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36 骨若精鋼脈若金湯

云澈依然處在昏迷中,但面色已不再蒼白,氣息也快速的緩和下來。沐玄音手臂一揮,一股寒氣頓時將云澈從水池中帶出,扔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這時,一股寒氣快速的臨近圣殿,而敢于如此直入圣殿的,整個吟雪界,也唯有一人。
  雪影一晃,沐冰云已出現在沐玄音身邊,平日里一直淡若輕云的她此時分明帶著數分急切:“姐姐,你要開始閉關了嗎?我感覺到佛心蓮的封印解開了。”
  言語間,她的眸光亦看到了水池中瑩光流溢的雪蓮,周圍的封印果然已經解除,一股清淡的幽香伴著奇異的靈力在大殿中無聲彌漫。
  九九八十一片佛心蓮瓣,卻是缺少了一瓣。
  而缺失的氣息,卻是從另一個方向微弱的傳來……赫然,是來自昏迷在地的云澈。
  “你把佛心蓮……用在了云澈的身上?”眸光泛動,聲音里帶著深深的費解。
  云澈全身靜寂,但強大的龍神之魂之下,他的意識,卻在這時幽幽蘇醒,只是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的氣息。
  “他的骨骼極堅,皮肉亦遠勝凡體,唯獨經脈,卻是脆弱不堪。”沐玄音道:“既如此,就便宜了他吧。”
  沐玄音說的極為平淡,但沐冰云卻是深為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她輕輕搖頭,音若囈語:“這株九轉佛心蓮,你等待、悉心培育了整整九千年,終得完美之態,必能讓你在神主之境再進一步。它不僅是神遺之物,世間幾無可能再出現第二株,還傾注了你大半生的心血……你真的要全部給予云澈?”
  沐玄音微微點頭,卻是眸若寒星,毫無動蕩。她既已決定,心間便不會再有多余的波瀾。
  “……”沐冰云定定的看著沐玄音,許久,才輕語道:“姐姐,你將他收為弟子后,對他一直格外的好。我原本以為,你是感激他救了我的性命,但是……原來卻遠不止如此。”
  “意外也好,天意也罷,他既然成為我的弟子,我便該做到一個師尊該做的事。為師者,無人不希望弟子能超越自己。但,珂兒、寒煙她們注定無法做到,而他卻有可能……如果他能活的夠久的話。”
  “云澈的身上有著諸多的不凡和詭異之處,另外還有著很多連我都不知道,甚至無法理解的秘密。他若不夭折,將來必定非凡。他的上一個師父,也就是那天殺星神,終究只是個早早接受了傳承,什么不懂的小丫頭,他身體里的潛力大的驚人,那小丫頭卻是半點沒調教出來。”
  “天殺星神接受傳承時尚不到十歲,從時間上算,她遇到云澈時,也只有十三四歲的年齡。繼承天殺星神的力量和記憶,殺人能力居十二星神之首,但教人的話……以她的年齡心性,也太過難為她了。”沐冰云道。
  “世間唯一身具創世神傳承的人,無論落到誰的手里,要么會想要奪取他的力量,要么,會想要親眼看看這種力量究竟可以達到這樣的高度。冰云,”沐玄音幽冷的道:“你不覺得,親手調教一個小怪物,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么?”
  云澈:“……”
  沐冰云輕輕一嘆,又深深看了一眼缺少一瓣的九轉佛心蓮:“姐姐的決定,沒有人可以改變,希望,云澈將來的成就能如姐姐所愿。只是,九九八十一片佛心蓮瓣,可完成淬脈八十一次,隨著他經脈的逐步蛻變,每次全部摧斷時,痛苦都會遠勝之前,數十次之后,或是非人所能承受……”
  “哼!這可由不得他,他受得了也得受,受不了也得受!”
  云澈模糊的意識在掙扎中逐漸清醒,隨著手指輕動,終于完全醒了過來。
  沐玄音和沐冰云也在這時同時側目。
  云澈從地上站起,然后又很快拜下:“師尊,冰云宮主……這里是?”
