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982 大陣仗

云澈愣神間,空中寒風拂過,又一個身影從天而落。這是一個男子,肩帶象征神殿弟子身份的尊貴銘玉,白衣飄飄,豐神俊逸,并帶著超然的貴氣與優雅。
  “是寒逸師兄!”沐小藍失聲喊道。
  神殿……哦不,是全宗,乃至整個吟雪界最優異,唯二可能成為界王親傳弟子的如此之巧的最先到來。未入冥寒天池,便先遇到這兩個人,簡直是無與倫比的幸運。
  沐寒逸飄然而落,向沐冰云恭敬躬身:“弟子沐寒逸,向冰云宮主問安,聽聞冰云宮主仙軀日漸康復,寒逸無限歡喜。”
  沐冰云微微頷首:“今日之果,將決定你一生所向,萬勿輕怠。”
  “是。”沐寒逸鄭重應聲,然后直起身來,面向靜謐如幽譚的沐妃雪,微笑和煦中帶著欣喜:“妃雪師妹,你來的這么早,沒有和大長老他們一起么?”
  “寒逸師兄不也來的很早么。”沐妃雪音若寒冰,冷的冰心,雖在回答沐寒逸,眸光卻沒有因他的臨近而有剎那的偏移。
  “想到今日之事,心魂徹夜難靜,所以早早的來了,希望這里的寒風能讓我多少心靜一些。看來,我的修行終究還是遠遠不夠。今日,若能有幸成為宗主親傳弟子,自是了卻畢生之愿,若是負于妃雪師妹,我亦不會有絲毫的不甘與遺憾,或許會如己一般歡喜。”沐寒逸輕嘆一聲,言語坦然真誠,雙目一直都在看著沐妃雪,沒有須臾的游移。
  雖然冰冷徹心,但釋放這種冷意的,卻是太過絕美的風景。若能得她顧盼一笑,哪怕被永恒冰封此地,或許都會心甘情愿。
  回答他的,卻是沐妃雪的沉寂。她冰眸輕閉,幽然無聲,竟不再理會他,也似根本沒有在聽他剛才的話……甚至自始至終,都沒有看他一眼。
  沐寒逸微笑依舊,但眉宇間多了幾分感傷……雖然他早已習慣被沐妃雪如此對待。
  冰凰神宗之中,傾慕他的女子不計其數,只要他愿意,哪怕只是為妾為婢,都會萬般甘愿。但唯獨他內心所系之人,對他始終視若無物。
  她對待任何人,都是如此。天生身負冰凰血脈的女子,她們的心魂仿佛一出生,就被冰凰之力所封結,永不消融。反之,男性卻并不會如此,或許,是和男女的陰陽之別有關。
  另一邊,云澈和沐寒逸一樣,目光一直都牢牢的落在沐妃雪身上,逐漸的,竟看的徹底癡了過去。
  沐妃雪雖然極美,絕不下于沐冰云,但還不至于像先前自稱“沐玄音”,美若仙幻,又媚若魔鬼的女子一樣讓他徹底失魂失態。他無法移開目光,甚至變得癡朦,是因為她很像一個人。
  區別于沐冰云的“清”與“淡”,沐妃雪是極限的“冰”與“冷”……就像是當年初見之時的楚月嬋,一樣的僅憑氣息便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樣的讓人心魂凍結的眸光,一樣如天宮寒月般的出塵仙姿……
  注意到他盯著沐妃雪,癡癡呆呆的樣子,沐小藍慌不跌伸手在他面前連晃:“喂喂!快回魂,你這樣看太失禮了!”
  “哈哈哈,”沐寒逸走了過來,灑然而笑:“妃雪師妹天仙化人,但凡第一次見到妃雪師妹的男子無不是心為之奪,魂為之失,再正常不過了。”
  “寒逸師兄。”沐小藍馬上緊張的見禮,然后偷偷用小指頭狠狠戳了幾下云澈的腰部。雖然沐寒逸這么說,但他傾慕沐妃雪,這是全宗都知道的事,云澈居然當著他的面看呆了眼,實在是……好丟人啊啊啊!
