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989 彌天大禍

“哦?”對于云澈的冷硬拒絕,沐渙之眉頭稍動,但卻似早已料到,一點驚訝的神情都沒有:“這是為何?沐寒逸已讓你八成,難道你覺得依然不夠?”
  “與此無關。”云澈沉眉道:“我想問,先前的冰靈之戰,沐寒逸和沐妃雪的差距微乎其微,事關最后結果的更多是運氣,但你們沒有一個人提出要加試。而我的冰靈數量完勝沐寒逸,你們卻強行宣布沐寒逸獲勝在先,現在又提出所謂的加試……這是憑什么!”
  “這……”沐渙之被逼問的一時有些無言。
  一道道色彩各異的目光集中在云澈身上,更多的,卻是嘲笑……還有憐憫。
  “嘿嘿嘿,就知道他肯定不敢。”一個冰凰宮弟子低笑道。
  “那還用問?他之前連天池沒敢下去,也配和寒逸師兄相比?他肯定是不肯,然后死咬著之前的結果不放……哎,才剛剛入神道,居然夢想著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就算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太可笑了吧。”
  “沒辦法,畢竟能成為宗主親傳弟子的誘惑實在太大了,換誰都抗拒不了啊。”
  ………………
  眾弟子都在嘲諷,沐寒逸也是搖了搖頭,暗嘆一聲。
  “讓我八成?呵,好大的魄力,好大的面子啊!”云澈全然無視周圍的聲音,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毫不壓抑的釋放出來:“為了給我公平?但這場加試本就是對我的不公,所謂讓我八成的公平……根本就是個笑話!我為什么要接受!”
  “言辭鑿鑿說要公平公正,口口聲聲喊著宗門大事,卻強行無視我在冰靈之戰已經完勝沐寒逸的事實來多一個加試,這就是冰凰神宗所謂的公平!!?”
  云澈的話到了后來已分明是怒吼……針對的還是所有的長老與宮主。眾長老和宮主的臉色同時驟變,沐冰云也是面露驚色,急聲道:“云澈住口!”
  “放肆!!”
  一聲怒斥,冥寒天池瞬間冷寂,池面上的所有冰靈如被冰封,全部靜止在了那里。短短兩個字,讓那些正暗中低笑的弟子瞬間駭的面如土色,剛要發聲的長老、宮主也都閃電般的垂首,全部噤若寒蟬。
  因為這聲怒斥,赫然是來自吟雪界王。
  “云澈,加試一事,是本王應允,豈容你拒絕!你一個小小弟子,不但抗命,還膽敢口出有辱宗門的狂言,是誰給你的膽子!”
  溫度驟降,靜止的空氣卻冰寒刺骨。吟雪界很久之前就有著一句話界王一怒,萬里無生。
  吟雪界王極少動怒,但她每次動怒,后果都恐怖之極恐怖到讓人都不敢回想的程度。縱然是這些久居冰凰界的高層,數千年也難得見吟雪界王動怒幾次。
  而今日,因為一個小小的,還是來自下界的冰凰宮弟子,她居然……動了怒氣!
  他們的心臟全部狠狠的提到了嗓子眼,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完全崩緊……他們剛才也因云澈的狂言而有所動怒,但現在,他們在驚懼中,對云澈只有同情。
  完了,這小子已經完了……只求千萬不要殃及池魚啊。
  來自吟雪界王的怒斥,讓云澈如被萬岳轟頂,全身骨頭都幾近崩斷。但他卻硬生生的抬起頭來,緩慢而堅決的道:“你是吟雪界王,說出的話當一言九鼎!我贏了就是我贏了……憑什么要加試!”
  “……”所有人集體目瞪口呆。
  面對已經動怒的吟雪界王,他居然回嘴……他居然還敢回嘴!
  這次是徹底的完了,死的透透的了。
  沐冰云的冰顏徹底失色,她慌忙來到云澈身側:“宗主,云澈他個性如此,絕無冒犯之意,請宗主……”
  “個性?”吟雪界王一聲不屑之極的冷笑:“一個才初入神道,弱若螻蟻的無知小輩,居然在本王面前個性,居然敢和本王討價還價!冰云,你難得從下界帶回來一個人,竟是這等膽大包天,不知死活的蠢貨!”
  “要本王一言九鼎?哼,你哪來的能耐?本王可以上一言保你全家,下一息便屠你滿門,你能將本王如何?在本王眼中,你還不如一只小小爬蟲,別說殺你,本王就是要毀滅你出身的星球,也不過是一念之間。你不好好珍惜你在這里的機緣,竟膽敢在本王面前‘個性’,這等蠢貨,成為冰凰宮弟子都是對冰凰三十六宮的玷污,居然還幻想著成為本王的弟子!”
  “砰!”
