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043 奪命云蝶

斷月拂影傳說中的大圓滿……匿影之境!
  而之所以是傳說,是因它存在于遠古記載和玄訣,卻從未有人見過!
  就連沐玄音,修成斷月拂影萬年,也從未能修至匿影之境。
  斷月拂影是遠古冰凰所留下,要遠比冰凰封神典要難以領悟、修煉的多。因吟雪界歷史修成的人極少,更無人能修煉至大圓滿之境,沐玄音一度認為傳說中的匿影之境是凡人之軀根本不可能達到的境界。
  但此刻,就在她的眼前,她清清楚楚的看著云澈的身影就這么消失無蹤,就連依舊存在于那里的氣息,也變得無比之淡薄。至少,那只從他身前極近處走過的冰麟巨獸完全沒有察覺他的氣息。
  而從她教云澈修煉斷月拂影至今……才過去了短短三個月!
  “匿影之境……三個月……”她輕然自語,瞳眸中蕩動著無法平息的復雜:“再怎么天縱奇才,悟性也不該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他到底……”
  世界又安靜了下來,過了很久,冰石的角落,云澈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從一個虛影瞬間變得清晰,隨之,他的眼睛也緩緩張開,然后站起身來,帶著滿臉驚奇看向自己的身體。
  “這就是師尊所說的,斷月拂影的最高境界?”云澈低聲自語的,連他自己,都是滿臉的難以置信,更多的則是一種難以自抑的興奮:“居然真的可以把身形都完全隱匿……”
  自言自語間,云澈再次凝聚精神,冰凰之力運轉間,他的存在與周圍的元素快速交融,逐漸的,他的身影再次模糊,短短四息之后,便已完全消失,比剛才的匿影明顯快了許多。
  云澈抬起手來,隨著他這個簡單動作,匿影狀態直接消失。他握緊雙手,有些激動的道:“現在只是初窺門徑,匿影的強大絕對遠不止如此……若能駕輕就熟的話,應該可以在一兩息之內便完成匿影,說不定……還能在匿影狀態下進行緩慢的移動!”
  “……”云澈的自言自語,高空之上的沐玄音聽得清清楚楚。
  興奮之下,云澈已渾然不顧霧絕谷的可怕,再次閉上眼睛,很快,他的身體時而模糊,時而消失,時而映現……
  匿影的玄機,便是自身氣息與周圍環境的交融,玄力消耗很少,但卻頗為消耗精神力。而且,在匿影之下,若是稍動玄氣,或是被他人玄氣擊中,完美的交融就會被打亂,匿影狀態自然瞬間消失。
  縱然精神負荷很大,而且不能外放玄力,不能被他人玄力干擾,但就憑能讓身影消失于無形,這絕對是足以震動整個神界的逆天之技!
  而匿影狀態下隱匿的還不僅僅只是身形,就連氣息也極大幅度的匿下……完全不啻于流光雷隱!
  雖然,在匿影狀態下不能外放玄力,但,用來內斂氣息的流光雷隱……
  意念一動,云澈很快再次進入匿影狀態,然后小心翼翼的發動流光雷隱……
  高空之上,沐玄音的眸光猛的一動,因為這次不僅是云澈的身影,就連他的氣息,都忽然從她的靈覺中消失了!
  沐玄音精神稍凝,這才在云澈氣息消失的地方,重新察覺到了他的存在,而他的氣息,比之他平時的隱匿狀態,竟還要淡薄了數倍!
  沐玄音剛剛平靜下來的雪顏上,再次閃過一抹驚色。
  雖然相隔遙遠,但以沐玄音的玄力所在的高度,云澈竟然能短暫避過她的靈覺!
  神元境……避過神主境的靈覺!!雖然只是遙遠距離下的短暫一瞬,但這絕對是任何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相信的事。
  “呼!”
  云澈的身影再次浮現,臉上露出了愜意的微笑。剛剛在匿影狀態下施展流光雷隱,將隱匿的氣息再次收斂,成功之時,他感覺到自己仿佛已從天地之間消失……而匿影狀態,亦沒有因此而消散!
  “很好!”云澈興奮的低呼一聲,斷月拂影的匿影加流光雷隱,可達到氣息的雙重隱匿。若能熟練駕馭……自己毫無疑問又多了一道強到極點的護身符!
  而眼下,如果能保持這個狀態隱匿身影加隱匿氣息,這里的玄獸,將極難發現他的存在。
  也就意味著,他要在這里撐過三天,瞬間從難如登天,變成了簡直可謂易如反掌!
  前提是他能將匿影運用自如。
  匿影本就是逆天之技,強如沐玄音,修煉斷月拂影萬年都未能領悟,要在初悟之后便很快駕馭,對常人來說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但,初窺匿影之道的云澈心中卻感覺著……好像也沒什么難的!
  因為,他可是身負邪神玄脈,與元素的交流本就強至可以無視法則,而大道浮屠訣讓他可以隨意駕馭天地靈氣,這兩點是達成匿影的關鍵,也是對普通玄者來說最為艱難的因素,但對他而言卻可以信手為之,再加上他完全不符常理的領悟能力……
  好像也真沒什么難的……
  云澈居于原處,平穩呼吸,開始了一次次的匿影。
  這種極高層面的法則形態,對他人而言,微小的進境都要長年累月的冥思與修煉,甚至幾千年沒有寸進都不是什么太過奇怪的事。但云澈不過幾十次的施展,完全匿影的速度便比之最初快了整整一倍多!