  “不必多問。”沐玄音冷聲道:“既然醒了,就速回冥寒天池自行修煉,不得擅自離開,更不能有半分懈怠。明日午時,再與為師比過……去吧!”
  “是。”云澈只能遵命。
  回到冥寒天池,他站在池畔,腦中卻始終是一眼瞥過的那朵奇異雪蓮,以及在意識模糊中聽到的話語。
  “九轉佛心蓮……”云澈一聲低念,神色無比的復雜。
  他閉目內視,雖然早有準備,但依然內心劇震。
  昏迷之前,他清楚感覺到自己全身經脈全部碎斷,而此時,所有經脈都俱已完好無損,縱然是他如怪物般的自愈能力,再加之全力運轉大道浮屠訣,也斷然不可能做到如此之快的完全修復。
  但這并不是讓他震驚的主因,而是他清楚的察覺到自己的經脈全部粗壯了一圈,而且竟隱約流轉著冰晶似的異芒。
  睜開眼睛,手掌伸出,隨著云澈意念的微動,一簇金烏炎瞬間燃起……燃燒的速度,要比先前快出了近一成之多。
  從沐玄音的沐冰云的言語中,沐玄音將會以九轉佛心蓮為他淬脈八十一次……而今天不過是第一次,便以讓他經脈有了如此驚人的變化,八十一之后,簡直無法想象。
  或許到時,他只需短短數息,就可以直接釋放黃泉灰燼……或許強開轟天十息以上,也不會經脈崩斷……
  如果真的那樣的話,就算他的玄力沒有任何增長,戰力也會極大幅度的暴漲。力量可以極速的凝聚、釋放、收回,星神碎影可以更快的瞬身,幻光雷極更是可以達到另一個境界的極速……
  火焰熄滅,云澈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的驚喜,而是輕嘆一聲,全身一陣沉重。
  他當初想拜沐玄音為師,希望依仗她的實力地位來見到茉莉,是唯一的原因。
  但,從最初單純的敬畏,但逐漸發現她和外界所知所傳的并不一樣,她為他拿到金烏焚世錄,為他欲取虬龍之心,不計代價的籌備乾坤五瓊丹,又因怕他真的出事,悄然跟隨他同往冰風帝國……
  不知不覺間,他對沐玄音早就沒有了最初的畏懼……因為,她真的沒有外人所知的那般可怕,又或者……她只對自己關心的人如此,對外人唯有絕情冷漠?
  而九轉佛心蓮……他意識蘇醒后,清楚聽到了沐冰云的話。這株九轉佛心蓮,沐玄音等待了九千年,也傾注了九千年的心血,可以讓她在神玄境都能再度突破……
  卻是用來給他淬脈。
  這自然是天大的恩賜……但對云澈而言,又何嘗不是天大的負擔。
  因為他不知道如何報答他到來神界,不是為了強大,不是為了看到更廣闊的世界,真的就僅僅為了再見茉莉,完成心愿后,他連留下來的想法都從未有過。
  “哎,算了,安心修煉吧,想這些也沒用,以后多聽師尊的話就是……安心修煉吧。”
  自言自語中,云澈端坐而下,閉目凝神,無聲間,冥寒天池的寒氣悄然聚攏,快速的涌入云澈的體內,他的意識,也很快沉浸至了玄道的世界。
  斷月拂影,當以“斷”為核心,斷開的是身與息。身形遠遁,氣息駐留,這便是斷月拂影的大成之境。
  玄力入了神道,靈覺也自然跟著到了全新的境界。普通的殘影技根本已無法影響敵人,因為那只能欺騙視覺,而欺騙不了鎖定氣息的靈覺。
  星神碎影之所以在神界都是頂級的身法玄技,是因它既能欺騙視覺,亦能混亂靈覺,斷月拂影的大成之境亦是如此……只是整體上遜色于星神碎影。
  不過,大圓滿的“匿影”之境,卻是聞所未聞。
  我既能修成星神碎影……沒理由修不成斷月拂影。
  師尊對我有這么大的期望,又不惜投入如此之大的心血。至少不能她太過失望……
  第二日正午,圣殿門前。
  云澈把自己調整到完美狀態,稍稍提早到來,想到昨日,他重重吸了一口氣。
  沐玄音的玄力的確是壓到了神魂境,否則不需要玄氣碰觸,隔著幾百里都能滅了他,但他依舊是不堪一擊。
  意識……觸覺……
  意識他明白,觸覺……究竟是什么?
