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1035 九轉佛心蓮

冥寒天池。
  天池之水靜若明鏡,唯有冰靈輕靈曼舞。池畔之上,沐玄音與云澈遙遙對立。兩人皆是一身雪衣,但在沐玄音無聲的氣場之下,云澈的氣勢和存在都渺若微塵。
  昨日,是最后的休整。而今日,便是苦修的開始。
  “讓為師看一看你的極限狀態,不需有任何余力。”
  沐玄音冰冷的聲音落下,云澈身上的玄氣已驟然爆發,邪神境關邪魄焚心煉獄瞬間開啟,玄氣的顏色亦從無色轉為淡紅,隨之短暫一頓后,轟天強開,玄氣陡然質變,呈現出如鮮血一般的猩紅,本來還算平穩的玄氣也忽如被激怒的兇獸,變得狂躁起來。
  同樣狂躁起來的,還有云澈的眼神。
  沐玄音的冰眉輕微而動,淡漠冷語道:“出手。”
  “喝!!”
  云澈大吼一聲,劫天劍出,全身暴走的玄力狂涌而上,金烏炎與鳳凰炎同時燃燒,在劫天劍上暴射出數丈長的火焰劍芒,一記“天絕地”在暴吼聲中轟向沐玄音。
  天池氣流大亂,受驚的冰靈快速飛離,云澈整個人如一座忽然爆發的火山……然而,就在劫天劍距離沐玄音還有十丈之距時,這忽然爆發,堪稱恐怖的玄力風暴,卻在一瞬間忽然消失無蹤。
  云澈的人與劍都定格在了空中,他剛剛爆發的力量,像是忽然被一個看不見的黑洞完全吸走,消失的不剩一絲一毫,亦沒有發出哪怕半點的聲響。
  而前方,沐玄音靜靜的站在那里,眸光幽寒,雪衣靜寂,自始至終沒有剎那的動作,更沒有半點玄氣的釋放。
  云澈有些木然的從空中落下,愣了好一會兒。
  他的極限力量,在沐玄音面前,真的就如滄海前的沙塵,連卑微都算不上。
  “尚可。”
  沐玄音冰冷的眸光毫無波瀾,但給了云澈一個似是贊許的評價。然后,她的右手緩緩的抬起。
  發愣中的云澈感覺到一股致命的危險感陡然襲來,他的身體本能的做出反應,以星神碎影瞬間移位……但,五道無法以肉眼捕捉的寒光如從虛空中射出,直中他瞬身后的身體,沒有一個貫穿他碎出的五道虛影。
  噗!
  五道寒光在碰觸到他身體的剎那便忽然靜止,然后無聲消散。但云澈卻是心臟痙攣,全身冷汗如雨,因為那五道寒光,任何一道都足以直接讓他斃命。
  他只感知了一道寒氣的迫近,但下一個瞬間,卻被五道寒氣同時碰觸而且還是在以星神碎影瞬身之后。
  云澈大喘一口氣,抬起頭來,卻發現前方竟已沒有了沐玄音的身影,他迅速轉身,目光掃了一圈,卻唯有空蕩一片,當他目光轉回時,卻一眼看到,沐玄音竟就在他身前,距他不到十步之距。
  “玄氣的雄厚程度,遠超同級,爆發能力尚可,這應該是邪神之力所賜。”盯著云澈的眼睛,沐玄音冷冷的道:“但最重要的觸覺,卻差得遠了。”
  “觸覺?”云澈微愣。
  “跟為師去一個地方。”
  沐玄音手掌輕描淡寫的一拂,前方空間已被無聲撕開,云澈尚未反應過來,他的身體已被吸入空間裂縫之中。
  眼前一恍一亮,他已經出現在了另外一個世界。
  低空一眼望去,前方、后方,都是霧蒙蒙一片。這是一股無比蒼白,又無比濃郁的霧。普通的霧氣,不可能阻擋的了云澈的視線,但,這里的濃霧,卻是讓云澈的能見度不足百丈,他極力的看向遠處,只能隱約看到一群群高低起伏的冰山。
  而正前方不到十丈的距離,是一個龐大的封鎖玄陣,釋放著冰晶般的冷光。
  “這里,名為霧絕谷,是宗中用來懲戒犯下大錯弟子的地方。若哪個弟子犯下不可饒恕之大錯,便會丟入此谷,任其自生自滅。而結果,全部是很快慘死其中,無一例外。”
  這里的寒氣,自然不可能比得上冥寒天池,但寒風的呼嘯卻透著一股讓人心悸的陰森。
  云澈內心“咯噔”一下,試探著問道:“師尊,你帶弟子來這里,難道是……”
  既被稱作“絕谷”,當然不會是什么好地方。
  “霧絕谷中生存著大量的神道玄獸,但與你在冰凰界所見的玄獸全然不同,在霧絕谷這種環境下生存的玄獸,性情全部兇暴無比,同族都會殘殺,更不要說異族,你在其中遇到的每一只玄獸,都會要你的命。而這些玄獸,最弱的,是你曾見過的寒冰喋狼,最強者,堪比神劫境的玄者。”
