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4)      第1111章告慰(04-24)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4)     

逆天邪神1020 冰風國主

“……藍藍!?”在沐小藍呼喊的同時,玄舟上的人也正看向他們。為首的夫婦二人驚喜交加,同時從玄舟上飛身而起,來到了沐小藍三人身前,冰舟也隨之停下。
  這對夫婦,正是沐小藍的父母,冰風帝國東方一個獨立域的域主,亦是在整個吟雪界都赫赫有名的司徒家族的現任家主司徒雄鷹,以及司徒夫人。
  “藍藍,真的是你?”司徒夫人激動的迎了上來,抓住了沐小藍的一雙小手,兀自激動的有些不敢相信。
  “藍藍,你怎么會來這里?”司徒雄鷹面相沉穩,但依舊可見難掩的激動之色。
  “我是隨寒逸師兄一起過來的,是師尊特意讓我來和爹娘團聚。”沐小藍一邊說著,已是雙目泛紅。從小在父母寵愛下長大,入了冰凰神宗后,卻已是數年未見。
  “寒逸師兄?”這個名字,讓司徒雄鷹目光猛地一轉,原來還算平和的目光頓時劇變:“莫非,這位就是……”
  “啊!我來給爹娘介紹一下,這位是沐寒逸師兄,爹娘肯定聽過他的名字。”
  “沐寒逸?”果不其然,沐小藍話音剛落,司徒雄鷹夫婦的視線瞬間落到了沐寒逸身上,目光充滿了贊嘆,甚至還有激動與驚喜,司徒雄鷹連忙主動快步向前,嘆聲道:“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沐寒逸殿下。傳聞殿下不但俊逸無雙,風度翩翩,天資更是曠世絕頂,今日一見,更勝聞名,如此年紀,玄力居然已是神劫境中期,簡直難以相信。”
  “今日能親見殿下,也是三生有幸。”
  身為長者,司徒雄鷹對沐寒逸每個字都帶著深深的贊賞和驚嘆,司徒夫人也是不斷點頭,看著沐寒逸的目光異彩連連。因為眼前不但是冰風帝國的皇子,更是早已聞名天下,公認的吟雪界第一俊杰。
  “寒逸師兄在宗中對我很關照,幫了我好幾次大忙,這次能來冰風帝國與爹娘團聚,也是因為寒逸師兄呢。”沐小藍道。
  司徒夫婦聞聽此言,更添數倍的感激……還有驚喜,司徒雄鷹拱手道:“寒逸殿下,你對小女的關照,我司徒雄鷹感激無盡。小女能與殿下這等人物走得如此之近,實在是小女莫大的福分。”
  “是啊。”司徒夫人微笑頷首:“能得殿下關照,小女真是有福氣。此次我們一家能團聚,也是托了殿下的福呢,真不是該如何感激才好。”
  沐寒逸謙道:“伯父伯母哪里的話,身為師兄,照顧師弟師妹是分內之事……何況只是舉手之勞。”
  司徒雄鷹搖頭,再度感嘆:“出身、相貌、天賦、成就都無可挑剔,無人可及,還如此謙遜有禮,毫不驕縱,也難怪無人不稱道。殿下這等人物,怕是今生再難見到第二個。”
  “藍藍,你還沒有介紹,這位是?”司徒夫人用目光示意云澈。
  沐小藍站到云澈身邊,興高采烈的道:“這位呢,是云澈師弟……”
  “云?”沐小藍剛喊出云澈的名字,司徒雄鷹就動了動眉頭:“這個姓氏倒是頗為少見,似乎只在大蒼雪域存在,莫非?”
  云澈向前,彬彬有禮道:“伯父伯母好,晚輩云澈,倒并非出身吟雪界,而是來自下界。”
  “下界?”司徒雄鷹微微點頭,神色平淡:“原來如此。”
  “云澈師弟雖然是出身下界,而且才入宗不到四個月,但他好厲害的。他可是……”
  沐小藍還未說完,便已被司徒雄鷹打斷:“冰舟上太冷,可別把爹的藍藍凍壞了,我們還是到玄舟上說話吧……寒逸殿下,若不嫌棄玄舟簡陋,便一同移步如何?”
