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5)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5)      第1127章幻夢(06-25)     

逆天邪神1001 無上寒威

方才沐玄音的動怒,已是讓眾人失色,而忽然爆發的殺機,更是讓他們瞬間驚駭到極點。
  因為這是吟雪界王的殺機!
  “等等!且聽焱某一言!”焱萬蒼重步向前,急聲吼道。他現在已是萬分后悔把火如烈給一起帶來。他們三個親至,還只帶三個年輕人,就是為了表明他們毫無敵意和威脅,只為虬龍之事而來。而如此勢單之下,還是在冰凰界中,火如烈居然當場和沐玄音撕破臉,說出的還是不死不休的狠話。
  他們簡直想不出比這更壞的局面……火如烈的腦子是進屎了么!
  不僅是焱萬蒼和炎絕海,沐玄音的殺機,讓兩側的眾長老也都是心中大驚,沐渙之急聲道:“宗主!先聽聽焱宗主……”
  而沐玄音的身影,已在這時如暴風般沖出。
  “退開!!”
  焱萬蒼一聲大吼,身上炎光炸裂,巨大的氣浪將焱卓、炎明軒、火破云三人遠遠沖開。
  “結陣!!”
  七十二長老在同一個瞬間飛身而起,巨大的冰晶屏障瞬間凝成。
  在沐玄音的出手之下,場面也完全失控。反倒是云澈一直定定的站在那里,臉上倒沒有太大的驚恐,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因為他看的足夠清楚,導致局面失控的,并不是火如烈,而是沐玄音。
  焱萬蒼誠意足夠,還奉上重禮,一直也都心平氣和。換來的是沐玄音的冷面而斥,千年舊怨,亦是她主動提起,瞬間點燃了火如烈本就強忍的恨火,這還不夠,還把他不能人道的事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赤裸裸的揭開……
  這種事被公之于眾,是個男人就接受不了,何況堂堂金烏宗主。
  再加上身負金烏炎,性情本就如火山一般……火如烈要是不暴怒失控,反而奇了怪了。
  沐玄音應該足夠了解火如烈的性情,不會不知道這樣必定會讓火如烈如失心瘋一般暴怒。
  唯一的解釋,就是她故意為之。
  但,撕破臉除了一時快意,對吟雪和炎神兩界絕無任何的好處。而沐玄音至今給他的感覺唯有深不可測……不僅僅是在玄力之上。就連冰凰親口也說過她有著極高的智慧。
  她為什么要刻意激怒火如烈?難道是要創造理由殺火如烈?
  不對!!
  她若真要殺火如烈,早就殺了。這千年之中沐冰云身受劇毒折磨,她都沒有殺火如烈,如今沐冰云已經痊愈,她應該更沒理由要殺他才對。
  她剛才說過曾立誓若沐冰云身隕,她退位界王之時,就是金烏宗滅宗之日……這千年之間,沐玄音的確誓殺火如烈,但卻是在她退位界王之后。顯然,她在位界王時,不得不為吟雪界考慮,因為吟雪界和炎神界若是徹底撕裂,她自己可以凌然不懼,但吟雪界必定慘敗。
  那么現在,她到底是要……
  這些心念,在云澈心中瞬間閃過,而沐玄音已直逼火如烈身前。
  “我會怕你!!”
  火如烈全身燃火,憤聲怒吼,一聲金烏怒鳴,赤色火焰如翻倒的滄海,直迎沐玄音。
  焱萬蒼和炎絕海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出手,他們一左一右站到火如烈身側,朱雀炎和鳳凰炎同時爆發,三股上古神炎將慘白的上空映照的赤紅一片,齊轟沐玄音。
  被焱萬蒼轟飛的炎神界三弟子都跪爬在地,瞪大眼睛遠遠的看著……他們平生第一次,看到三大宗主竟聯合出手對付一個人……還是一個女子。
  云澈的目光,則是牢牢鎖定在焱萬蒼身上……
  金烏炎暴烈難控,有著最強烈的火焰氣息和焚滅之力,鳳凰炎雖然相對溫和,但依然有著焚盡一切的炎威,但,焱萬蒼的火焰,帶給云澈的感覺,更多的卻是一種溫和,甚至溫暖的感覺。
  這就是三大火焰至尊之首被稱作“神圣之炎”,為諸魔所恐懼的朱雀炎!?
  三大炎神宗主的三種神炎,這毫無疑問是炎神界最極限的力量。那恐怖的炎威,讓云澈完全窒息。而直面這三大神炎,沐玄音卻只是輕描淡寫的伸出手掌……而且,只是一只左手。
  時間,忽然間變得緩慢,就連冰凰神宗修為最低的弟子,都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沐玄音雪手伸出的動作,那只比初雪還要瑩白的手掌徐徐張開,輕輕的前推,一道淺薄到幾乎無法看清的冰藍光華,迎向了帶著焚世之威的三大神炎。
  就如一枚藍色的螢火,撲向了爆發中的火山。
  叮!
  微弱的藍光與遮天的神炎碰觸,所有人心神揪緊的瞬間,卻沒有聽到任何玄力爆發的聲響,而是在這一個剎那,畫面忽然定格了下來。藍光停止了拂動,而三道神炎,也全部停止了翻卷……就像是時間忽然停止了一樣。
  唯一證明時間仍在流逝的,是三大炎神宗主劇烈顫蕩的瞳孔。
  而這種不可思議的定格,持續了短短三息,隨著一聲輕響,藍光忽然爆閃,然后快速的蔓延而去,淡赤色的朱雀炎、深赤色的鳳凰炎、赤金色的金烏炎,在轉眼之間竟快速化作蒼藍之色。
  “什……什么!?”云澈驚的心中劇蕩。
  火焰……還是來自炎神三宗主合力下的神炎,竟然被化成了冰!!
