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045 再滅神劫

云澈沒有再繼續后退,在定定的看了冰羽靈花許久后,竟忽然緩步向前,一步步的靠近向極度危險的冰甲巨猿,目光所向,依然是冰羽靈花。
  云澈的意圖顯而易見,沐玄音看在眼中,面露慍怒:“混賬!為了一時貪念居然冒著生命之危,這小子永遠這么不長記性!”
  “而且不過是區區一株冰羽靈花!冥寒天池隨便一株異花都遠勝于它!”
  云澈逐漸靠近,每一步都極為緩慢。那可怕的氣息也隨著他的靠近而愈加可怕。
  雖然是冒著極大的危險,但云澈還是有著相當的信心。斷月拂影的匿影加流光雷隱的雙重氣息隱匿,他自信除非這只巨猿處在靈覺外放的警戒狀態,否則就算是靠近到十丈左右,它也很難發現自己的存在。
  更何況,它還是處在睡眠之中。
  冰冷的安靜中,云澈保持極為緩慢的勻速,無聲無息來到了冰羽靈花的前方,整個過程可謂無驚無險。此時,云澈身側不過短短三丈之處,便是冰甲巨猿的所在,他都能隱隱感觸到它睡眠之中發出的沉重呼氣。
  但,自始至終,冰甲巨猿的氣息都沒有絲毫異狀,顯然毫無察覺。
  近看冰羽靈花,云澈更覺驚艷。只有成人手掌般大小,綻開著七片狀似翎羽的花瓣,每片花瓣都釋放著獨立的氣息,似有著獨立的生命。
  它釋放著冰白色的冷光,所以顯得格外冷艷綺麗,但隨著云澈手掌的緩緩靠近,感受到的依然不是冰系異花都會有的冰寒,而是一種讓人舒適的心安,反而更趨于溫暖感。
  “好……”云澈手輕輕的觸在冰羽靈花上,動作小心到極點。隨著天毒珠光芒的微閃,冰羽靈花已被毫無聲息的摘下。
  遙遠的上空,沐玄音月眉稍沉:“給你長長記性!”
  在必要之事前,縱然有性命之危,也該冒險一搏。但,不必要事物下的貪念,卻無疑是大忌。尤為讓她生氣的是,冥寒天池無數的靈花異草,他卻為了區區一株冰羽靈花而冒險接近一只神劫玄獸,簡直豈有此理!
  她手指輕點,一抹針芒般的藍光剎那閃現。
  云澈把采下來的冰羽靈花捧在掌心,深深的看了一眼,剛要把它置入天毒珠,忽而,周圍的氣息陡變,致命的危險感一瞬間刺動了他全身神經。
  “吼!!!!”
  平息的氣流忽然如海嘯般劇烈激蕩,冰甲巨猿翻身而起,發出一聲震天般的怒吼,將近只三丈之距的云澈震得險些吐血,在它的狂烈釋放的力量之下,周圍冰雪被狠狠排開,云澈的身影也瞬間現形,和他手中的冰羽靈花,清晰的映在冰甲巨猿釋放著狂暴怒光的瞳孔之中。
  “……?!!”云澈大驚失色,迅速將冰羽靈花放入天毒珠,然后雷霆般的閃身沖出。
  無論什么生靈,從睡眠中自然醒來的話,都會有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意識模糊期。所以,就算是他采到冰羽靈花的同時冰甲巨猿恰好醒來,他也有足夠的把握安然離開。
  但,這冰甲巨猿的狀態,卻像是在睡眠之中被狠狠扎了一刀,上一瞬間還在熟睡,氣息無比之安穩,下一個瞬間,竟是在醒來的剎那就變得無比之狂暴。
  糟了……云澈牙齒緊咬:怎么會這樣?難道,這也是霧絕谷這些狂暴玄獸的特性?