  “……”云澈目露驚色,聽到這里,他哪還猜不到沐玄音的用意。
  “另外,不止玄獸,其中,還有一些流放進去不久,還未死在兇暴玄獸爪下的原冰凰弟子。他們能在其中存活,玄力至少在神魂境中后期,甚至還有神劫境的弟子,身為必死之人,他們為了茍活一時,會不擇手段,要遠比兇暴玄獸還要可怕。你若是正面碰到其中任何一個,都是必死無疑。”
  “師尊,你難道是要弟子……進入霧絕谷歷練?”云澈頗為忐忑的道。
  “不錯,但,不是現在。現在把你扔進去,不出半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云澈聞言,重重的舒了一口氣。他絕不是遇難而慫的人,但以沐玄音對霧絕谷的描述,以他如今的實力,進入其中,完全就是無比純粹的送死。
  “為師給你六個月的時間。”沐玄音冷聲道:“六個月后,為師便會把你丟入這霧絕谷。若你不想在里面死的太快,或者,你想活著走出來,就在這六個月中好好修煉,不得有半分懈怠。”
  她聲音微頓,音調忽然變得冰冷絕情:“你也不會有懈怠的機會。”
  “六個月?”
  玄力進入神元境之后,他清晰感覺到了神道玄力的提升是多么艱難,修煉至今,他的玄力比之剛剛突破至神元境時幾乎毫無變化。六個月時間,能否突破至神元境二級都是未知數,就算能……進入處處兇險,而且游蕩著大量神魂境、甚至神劫境兇暴玄獸以及玄者霧的絕谷,依然只是純粹的送死。
  云澈抬頭,想要說什么,但一碰觸到沐玄音的眸光,他全身一寒,再不敢多言,垂首道:“是,弟子一定會竭盡全力。”
  “以你的悟性,冰凰封神典已根本無需為師教你,自行領悟即可。這六個月間,為師許你任意進入冥寒天池,但,每日正午,你皆需回到圣殿,與為師交手一次。”
  “啊?和……師尊交手?”云澈嚇了一大跳。
  雖說,和強者交手對玄道提升會有所裨益,但,他和沐玄音的次元差的實在太遠,他面對沐玄音,都根本不配說出“交手”二字。
  “哼!”
  冷哼聲中,云澈的手臂已被沐玄音抓起,一道空間裂痕再現,云澈眼前一恍,已回到了圣殿之中。
  沐玄音緩緩伸出玉白色的手掌,身上的氣勢極快的消失,逐漸到了云澈完全無法感知到存在的程度。
  “為師會把玄力壓制到神魂境。但,玄力可以壓制,意識和觸覺卻不能,你可明白?”
  云澈點頭,暗吸一口氣,無比謹慎的擺出了架勢,卻一時之間不敢說話。
  和神主境的人交手……不要說他,怕是那些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界王都不敢想過。
  “每日交手,為師都只會出手十次。如果你能成功抵御、避開為師的十次出手,或者在為師出手十次之前碰觸到為師或者將為師逼退哪怕半步,便算你勝。而若不能,后果……你馬上就會知道。”
  冰寒刺骨的聲音和眸光,讓云澈內心狠狠揪緊,有了一種無比可怕的預感。
  “若是這六個月內,你未有一次能勝,那么,去往宙天神界的事,你就不必再想了,為師也不會再在一個注定死在霧絕谷的廢物身上浪費心力。”
  云澈的神經頓時如被針刺,他眉頭沉下,眼神一下子變得如寒星一般,微微咬牙道:“弟子……定不會讓師尊失望。”
  “最好如此。”
  一枚雪花輕飄飄的落下,點在了沐玄音的指尖,沐玄音的手指輕描淡寫的一推,這枚雪花便如被輕風托住,飛向了云澈。
  一股寒氣帶著讓云澈瞬間窒息的壓迫力迎面而至,若非親眼所見,誰能想到一片飄雪都可以變得如此恐怖。
  云澈的反應算是極快,劫天劍已瞬間抓于手中,全身火焰爆燃,迎著輕舞而至的雪花一劍轟出。
  他最強之處,便是重劍在手的正面爆發力,在天玄大陸時,便可一劍平山岳,一劍驚滄海。
  雪花臨近,一聲悶響,他全力轟出的力量竟被瞬間摧的粉碎,那片薄薄的雪花撕裂他轟出的重劍風暴,毫無阻滯的直沖他的心口而至。
  云澈大驚失色,顧不得身體失衡雙臂劇痛,身上玄氣再度爆發,快速釋放封云鎖日。
  砰!!!
