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979 妖女

“我這七天哪里都不去,一定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沐小藍難抑興奮。
  “……”云澈眉頭微鎖,腦中浮現出了金烏雷炎谷中的死亡之海。死亡之海是因金烏神力而生,冥寒天池,是由冰凰所留下的神脈而生,兩者應該是同等性質的東西。而且由于是在神界,冥寒天池的層面定然遠勝死亡之海。
  自己能吸收死亡之海的力量,那么……
  “云澈,莫非你有別的打算?”見云澈默然不語,沐冰云問道。
  “哦,沒有。”云澈快速回神:“我會和小藍師姐一起做好準備。”
  “誰要和你這個惹禍精一起。”沐小藍小聲輕哼,然后又不放心的警告道:“這七天你不許來打擾我,在修煉室里哪里都不準去!要是再惹什么禍,我可不管你了。”
  “知道了。”云澈無力的應聲,心里嘀咕一句:哪次需要你管了,都是你自己跑來多管閑事。
  “師尊,你說寒逸師兄和妃雪師姐,宗主更有可能會選擇哪一個呢?”沐小藍忍不住好奇的問道,這也是近些年來,宗中所有人最為關心的事。
  沐寒逸和沐妃雪,界王的親傳弟子也只有可能是這兩人之一,其他再無弟子能有資格與他們相較……這也是全宗門的共識。
  “七日之后,自然知曉。”沐冰云道:“但論傾向的話,則有六成可能為寒逸。四成為妃雪。大多數人皆如此認為。”
  “為什么?”云澈不解道:“我方才聽小藍師姐說,沐妃雪的年齡要比沐寒逸小,但修為要比沐寒逸高,這樣一來,沐妃雪在天賦上應該穩穩勝過沐寒逸,為什么反而是沐寒逸更有可能被選為親傳弟子?”
  “因為妃雪生來就繼承著冰凰血脈,”沐冰云解釋道:“她的修為勝過沐寒逸,皆因血脈優勢。若無血脈優勢,寒逸應該并不會弱于妃雪。成為界王親傳弟子后,將會得到一滴完整的冰凰源血,所以是否原本就有冰凰血脈并不重要,天賦,和對冰系法則的領悟能力,才是大界王最看重之處。”
  “在這一點上,寒逸和妃雪應該相差無幾。不過,寒逸卻有另外兩個優勢。其一,沐寒逸是男兒身,對傳承冰凰血脈更有優勢,而且能以男兒身如此親和冰系法則本就極為難得,其二……”
  “其二,應該是希望他成為親傳弟子的人更多吧?”云澈插口道。
  沐小藍以師姐的姿態狠狠瞪了云澈一眼,嚴重警告他打斷師尊的不禮貌行為。
  “不錯。”沐冰云輕輕頷首:“寒逸性情溫和淡雅,對長輩尊重有加,對同門從不倨傲,若遇不平,都會傾力傾心相助,因而在宗中有著極好的口碑和名望,宗外也是名聲遠揚。相對而言,妃雪生性冷傲,一心潛修,極少走出神殿,縱然是冰凰宮的弟子,見過她的都寥寥無幾。因而,寒逸無疑成為了眾望所歸。”
  “哦。”云澈點了點頭,還順帶稍稍撇了下嘴唇。
  云澈“多余”的動作并沒有逃過沐冰云的眸光,她輕語道:“在修煉室時,記得留一分意念注意外面的動靜。為了配合七日后冥寒天池的開放,今年的‘芙韻寒露’會提早發放,三日內便會由一名神殿弟子親自送至,我這幾日也需短暫閉關,不在宮中,你們切勿錯過。”
  “是,師尊。我會好好注意外面動靜的。”聽到芙韻寒露,沐小藍又興奮了起來。
  “芙韻寒露?”云澈不懂就問。
  “就知道你要問。”沐小藍神氣的道:“芙韻寒露是一種超珍貴的靈液,是冥寒天池的芙韻草上所結,在多強的寒氣下都不會凝結的露珠,哪怕玄力再低,都可以直接飲下,對玄脈和身體不會有任何傷害,飲下后會在接下來三天之中洗髓伐經,雖不會增加玄力,但可以永久增強身體和玄脈對冰玄力的親和力,所以無比的珍貴。我們冰凰宮弟子一年才可以得到一滴,你才來三個月就可以領到一滴,簡直賺死了。”
  “噢。”云澈緩緩點頭。增強冰系的親和力……我需要這種東西!?
  沐小藍沒注意到云澈毫無興趣的反應,繼續道:“由于芙韻寒露太過珍貴,而且在飲下前必須以很強的玄力封鎖防止靈氣外泄,所以每次都是由冰凰神殿的弟子親自運送到各個冰凰宮,這也是難得可以見到神殿師兄師姐的機會唷!”