  “……”云澈眼神逐漸恢復焦距,隨之目光垂下,一聲失神的低語:“她終究不是小仙女。”
  “哎?你說什么?小仙女?什么小仙女?”沐小藍下意識的問道。
  “小仙女就是小仙女,世上獨一無二的小仙女,這樣說你懂了么?”云澈一臉無奈的哼道。
  沐小藍有些懵的看著忽然發神經的云澈……她能懂才怪。
  “寒逸師兄,”云澈主動向沐寒逸道:“前些日被情緒左右,又走的格外匆忙,都沒有好好向你道謝,今日,便正式感謝寒逸師兄當日的出手相助。”
  沐寒逸輕輕擺手:“都是同門,舉手之勞,無需如此客套。”
  “呵呵,說起來,偌大宗門,才不過相隔七日,便又再次見面,看來我們的確頗有緣分。”沐寒逸微笑起來,然后伸手輕輕拍在了云澈的肩膀道:“云澈師弟,雖然你出身下界,玄力尚低,但你天賦異人,多加努力的話,將來成就必定非凡,在宗中大放異彩。我相信自己的眼力。今日,無論我是否能有幸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那日之言都不會失效。以后若有難解之事,我定會在能力范圍內給予你幫助,你自己也一定要多加努力,不要枉費了你非同尋常的天賦。”
  “我會記得寒逸師兄的教誨。”云澈點了點頭。
  “嗯,”沐寒逸點頭,教導道:“今日能進入冥寒天池,而你而言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千萬要好好把握住。”
  因為靠近冥寒天池,這里冷的可怕,沐小藍幾乎運轉了一大半的玄力在抵御。沒過太久,南方的天空寒風拂動,一隊人腳踏冰舟,轉瞬而至。
  “哈哈哈哈!”
  一陣極為爽朗的笑聲從上空傳來,將這里的酷寒都大為驅散。大笑聲中,一個身材粗壯的男子從天而落。
  男子看上去已是遲暮之齡,胡須花白,但頭發卻是漆黑,臉上布滿褶皺,雙目卻炯似猛虎,豪放的大笑與迫人的氣勢都與冰凰神宗所修的冰系玄功頗有些相悖。
  他落下的同時,與他隨同而來的三十個人也都齊齊整整的落在他身后,這些人的肩上,赫然都帶著象征神殿弟子的銘玉!
  “大長老。”這次,卻是沐冰云主動行禮。
  “大……長老!”沐小藍也連忙拉著云澈向前,沐寒逸也深深躬下……唯有沐妃雪,依舊靜謐如雪,目不斜視。
  大長老?云澈目光快速打量了這個氣勢非凡的男子一眼……他就是冰凰神宗的首席長老,居然是個男的!
