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40 仇人相見

在玄獸密集的地帶,本該是不斷有來遠方,此起彼伏的各類獸鳴聲,但霧絕谷中,卻唯有一片可怕的安靜。
  當風雪都停息時,這里更是安靜到讓心跳都跟著停止。
  落入霧絕谷的云澈背依一棵粗壯的枯樹,雙腿深深的陷入雪中。他在落下的第一時間,便迅速以流光雷隱收斂氣息,然后一動也沒有動,小心翼翼的以視線與靈覺感知著周圍的一切。
  冰霧彌漫,可視距離只有幾十丈,而這些霧絕非普通的濃霧,不但限制著視覺,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著靈覺。不過,這倒也并非完全是壞事。
  可怕的安靜,渲染著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陰森。危險的感覺從四面八方涌來。這種感覺告訴他,沐冰云關于霧絕谷的描述絕非危言聳聽,這里是一個稍不留情就會喪命的陰煞之地。
  “唉,這就是人生啊。”云澈幽幽的吐了一口氣。上午還在躊躇滿志的想著如何奇襲取勝沐玄音……奇襲是成功了,但卻落得如此結果。
  靜止了好一會兒,云澈終于小心的挪步,剛走了兩步,腳下卻忽然踩到一個僵硬的東西,他稍稍一頓,將其從雪中踢出……
  赫然是一具僵硬的尸體。
  在這冰寒的環境下,尸體難以腐壞,所以看不出他已死了多長時間。但從他被雪覆蓋的深度來看,絕對不會很久。他的身體已被啃咬的慘不堪言,唯有頭顱勉強完整,甚至足以看清他的表情驚恐和絕望之外,分明還有著解脫。
  他的外衣已極為殘破,肩膀部位,掛著一小縷印有冰凰圖紋的布片,而這冰凰圖紋……代表的赫然是冰凰神殿!
  這居然是一個神殿弟子!
  能入神殿,玄力修為至少在神劫境,卻是在這里死的如此凄慘。
  云澈倒退一步,微吸一口氣。
  就如沐冰云所說,在這個可怕之地,能隱匿氣息的流光雷隱,是他最大的依仗……除此之外,這里的極重的寒氣不會對他有負面印象,反而會加快他的玄力回復,這里的玄獸皆為冰系,對他威脅也都大打折扣,這也是他的依仗所在。
  神道的玄力跨度遠非凡道可比。在天玄大陸時,他依仗邪神之力,實力可直接跨越兩個大境界。但,他在君玄境五級時,要勝過神元境六級的紀寒峰都要強開轟天,自己成就神元境一級后,能跨越的極限,應該就是神魂境一級。
  不對……隨著自己經脈的蛻變和觸覺的領悟,或許可以更進一步。
  但若是遇到神魂境中后期的玄獸,就唯有全力逃走。
  若是不幸遇到神劫境的玄獸……怕是連活著逃走都極為艱難。
  云澈開始小心的向前。他所在的地方比較空曠,而他目前最該做的事,就是找到一個比較隱蔽,適合藏身的地方,然后全力收斂氣息……畢竟,他眼下要做的不是在三天內找到出去的方法,而是在這里撐過三天而不死。
  最保險的方法當然是依靠流光雷隱來當縮頭烏龜。
  浮動在空氣中的危險氣息讓云澈邁步時都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響。走出一段距離后,他并沒有感覺到任何其他生靈的氣息。但就在這時,他卻不由得停了下來……他的腳下,莫名傳來一種難以言喻的不和諧感。
  觸覺……
  云澈大腦還未反應過來,他的身體已如閃電般向后倒射而去。
  哧啦!!