  “七天之后不就都可以見到了么?”云澈無趣的道。
  一句話,頓時堵的沐小藍不想再和他說話。
  “拿到芙韻寒露后,記得第一時間飲下,否則封鎖一解,靈氣會快速消散。”這句話,主要是說給云澈聽,隨之道:“你們去吧。”
  “是,師尊。”
  沐小藍拉著云澈向沐冰云深深一禮,然后一起進入了冰凰宮中。
  沐冰云靜立許久,才徐徐轉身,看向了云澈身影消失的方向,雪眸之中閃動著復雜的眸光。
  當初在云澈強服玉落冰魂丹,讓玄力大幅度提升后,她便勸誡云澈,接下來切不可再強行修煉,而是全力穩固玄力,否則會有極大后患,但如今,他的玄力,卻已是君玄境十級。也就是說,那之后,他非但沒有聽她勸誡穩固玄力,反而在如癡如狂的強行修煉,否則不可能又有如此之大的進境。
  但……
  短短三個月時間,橫跨君玄境半個大境界,她方才試探之下,云澈的玄氣卻是固若金湯,沒有哪怕半點虛躁的跡象。
  先前他在面對沐一舟和沐落秋時,那瞬間爆發的玄氣和速度,她亦完整的看在眼中明明是君玄境的提升,但他那時爆發的力量,比之三個月前,卻像是在神元境界跨越了半個大境界。
  生于下界,但他身上所發生的異象,縱然在神界,縱然以她所在的高度和平生閱歷,都從未聽聞過。
  云澈,這個被天毒珠認主的人,他究竟是……
  “看來,我有必要把他的事,更多的說給姐姐。”沐冰云輕然自語,隨之仙影微晃,雪衣飄揚,消失在了茫茫飛雪之中。
  沐冰云對冥寒天池的描述,以及沐小藍異常的興奮,都足見進入冥寒天池對修為必定有極大的好處,一心追求玄力的云澈,當然絕不會允許自己錯過。
  因而進入修煉室后,云澈也沒有再繼續如先前那般玩命修煉,而是遵從沐冰云的教誨,全力的精心斂氣。
  時間在靜寂中流過,整個冰凰城也比平日里安靜了許多,各冰凰宮內被選中的弟子全部都進入了凝心狀態,為了七日后千載難逢,或許今生都不會有第二次的機遇。
  第三天的下午,冰凰三十六宮中,一道冰寒氣息從正殿方向流轉而至,雖然一晃而過,卻是讓修煉室中的云澈睜開了眼睛。
  這個氣息……前來送“芙韻寒露”的神殿弟子到了?
  他沒有馬上起身,而是又閉上了眼睛,但過了好一小會兒,他卻沒有聽到沐小藍離開修煉室的動靜,很可能在靜心中不自覺的沉寂了五感,只好起身,無奈的嘀咕道:“那小丫頭果然不靠譜,算了,我去接吧。”
  推開修煉室大門,走向正殿,目光剛要轉過冰柱,整個人像是被忽然冰封,怔在了那里。
  冰凰宮的正殿,入眼的盡是各種華麗的冰晶,絲絲縷縷的柔光自兩扇冰窗傾灑進來。冰窗之下,雕琢著華麗冰凰的冰椅上,正斜坐著一抹迷蒙如幻的身影,她的坐姿隨意中帶著慵懶,如在自己的閨房香榻,一身純白雪衣,裙擺因她的坐姿而稍斂,露出了一小截腳踝,酥膩瑩潤,渾然無骨,嬌腴的如覆了一層雪脂。
  一襲長發直墜腰間,發絲,是云澈前所未見的冰色,不是純白,而是瑩白中帶著冰晶一樣的奇異冰色,并透著微微的淺藍,在光線映照下,綺麗的讓人目眩。
  在云澈看到她時,她的眸光,也已投向了云澈。
  這個世上,能讓云澈短暫失魂的女子極少極少,他自己則是自認為已經根本不可能存在。但,眼前的女子,卻是讓他怔了許久許久。
  論容顏,沐冰云已是美奐絕倫,而眼前的女子,竟要比沐冰云還要美上三分。沐冰云的性情清冷淡薄到極致,美若畫中仙,但無論誰面對她,都生不出半點褻瀆之心。而她,卻是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極致。
  呈現在云澈視線中的,不僅僅是一張足以傾倒天下的絕色姿容。微傾的月眉之下,那雙正看著云澈的眸子水霧朦朦,似溢著煙波,蘊著讓人失魂落魄的魔力。她的玉唇輕翹,似在淺笑,淡粉的唇瓣比嬌花還要柔美,卻有著萬千花海都勾勒不出的嬌媚。
  她雪膚如脂,似蒙著一層圣潔的光華,不染纖塵。而偏偏她的臉頰透著一抹淡淡的酥粉,點綴著讓人窒息的媚惑。
  不僅僅是容顏,她的身段,更是妖嬈到了極致,他今生所見的所有女子,根本無一人可與她相比。一條雪束,系著弱柳般的纖細腰肢,但胸前的雪衣卻高高撐起,幾乎到了隨時崩裂的邊緣。纖腰之下,臀部更是渾圓聳翹,明明是坐姿,但傾側的曲線卻如魔鬼勾勒,浮凸到驚心動魄。
  她的全身上下,無一處不透著勾魂蝕骨的妖嬈和媚惑,就像是魔界派來媚惑人間的女妖。云澈僅僅是這么遠遠的看著她,竟是完全忘記了邁動腳步,一股洶涌的熱流在他身體內部失控的竄動著……但好在,他非同常人的意志力讓他硬生生的清醒了下來,竭力壓下體內爆竄的灼氣。
  這個妖精……不對,她就是來送芙韻寒露弟子?
  居然是個女弟子,而且……而且……
  神殿之中,居然有這等足以禍國殃民的女弟子!
  應該說……世上竟然會有如此勾人攝魄的妖精!
  冰凰神宗都是修煉的冰系玄功,因而大都冰心冷傲才對……她真的是冰凰神殿的人?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