  沐寒逸溫文而禮:“那寒逸恭敬不如從命。”
  司徒雄鷹對沐寒逸誠摯相邀,卻絲毫沒有要過問云澈的意思,甚至在沐小藍介紹之后,都沒有再去多看他一眼。
  只有神元境一級的玄力氣息,沒有被賜“沐”姓,被沐小藍稱為師弟……這些在司徒雄鷹眼里,無不表明他在冰凰神宗的低位遠遠不如沐小藍,尤其他出身下界,那更是低人一等。
  “好啊好啊!我早就懷念家里的玄舟啦。”沐小藍在和父母團聚的興奮之下,對這些根本無知無覺,蹦蹦跳跳的來到了玄舟之上。云澈捏了捏鼻尖,默不作聲的跟在后面。
  玄舟雖小,但裝飾頗為華貴,服侍在側的家仆、護衛也都是氣息渾厚,足見司徒家族擁有著頗為雄厚的實力,否則也不會被邀至冰風國主的千年壽辰。
  到了自家的玄舟,就像是回到了家中,沐小藍變得格外的欣喜雀躍,她很自然的拉過云澈的衣袖,笑盈盈的道:“宗門的冰舟雖然厲害,但還是家里的玄舟最舒服了,小的時候爹娘都是用這個玄舟帶我出游。云澈,你在下界有沒有乘過這樣的玄舟?”
  “我那個世界的玄舟雖然不至于這么快,但其他的都差不多。”云澈隨口道。
  正和沐寒逸說話的司徒雄鷹目光一瞥,一眼看到沐小藍竟正拉著云澈的衣袖,而且嬉笑盈盈,他頓時臉色一黑,連忙走了過來,手掌一拍云澈的肩膀:“這位小兄弟,我記得你是叫……云澈對吧?來,借一步說話。”
  “唉?爹,你要和他說什么?”沐小藍面露驚訝。
  “……問詢一點小事,你不用在意。”
  隨便應付一句,司徒雄鷹已是半強迫的把云澈拉到一邊。
  “伯父有何指教?”看到司徒雄鷹的臉色,云澈就大概能猜到他要說什么。
  面對云澈一個人時,司徒雄鷹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剛才說,你到冰凰神宗才不到四個月?卻和我家藍藍很熟悉的樣子,看來,你應該受她不少照顧吧?”
  “……嗯,小藍師姐對我照顧良多。”云澈禮節性的點頭,禮節性的回答。
  “哼!”司徒雄鷹忽然重重一聲冷哼,兩道粗重的眉毛也深深沉下:“藍藍心性單純善良,但她是我司徒雄鷹唯一的女兒,還是冰云仙子唯一的弟子,她的出身不是你能比的,她的未來更是你永遠不能企及的,你千萬不要有什么可笑的非分之想!”
  “……”云澈悠悠的吐了一口氣,道:“伯父,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誤會?”司徒雄鷹一聲冷笑:“哼,我的年齡勝你十倍,你有什么心思,難道還能瞞過我的眼睛!?你一個剛剛入宗不久,玄力低微,還出身下界的小子,卻跟著藍藍一起來這里,除了你死纏爛打,還有其他可能?”
  “你最好早早斷了不該有的念想,藍藍是你這種人永遠不可能配得上的。否則……到時候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司徒雄鷹狠狠瞪了云澈一眼,然后甩身離開。
  云澈站在那里,久久無語。
  讓司徒雄鷹如此急躁警告云澈的,倒不是因為云澈的言行,而是沐小藍自然拉著云澈的舉動……這種下意識的親昵,分明是最危險的兆頭。
  沐小藍和司徒夫人母女兩人久別相聚,有著太多話要說,司徒雄鷹則近乎巴結的湊在沐寒逸前面,云澈被晾在一邊,隨著玄舟的行進,已飛入冰風皇城區域,快速逼近中心皇宮。
  “云澈,我爹爹剛才和你說什么啦?好神秘的樣子。”沐小藍向他偷偷傳音。
  “噢,你爹說他想把你許配給我。”云澈軟綿綿的回音道。
  “你……都成為宗主親傳弟子了還這么胡亂說話,懶得理你,哼!”