  到了最后,他僅用短短兩息,便完成了從真身到虛幻,再到完全消失。
  而這期間,有數只玄獸從他附近掠過,沒有一個發現他的存在。
  “……”沐玄音久久無言。她想起自己當初教給云澈斷月拂影,只是第一遍,他便成功施展出了斷月拂影的雛形,那時讓她心中大為吃驚。但相比她眼下所見……那日簡直都不算事兒。
  “唉。”
  也不知道她在嘆息什么,沐玄音目光移開,身影轉過,頓時消失在了茫茫天際。
  匿影狀態加之流光雷隱,云澈整個人像是消失在了空間夾縫,再加之他逃遁而至的這個地方出奇的安全,玄獸出沒的頻率遠遠少于其他區域,云澈在這里停留了一整天,愣是沒有被一只玄獸發覺。
  相比于第一天的狼狽不堪,險象環生,第二天卻是風平浪靜,無比之愜意。
  而這短短一天,云澈才剛剛領悟貫通的匿影能力卻有了極大的進境。到了最后,他已不需完全集中意念,三分意識在外,七分凝心便可快速完成,而且隨著愈加純熟,對精神力的消耗也大為減輕。
  “天下之大,真的是無奇不有,居然真的存在如此神奇的功法。如此看來,以前無法理解的星隱草,原理上應該也差不多吧。”
  “這樣的話,只要不因意外暴露,十丈之外,就算是神劫境,也應該發現不了我的存在。”
  云澈自言自語著。
  風聲寥寂,卻已不再帶給云澈最初的緊張和陰寒。不過他也并不敢貿然離開所在的地方,因為他匿影之時,只要稍有移動,就會瞬間現形。雖然他感覺到應該有能在移動狀態下保持匿影的方法,但至少他現在做不到,只有一種似清晰又似模糊的感覺。
  在長久的猶豫之后,云澈終于還是沒有選擇冒險,而是繼續乖乖龜縮在原處。只要撐過今天,沐玄音就不會再殺他……意外領悟的匿影之境,讓他又牢牢撿回一條命。
  “這片區域玄獸的足跡很少,應該會安全的多。”
  遠處,忽然傳來一個極力壓低的聲音,凝神冥思的云澈迅速的睜開了眼睛。
  “這里就從來沒有安全的地方!”
  這是另一個人的聲音,而這個聲音讓云澈的目光猛的一動。
  這個聲音……沐一舟!?
  他居然沒死!?
  斷月拂影與流光雷隱同時發動,云澈的身影頓時如散開的云霧,緩緩的消失在了那里。
  很快,濃霧之中,走出了兩個結伴而行的人影。
  兩人都全身是傷,但從氣息和狀態上來看,卻是并無大礙。尤其是右側那人,縱然還隔著很遠,依舊帶給了云澈一股極強的壓迫和危險感。
  而那張面孔……赫然就是沐一舟!
  不知該說他命大,還是實力太過強大。云澈別無選擇之下爆開的黃泉灰燼,居然沒讓沐一舟死在暴走的玄獸爪下,分明連重傷都沒有。
  “早晚都要死,什么時候死還不一樣!”沐一舟狠狠的道:“我只恨……之前沒能親手殺了云澈!!”
  他被流放至此,皆因他做下太多丑事,卻把怨恨全部撒到了云澈頭上。
  “那天連你都差點喪命,云澈十條命也死了。他雖不是你親手所殺,但也算得上是因為你死的,所以還是痛快點吧。”另一個人道。
  聽了他的話,沐一舟臉上露出低笑:“嘿,你說得倒也沒錯。”
  兩人的腳步小心而緩慢,踏在雪上,卻不留半點足跡。
  殺我?云澈眼睛瞇起,心中暗中冷笑。
  想到前日被他險些逼入絕境,云澈心中殺意橫生。
  正面對抗,他斷然不是沐一舟的對手。
  但,想到那只被輕易斷體的神魂白狼,云澈的瞳孔中閃起危險的寒光,手間,已悄然抓起了云蝶刃。
  “一舟師兄,我們真的只能……只能死在這里嗎?”
  “不然呢?難道你還夢想能活著離開?”沐一舟咬牙切齒道。
  “不……我只是不甘心,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出去的辦法的。一舟師兄,我們都堅持這么久了……一定會有方法的!”
  兩人逐漸走近,方向剛好是云澈所藏身的冰石。而云澈就站在冰石的正前方,亦是他們視野的正中,但兩人雖都是內心警戒,不敢有半刻放松,卻分毫沒有察覺到云澈的存在。
  冰石和粗樹的夾縫的確是一個極好的藏匿之地,兩人的腳步稍稍加快,距離云澈越來越近,逐漸的臨近至十丈……五丈……卻依舊完全沒有察覺到竟有一個人直直的站在那里。
  云蝶刃握緊,云澈的心跳沒有因他們的靠近而加快,反而愈加的平緩。
  機會,只有一次!
  視線中的沐一舟越來越近,轉眼間已近在十步之內。云澈的手指再次微緊,依舊強行忍住……而就在沐一舟踏進七步之距時,他深隱的玄氣在一瞬間完全爆發,現形的身體如一道流光般爆射而出,從沐一舟的身前驟然掠過。
  一道快至極點的光影閃過身前,還帶著一抹似有似無的涼意。這道光影就如來自忽然裂開的虛空,毫無征兆,快到了他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這一驚非同小可,沐一舟兩人心臟驟停,驚然轉身:“什么人!!”
  云澈平穩的停在了十丈之外,悠然轉身,嘴角,帶著一抹詭異的淡笑:“一舟師弟,為了報答你熱情的招待,我來親自送你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