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970 結怨

這種搏命自殘的修煉方式可謂殘酷到極點,而每次從絕地到重生,帶來的都是軀體和玄脈的新生與突破,當他在第九次恢復后,竟能有余力揮出第八劍時,仿佛有一道曙光在他心魂中閃起,讓他變得更加癡狂,就連每次的痛苦都似乎變得微不可言。
  沉浸在這種殘酷而又匪夷所思的修煉之中,云澈已完全感覺不到了時間的流逝。一次次全身重創,玄力透支,又一次次完全恢復,而他每次恢復之后,能揮舞劫天劍的次數也在悄然增多,從七劍到八劍,到九劍……
  三個月的時間快速流過,云澈極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凝心恢復之中,因而感覺似是只過去了短短幾天而已。
  三個月間,兩百多次的絕境修煉,他在“轟天”狀態下已經可以將劫天劍全力轟擊十五次!而且,這絕不僅僅是數量上的提升,每一劍的威力,也都要遠勝先前。
  這個過程中,他的軀體和玄脈,也都在發生著連云澈自己都感覺不到的悄然變化。
  云澈端坐在摘星石上,雖然全身血跡,遍體鱗傷,但神色卻無比平靜。這樣的姿態保持了近四個時辰后,他睜開了眼睛,身體與玄力的狀態,又一次完全恢復。
  而他的身下,摘星石所釋放的星芒比之三個月前暗淡了許多。
  這枚摘星石若是其他玄者使用,就算日夜不休,也能使用十年的時間。
  但云澈有荒神之力在身,對天地靈氣的吸納速度與利用率是常人的數十倍,在云澈的身下才短短三個月,它的力量便已消耗了整整七成!但完全沉心于修煉的云澈并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隨著云澈眼睛的睜開,一抹嚇人的冷芒一閃而過,他手臂一伸,千萬斤劫天劍被他直接吸到了手中,就在他剛要再次強開轟天之時,他的傳音玉忽然傳來了玄力波動。
  云澈的動作一滯……冰凰神宗的人傳音都是通過冰凰銘玉,而藍極星的人斷然不可能傳音到吟雪界。他的傳音印記,就連沐冰云和沐小藍都不知道。
  而到了吟雪界之后,他只把傳音印記給過一個人……
  三個月前,唯一一個敢在沐鳳姝面前為他執言,和他一樣來自下界的風陌!
  風陌那日通過了寒雪殿的最終考核,也就成為了寒雪殿的正式弟子,但他那天懟的可是寒雪殿的總殿主!而沐鳳姝的言行,絕不像是個大度之人,何況當時還在氣頭之上,之后極有可能會因此而找風陌的麻煩……所以,也算是出于感激,他當時留給了風陌傳音印記,想著哪天或者可以還他這個人情。
  畢竟,自己好歹是冰凰宮弟子,還是被沐冰云罩著。
  拿出傳音玉,響起的,果然是風陌的聲音:
  “云澈師兄……救我……”
  風陌的聲音格外虛弱,并帶著明顯的痛苦。云澈眉頭一緊,迅速回音道:“你在哪里!?”
  問清了風陌的位置,云澈迅速收起劫天劍,從摘星石上一躍而下,然后玄氣外放,將身上的碎衣和血跡全部斥開,并換上了一身完好的練功服。就在他抬步準備離開修煉室時,又忽然頓在了那里,然后疑惑的抬起了自己的雙手。
  這個感覺……
  君玄境……十級!?
  感受著自己此刻的玄力氣息,他一時愣在了那里。
  這是怎么回事?我服下玉落冰魂丹后,玄力明明是突破到了君玄境八級……現在為什么會是君玄境十級,我是什么時候突破的?
  作為凡體九境的巔峰境界,君玄境每一次小境界的突破,都會伴隨著玄氣的質變。這個過程,玄氣會從流轉、暴.動,到更加凝實,可以說,到了這個境界,每一次突破都猶如一次新生,會是一個艱難、漫長的過程,并伴隨著很高的風險。
  而云澈,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突破……而且是兩個小境界的突破。
  他的玄力,竟像是在悄然之中,無比平順自然的直接過渡到了下一個境界……安靜到了他完全沒有察覺的地步。
  云澈站在那里愣了好一會兒,依舊百思不得其解。雖然他心神完全集中在修煉之上,“轟天”狀態下全力釋放,之后必須馬上集中精神和意志來恢復,稍有疏忽就有橫死的危險,但再怎么也不至于完全察覺不到玄力的突破。
  這可是君玄境!
  難道和我現在所用的修煉方式有關?
  而且,如此短的時間……我居然已經是君玄境十級!?
  到了神道門檻的邊緣!!
  驚愕,迷茫,隨之是狂喜,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玄脈是出現了什么奇怪的變化,但他的玄力,卻是真真實實的提升到了君玄境的最高層面,這是遠超他預想,簡直如奇跡般的進境……也意味著,他選擇的這種殘酷修煉方式,真的帶來了驚異的效果!
  君玄境八級到君玄境十級,軒轅問天用了六百多年,而他,只用了三個月!!