  過了一小會兒,沐小藍又再次傳音:“啊?我好像忘記和爹娘介紹你的身份了,明明這么重要的事……”
  “你最好還是不要。”云澈聲音更加的無力:“我怕你爹心臟不好。”
  沐小藍:“???”
  風聲呼嘯間,玄舟已來到了皇宮之上,一眼看到,正門之前,有數百人正候在那里,簇擁著一個身著銀衣,頭戴金冠之人……赫然是當今冰風國主風恢拓!
  司徒雄鷹心中一訝,隨之了然,笑著對沐寒逸道:“國主定是思子心切,聽聞殿下將歸,竟是親身相迎。”
  沐寒逸笑而不語,他心知肚明,父皇之所以會親身出迎,是因他傳音告知帶了冰凰神宗的兩位貴客同歸。
  玄舟落下,司徒夫婦走出玄舟,然后齊齊拜下:“司徒雄鷹拜見冰風國主,恭祝冰風國主萬壽無疆,冰風帝國國運昌隆。”
  司徒雄鷹雖是獨立域主,便畢竟臨界冰風帝國,隱隱依附,所以還是要行半禮。
  “原來是司徒域主,快起快起。”風恢拓親身向前,將他們扶起。
  “冰風國主,”司徒雄鷹起身,笑道:“你看看誰來了。”
  他側過身去,沐寒逸、沐小藍、云澈三人也在這時從玄舟上走下。
  “逸兒!”看到沐寒逸,風恢拓一聲驚喜的呼喚。
  “皇弟!”風恢拓身后,一個同樣一身銀衣,全身貴氣的年輕人也是驚呼出聲,而此人正是冰風帝國的太子,沐寒逸的皇兄風寒歌。
  沐寒逸快步向前,重重跪地:“孩兒拜見父皇,拜見皇兄!許久未能向父皇、皇兄問安,寒逸愧罪。”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風恢拓伸手,將他緩緩攙起,上下打量著他,身為一國之帝,雙目卻是微微濕潤。
  沐寒逸卻是低著頭,愧然道:“孩兒這些年久未歸宗,一心修煉,只為能有幸成為界王親傳弟子,以讓父皇與母國榮光。但……孩兒無用,未能如愿,實在愧見父皇。”
  “唉,哪里的話。”風恢拓輕輕搖頭:“朕的孩兒縱然沒有福分成為界王親傳弟子,依舊勝過吟雪萬萬男兒。”他的目光看向沐寒逸后方,同樣穿著冰凰神宗雪衣的沐小藍與云澈:“這兩位……就是與你同來的冰凰貴客?”
  沐寒逸連忙收斂情緒:“不錯,正是這二位。”
  不等沐寒逸介紹,云澈已是主動向前:“冰凰弟子云澈,見過冰風國主。”
  “啊……”沐小藍稍遲鈍了一下,也連忙道:“冰凰弟子沐小藍,見過冰風國主。”
  神識掃過兩人的氣息,風恢拓心中深深失望。的確來自冰凰神宗不假,但這哪算什么貴客,分明身份、地位都還遠遠不及沐寒逸,早知如此,他哪還會帶著期待和惶恐親身相迎。
  他面上并未表面出失望,而是微笑道:“既是來自冰凰神宗,那便是我冰風帝國的貴客。司徒域主,若朕沒有猜錯,這位沐小藍,便是你的愛女吧。”
  司徒雄鷹朗聲一笑:“正是。不愧是冰風國主,果然慧眼如炬。”
  “小小年紀,便已得賜‘沐’姓,前途著實不可限量啊。”風恢拓笑道:“司徒域主,你生了個好女兒啊,快請快請。”
  在風恢拓和風寒歌親自引領下,一行人很快進入主殿。
  由于沐寒逸晚行一日,此時到來,已稍過壽辰開始的時辰,主殿之中早已賓客滿席。而能應邀入席著,也自然都是在吟雪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