險。
  用靈藥強行提升的玄力終究不夠穩固,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來沉淀。云澈感受了一番自己的新生玄力,睜開了眼睛,目光直接和沐冰云對視在了一起。
  “宮主,讓你擔心了。”云澈有些歉意的道。在沐冰云和沐小藍到來時,他就已經察覺,只是他那時根本不便分心。
  “……但看起來,你也并不是無腦沖動。”沐冰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眸光透著很深的復雜。她在神界數千年,修為更是立于整個吟雪界的最巔峰層面,卻一次次的無法理解云澈身上發生的事。
  “你真的是……吃了下玉落冰魂丹?”沐小藍依然不敢相信。
  “對啊。不愧是你們神界的靈藥,效果果然非同凡響。”云澈抬起自己的雙手,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一顆玉落冰魂丹,讓他的玄力從君玄境五級在短短五天之內提升到了君玄境八級后期。這種效果的丹藥,在天玄大陸,哪怕是神話傳說中都沒出現過。
  他起身的同時,沐冰云先前覆在他身上的冰霧也隨之散開。
  “哇啊”
  沐小藍陡然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死死的捂上了眼睛,沐冰云轉過身去,閉眸道:“先穿好衣服。”
  “~!@#¥%……”云澈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竟是光溜溜一片,先前的衣服已在玉落冰魂丹的藥力下化作冰粉,連片布條都沒有留下。他連忙從天毒珠中抓出一身衣服,頗有些手忙腳亂的穿好。
  “云澈!你這個大混蛋!下流的混蛋!居然……居然玷污師尊的眼睛!啊不可原諒!”
  “我又不是故意的。”云澈偷瞄了沐冰云一眼,小聲辯解道:“宮主又沒有說什么。倒是你……占了我的便宜居然還好意思吼我。”
  “誰……誰占了你的便宜!明明是你污了師尊和我的眼睛!”沐小藍直氣的張牙舞爪,要不是沐冰云在側,她恨不能上去和云澈拼命。
  “好了小藍。”沐冰云輕語道:“云澈,你服用玉落冰魂丹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說起。以藥力強行提升玄力,提升越大,隱患也會越大,必須盡早穩固。接下來一段時間,盡可能安心修煉吧。”
  “好。”云澈點頭。
  “沐夙山送你的那塊摘星石,可以很好的輔助修煉,你一試便知。若有什么難以決定之事,可以試著傳音給我,盡量不要再魯莽決定……小藍,我們走吧。”
  走出修煉室,沐冰云發出一聲很輕的嘆息,她目光幽遠的看著前方,不知在想著什么。
  “師尊,你不是已經為云澈弄到可以送他回天玄大陸的次元石了么?為什么沒有和他說這件事呢?”沐小藍不解的問道。
  沐冰云搖了搖頭:“他不惜冒著極大危險強行服用玉落冰魂丹,就是為了能在短時間內盡可能提升玄力,以期能在三十個月后擁有進入宙天界的資格。他對于找到那個人如此堅決,已經到了不顧命的地步,是斷然不可能就這么回天玄大陸的。那枚次元石,還是還給第一宮吧。”
  “可是,三十個月到神劫境,是根本根本……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事啊。”
  “與其強行打破他的幻想,倒不如就此順著他的執念好了。”沐冰云緩聲道:“他畢竟未入神道,并不知曉神道修煉的艱難。待時間久些,他自己真正認識到不可能的時候,或許會改變主意吧。”
  “小藍,”沐冰云仙影側過,看著這幾年一直陪伴著自己的唯一弟子:“這些年,因受炎毒所困,為師都未能好好教導于你,反而一直受你照料。如今為師已安然無恙,從今日開始,會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你的修煉上,且百年之內不會再收其他弟子,希望你到時不要責怪為師嚴厲。”
  沐小藍張了張唇,一瞬間熱淚盈眶,手忙腳亂的拜了下去:“小藍能遇師尊,常伴師尊左右,已經是一輩子的榮幸。只要師尊不嫌棄,小藍愿意今生今世侍奉師尊……”
  “傻孩子。”沐冰云淺笑搖頭,把沐小藍扶起:“你一個女孩子家,還是司徒家族的小公主,終究是要嫁人和繼承家業的,為師又怎么能永遠把你留在身邊。”
  “司徒家主把你送來冰凰界,是為了不埋沒你過人的天賦,為師這些年反而將你有所耽誤。”沐冰云看向北方,輕語道:“玄神大會在即,大界王決定提前選定親傳弟子,到時必定用到冥寒天池。你玄力未至神魂境,承受那里的寒氣太過勉強,但終究是極為難得的機遇,若錯過就太可惜了。所以這段時間,便為之努力吧。”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