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7)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7)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7)     

逆天邪神987 質問

上古神族的原始四大創世神中,末厄的創世神力為力量,夕柯為秩序,黎娑為生命,而邪神,則是元素!極致的元素之力!
  朱雀、鳳凰、金烏為遠古諸神之三大火系至尊,青龍、冰凰、冰麟為三大水系至尊,但,單純就法則層面而言,這六大至尊,全部遠遠不及邪神。
  鳳凰不懼鳳凰炎,但依然會被金烏炎和朱雀炎所傷,青龍可駕馭諸天之水,但也絕對做不到完全不懼冰凰與冰麟之冰,而云澈,雖然力量相比它們渺小之極,卻是不懼任意形式的火與冰,還有雷電。
  若是將來能找到風屬性和土屬性的邪神種子,暴風之力和巖土之力也將全然不懼。
  這也是為什么,云澈的大道浮屠訣進境緩慢,星神碎影只到五重,但鳳凰頌世典、金烏焚世錄、冰凰封神典這等層面極高的神道玄功卻能毫無阻隔頓悟,短時間內直接大成。
  邪神元素之力的層面之高,或許已經超脫了認知中的法則界限,根本不受法則的束縛,達到了諸神都無法理解和捉摸的“逆天”之境。
  不過縱然如此,云澈想釋放寒冰氣息吸引一些冰靈倒是比較容易,但想單純以玄力將這些冰靈一下子全部引來,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為他的元素力量雖然法則層面高,但玄道層面卻著實太低。
  但,這個時機卻偏偏巧合到了極點。云澈剛剛完成凡道到神道的突破,釋放出來的,是剛剛完成蛻變和新生,最原始,最純凈的第一股玄氣,這股至純至凈,又是以邪神之力為源的玄氣,對這些純凈冰靈而言,就像是嗅到了鴻蒙之初,寒氣之源的味道,完全條件反射般的蜂擁而至。
  而這種情境,云澈以目前的玄力,想要再現也是壓根不可能的。但偏偏,卻是這樣一個時機……
  這些,云澈都是無知無覺,只是在興奮中隨手釋放玄氣來感受新生的力量,就連冥寒天池發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睜開眼睛后發現氣氛嚴重不對,所有人的視線竟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周圍起舞的冰靈將他圍在中間,如眾星捧月,讓明明最弱的他,直接成為了這個世界的唯一焦點。
  “這……這……這……”
  平日里位高威重的眾長老、宮主哪還有半點的威嚴肅重,一個個神情扭曲的像是大白天忽然見了鬼。
  他們就是把所有人的歲數、閱歷加起來,也理解不了眼前的一幕。
  沐寒逸和沐妃雪也都從冥寒天池中起身,愣愣的看著被三千冰靈環繞的云澈,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發生了什么事?”云澈起身,面向沐冰云問道。
  若是先前,忽然被這些冰凰神宗的老怪物們如此盯視,必定內心極度忐忑。但初入神道的他正值心魂振奮,意氣風發之時,雖然驚異,卻完全沒有慌亂之態。
  沐冰云也顯然一直處在怔然的狀態,而她身后的沐小藍則徹底傻了過去,大張的嘴巴估計都能把她的小拳頭塞進去。沐冰云微舒一口氣,還算平靜的道:“宗主以三個時辰為限,在三個時辰內吸引最多冰靈至身側的人,便為親傳弟子,而你……”
  她心中還有另外一個驚訝的地方……云澈居然只用了短短的一個時辰,就完成了從凡道到神道的突破!如此短的時間,還是在冥寒天池這種“極為危險”的地方,她根本聞所未聞。
  不過其他人顯然無心關注這一點,馬上要揭曉……或者是已經出現結果的對決,居然在最后的數息,出現了如此堪稱驚天動地的變化,直接把所有長老、宮主和弟子都給驚懵了過去。
  本都已經準備好宣告結果的沐渙之嘴唇上下動了十幾次,才終于出聲道:“這……這算是怎么回事?這小子身上發生了什么?”
  所有人心中都晃過一句話……鬼特么知道發生了什么!冥寒天池的冰靈被短短十息之間全部吸引,不要說神殿弟子,就算是眾長老、宮主,也絕對不可能做到。
  但這種事,居然活生生的呈現在了他們眼前……發生在了一個才剛剛踏入神道,修為低到他們都懶得多看一眼的新晉弟子身上。
  若說云澈是靠自己的寒冰氣息將這些冰靈引來,他們是絕對絕對不可能相信的。因為就算是以宗主之威,都幾乎不可能做到。而且云澈剛才忽然釋放的玄氣也只是初始狀態的玄氣,根本不是寒冰玄氣。
  高空的寒冰巨龍之上,吟雪界王始終靜默無聲……縱然是她,也無法理解云澈身上所發生之事。
  這些人中,內心起伏最大的無疑是沐寒逸和沐蕓止。沐蕓止已經看到了沐寒逸的勝出,心中無盡狂喜,卻忽然來了這么一出,她在震驚之后,臉色猛的一陰,隨之恢復正常,大聲道:“大長老,該宣讀結果了,我的徒兒寒逸已經勝出,這一點眾目共賭。”
  “可是,這……”
  “有什么可是的。”沐蕓止目光瞟了云澈一眼:“你們難道沒有看到,這小子方才正巧剛剛完成突破,他初入神道,身上所釋放的自然是剛剛新生,最初期的神道玄氣。而這些冰靈當然會喜好最為原始純凈的東西,所以才會全部聚攏向他,沒什么好奇怪的!好在最后結果已出,沒有讓他壞了大事。”
  沐蕓止的話讓眾人愕然,過了好一會兒,有不少人開始點頭:“原來如此,怪不得……”
  冰靈之所以會被云澈吸引,的確是因他突破后的至純至凈的初始玄氣,但絕不是誰的初始寒氣都能做到……應該說除了云澈,任何人都不可能到這種程度。
  但,發生在云澈身上的事是他們的認知根本無法理解,所以沐蕓止這個聽上去只是勉強有點道理的說辭,頓時就讓處在完全震驚和迷茫中的眾人……包括長老和宮主頓時抓住了一個似乎可以解釋的理由,一個接一個的開始點頭認同……因為除此之外,他們想不到任何其他的緣由。
  總不可能是云澈靠自己的寒氣造詣將這些冰靈引來!