  厚厚的積雪被掀起,一抹白影從雪層之下爆竄而出,閃現的寒光劃裂著空氣,帶起刺耳無比的嘶鳴聲……從云澈的面孔前方不到三寸的位置一閃而過。
  云澈后翻落地,后背重重的砸在一棵粗樹上,右手下意識的按在了臉上,指縫劍緩緩溢出血珠雖然沒有被碰觸到,但那道極快的寒光所帶起的刃風依然將他的臉劃出三道深深的血痕。
  而若不是他在沐玄音的指引下感悟并大大提升了“觸覺”,身體在第一時間本能反應,那可怕的寒光說不定已經將他的雙眼給剜了出來。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只雪白的狼,有著赤紅的雙目,暴戾中帶著刺鼻血腥的氣息,剛剛從他面前劃過的寒光,便是它閃動著猩紅冷光的狼爪。
  和寒冰喋狼一樣全身雪白的狼,但它絕不是寒冰喋狼,體型要小上兩倍,但它的氣息之可怕,遠勝寒冰喋狼何止十倍。如芒在喉的威脅感告訴云澈,這只在體型上毫無威懾力的白狼……分明是一只神魂獸!
  好可怕的白狼……云澈心中暗凜,這只白狼從他前方不到五丈之處撲出,而自己先前居然絲毫沒有發現它的存在。
  藏匿于雪中,完美隱匿氣息來狩獵……在這里遭遇的第一只玄獸便如此可怕。是自己運氣不好……還是,在霧絕谷這殘酷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玄獸,都是如此恐怖的家伙?
  可怕白狼的奪命第一擊竟然落空,它的狼軀撲出很遠,又閃電般的回身,卻并沒有繼續追擊,釋放著濃血光芒的眼眸泛起了幾分警惕。云澈雙手下意識的抓起……但馬上又停止了召喚劫天劍。
  不行……一劍下去山崩地裂,把周圍玄獸都引來的話,就徹底死定了。
  云澈手掌一翻,沐冰云給予他的云蝶刃已抓于手心……雖然氣息駭人,但威脅感并不過分強烈,應該對付得了!
  云澈心念一動,便要出手試著強行獵殺這只神魂白狼。但他玄氣剛要爆發,后背忽然傳來輕微的異樣感,他周身玄氣瞬間逆轉,以斷月拂影遠瞬而去。
  嘶啦!!
  同樣刺耳的空氣撕裂聲,又是一道白影從雪層中竄出,撲向云澈,幾乎在同一時間,短暫靜止的第一只白狼也已撲向了云澈。
  噗通!
  在云澈的剎那瞬身之下,后方的白狼一撲而空,在斷月拂影神奇的氣息駐留下,第一只白狼并沒有撲向云澈瞬身后的落點,而是同樣撲向了他的殘影。
  先前所在的位置,一道殘影被撕的粉碎,灑下一片微小的冰晶。
  而云澈的真身已腳踩幻光雷極,如雷霆般遠遁而去,沒入了濃濃冰霧之中。
  一只白狼,不動用劫天劍,他尚無能硬剛的絕對把握,兩只……他腦袋被門夾了才會不跑。
  沒有向其他的惡狼一樣引頸長嚎,兩只恐怖白狼直追云澈而去,速度快到了宛若兩道白色雷光掠過。
  好快!
  后方緊追而至的氣息讓他心中暗驚。在這種地方全速逃逸,無疑是極為危險的,但他此刻別無選擇,甚至就連稍稍緩下速度都不能,只能硬著頭皮,迎著濃霧,沖向未知的前方。
  數十息之后,原來緊緊追在后方的兩只白狼忽然緩了下來,然后似乎硬生生的止住腳步,直接從云澈的感知中消失。
  云澈頓時暗舒一口氣,但馬上,他眉頭便猛得一動……不對!從它們驚人的狩獵方式上看,這兩只白狼都有著極高的靈覺和智慧,它們忽然停止,說不定并不是放棄追趕,而亦有可能是……接近了對它們而言是禁地的危險之地!
  這個念頭一生,云澈的腳步快速停止,氣息也以最快的速度收斂。
  而在他的身形即將完全止住時,一股如山岳崩塌般的壓迫感從前方壓下。
  蒼白的濃霧之中,緩緩浮現出一個數十丈高的巨大白影。
  云澈的目光如閃電般抬起……那赫然是一只如小山般的雪白巨猿!