  冰甲巨猿會睡在冰羽靈花附近當然不是偶然,因為冰羽靈花的氣息對它有著極強的吸引力。就算它不被驚醒,隨著冰羽靈花氣息的消失,用不了多久,它也會自己醒過來不過那時,云澈早已安然離開。
  而今,它不但是被狠狠驚醒,還一眼看到了冰羽靈花被云澈摘在手中,本就狂暴的氣息頓時如二度噴發的火山,它向著云澈逃竄的方向高高撲起,巨大的拳頭帶著暴烈的怒火狠狠砸下。
  轟隆!!
  如驚雷震空,前方千丈空間全部被籠罩冰甲巨猿這一拳的恐怖之威下,所有的冰石、巨樹、冰川被一瞬摧斷,雪層以驚人的速度陷落。
  致命的壓迫感從后方襲來,云澈根本避無可避,瞬間開啟“轟天”,全力釋放封云鎖日。
  轟
  云澈如被巨槌轟擊,從空中狠狠栽落,又是一聲巨響,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至數十丈的大坑。
  “嘶……”云澈快速的從巨坑中直起身來,全身劇痛中混著酥麻,剛一起身,嘴角、鼻孔、雙耳都快速溢出血絲若不是他極快的開啟轟天并張開邪神屏障,他縱然不死,也要掉半條命。
  那可是神劫之威!
  他艱難抗下一擊,卻絕不代表他脫離了危險,相反,他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他還未能平息下全身激蕩的玄氣,便被兩道刺目的猩紅瞳光籠罩,覆著厚重冰甲的巨臂帶著死亡之威從他的頭頂再次轟下,一瞬間便覆滿了他的整個視野。
  云澈極速瞬身,然后再次全力張開邪神屏障。
  轟!!
  大地崩裂,連十幾里之外的矮山都全部崩塌,云澈再次如被重錘轟擊,被一瞬間砸向了高空,雖然只是余波,但邪神屏障在短暫的維持后完全破碎,也驚險勉強的再次幫他躲過一劫。
  云澈全身氣血徹底大亂,他在空中極力的穩住身姿,狠狠的吐了一口鮮血,緊咬的牙齒幾乎斷裂……不行!根本不可能逃得掉,要是再來一次,就徹底危險了。
  在轟天狀態下連續兩次全力施展封云鎖日,也已差不多是他的極限。
  要活命,就只有一個方法……
  那就是殺了它!!
  在他心念急轉間,冰甲巨猿的血色瞳光已再次將他籠罩,云澈的氣息被其鎖定,根本無處遁形,巨大的猿臂第三次掄起,神劫之威即將再度覆天而下。
  云澈眼瞳陰下,非但沒有全力逃遁,反而主動沖向了冰甲巨猿,在其巨臂即將轟下之時,他身上藍影閃動,釋放出震世龍吟。
  “吼!!!!!”
  龍魂領域之下,冰甲巨猿全身劇震,狂暴的雙瞳快速涌現出深深的驚懼,轟擊的動作也一時僵在了那里。而云澈的玄氣在這時毫無保留的完全爆發,直沖冰甲巨猿的頭顱。
  右手,抓著云蝶刃。
  左手覆在云蝶刃之上,一抹綠光一閃而過。
  當初在冰風帝國毒殺沐寒逸時,他只用了沐玄音交給他的一半的虬龍之息。而此刻,剩下的另一半,他全部灑在了云蝶刃上。
  因為他身上唯一能殺了冰甲巨猿的東西,唯有這虬龍之毒!
  要讓冰甲巨猿中虬龍之毒,就必須將毒注入它的軀體。而冰甲巨猿一身厚重無比的冰甲,又有神劫之力護身,他縱然手持云蝶刃,又保持轟天的極限狀態,也沒有破開冰甲刺入的絕對把握。
  而他的機會,就只有這么一次,根本沒有賭博的資本。
  而生靈身上最脆弱的部位……無疑是它的眼睛!
  面對被龍神之威短暫震懾的冰甲巨猿,云澈的玄氣、速度全部達到了極致,身若流星,手中云蝶刃爆射出一道近尺長的無形刃芒,直刺頭顱……
  哧!!
  冰蝶刃狠狠的扎入了冰甲巨猿大若成人腦袋的右眼,發出的,卻是如同割裂堅韌巖石的可怕聲響。
  “吼嗚!!!!!!”