  這還是完全依仗自身修煉,不依靠任何外力或靈藥。如此速度,縱然在神界,都足以震驚四方。
  云澈抬起右手,無聲催動魔源珠的力量,一團黑氣在他手心凝聚,頓時,周圍空間的光線快速暗下,空氣也變得陰森冷冽。
  “魔源珠力量的增長速度又加快了。”云澈低聲自語:“照這樣下去,說不定有一天,都會超過玄脈的力量……”
  魔源珠和他的玄脈完全相融,相當于他玄脈之內潛藏的另一個獨立的力量之源,再加上他有黑暗的邪神種子在身,完全不擔心魔源珠的力量失控。
  魔源珠的力量獨立存在,完全不受他修煉的影響,而是一直在自我增長。那么隨著它越來越強大,將無疑對云澈造成越來越大的誘惑,誘使他想要去動用魔源珠的力量……而一旦暴露,又會是極其嚴重的后果。
  “茉莉說過,北混沌被南混沌同化之后,黑暗玄力在神界是如‘異端’一樣的存在。如今身在神界,千萬不可暴露……看來,還是盡量遺忘魔源珠的存在吧。”
  云澈低聲自語一番,然后推開修煉室的門,玄力全開,直沖離三十六宮最近的傳送陣。
  寒雪城,寒雪第九殿外,一個不被人注意的角落。
  咔嚓!!
  隨著一聲骨頭碎裂的脆響,一個有些瘦弱的身影遠遠的摔在雪地上,猩紅的血跡很快染紅了身下的雪層。他斷裂的左臂完全垂下,右臂掙扎著撐起身體,目光倔強而兇狠的盯著前方的兩人,雖然臉色痛苦,嘴角滿是血痕,卻愣是沒有發出半點呻吟聲。
  “唷,骨頭還真是硬啊。”
  一個穿著藍衣,面帶陰氣的青年人不緊不慢的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已幾乎無法站起的風陌:“嘖嘖,這些年,來自下界的硬骨頭見多了,這么硬的,倒還是第一次見。”
  “呵,再硬的骨頭,也不過是稍微多點力氣也就斷了。”另一個青年人雙手抱胸,站在原地沒動,看著風陌的眼神滿是蔑視和憐憫:“不就一顆雪綾子么,乖乖孝敬出來多好,非要自找這么多苦頭,你們這些來自下界的垃圾不但一個比一個廢物,這腦子,也是一個比一個蠢啊。”雪綾子,寒雪殿正式弟子所分發的資源中最為貴重的靈藥,每三個月才只有一顆,風陌身上的那顆,也是他入寒雪殿后,領到的唯一一顆。
  “柳航,狄奎!”左臂被打斷,身上的傷更是多達十幾處,巨大的痛苦讓風陌臉色泛白,額頭汗如雨下,他咬牙切齒的道:“我們寒雪殿明令禁止私斗,惡意搶奪資源更是重罪……你們有種就把我殺了,否則……我身上的每一處傷,都是你們的罪證!”
  “哦?”柳杭和狄奎對視一眼,然后同時放聲狂笑起來,狄奎一腳飛起,將風陌狠狠踢飛,大笑著道:“罪證?什么罪證?你身上的傷是我們打的?誰看見了?有人看見嗎?寒雪殿的戒律執事我們都認識二十多年了,也孝敬了二十多年,你說他會相信你呢,還是相信我們呢?哦對了,柳師兄,我記得在寒雪殿,惡意誹謗也是重罪啊。”
  “你……你們!咳……”風陌趴在雪地上,急怒之下,連咳好幾口猩血。
  “嘖嘖,看來這可憐的下界爬蟲還不了解狀況啊。”柳杭瞇了瞇眼縫:“對于新來的師弟,我們一向是疼愛有加的,就算不聽話,也只是稍微讓他們長長記性而已。唯獨你,入寒雪殿的第一天,居然就敢得罪總殿主,當著總殿主的面幫打傷總殿主侄子的人說話,你這等不識抬舉的蠢貨,能活到今天,簡直都是奇跡啊。”
  “總殿主何等身份,當然不屑于和你這等下屆來的卑賤蠢貨計較,但如果有人替總殿主‘計較’的話,相信她的心情也一定不壞,別說只是傷了你,就是打廢了,甚至弄死了,總殿主公正嚴明,責罰是一定的……但背后嘛,說不定還會獎賞我們,哈哈哈哈哈!”
  狄奎腳步散漫的再次走進風陌,右腳直接踩在了他的腦袋前,慢慢悠悠的道:“風陌小師弟,我再提醒你一件事,柳杭師兄的堂兄與堂姐,可都是冰凰宮的弟子。尤其是柳杭師兄的堂兄柳一舟……哦不不,是沐一舟,那可是冰凰第一宮的首席弟子,首席弟子懂么?有一舟師兄罩著,就算沒有你得罪總殿主這事,今天把你弄死了也不算什么大事。”
  “……”風陌死死咬牙,卻已是說不出話來。他從下界,經歷重重波折苦難,孤身來到神界,又怎能和本就神界出身的人相比相抗。其他來自下界的新晉弟子都是選擇忍氣吞聲,甚至阿諛奉承。唯有他,天生的硬骨頭讓他根本做不了懦忍之人即使他知道會遭到什么后果。
  “該說的我都和你說了,想想是一株小小的雪綾子重要,還是你的前途和性命重要。不要再試圖考驗我們為數不多的耐心,這是你最后的機會,否則……就輪到你的右手了!”向著風陌的右臂,狄奎緩緩的抬起腳。
  “那你動他的右手試一試。”
  狄奎話音剛落,一個冷淡的聲音忽然在他的上空響起,讓他全身一寒一僵。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