  沐玄音著重提起,卻并未言明,顯然,是要讓他自行領悟。
  等了許久,世界依舊安靜無聲。云澈猶豫了一會兒,終于試著道:“師尊,我來了。”
  “在你后面呢。”
  一個嬌嬌軟軟的聲音從他身后傳來,似酣夢初醒,云澈全身一酥一麻,連忙回身,一眼看到沐玄音就站在他十步之外,嬌媚嫵艷的絕世冰顏直看的云澈一陣目眩,愣是呆了好一會兒,才連忙拜下:“弟子拜見師尊。”
  今天,是……那一個師尊……他在心中呻吟道。
  威凌起來讓人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喘,但媚起來……更是讓他膽顫心驚,眼睛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有時深深懷疑,她的體內是不是共存著兩個靈魂。
  明媚的雙眸沒有一絲冰寒,而是蒙著水霧似的朦朧,櫻色的唇瓣也是輕輕抿著:“起來吧。乖乖的向為師出手,要小心哦。”
  她的聲音慵慵懶懶,似是全身沒了力氣。云澈好歹是擁有龍神之魂的人,卻依舊是心魂蕩漾,難以自控。
  他用力的一咬舌尖,低吼一聲,騰空而起,這次卻沒有抓出劫天劍,而是直沖沐玄音,在臨近時忽然身影一閃,寒氣輕掠間已瞬間移位至沐玄音的右側,斷月拂影后,又在剎那之間緊隨一個星神碎影……
  瞬間,沐玄音周圍數個殘影連現,而真身,卻已如鬼魅般出現了她的后方。
  叮!
  一聲輕響,似冰晶破碎,剎那完成兩次完美瞬身的云澈陡然一聲慘叫,在半空遠遠滾翻出去,落地之后直接雙膝跪地,半天無法站起。
  他完全沒有看清沐玄音是如何出手,何時出手,但他無比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在瞬身后的第一個瞬間,一股寒氣便驟然侵入他的雙腿,將他雙腿經脈無情摧斷。
  他有一種感覺,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反應極快,而更像是……在他瞬身之前,沐玄音就已知道他會出現在那里。
  經脈斷裂的劇痛從雙腿蔓延全身,讓他在巨大的痛苦中不斷顫栗,緊咬的牙齒幾乎崩碎。沐玄音緩緩走來,站到了云澈的身前。云澈下意識的抬頭,純白雪衣下的高聳胸脯幾乎占據了他的整個視界。
  “哎,完全沒有長進嘛。”她唇瓣輕彎,乜著一抹讓人心神恍惚的甜媚,話語似是失望,但音調卻軟酥酥的,恍若魔女誘惑的低語。
  “既然讓為師這么失望,那就乖乖的接受懲罰好了。”
  如抹奶脂的手兒輕輕的觸在了云澈的胸口……卻是一瞬間,絕情摧斷了他全身經脈。
  “啊!!!”
  云澈一聲凄厲慘叫,蜷縮在地,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在極致的痛苦中瘋狂痙攣著,但他在那一聲慘叫后,卻是馬上又死死咬住了牙齒,再不肯發出一絲慘呼,唯有冷汗如暴雨般淋落。
  看著云澈痛苦不堪的樣子,沐玄音沒有半點不忍,美目輕迷,唇間微微含笑:“記住為師的話,好好的,用你的意識,還有身體記住這種痛苦。雖然為師好心疼,但除此之外,為師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快速培養你的觸覺呢。”
  “……”云澈寒如雨下,但滲血的唇間無法說出一絲話語,逐漸的,他的意識開始恍惚……直至被活生生痛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