  沐冰云重重單膝跪地,哀求道:“宗主,云澈是我從下界帶來,他性情剛硬不屈,我先前并未覺得是壞事,所以從未加以管束。一切皆是我管教無方,懇請宗主降罰于我,輕處云澈……至少留他性命。”
  云澈先前數次“闖禍”,沐冰云的確從未阻止,而且還一直暗中袒護,因為她確實有些欣賞云澈的性情。不過在進入冥寒天池之前,她已嚴重警告過云澈,千萬不能有任何不規言行……沒想到,云澈依舊闖禍,還創下了如此彌天大禍。
  居然引得界王動怒!
  也怪云澈初來吟雪界,根本不清楚界王動怒的概念……而且居然還在動怒后強行頂嘴!
  如無數盆冷水澆淋而下,云澈從身體到靈魂冰冷一片,什么自尊、傲氣、硬氣、怨氣全部消散的一干二凈……取而代之的,唯有冰冷下的驟然清醒,以及一股真正的恐懼。
  他的腦中,晃過了當年拜茉莉為師時的畫面,那時他自恃尊嚴,堅決不跪,卻被茉莉腳踩他的腦袋完成了拜師儀式,那時的嘲諷之言,也清晰在耳:
  “是不是覺得自己骨頭很硬,很了不起?沒有實力,你連拒絕向我磕頭的能力都沒有,又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傲氣。沒有實力,在絕對的強者面對,你自以為的尊嚴和驕傲,不過是一個笑話!”
  …………
  云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進入胸腔,寒徹全身……在藍極星,自己立于當世之巔,可以為所欲為,可以傲然無度,可以隨意揮灑自己的性情因為有絕對的實力。
  而在這里,在強大到可以主宰天地的吟雪界王面前,自己又算個什么?
  不要說如天穹般存在的吟雪界王,就是這些長老、宮主和在場弟子,又有幾個真正看得起自己?
  為什么要無視他的冰靈數量,宣布沐寒逸獲勝?因為自己弱小!因為在所有人眼里,自己根本不配和沐寒逸相比。
  為什么要強行加試?因為自己太弱,因為沒有人覺得自己配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如果自己有著足夠高的實力,又怎么會有所謂的加試?
  自己自認為的硬氣、傲氣和尊嚴,在他們眼里,真是只是笑話而已,他的抗爭哪怕完全占理,引來的也不會是他們的認同,唯有嘲笑和不屑。
  又哪來的資格與底氣和界王討價還價……唯一的后果,就是單純的找死而已。最終,還要連累沐冰云為自己跪地求情。
  吟雪界王說他愚蠢之極……的確沒錯……
  “云澈,快……快認錯求饒……快啊……”沐小藍早已嚇的小臉煞白,她頂著吟雪界王的憤怒,依然很義氣的鼓著前所未有的膽量向云澈傳音。
  周圍人的反應,已讓云澈足夠意識到自己已闖下了何等彌天大禍,雖然他救了沐冰云的性命……但,吟雪界王是何等的存在,要殺他,哪怕殺他萬次,都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不能死……還沒有見到茉莉,我怎么可以死在這里。
  “砰”的一聲,云澈也已在沐冰云身側重重跪地,深深俯首:“弟子……狂妄失言,請宗主恕罪。”
  弟子跪大界王,全然是理所應當之事,但無人知道,云澈這一生除了父母親人,就只跪過茉莉一人。
  冥寒天池安靜的嚇人,甚至聽不到一絲喘息或心跳的聲音。眾人心中都只有一個念想:恕罪個屁!敢讓宗主動怒,你今天能留全尸,我特么跟你姓!
  “你本罪該萬死,但,冰云是本王之妹,看在她為你求情的份上,本王便賜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吟雪界王字字天威:“你和沐寒逸的天池比試,你若能勝,本王不但饒你性命,既往不咎,還將收你為本王的親傳弟子!”
  “但,你若是敗了……吟雪界將再無你的存在!”
  吟雪界王的話最初讓眾人驚愕,隨之又全部了然……果然,宗主根本不可能饒恕觸怒她的人。她極護沐冰云,這一點全宗盡知,所謂的給活命機會,顯然只是照顧她的情緒,最終還是要云澈死無葬身之地。
  畢竟,云澈怎么可能勝得過沐寒逸。
  眾長老、宮主在這時都暗松了一口氣,紛紛抬手擦拭著布滿額頭的冷汗……云澈雖然已是必死無疑,但總算沒有禍及到他們,在宗主的動怒之下,這已是萬幸了。
  沐冰云大急:“宗主,這件事……”
  “不必說了!”吟雪界王厲聲阻斷沐冰云之言:“云澈,這是你唯一的活命機會。你要么接受,要么,本王也可以現在便讓你灰飛煙滅!”
  云澈這次學乖了,毫不猶豫的道:“是,謹遵宗主之命。”
  “哼,渙之,安排他們比試。”吟雪界王命令道。
  “是,宗主。”沐渙之的聲音比之先前起碼謹慎了八度,他動作小心的挺直了腰,半點不敢耽擱,抬手道:“寒逸,云澈,隨我至天池之上。”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