  沐玄音的臉色冰冷沉寂,毫無色彩。而焱萬蒼、炎絕海無不是面帶痛苦,就連火如烈,暴怒之中都分明帶上了些許的驚恐。
  砰!!
  寒冰炸裂,空間頓時化作無數飛射的碎片。焱萬蒼和炎絕海被瞬間震飛而去,焱萬蒼雙腳死死抓地,倒滑百丈之后,后背重重的撞擊在冰凰眾長老合力筑起的寒冰屏障上,而炎絕海則被掀飛到另一邊的屏障,他跪落在地,卻是半天沒有站起,雙手之上覆著一層薄薄的冰……
  而就是這么一層看上去格外稀薄的寒冰,他拼命涌動了數次鳳凰炎力,才總算一點點融化。
  但火如烈遠遠沒有他們兩人幸運,寒冰爆裂之中,一道藍光刺穿空間,摧枯拉朽的瓦解火如烈的護身玄力,無聲的撞擊在他的胸前,又無聲的從他的后背爆竄而出。
  “唔!!”
  火如烈一聲痛苦之極的呻吟,身體帶著一條長長的血箭翻滾而去,砸落在了百丈之外。
  血箭還未落地,便已化作血冰。
  呼!!
  寒風呼嘯,一場災難般的暴風雪無情落下。沐玄音浮于高空,沐浴在暴雪中心,冷然俯視著在冰寒中痛苦抽搐的火如烈。
  圣殿廣場鴉雀無聲,三宗主帶來的三個弟子已全部傻在了那里,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們雖早就聽聞吟雪界王無比的強大,但,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想到,更無法接受,他們引以為神,在炎神界所向無敵的三大宗主,竟在吟雪界王一人的手上慘敗……還敗的如此之快,如此徹底。
  短短數息,兩人被震開,火如烈直接受創。
  他們終于明白,為什么炎神界明明比吟雪界強大十倍不止,卻在當年被沐玄音毀了所有所控星界后,選擇了忍氣吞聲。
  云澈的嘴巴大張,好一會兒才艱難的合上,但胸腔里卻全是冷氣。
  雖然在到來吟雪界的第一天,沐冰云就偶然提過縱然炎神界三大宗主聯手,也不可能是吟雪界王的對手,但他沒想到,差距竟然大到如此程度……三大宗主,實力完全等同于整整三個中位星界的界王,但在沐玄音手下,簡直都可以用不堪一擊來形容。
  絕對不是他們太弱,而且沐玄音著實太過恐怖。
  她的實力,或許真的有可能不弱于完整狀態下的茉莉……云澈在震驚中默然想到。
  “師尊!”火破云驚慌失措的沖到火如烈的身前,看到火如烈雖然面色蒼白,全身發冷,但還算不上是重傷,總算稍稍放心,但內心的顫栗,卻是無法休止。
  若非親眼所見,炎神界的任何人都絕對無法相信,吟雪界的大界王竟恐怖到如此地步。她與他們炎神界的三宗主,完全就像是兩個層面的存在。
  “吟雪界王……請手下留情!”焱萬蒼竭力吼道:“我們此來,絕對沒有敵意。”
  “宗主息怒!”沐冰云已經沖了上去,站到了沐玄音的身側,緩緩的搖著頭。
  “殺火如烈,對我們兩界都無好處……請吟雪界王慎思。”炎絕海站起身來,被凍傷的雙手依然在輕微發顫:“我們此來,只為虬龍,絕無挑釁之意。”
  沐玄音卻是根本沒有理會兩人,倒也沒有再繼續出手,她冷視著火如烈,無情的嘲諷道:“火如烈,本王還以為你這些年長了多大的本事,竟有膽在本王面前狂吠,原來也不過是只會狂吠而已。”
  “沐玄音!!”火如烈手撐地面,兩只赤紅的眼睛幾乎要炸裂,他話一出口,焱萬蒼已是一聲怒吼:“火如烈,你給我閉嘴!”
  炎絕海已是咬牙切齒的向他傳音:“火如烈,你特么要死別拉上我們!被一兩句話就激怒,你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你才剛收了個親傳弟子沒兩年,親口說要視若親子,現在就準備害他死在這里么!”
  炎絕海現在恨不能上去抽火如烈三個大耳刮子,再抽自己十個耳刮子……明知道火如烈這整整千年都沒釋懷,在知道沐冰云痊愈后更是發瘋一場,這次卻還是把他給帶上了……
  簡直腦子里進了狗!
  炎絕海的傳音如一盆冷水澆在火如烈的頭上,他的牙齒咬的“咯咯”直響,但……看著身邊的火破云,他終于把即將出口的怒罵混著鮮血咽了回去。
  “好……好……”火如烈顫抖著聲音道:“沐玄音,我火如烈今天認慫……認栽!沒錯,在你面前,我特么就是個廢物!我打不過你,我救不了我兒子,我連給他報仇都做不到!!”
  “但有一點,你沐玄音永遠比不了我!”火如烈聲音陡然提高,喘著粗氣吼道:“你們吟雪界,除了你沐玄音,有哪一點能和我炎神界相比!在這可憐的吟雪界,你根本連個能看的傳人都找不到!我的確遠不如你……但只是我一個人!我死后,你死后,你的傳人,你傳人的傳人,卻永遠只能在我傳人的腳下屈膝,千代萬代都是如此!哈哈哈哈哈!”
  (本章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