  冰甲巨猿上身猝然仰起,發出痛苦的暴吼,云澈一聲悶哼,被遠遠震開,下一瞬間,他眼前忽然變得一片黑暗,冰甲巨猿在痛苦與暴怒中混亂揮出的巨臂狠狠的掃在了他的身上。
  嗡
  意識瞬間空白,云澈完全沒有感覺到一絲痛苦,唯有自己的身體像是一片被颶風卷起的落葉,在空白的世界里飄飛了出去……
  “糟了!”沐玄音臉色一變,快速飛下。
  砰!
  云澈重重砸地,身體在冰層上犁出一道長達百丈的溝壑,才終于停了下來。他被瞬間轟散的意識,也總算在這時緩慢的恢復過來,越來越強烈的劇痛從他身體所有部位無情的傳來。
  先前冰甲巨猿的兩次重擊,他都是在轟天狀態下全力張開邪神屏障,完全是他最極限的防御姿態,而且承受的還只是余波,都受了內傷。
  而這次,他卻是在沒有邪神屏障在身的情形下,被冰甲巨猿正面轟中。
  強烈的劇痛,也意味著蘇醒的知覺。云澈的眼睛緩緩睜開,右手手指微動,然后艱難的抬起手臂,抓向身后的一塊崩裂的冰石,似乎是想要站起,但隨著手臂的抬起,他看到的是染滿手臂的鮮血……
  而左臂,則骨頭盡斷,毫無知覺。
  砰!
  傾盡全力也未有完全抬起的右臂也重重垂下,全身除了劇痛,連輕微的移動都難以做到。不止是左臂,他感覺到自己左肋、甚至胸骨都斷裂了大半,內腑更是大幅度移位,裂痕無數。
  “嗷……吼!!”
  “嗚吼~~~~”
  遠處,傳來冰甲巨猿憤怒、痛苦、癲狂的咆哮聲,模糊的視線中,他看到了一個正在捂著左眼,狂亂扭動、掙扎的巨大影子。
  從它被刺中的左眼開始,它厚重的冰甲上開始覆上了一層詭異赤紅色,并快速的蔓延,轉眼之間便覆滿其龐大的身軀,又以極快的速度變得深邃。
  很快,它本是冰白色的身體變得赤紅一片,它的咆哮、掙扎也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微弱無力,直至重重載倒在地,只剩下絕望的蠕動與抽搐。
  “嘿……嘿嘿……”癱在地上,傷重之極的云澈卻在笑。繼三個月前的沐寒逸之后,他居然又殺了一個神劫境界的存在。雖然,兩次都是依靠的龍神領域和虬龍之毒,但,這的確是唯有他才能創造的奇跡。
  雖然傷重到極點,但中了神劫之力的正面一擊還沒死,這同樣只有他才能做到。換做其他玄者,縱然是神魂境,也絕對會被一瞬轟得稀巴爛,別說留口氣,連塊完整的骨頭都別想剩下。
  只是,這次傷得實在有些慘,哪怕當初和軒轅問天一番惡戰,也沒傷到這般地步。
  冰甲巨猿雖死,但危機遠遠沒有解除,因為這里可是霧絕谷,隨時會有兇暴玄獸出現。他現在不要說匿影,連站起身來都無法做到,哪怕來一只最弱小的寒冰喋狼,都能輕易讓他死透。
  而就在這時,云澈的胸口,忽然閃出一團明亮的玄光,玄光之下,一個小型玄陣快速啟動,并釋放出一團將云澈完全包裹的光芒,帶著他瞬間消失在了那里。
  進入霧絕谷的三十六個時辰在這一刻剛好達成,也隨之觸動了沐玄音留在他身上的空間玄陣,也終于結束了這場沐玄音給予他的重罰。
  “還真是命大。”遙遠的上空,沐玄音輕念一聲,隨著她的轉身,身影也無聲消逝。
  【哎,想念當初寫網游的時候。跨這么多級殺怪,得多少經驗啊……】