  “的確有道理。”沐渙之也緩緩點頭,當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時,那個唯一的可能性縱然再勉強,也會被數倍的放大。畢竟,踏入神道后的第一股元始玄氣最為精純是真的,或許真的有可能是冰靈最喜歡的氣息……
  云澈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在冥寒天池踏入神道的人,此前絕無先例……畢竟,神道之下,也不可能被允許入冥寒天池。
  “應該沒有那么簡單。”沐夙山沉吟道,剛說完,他又緩緩搖頭:“不過,這的確是能想到的唯一解釋了。”
  在找到一個可能解釋的理由后,眾人的驚愕也自然開始消解,冥寒天池之中,沐寒逸的臉上重新出現笑意,他側過目光,看向了沐妃雪,但沐妃雪卻依舊沉靜如初,如永恒不融的冰雪,無聲無息,無波無瀾。
  隨著云澈玄氣的收斂,飛舞在他周圍的冰靈也已開始快速離散。到了這時,他已通過沐冰云的傳音,了解了冥寒天池中發生的一切,內心猛的顫蕩起來,瞳孔深處閃動起異樣的光芒……而且格外強烈。
  “咳,”沐渙之轉過身來,深深看了沐妃雪一眼,心中暗嘆,長聲道:“宗主限定的三個時辰已到。雖然最后小生波瀾,但,最后的那只冰靈,的確是為寒逸所引,在場之人都有目共睹。所以,這場事關宗主親傳弟子的對決,最終的勝者當為沐寒逸!”
  沐渙之聲音剛落,眾神殿弟子和冰凰宮弟子中都發出了震耳的高呼聲,這些振奮的呼喊聲也彰顯著沐寒逸在這些弟子中有著何等高的威望。
  “哈哈哈哈,”沐蕓止放聲大笑,五官完全的綻開,她向沐寒逸遙遙伸手:“寒逸,做得好,你果然不會讓為師失望,為師以你為傲,快上來重新拜過宗主,待拜師儀式完成,你便是宗主的親傳弟子!”
  “聽聞再有不到一個月,便是寒逸父皇的千年壽辰,這定是最好的賀禮了。”另一個神殿長老也笑著道。
  “豈止是最好的賀禮,怕是這場壽辰的場面,都要非同凡響了。”第一宮的宮主道。
  沐寒逸成為界王親傳弟子,不僅沐蕓止喜不自勝,對整個宗門而言,都算得上眾望所歸。
  “是!”沐寒逸應聲,然后飛身而起,白衣飄飄,落在了沐蕓止身側,未帶起一滴天池之水。
  “等等!!”
  就在這時,一個極為不合時宜的聲音重重的傳來,在變得熱烈起來的氣氛中,顯然格外冷硬扎耳。
  眾人目光頓時一側,氣氛也為之一凝。
  沐冰云一動,卻欲言又止,并無阻攔。
  云澈走出來:“弟子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大長老。”
  身為冰凰宮弟子,竟對眾長老強行出言,已是失禮冒犯之極,沐蕓止本是大為愉悅,云澈這么一句扎過來,極煞風景,讓她暗生惱怒,再加上對他方才差點壞事本就不爽,頓時怒聲道:“你算什么東西,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滾下去!”
  沐冰云目光轉過,盯向了沐蕓止,平淡無比的道:“他是我宮的弟子。”
  沐冰云這一眼盯視,竟讓沐蕓止的瞳孔猛的一縮,氣勢頓時弱了數分。
  沐夙山向前,笑呵呵的道:“弟子有疑問請教,這再正常不過。云澈,不知你有何事要請教大長老?”
  “你說吧。”沐渙之微微點頭。剛才沐冰云盯視沐蕓止那一眼,他清楚的看在眼里……很顯然,沐冰云對這個新晉弟子極為愛護。
  “弟子想請教的第一個問題,”云澈面不改色,不卑不亢的道:“宗主為擇選親傳弟子而定下冰靈之戰,三個時辰內,誰身邊的冰靈最多,便是誰勝出。那么,宗主有沒有限定只有神殿弟子才可參與,而冰凰宮弟子沒有資格?”
  “這……宗主并未限定。”沐渙之搖頭。
  “第二個問題,”云澈繼續道:“弟子將所有冰靈引來身邊之前,宗主設下的天池之水,有沒有落盡?”
  “……并沒有。”
  沐渙之的眼神劇變,他終于意識到了云澈想要“請教”的是什么。而所有人也都意識到了這一點,沐蕓止臉色一沉,冷笑道:“小子,你想說什么?你難不成還想……”
  “對!我就是想問!”云澈聲音陡然提高:“在宗主限定的三個時辰結束時,弟子身邊的冰靈是三千個,而沐寒逸身邊卻一個都沒有,只要眼睛沒瞎的人都應該看得清清楚楚!但你們宣布的結果,卻是沐寒逸勝出……弟子想請教這究竟是什么道理!?”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