  如剛才的白狼一樣,它的眼睛,同樣是濃血一般的顏色。在發覺云澈的那一刻,它的身上陡然釋放出可怕無比的兇煞氣息,雄壯的右臂如天墜重錘,向云澈所在之處狠狠砸下。
  一言不合就是攻擊……似乎,這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生存法則。
  云澈眉頭一凝,傾斜著騰空躍起,邪神屏障瞬間張開。
  轟隆!!
  一聲天塌地陷般的巨響,積雪、冰層、樹木被震起千丈之高,空中的云澈瞬間失衡,在余波之下如被暴風席卷,遠遠的橫飛了出去。
  但好在,邪神屏障的守護下,云澈雖然被震得眼前一黑,但并未受傷,他不敢做任何的停留,一咬牙,借著巨猿力量轟起的風暴遠遁而去,轉眼便再次消失在了濃霧之中。
  后方傳來陣陣震耳的咆哮,但那只巨猿顯然速度不濟,聲音很快便越來越遠。云澈全速遁出一個足夠安全的距離,但還未來得及喘口氣,風暴伴隨著尖鳴從他頭頂驟然襲落。
  云澈一仰頭……瞳孔之中,一只巨鷹快速放大。它張開的雪白羽翼足有十丈,華麗到灼目,而它曲張的鷹爪,折射的寒光更是穿過他的眼眸,直刺他的靈魂。
  “紅兒!”
  云澈瞳孔驟縮,根本別無選擇,劫天劍第一時間抓起,金烏炎在劍身爆燃,迎著巨鷹直轟而去。
  “天絕地!!”
  轟!!
  金炎炸空,俯空而空的巨鷹一聲尖鳴,白羽飛散,被震的凌空倒翻而去。而云澈一聲悶哼,如遭重錘,帶著劫天劍從空中墜落,狠狠的砸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轟鳴聲。
  噗……
  云澈尚未能起身,便已是一口逆血噴出,但身負佛心神脈,他身上的玄氣卻并沒有因此而大亂……高空之上,被他一劍震開的巨鷹短暫盤旋,冰寒鷹目牢牢鎖定他的所在,如流星般墜空而下,一雙鷹爪精準的指向他的心臟,身后,席卷著一股災難的冰風暴。
  真是個……地獄一樣的地方啊……好歹讓我喘口氣……
  云澈心中咒罵著,身體已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他已不敢選擇硬抗,而是以斷月拂影瞬身而去,同時張開了邪神屏障。
  而身影移位之時,他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了聲音……
  人類的聲音!
  “果然是暴雪烈鷹!”
  “它在下落……快趁機封住它,取它的玄丹!”
  巨鷹帶著恐怖的風暴撲落,掀起漫天冰雪,但它卻沒有馬上重新騰空,因為一道藍光兇狠的貫穿了它的軀體,將它巨大的身體快速凍結,掙扎之中,它的長鳴頓時化作哀鳴。
  云澈遠遠遁開,心中暗驚。他剛剛才領教了這只巨鷹的恐怖,但,這道藍光,居然如此輕易的便將它封住……
  這個氣息……難道竟是神魂境巔峰?
  冰霧之中,兩個模糊的人影快速撲至,當先之人一劍刺出,巨鷹在云澈全力一劍下都未受傷的軀體卻在這一劍之下被瞬間貫穿,隨著劍上玄力的爆發,它龐大的身體快速覆上了厚厚的冰層,當冰層蔓延全身時,它也完全停止了掙扎,生機也快速渙散。
  “太好了!不愧是一舟師兄。”后方那人一邊快速接近被冰封的巨鷹,一邊興奮的喊道:“有這枚玄丹,我們絕對可以多支撐很久……”
  一舟師兄?
  這個稱呼,讓云澈猛的側首,目光穿過層層濃霧,落在了前方那人的身上……赫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沐一舟!!
  他怎么會在這里!?
  而在云澈看清他時,對方的目光也牢牢的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眼睛猛然放大,身體一下子轉過,注意力完全離開了剛剛獵殺的暴雪烈鷹,在長久的驚愕之后,一張面孔開始憤怒、扭曲、興奮……
  “云澈……是你?是你!!!”
  他驟變的眼神、聲音,如同忽然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