  在冰凰神宗,論地位,神殿七十二長老和冰凰三十六宮主基本平齊,但論實力,長老要稍勝宮主,但這種實力差并非因天賦,而是年齡。因為萬歲以上方可為長老,而宮主年齡大都才幾千歲。
  神殿七十二長老的最主要職責,就是培育神殿的兩千弟子。冰凰宮一個宮主座下是三千弟子,而在神殿,一個長老平均只帶不到三十個弟子,冰凰神宗對頂層弟子的待遇可見一斑……而在任何宗門,也都大致如此。
  畢竟,當代勢力已是成型,難有改變。決定宗門未來的,永遠是年輕一輩。年輕一輩若是不濟,宗門將來唯有衰落。
  大長老沐渙之大步向前,大著嗓門道:“冰云,來的還真是早啊。”
  “剛到不久。”沐冰云回道。
  “哦?”沐渙之目光落在了云澈身上:“這個后輩,應該就是你從下界帶回來的那個人吧。我記得是叫云澈,哈哈哈哈,聽說這小子能以君玄之力戰勝寒雪殿的弟子,不得了啊。”
  冰凰宮雖然弟子不多,但一宮也有三千個,要叫上名字著實不容易……唯獨冰凰第三十六宮,除了沐小藍,當然就剩下個云澈。
  云澈馬上道:“大長老居然知道弟子之名,實在是受寵若驚。”
  沐渙之大手一揮:“你這娃娃最近名氣可不小,畢竟冰云這么多年,可就帶回過來你一個人,君玄境戰勝神元境,也是真的了不起啊,值得好好栽培,冰云的眼光嘛,怎么會差。”
  在喊到“云澈”這個名字時,后方的神殿弟子也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可見,他這段時間的確是頗為有名。
  “……謝大長老稱贊。”冰凰神宗的人因為修煉冰系玄功,大都性子清冷,這沐渙之,卻是個少見的異類。
  “不過,冰云啊,這兩個小娃娃雖然資質都不錯,但修為著實低了些,怕是受不得天池的池水。”沐渙之動了動眉頭。
  “的確如此。”沐冰云微微頷首:“我并未打算讓他們沾染天池之水,否則非但無益,反而極易受創。單單冰霧寒息,就足以讓他們受益匪淺。”
  “哈哈哈哈,”沐渙之一聲了然的大笑:“你看我這腦子,老了就是不靈光了,有你在,我這不是瞎擔心么。”
  “寒逸,今天對你來說,可是極為重要的日子啊。”沐渙之又轉向沐寒逸,臉色肅然了幾分:“雖然妃雪是我孫女,但若是你的話……我也能不難受的認了,總之,努力吧。我們宗門的未來,很有可能會擔負在你們兩個身上啊。”
  沐寒逸深深一禮:“弟子定會全力以赴。”
  “咳咳,妃雪啊,爺爺肯定是更希望你能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所以你更要……唉唉唉,妃雪……”
  沐妃雪蓮足踏雪,給了沐渙之一個越來越遠的背影。
  沐渙之訕訕收回伸出一半的老手,頗為尷尬的揉了揉鼻頭,郁悶道:“這娃娃,性子真是越來越嚴重了。要是真變得像冰云那丫頭一樣一輩子不嫁人……唉,愁死人啊。”
  沐冰云:“……”
  沐渙之比沐冰云大六千多歲,當年還是她半個師父,絕對有資格喊她“丫頭”。
  距離冥寒天池開放的時間越來越近,眾神殿長老、弟子,以及各冰凰宮也都陸續到來。
  兩千神殿弟子由七十二長老引領,居于最前,三十六宮由各宮主引領,居于后方。雖然都提前靜心了七天,但眾冰凰宮弟子依舊是滿面無法完全抑下的激動。而今日之陣仗,所有長老、宮主、神殿弟子皆在,縱然是其中資歷最老的弟子,也從未見過如此大的場面。
  包括眾神殿弟子也都是如此。
  同為弟子,神殿與冰凰宮雖是一個階層之差,卻有著云泥之別。居于所有神殿弟子之后,眾冰凰宮弟子無不是緊張忐忑,連呼吸都不敢用力。他們排成三十五個整整齊齊的隊伍,腳步就像是釘死在地面上,一動都不敢動。
  而居于角落,只有兩個人的第三十六個“隊伍”,就顯得格外扎眼,云澈眼神炯炯,不斷的看著周圍,感受著磅礴如夢幻的氣息,心中一次次的驚嘆感嘆,而沐小藍卻是分外局促不安,一只小手一直牢牢拽著云澈衣袖。
  冰凰三十六宮全部到來,寒雪殿,沐鳳姝和沐夙山也一起到來。
  冥寒天池開放的前一刻,最后一個神殿長老破空而至,落在了眾弟子的前方……更準確的說,是落在了沐寒逸的前方。
  這是一個身材頗為高大,面帶沉重歲月滄桑,還有些雄壯的女子,一雙寒目不怒而威。她的到來,讓周圍的氣息都為之一凝。
  神殿第三十九長老沐蕓止!
  而相比于三十九長老,她還有一個更為全宗所知的身份。
  沐寒逸的親傳師尊!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