  邪神屏障維持了剎那,便轟然破碎,一股冰寒巨力重重的轟中云澈的右臂。
  “呃啊!”
  云澈一聲慘叫,劫天劍脫手飛出,而轟中他手臂的恐怖力量在爆發之下,竟是瞬間摧斷了他右臂的所有經脈。
  云澈踉蹌著后退,右臂毫無傷痕血跡,骨頭亦未折斷,卻是重重的耷拉了下來。
  云澈手扶右臂,腳下還未站穩,瞳孔忽然猛烈一縮……沐玄音的出手竟沒有因此而停止,隨著她手掌的輕翻,云澈前方的空間忽然凹陷……
  轟
  云澈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那一瞬間,他感覺到體內仿佛有一個星辰炸開。恐怖絕倫的力量洪流涌入他的體內,輻射至他全身每一個角落,每一道經脈……
  只一瞬間,他全身經脈全部斷裂,就連他意識,也如被巨錘轟中。
  云澈的雙目頓時渙散,如忽然沒有了生命的木偶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血跡,看不到一處傷痕,但,全身上下,再無一道完整的經脈,全部碎的不能最碎。
  在藍極星時,他也有數次在惡戰之下或因重傷,或因邪神之力反噬而導致經脈崩斷,最慘烈時曾全身經脈斷裂近半……卻從未如現在這般全部斷裂。
  運轉于經脈中的玄氣也毫無疑問的全部潰散。
  最后的意識,云澈感覺到沐玄音似乎來到了自己身側,聲音模糊飄渺的似虛似夢,卻依舊讓他感覺到冷徹骨髓的絕情。
  “很痛苦吧?那就好好用身體記住這些痛苦。”
  經脈全斷,絕對要比打斷全身骨頭要痛苦百倍。云澈的嘴唇動了動,意識終于完全空白,但他的身體卻在極致的痛苦之下不斷的痙攣著。
  看著昏迷過去的云澈,沐玄音的雪顏上唯有一片冷漠。她伸出手來,抓起云澈的軀體,身影一晃,已回到了圣殿之中。
  這里,是圣殿的中心,是一個冰的世界。世界的中心,是一汪只有十丈見方的水池,池水如鏡。而水池的中心,一株雪蓮正傲然開放。
  這株雪蓮要遠比普通的雪蓮大上數倍,花瓣層層疊疊,每一瓣都有手掌般大小,分外的純美無暇,并流溢著水晶一般的微藍瑩光。
  它的根莖、雪蓮,也都如凈水凝結的冰晶,流光耀目,乍看之下,任誰都不會認為它是生長而成,而是冰晶雕琢的一般。
  沐玄音手臂一甩,將云澈的身體就這么丟入了水池之中。她目光落在池中雪蓮上,凝雪般的手指輕輕一點。
  頓時,一個環繞在雪蓮周圍的無形玄陣亮起,然后隨著沐玄音手指的輕動而緩緩消散。
  “哎。”
  不知為何,沐玄音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她來到池邊,手指輕捻,一枚雪蓮花瓣輕輕飛出,落在了她的掌心,然后被她覆在了云澈的心口之上。
  錚!!
  濃烈的玄光如蔚藍色的晚霞,耀滿了整個圣殿,因為這是沐玄音在一瞬間調動了身上近七成的玄力。處在混沌最高層面的力量融入雪蓮花瓣,再緩緩滲透至了云澈的體內……一瞬間,雪白的花瓣竟亮起無比灼目的冰芒,冰芒之下,云澈的身體被耀的冰白一片,隨之,他的身上竟忽然也映出道道微弱冰芒,并越來越多,轉眼之間,便已鋪滿了他的全身。
  而釋放這些冰芒的,赫然是他體內斷裂的經脈。
  那片雪蓮花瓣的光芒卻是越來越弱,到了最后,便如霧化般完全消失。
  沐玄音的玄氣快速收斂,手掌也從云澈的心口移開。而那些源自云澈體內經脈,卻清晰滲透出來的冰芒,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的連接、融合著……
  當這些冰芒完全消散無蹤時,云澈剛剛才全部斷裂的經脈竟已完完全全的恢復完好,沒有留下絲毫的損傷……甚至,如果目光能穿透他的軀體,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全身經脈分明在流動著一種冰華一般的奇異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